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玄女篇 第二百四十章 被困冰洞

張浩正自在廚房中大吃特吃,突然聽見外麵有嘈雜聲響起,不由心頭一凜,趕忙放了手中的東西,拉著白慕雪便往外衝去。

無念一看,飛身直起,大叫道:“果然是你們兩個!”說著,手中結印,兩個手的食指並攏,奮力往前一指,一個金色的“卍”字迎風漸長,便衝向張浩和白慕雪。

“走!”白慕雪一看,一把將張浩甩出,手一招,六神冰晶蓮出現在手中,再一引,直接旋轉著迎向金色的“卍”字。

“轟”的一聲大響,寒芒、金光大動,光華閃爍之間,將周圍的建築推到了一大片。

塵土過後,白眉無念雙眼神光閃動,看著張浩和白慕雪逃去的方向,身形閃動,又追了去。

張浩眉頭大皺,眼見無念緊追不舍,卻是毫無辦法。

“前麵沒路了!”白慕雪突然驚叫道。

張浩眉頭一挑,暗暗叫苦,突然瞥見不遠處有一個山洞,當下大叫道:“去那個洞裏!”

二人再不猶豫,身形閃動,急速往洞中掠去。

無念一看,眉頭大皺,身形閃掠,便往進追去。

張浩心中一動,大叫道:“看招!”

無念一驚,手一翻,金光大動,護住周身,卻是半晌不見動靜,抬頭一看,才知道被張浩騙了,頓時大怒,大叫道:“哪裏跑?”

隨即無念身形閃動,又往裏追去,正在這時,無念聽到“嗡嗡”的響聲,以為又是張浩搞的什麽把戲,定睛一看,卻是一群黑乎乎的像峰之類的東西向自己飛來。

無念大驚,大袖一揮,金光乍起,但那黑蜂卻是太多了。根本防不勝防,手臂上便是一痛,甚至有一股酥麻的感覺傳來。

毒!

有毒!

無念臉色大變,再不敢往裏走。當下身形暴退,出洞而去。

剛出洞,無念便感覺半邊身子都麻了,再不敢猶豫,當即盤曲而坐。身上金光閃動,伴隨著陣陣梵音,開始驅起毒來。

大約過了近一個時辰左右,無念的身上冒起縷縷黑氣,慢慢的消散在空中。

周圍趕來的眾和尚們看的暗暗心驚,無念什麽修為,他們可都是清清楚楚的,就連無念這麽高的修為都中了招,那他們上去還不是找死嗎,所以眾和尚都不敢進洞去。

又過了半晌。無念才慢慢的睜開眼,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心中暗暗驚駭道:“這是什麽毒,自己這般修為,居然抵抗不了片刻便渾身酥麻,看來得小心了。”

“方丈您沒事吧?”一個和尚看著無念,擔心得問道。

無念微微搖頭,道:“本座沒事!”

“那就好,那就好!”那和尚點點頭,躬身站在無念身旁。

無念眉頭緊皺。雙眼神光閃動,心中暗道:“他們有這東西護身,我暫時也不好攻進去,派人進去的話又不是那白衣女子的對手。看來隻能用‘困’字訣了。”

當下無念嘴角翹起,露出一抹陰笑,大聲道:“來人呢,用菩提金剛咒將這洞口封起來!”

便有一眾和尚領命,頓時梵音乍起,一個個梵文湧向洞口。形成一個金色的光幕,將洞口封了起來。

洞中,張浩眉頭大皺,暗暗咧起嘴來,轉頭看向白慕雪,道:“這群賊禿子是想把我們困死在這裏啊?”

白慕雪黛眉微皺,看著四周都是冰塊,不由道:“這裏是冰洞,你……”

張浩感覺周圍一股股冰冷的寒意傳來,不由暗暗咧嘴,道:“真是命背,怎麽跑進個冰洞中來,這可如何是好?”

西州府城地偏熱,人們便造深洞用來儲存冰塊,這個冰洞定是天相寺的冰洞。

其實以張浩此時的修為,能在這冰洞中勉強維持幾日無事,如果時間久了,恐怕就行了。而對於白慕雪來說,此地卻是洞天福地,她修煉的便是冰係神通,在此處威力更是倍增。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張浩已經稍微有些堅持不住了,渾身開始抖擻起來。

白慕雪眉頭大皺,道:“你……你沒事吧?”

張浩牙關打顫,苦笑道:“現在沒事,時間久了,恐怕我就成冰棍了!”

白慕雪雙眼中的急色一閃而過,道:“那不如我們出去跟他們拚了吧?”

張浩暗暗咧嘴,道:“不要衝動,那老禿驢手下一幫小禿驢,而且不乏修為深厚的,外麵定是設下了天羅地網等著我們出去呢,我們一出去,必定中了他們的圈套,到時候可真就麻煩了。”

白慕雪看著張浩不停的顫抖,心下著急,急道:“那我們也總不能這般找死吧?”

張浩苦笑一聲,道:“我們現在隻能等。”

白慕雪突然眼睛一亮,道:“我們進洞的時候,你用的什麽擊退了那老和尚,你可以再試試啊?”

張浩在地上來回跳動著,讓自己的身體盡量暖和一點,搖頭道:“不行,那是鬼蜂,不能見太陽的。”

白慕雪撅了撅紅豔的小嘴,急道:“那……那我們可以晚上衝出去啊!”

張浩點點頭,道:“這也不失為一種辦法,再等等,實在不行,我們也隻能放手一搏了!”

白慕雪看著張浩,眉頭緊皺,道:“怎麽樣你才能暖和一點?”

張浩眉頭一挑,雙眼神光閃爍,道:“我運功試試!”說著,就地盤曲而坐,玄功運轉,玄青色的光芒來回閃爍,照著冰洞都成了青色。

白慕雪眉頭緊皺,看了看張浩,隨即也盤曲坐下,但她可不敢運功,運功要封閉五識,萬一和尚要是攻進來,那可就麻煩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轉眼便是幾天已過。那外麵的和尚也因為猜忌而不敢再進洞,這倒給了張浩二人時間,雙方就這麽僵持下來,各有各的打算。

無念是想以冰洞中的寒氣消散張浩等人的功力,而張浩等人卻是為了拖時間,等待朱九傷勢治好。

“咦,什麽聲音?”張浩眉頭微皺,雙眼神光大放,輕聲道。

白慕雪顯然也發現了聲音,不由眉頭輕皺,向一個冰堆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