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秦廣蒙冤 引蛇出洞

眾人一聽是天地靈獸,不由信了幾分。這天地靈獸有一些超凡入聖的本事,那是在正常不過了。

朱九張了張嘴,道:“真的假的,天地靈獸會是你的兄弟?”

地獄三頭犬就知道朱九不會信,嗤笑一聲,道:“你這死胖子知道什麽,我這兄弟叫諦聽,雖說是天地靈獸,但不善於爭鬥,受我庇護,我可是狗頭嶺的大王。”

朱九可能是與地獄三頭犬互掐慣了,地獄三頭犬說什麽,他都總要抬杠子。一個肥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顯然還是不信。

地獄三頭犬惡狠狠得瞪著朱九,道:“死胖子,要不要我那兄弟聽聽你都幹了些什麽齷齪事?”

朱九一聽,大急,忙擺手道:“得得得,俺老朱信了,信了還不行嗎?”

張浩白了一眼朱九,轉頭看向秦廣王,道:“秦廣王可願意跟我們走一趟,好澄清事實呢。”

張浩話落,一鬼將為了巴結秦廣王,“噌”的一聲拔出寶劍,怒道:“大膽,你是什麽人,有什麽資格讓大王陪你走一趟?”

秦廣王眉頭一皺,道:“哼,元奎退下,本王清清白白,與你們去一趟又何妨?!”

張浩皓目一亮,拍手道:“秦廣王果然好氣魄!”

秦廣王哈哈一笑,道:“走吧!”

張浩一拱手,當先跳上地獄三頭犬,在前引路。

地府浩瀚,張浩一行人曆經跋涉,終於來到了三頭犬所說的狗頭嶺。

狗頭嶺,在地府也是頗為有名的地方,此地多聚集狗類靈獸,儼然已經自成一體,成了名副其實的“狗國”。

而地獄三頭犬明顯是狗頭嶺的老大,走起路來,那叫一個雄赳赳,氣昂昂。眾狗靈獸匍匐於兩旁,仿佛朝拜他們的王一般。

這時,迎麵搖晃著走來一獸,虎頭、獨角、犬耳、龍身、獅尾、麒麟足,似龍非龍,似虎非虎、似獅非獅,似麒麟非麒麟,渾身有股祥和之氣,一看便是一頭瑞獸,正是諦聽。

諦聽搖晃到地獄三頭犬跟前,憨態可掬的道:“諦聽拜見大王。”

地獄三頭犬挑悻似的看了一眼朱九,回頭看向諦聽,道:“諦聽,楊彼指證秦廣王打傷他妻子,秦廣王又說不是他做的,你來聽聽,秦廣王是否說謊?”

秦廣王闊步走到諦聽跟前,大聲道:“本王沒有說謊,你來聽!”

諦聽搖頭晃腦的將耳朵貼於地麵上,仔細聆聽起來。半晌,諦聽起身,搖了搖頭,對地獄三頭犬道:“大王,秦廣王沒說說謊,的確不是他做的。”

秦廣王哈哈一笑,道:“本王都說了不是本王做的。”

張浩點點頭,其實他早就知道不是秦廣王做的,他來找諦聽,還有別的事,也不管其他人,閃身來到諦聽跟前,道:“諦聽,你可會找人?”

諦聽見張浩騎於地獄三頭犬身上,知道張浩與地獄三頭犬關係非淺,但還是搖頭道:“小獸不知,這三界何其浩瀚,若想找人,太難,除非……”

張浩聽得諦聽前半句話,本來已經絕望,但聽的諦聽話鋒突然轉了,重生希望,眉頭一挑,雙眼大亮,道:“除非什麽?”

諦聽看著張浩,直言道:“除非你能練成神通天心通,便可眼觀三界,三界雖茫茫,但要找一人,也並不是什麽難事!”

“天心通?”張浩眉頭輕皺,默念道。

諦聽見張浩神情堅決,不由潑冷水道:“這天心通修煉異常艱辛,需要忍受莫大的痛苦,遍觀三界之內,也很少有人練成此術。”

“這麽難?”朱九瞪大了眼睛,驚道。

張浩卻是未做猶豫,直接道:“在哪裏可修行此術?”

諦聽道:“此術倒是不難找,幽冥宮便藏有此術。”

張浩輕輕點頭,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

楊彼見秦廣王不是重傷他妻子的凶手,此時又現茫然,“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道:“上仙,求求您幫幫我,幫幫我。”

張浩心煩意亂,一時之間,倒也想不出什麽好辦法,看向秦廣王,道:“殿下,既然秦廣王令會出現在黑衣人,此事恐怕沒那麽簡單。”

秦廣王眉頭一挑,道:“張兄弟的意思是有人欲陷害本王?”

張浩不置可否的點點,道:“恐怕是這樣了?”

秦廣王雙眼湛著精光,道:“哼,陷害本王,找死。可是誰要陷害本王呢?”

朱九聽的不耐煩道:“還能有誰,定是你平時得罪人了。”

張浩瞪了一眼朱九,看向秦廣王,道:“殿下,朱九無心之言,還請恕罪。”

秦廣王擺了擺手,道:“無妨無妨,既然證實本王此事不是本王做的,那本王便先告辭了。七琅界有一村落山體滑坡,一個村四百戶千餘人盡數要身死,本王有得忙了。”

張浩聽得雙目一凝,道:“一個村子的人都要死,是不是太殘忍了,就不能想辦法救救他們嗎?”

秦廣王微微搖頭,道:“生老病死,天災,皆有其定律,我們不可妄加幹涉,擾亂三界秩序。”

張浩無奈的搖搖頭,道:“哎,隻是可惜了這些無辜的百姓了。”

秦廣王輕輕一笑,道:“他們當中多質樸百姓,死後會重新投入六道輪回,生在富貴人家,也算是對他們的一種補償。”

張浩輕輕點頭,突然雙目中精光暴動,道:“有了?”

秦廣王一愕,道:“什麽有了?”

張浩嘴角翹起,露出招牌勢的迷人笑容,走到秦廣王跟前,在其耳旁低語起來。

秦廣王的雙眼也是漸漸亮了起來,最後,豪爽的拍了拍張浩的肩膀,道:“張浩兄弟果然足智多謀,難怪轉輪兄對張兄弟另眼相看,更是賜予了轉輪令。”

張浩畢竟還是年輕,被秦廣王這一通好話說的暈暈乎乎,老臉一紅,拱手道:“殿下過獎了!”

眾人聽的雲裏霧裏,不明所以,跟著二人往秦廣王的封地趕去,隻是隊伍中又多了一獸,諦聽!

……

七琅界,酆都鬼城,城隍爺看著過往的鬼差押著,搖搖頭,道:“哎,一個村子的人都死了,真是可憐。”

數千鬼魂在鬼差的押解下過了酆都、鬼門關、走在了漫長的黃泉路上。

“走,快點走!”一名人身馬麵的鬼差一鞭子抽打在一個鬼魂身上,那鬼魂瞬間被抽的稀薄了幾分。

眾鬼魂大驚,才知道他們果真是死了,成了鬼魂,就連村保都被打成這樣,他們怎麽敢再多言,畏畏縮縮的跟著鬼差走……

地府黃泉路通向各界,漫漫長長,荒涼淒苦,灰色和土黃色交輝不變。

“啊!”突兀的一聲淒厲的慘嚎聲響起。

一名鬼差胸口處透過一柄名晃晃的寶劍,詭異的沒有流下血,胸口的窟窿慢慢的擴大,最後整個身體也化作屢屢黑煙消散。

眾鬼差大驚,抬頭看時,隻見不知何時前後去路都被一群黑衣人堵死。慌亂聲四起,一時之間,亂做一團。

“不要亂,不要亂!”這時,一聲大吼響起,聲音仿佛有魔力一般,鬼差和被押解的鬼魂竟慢慢的穩定下來。

“你……你是什麽人?”黑衣人中的領頭人望著從人群中走出來的兩個人。

“胖子,他們問我們是什麽人,你說呢?”一名略顯消瘦的鬼魂問著身旁的一個胖子鬼魂。

“你們怎麽知道我們是人呢?”胖子鬼魂賊笑一聲,從身上揭下一張赤色的符篆。

與此同時,那消瘦鬼魂也同樣從身上揭下一張赤色的符篆。二人的氣息明顯一變,竟現出實體。

“你們……你們居然是人?”那黑衣人頭領驚道。

“我們本來就是人啊,哈哈……”胖子朱九囂張道。

“你是張浩?”那黑衣人頭領認出了張浩,驚道。

“你居然認識我?”張浩皺著眉頭道。

“哼,張浩,我們井水不犯河水,我放你走,如何?”黑衣人頭領道。

張浩嘴角翹起,露出招牌勢的笑容,道:“你放我走,但是我還今天偏不走了。”

黑衣人雙目一凝,寒聲道:“哼,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你既然不想走,那就不要走了。”

張浩冷然相對,道:“哼,你私擄鬼魂,到底有何目的?”

“哼,你問了有何用,還是死吧!”黑衣人冷聲道。

“誰死還說不定呢!”張浩卻是一點也不慌張,嗤笑道。

張浩話剛落,兀然間黃泉路兩旁湧現出大量的鬼兵,黑衣黑甲,手持勾鐮鬼槍,將黑衣人圍了個裏三圈外三圈。

眾鬼兵如水一般分開,讓出一條路,眾鬼將擁簇著一人走出,身穿黑色的王服,手持一柄黑色的大劍,正是秦廣王。

黑衣人一看秦廣王,頓時大驚,顫聲道:“秦廣王,你……你怎麽會?”

秦廣王冷哼一聲,寒聲道:“你是何人,為何要陷害本王?”

黑衣人不敢對視秦廣王,回頭惡狠狠的看向張浩,森然道:“是你,一定是你!”說著,手中長劍“刷刷”的直刺向張浩心口。

張浩卻是不閃不避,看著黑衣人,仿佛是在看死人一般。

張浩這般淡定,朱九卻是急了,大叫道:“三黑子,你再不出來,浩哥就要掛了。”

黑衣人莫名,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吼”一聲震天的怒吼聲傳來,伴隨著一股腥風出來。張浩身前黑氣滾動,出現一頭似犬非犬,似狼非狼的三頭惡獸,正是地獄三頭犬。

地獄三頭犬見黑衣人攻來,中間頭的巨口張開,火光乍現,一股火焰便要吞吐而出。

張浩一看,大急,忙大叫道:“三黑子,留他一命!”

地獄三頭犬到口邊的火團被它硬生生的給吞了下去,左邊的腦袋口一張,白芒大動,猛然一道白光急射而出。

黑衣人隻覺迎麵一股寒氣傳來,身形一陣哆嗦,眼看著冰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攀上了自己的身體。

終究,黑衣人還是動不了,在地獄三頭犬一丈左右的距離硬生生的停了下來。確切的說是被凍住了,成了一座冰雕。

眾人看的目瞪口呆,驚駭的看著地獄三頭犬。

秦廣王雙眼大放,暗想道:“這地獄三頭犬如此凶焰,竟然會聽命於張浩,張浩到底是什麽身份呢?”

朱九雙眼張的老大,艱難的看著地獄三頭犬,道:“乖乖,三黑子,你……你竟然除了噴火,還能吐冰啊,那你剩下的那顆腦袋還有什麽手段?”

地獄三頭犬不屑的看向朱九,道:“哼,我的手段還多著呢。”

秦廣王見眾黑衣人愣住,暗道一聲好機會,大叫道:“上,抓活的!”

眾鬼兵聽令,蜂擁而上,衝向眾黑衣人。黑衣人雖然修為深厚,但鬼兵勝在於多,倒下一個又一個,仿佛無止盡一般。不到一盞茶的功夫,黑衣人盡皆被製服,生擒活捉。

秦廣王一看,大喜,哈哈大笑道:“張浩兄弟,你這招引蛇出洞妙啊,真妙!”

張浩淡淡一笑,道:“殿下過獎了。”

秦廣王雙眼轉動,有心結交張浩,對張浩道:“張浩兄弟,不要這麽見外嘛,以後我們便以兄弟相稱,兄弟若看得起我,便叫我一聲秦老哥。”

張浩也不是嬌作之人,也是哈哈一笑,道:“那我便不客氣了,秦老哥,準備怎麽處置這些黑衣人?”

秦廣王正要說話,突然臉色大變,道:“不好,他們要自殺!”

仿佛應驗了秦廣王的話一般,一眾黑衣人身上突然“轟轟……”炸裂開來,仿若煙花爆裂,響聲不斷。

一眾鬼兵不防,頓時連帶被炸的魂飛魄散,慘叫聲連連。

半晌,一眾黑衣人盡皆爆裂,鬼兵死傷慘重。秦廣王的臉猝然變成了黑色,氣的渾身發抖。

地獄三頭犬渾身湛著黑芒,形成一個黑色的光罩,將張浩等人牢牢護住。

爆裂的聲音止住,張浩也是心下駭然,望向秦廣王,道:“秦老哥,他……他們這是怎麽了?”

秦廣王緩了一會,平靜了下心情,道:“他們這是都自爆了,神魂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