第一卷 地府篇 第八十二章 夜探城主府

張浩點點頭,雙眼精光閃爍,道:“害死方先生的人確實城府很深!”

赤可欣黛眉輕蹙,道:“你是不是知道凶手了?”

張浩微微搖頭,道:“凶手沒有留下任何線索,我暫時還不確定!”

赤可欣撅了撅紅嘟嘟的誘人小嘴,道:“你是不是懷疑那城主?”

張浩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道:“城主齊威的可能性確實最大,因為他是修真者,而且方先生影響最厲害的人也是齊威,齊威確實具備了殺方先生的動機!”

赤可欣點點頭,嗤笑道:“切,出去了一晚上本姑娘還以為你找到真凶了呢,原來也隻是猜測啊,本姑娘回房睡了!”說著,也不理張浩,徑直起身出去。○

……

此時天邊已經翻白,張浩無心睡覺,幹脆便坐在桌子旁邊摸著下巴想著事情的前因後果。

想了半晌,張浩還是毫無線索,不覺起身,往外走去。

走著走著,張浩來到當日那女子跳樓的地方,不由眉頭大皺,身形閃動,便往那樓頂上掠去。

隻是幾個呼吸的功夫,張浩便掠到了樓頂,此時樓頂上空無一人,不由微微搖頭,還是沒有什麽發現。

無意中的一扭頭,張浩愣在了當場,入眼處便是那跳樓的女子家,不由雙目瞳孔成了金色,一圈圈無形的念波仿佛雷達一般不停的發射而出,一切無所遁形,就連一隻螞蟻也逃不過張浩的眼睛。

“咦?”張浩突然像是發現了什麽,身形如鬼魅一般飄到那女子家。

這一看就是一個窮人家,院子的門是一個破爛的大門,大門上甚至有一塊板子凸了出來。掛著一絲明晃晃的絲綢線。

張浩並手成爪,一吸便將那截絲綢線吸攝在手中,雙眼中精光閃動,點了點頭,隨即身形閃動,往城南的方府掠去。

……

“叮叮”的敲門聲傳來。方府的門是一麵朱紅色的鐵門,敲起來發出清脆的金屬交鳴聲。

“來了!”院中響起了一道女聲。

“吱呀”一聲大門打開,出現在張浩麵前的是一位中年婦女,素衣打扮,顯然是方先生的妻子方氏。

“你是……”方氏顯然不認識張浩,不由眉頭輕皺疑問道。

張浩輕輕一笑,拱手道:“大嫂您好,我……”

正在這時,院中轉出一男子。正是南陽義士盧義,盧義一見張浩,喜道:“張公子,怎麽是你?”

卻原來是盧義與方先生乃是至交好友,方先生死後,有許多惡霸市井都來欺負方先生的家眷,盧義為了能震懾宵小,便幹脆在方府住下了。

張浩見盧義。也是感到意外,隨即一想也就釋懷了。當下拱手道:“原來是盧兄!”

盧義對方氏道:“嫂子,這位是張公子,就是在貧民區很有名的那位一鄭千金的那位張公子!”

方氏反應過來,對張浩微微福了一禮,道:“張公子有什麽事就請進屋說吧!”

張浩輕輕點點頭,也不客氣。當下便往抬腿進了方府。

幾人在方府的客廳中分主賓坐定,自有下人將茶水遞上。

方府也算是大家,隻是方先生將攢下來的錢都救濟了普通的貧民,這才隻住了這一處小寨子。

“不知道張公子突然到府上有何事呢?”方氏之前也不認識張浩,況且聽說張浩不是本地人。應該也不是方先生生前的友人,當下便有此一問。

張浩輕輕一笑,開門見山的道:“我來是為了方先生的死因!”

盧義微微搖頭歎息,道:“可憐方先生這麽好的一個人居然被……哎,老天不公啊!”

張浩微微搖頭,道:“盧兄,我的意思是方先生死的蹊蹺!”

“蹊蹺?張公子的意思是……是方先生的死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設計陷害?”盧義好像聽明白了張浩話中的意思,當下驚的站起身來,大聲道。

張浩雙眼中神光閃爍,重重的點了點頭。

盧義胸脯上下起伏,雙眼寒芒暴動,顯示著他不平靜的心裏。半晌,盧義深吸一口氣,慢慢的坐回座位上,盡量平靜的道:“盧義施禮了!”

張浩輕輕一笑,道:“不妨事!”

盧義雙眼死死的盯著張浩,道:“張公子,你說方先生不是意外死亡,而是被他殺,可有何線索?”

張浩就知道盧義會有這麽一問,當下手一翻,一截明黃色的絲穗出現在張浩手中,道:“盧兄可認識這個?”

盧義慢慢的起身,接過張浩手中的絲穗,慢慢的打量了起來,最後牙咬的“咯嘣”作響,恨聲道:“這是城主府特有的絲穗,而且此絲穗呈明黃色,恐怕隻有城主齊威才會有……”

突然盧義好像意識到了什麽,驚道:“張公子,你是從什麽地方找到的這絲穗?”

張浩雙眼神光閃爍,迎向盧義的目光,道:“從跳樓的那女子家中!”

盧義深吸一口氣,慢慢的閉上眼,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齊……威!”

張浩知道盧義是衝動的性格,當下眉頭輕皺,道:“盧兄,切不可衝動,那齊威是修真之人,而且神通不凡!”

盧義一驚,驚訝的道:“齊威是修真之人?莫非張公子跟他交過手?”

張浩輕輕點點頭,道:“不瞞盧兄,這齊威前些日子把我叫道城主府中,而且讓我入私塾協會,我沒有答應,結果齊威對我大打出手,而且此人的修為不下於我!”

盧義一驚,胖子朱九的修為他是見過的,這張浩和朱九是一起的,想必修為也差不到哪裏去。

盧義臉色動容,眉頭大皺道:“那我們怎麽辦,齊威還是南陽城的城主,我們能拿他怎麽辦?”

張浩微微搖頭,道:“今夜我們夜探城主府,看看究竟再說!”

盧義點點頭,道:“也隻有這樣了!”

……

一天無事,天色漸漸黑了下來。

張浩和盧義二人偷偷的往城主府摸去。

以他二人的修為自然是輕鬆的避過了巡邏的守衛,然後徑直往城主府的後院摸去。。

ps:強烈推薦好友神作幽墓黃泉》,驚天迷蹤磅礴來襲!天下奇聞盡收此中!悚豔震撼欲罷不能!全新的盜墓時代,還等啥玩意兒,快來體驗文字探險的感觀衝擊吧,哇哈哈……求點擊、推薦、訂閱、收藏、打賞,總之啥玩意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