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打蛇打七寸

海麵上,一人背後有一黑一白兩對翅膀,急速的閃掠著,正是從橫公島出來的張浩。

張浩已經在這茫茫大海上急速飛行四天了,可是這茫茫大海一望無際,入眼全都是淡藍色,連個停歇一下的小島都沒有。

張浩苦笑一聲,嘀咕道:“胖子你們可千萬不要有事啊。”

正在這時,張浩一喜,卻是發現前方不遠處有一個很大的島嶼,當下張浩再不猶豫,身形閃掠,急速的往那島嶼掠去。

張浩落地,收了黑白陰陽二翅,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饒是他的黑白陰陽二翅可以吸收空氣中遊曆的陰陽二氣,但連續飛行四天多,他還是有些吃不消。

“咦,怎麽回事?”張浩走著,卻發現有許多連自己都不認識的海怪,隻是這些海怪一動也不動,待在原地發愣。

張浩深吸一口氣,漸漸警惕起來,畢竟在這個未知的島上,他一個人,危險隨時都有可能來臨。

“咦,前麵有個人,不如過去問問吧!”雖然張浩明知道那個人很可能是什麽海怪所變化,但此時他也管不了那麽多了。

“喂,兄台,打擾了,請問……”張浩微微一拱手,問道。可是話說到一半,他就說不下去了,隻見那人轉過頭來,有鼻有嘴有耳,卻是唯獨沒有眼睛,更可怖的是他的臉上有一個血洞,仿佛被什麽給挖去了眼睛。

張浩愕然,不由“噔噔噔”的倒退幾步。狠狠吞了口口水,暗道:“他恐怕是一隻獨眼怪,隻是不知道為什麽被人挖去了眼睛。”

張浩訕笑一聲。實在受不了這個怪異的麵龐,隨即身形一閃,往旁邊掠去。

“呼,嚇死我了,這海怪果然千奇百怪,就沒有一個像樣的嗎?”張浩暗自嘀咕,雙眼卻是警惕的掃向四周。唯恐突然出來個什麽怪偷襲自己。

“咦,這此總不會那麽嚇人了吧!”突然,張浩瞥見前麵有兩個人形生物像是在討論著什麽。不由一喜,閃掠過去。

“請問二位……”張浩的話說到一半,又止住了。

那兩人轉過頭來,卻也是沒有眼。臉上有兩個血洞。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見有血流出來。

張浩大駭,身形暴退而出,擺手道:“那個……那個打擾了,不好意思……”

這兩人臉上有兩個血洞,就說明以前有兩隻眼,可是不知道怎麽被人挖去了。

其中一人還伸手向前摸了摸,竟是口吐人言道:“小兄弟啊,你是否有眼睛?”

張浩愕然。臉皮抽搐道:“眼……眼睛當然有啊!”

哪二人一聽,頓時大喜。竟是相互點了點頭。

那一人又轉頭向張浩,竟是有些激動的道:“小兄弟,那……那你有幾隻眼啊?”

張浩一鄂,臉皮抽搐道:“幾隻眼?當然……當然是兩隻眼了!”

那人大喜,對旁邊的另一人道:“好好好,他有兩隻眼,那我們將他抓住,就可以一人一隻,分了!”

另一人大喜,急忙點頭答應。

張浩一聽,頓時大怒,手指著二人,怒道:“你……你們兩怎麽能挖別人的眼睛,你們……”

那兩個人渾身上下華光一閃,化作兩頭有短腳,長身,似蛇非蛇,似龍非龍的怪物,嘶嘶的竟是向張浩吐著信子。

張浩深吸一口氣,驚道:“矮腳蛇?”

這矮腳蛇是一種妖獸,而且它們可以在陸地上生活,又能在海水中生活,屬於兩棲類妖獸。

其中一頭矮腳蛇吐著信子,口吐人言道:“小子,是你自己挖出眼睛給我們,還是要我們自己動手呢?”

張浩聽得臉皮抽搐,怒道:“你……”

那條矮腳蛇扭了扭長長的身軀,道:“看來你是不肯自己挖了,那便不要怪我不客氣了!”說著,短小的雙腳一用力,徑直直接朝著張浩飛竄而去。

張浩一驚,雙手抱圓,一個玄青色的太極圖滴溜溜的旋轉而出,迎風漸長,抵向那飛射而來的矮腳蛇。

“砰”的一聲,矮腳蛇沒有眼睛,一頭撞到了太極圖上,激起一圈圈的漣漪,卻是破不得太極圖半分。

另一條矮腳蛇吐著信子,顯然它這信子可以辨別方位,側開太極圖,雙腳一蹬,又是徑直向張浩衝來。

張浩眉頭大皺,手一翻,鬼泣劍出現在他手中,一劍向那矮腳蛇斬去。

“嘶”一聲慘叫聲響起,那矮腳蛇應聲斷成兩截,跌在地上,不停的蠕動了起來。

另一條矮腳蛇吐著信子,仿佛知道了同伴的下場,當下怒急,仰頭嘶吼一聲,身形暴動,又向張浩衝來。

張浩眉頭大皺,手一翻,兜天網徑直罩向那矮腳蛇。

矮腳蛇聽得風蛇,身形詭異的在空中扭曲,想要避開兜天網。

張浩一驚,手掐印訣,大叫道:“漲!”

兜天網頓時金光大放,迎風漸長,兜頭將那矮腳蛇罩住,急速的縮小,包裹住跌在地上,任憑那矮腳蛇如何使力,就是不能掙脫兜天網的束縛。

張浩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可是接著雙眼又瞪了起來,滿臉的不可思議。

地上那被他一劍斬斷的矮腳蛇一陣蠕動,斷口處一陣光芒閃爍,竟是接上了,而且完好無損,仿佛沒有被斬斷一般。

矮腳蛇“嘶嘶”的吐著蛇信,突兀的張口一噴,一團彩色的迷霧便是照著張浩噴來。

因為距離太近,張浩根本來不及反應,便被迷霧包裹,腦中一陣暈脹傳來,不由身形一陣搖晃,差點一頭栽倒在地。正在這時,胸口一陣紫芒閃爍,慢慢的將張浩整個身體都包裹,任憑那迷霧多厲害,也不能再近張浩半分,盡數被紫芒給分解。

張浩搖了搖腦袋,鬼泣劍“騰”的一下冒出一大片黑氣,一劍向那矮腳蛇的七寸位置斬去,靈波呼嘯而出,正中那矮腳蛇的七寸。

矮腳蛇頓時又被斬成兩截,這回抽搐幾下,便沒了動靜。

張浩鬆了一口氣,雙眼寒芒,一劍揮出,又將另一條矮腳蛇斬成兩截。

隨手收了兜天網,張浩看著地上的兩條矮腳蛇道:“看來打蛇還得打七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