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大衍劍訣 彼岸花開

七殺女看著眼前的情形,雙眸寒芒閃爍,素手一揮,將一塊大石瞬間擊的粉碎。

朱九正自看的出聲,兀然聽見炸裂聲,嚇得渾身一哆嗦,暴跳起來,警惕的看著七殺女,嘴裏嘀咕道:“這女人又在發什麽瘋……”

朱九的話音剛落,便見七殺女霍然回頭看向自己,**裸的殺意毫不掩飾。朱九大駭,再不敢多言,身形如圓滾滾的皮球一般,跳到張浩跟前,警惕的看著七殺女。

七殺女冷哼一聲,回頭看向張浩,卻見張浩不知何時,早已淚流滿麵,此時正癡癡的盯著青煙中的畫麵,怔怔的發呆。

雖然張浩對楊彼和蘭岸的故事很感動,但他此時卻是被楊彼和蒼雲子所使的“大衍劍決”給吸引住了。

“心念成分,神魂為引,仙劍為媒,化氣成形,大衍神通……”

一個個白影,在張浩的腦海中演練著,劍氣縱橫,呼嘯而出,這是一個劍的世間,劍氣的世界!

“張兄弟,這是我送你的最後禮物了,我絕情門的神通‘大衍劍決’,傳說乃是從天界流落而出……”楊彼的話音回蕩在張浩的腦海中。

金龍呼嘯,震天的龍吟聲響徹天地。楊彼和蘭岸的身形已經慢慢重合,分不清彼此。

“合!”張浩反應過來,雙眼神光大放,猛然大喝道。

“永別了,楊大哥,楊大嫂!”張浩心中默念道。多日的相處,楊彼和張浩已經無形之中成為莫逆之交,楊彼此次離他而去,自是讓他心中震動。

一個“合”字出口,遊龍又是一聲震天的怒吼,金光大盛,將周圍都映成了金色,須臾,遊龍搖曳而回玉佩,刺目的金光慢慢的斂去。

張浩此時拚盡全力,一口靈氣沒提上來,身形晃動,竟是直直的栽落了下來。

七殺女黛眉一挑,鬼使神差的竟是飛身直起,一把將張浩接住,輕聲道:“你沒事吧?”

張浩瞪大了眼睛,仿佛不認識她一般,半晌沒有說話。

這還是他們所熟知的七殺女嗎?那個冷酷無情,不知情為何物,一言不合,便要拔劍相向的七殺女嗎?

七殺女抱著張浩,二人旋轉著慢慢的落地。七殺女好像也發現了什麽,黛眉一皺,回頭冷冷看了一眼嘴巴張的老大的朱九。

朱九一個激靈,趕忙捂著眼,訕訕道:“俺是青光眼,青光眼,什麽也看不見。”

七殺女冷哼一聲,回頭看向張浩,莫名的臉一紅,將張浩扶起。

張浩顯然靈氣消耗過大,臉上幾度變化,終於穩定下來,對七殺女一拱手,道:“多謝七殺姑娘!”

七殺女紅唇蠕動,正欲說話,兀然間,半空中金光大作,幾度膨脹收縮,最後慢慢的斂去,一顆火紅色的種子出現,慢慢的飄落在張九華的手中。

張九華兩次跟黑衣人惡鬥,此時又拚盡全力施法,體內靈氣早已枯竭,身形一陣搖晃。

張浩一看,身形一閃,將張九華扶住,驚道:“前輩,你沒事吧?”

張九華也不說話,閉上眼,慢慢的盤膝而坐,身上金芒閃動,就地調息起來。

半晌,就在眾人等得急不可耐的時候,張九華慢慢的睜開了雙眼,一臉的疲憊之色,看著張浩慢慢的道:“讓張小兄弟擔心了,我沒事。”說著,麵色一陣潮紅,竟是“咳咳”的劇烈咳嗽起來。

張浩一驚,道:“前輩,你……”

七殺女不知何時走到了張浩跟前,聲音中聽不出一點感情,道:“他受了很嚴重的傷,急需要休息。”

張浩眉頭深皺,點點頭,道:“前輩,你受傷太重,依我看還是先找個隱蔽的地方療傷要緊。”

“吼!”

地獄三頭犬四蹄踩著烏雲慢慢的落下來,聽到了張浩的話,道:“小主人,諦聽找最擅長躲避吉凶,不如我帶前輩去找諦聽,隻是小主人你……”

張浩一聽,頓時一喜,道:“三黑子,你別擔心我的安危,我與小金豆和七殺姑娘保護,不會出什麽事的。”

地獄三頭犬一聽也有理,便點頭道:“小主人,那我便先帶前輩去尋諦聽了,你萬事小心。”

張浩心中一暖,嘴角露出招牌式的笑容,道:“放心,去吧,記得照顧前輩周全!”

地獄三頭犬點點頭,看向七殺女,道:“七殺姑娘,那便有勞你了。”

七殺女眼中異色一閃而過,輕點起頭,道:“我奉了鬼王令,自會護得他周全,不用你操心!”

地獄三頭犬一愣,三頭齊搖,再不猶豫,中間的腦袋一晃,張九華身下騰起一片烏雲,載著他飛向地獄三頭犬的背上。

張九華坐於地獄三頭犬的北上,手一翻,一顆紅色的妖豔種子出現在手中,正是楊彼和蘭岸二人神魂所化那顆種子。張九華手中金光閃動,紅色的種子慢慢漂浮起來,飛向張浩。

張浩伸手接住,輕聲道:“前輩,這是?”

張九華看著張浩,眼中滿是讚許之意,道:“此乃楊施主和楊夫人二人神魂之精華所化。他們二人彼此交融,共用三魂,得你異法所助,化作這種子,你將它種下,看看能長出什麽!”

張浩看著手中的紅色種子,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激動,仿佛楊彼和蘭岸在與他交談一般。

張九華又從懷中取出一土,淡淡的黃色光暈流轉,正是那九天息壤。張九華虛空一遞,九天息壤飄飄而起,慢慢的飛到張浩的手中。

張浩一驚,道:“前輩,你這是……”

張九華輕笑道:“此土乃土之精華,萬土之精,擁有莫大造化功能,我觀張小兄弟宅心仁厚,定可以此來造福天下蒼生。”

張浩看著手中的九天息壤,第一次感覺肩上有壓力,但他也不是僑情之人,手一翻,將九天息壤收起,拱手道“前輩一切小心,後會有期!”

張九華淡淡的一笑,雙手合十,道:“張小兄弟,後會有期!”

地獄三頭犬又看了看張浩,“吼”的揚天狂吼一聲,身下烏雲湧動,徑直往遠處飛去。

地獄三頭犬載著張九華而去,原地隻剩下七殺女、朱九和張浩三人。一時之間,三人相對,彼此無言,但目光都集中在了張浩手中的紅色種子身上。

最後,還是朱九打破了沉默,道:“浩哥,你說種下它之後,會長出什麽?”

張浩輕輕一笑,摸著下巴道:“試試不就知道了!”

朱九嘿嘿一笑,道:“試試!”

張浩對七殺女輕輕點點頭,並手一指地麵,地麵黃土翻滾,破裂開來,形成一個小洞。懷著激動的心情,張浩的手甚至有些顫抖,慢慢的將紅色的種子放進洞中,然後在用土輕輕的掩埋。

做完這一切後,張浩終於鬆了口氣,直起身來,咧嘴笑了,笑的很舒心,很開心。

七殺女抬頭正好看見張浩的笑容,黛眉輕皺了起來。張浩的笑容很美,很迷人,是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笑容,是一種天然的笑容。

張浩無意間抬頭,卻見七殺女愣愣的盯著自己猛看,不由老臉一紅,訕笑道:“七殺姑娘,你……”

七殺女反應過來,俏臉也是一紅,第一次感覺心跳的很厲害,甚至她以前斬殺妖獸、惡鬼時,心也沒有跳的如現在這般厲害。

七殺女微微一躲閃,靈光一閃,道:“大將軍,你可用九天息壤試試!”

張浩一聽,炎將頓時一亮,輕笑道:“有理!”說中,手一翻,取出九天息壤,慢慢的分出一小塊,然後又輕輕的將地麵拋開,將九天息壤放入其中。

九天息壤放入的一瞬間,淡黃色的光華大動,伴隨著妖豔的紅色光華,彼此閃爍交替,慢慢的交融起來。最後光華慢慢的斂去,原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出一個嫩綠色的花頸,花頸慢慢的蜿蜒伸展,兩片嫩綠的葉子從兩個個凸起,慢慢的舒展開來,越展越大,兩片、四片、六片,輕輕的舒展,仿佛初生的嬰兒一般,盡情的伸展著自己的身軀。

“咦,浩哥,你看,不好了,這葉子怎麽在枯萎啊!”朱九眼睛瞪的老大,指著葉子,驚叫道。

張浩看去,可不是嘛,嫩綠色的葉子慢慢的變黃,掉落下地,仿佛它的生命就此要結束一般,揪著在場三個人多的心。

“咦,快看,好像又有東西要長出來!”七殺女美目死死的盯著地上的一舉一動,彷如一個小女孩,在得到一枚糖果時,發自內心的一種喜悅,驚喜的叫道。

七殺女無意中流露出天真的笑容,朱九早已看的兩眼發直,哈喇子流了一地而不自知。

張浩無意間瞥見,不由看的一呆,無意識的道:“好美!”

七殺女一鄂,道:“什麽?”

朱九卻是為了討好七殺女,搶口道:“浩哥說你好美!”

七殺女明顯身形一震,美目之中異彩連連,盯著張浩,道:“是嗎?”

張浩臉皮抽搐,一下子連耳朵都紅了,回頭惡狠狠的瞪了朱九一眼,怒道:“滾!”

朱九被張浩沒來由的這一嗓子吼的一驚,跳了起來,嘀咕道:“幹什麽嘛,明明是你說的,再說七殺姑娘本來就很美嘛……”

張浩心中又氣又好笑,雙眼之中怒火仿佛要噴湧而出,直勾勾的盯著朱九。

朱九砸吧砸吧嘴,再不敢多言,有意無意的往後退了退,嘴中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說什麽。

張浩無奈的搖了搖頭,回頭對七殺女尷尬的笑了笑,道:“我……我是說這花很美。”說著,指了指地上。

七殺女眼中的失望之色一閃而過,轉頭一看,不由頓住了,驚叫道:“好美,確實好美!”

原來不知何時,原地出現兩團火紅的妖豔大花,這花紅的似火,仿佛在跳動,呈傘狀平鋪開,花瓣倒披針形,向後開展卷曲,邊緣呈皺波狀,花被管極短;花蕊和花柱突出,花型較大,如臉盆一般大小,妖豔欲滴,美的驚心動魄。

須臾,火紅的大片花慢慢的褪去,無數紅色種子散落在地上,種子遇地即入,鑽入地中,不一會兒,便又長出許多根莖,嫩綠的葉子舒展而出,不到一頓飯的功夫,張浩三人便處於一片綠色的汪洋之中;隨即,綠色的葉子又慢慢的褪去,美的驚心動魄的大紅花長了出來,一朵一朵,仿佛一片跳動的火海……

就這般,葉子褪去,紅花長出,紅花褪去,葉子長出,花開時看不到葉子,有葉子時看不到花,花葉兩不相見,生生相錯。

不知何時,張浩望著這一眼望不到頭的紅色花朵,早已淚流滿麵,心中暗暗可惜:“楊彼和蘭岸二人終究還是不能相見,即使化成了花和葉……”

張浩望著這來回變化的紅綠之色,明白楊彼和蘭岸二人想見到彼此的心情,當下大喝道:“楊大哥、楊大嫂,你們不要急,千年之後,你們會見到彼此的!”

張浩鼓足了靈氣,他的聲音滾滾傳出,回蕩於天地之間。

楊彼和蘭岸仿佛聽到了張浩的聲音,最後慢慢的平靜下來,火紅的大花開遍整個黃泉路,卻是看不到一片嫩綠的葉子。

七殺女微微一怔,美目中異彩連連,看著張浩,不明白張浩為何要騙他二人,讓二人苦等千年之久。

張浩感覺到了七殺女奇怪的目光,慢慢的近前,在其耳旁輕語道:“其實有時候謊言也是好的,最起碼給了他二人一個盼頭,千年雖久,但我堅信他二人會為了彼此等下去的。”

七殺女聽得似懂非懂,黛眉輕皺,看著地上開滿的火紅色花朵,怔怔出神。在她的世界裏,對就是對,錯就是錯,謊言怎麽還能成為好的,張浩的話完全顛覆了她的認知。

良久,七殺女回過身來,輕聲道:“這花真的好美,可惜還沒有一個名字。”

張浩一聽也是,皺著眉頭,摸著下巴,慢慢的思索起來,突然,嘴角翹起,露出招牌式的自信的笑容,道:“有了。我們便以楊大哥和楊大嫂的名字來命名,就叫彼岸花,如何?”

七殺女默念道:“彼岸花,彼岸花……”隨即難得的輕輕一笑,點了點頭。

自此,彼岸花開,讓淒冷的黃泉路上不在那麽淒涼,彼岸花也成了黃泉路特有的景象。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