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玄女篇 第三百二十七章 美人魚

張浩臉皮抖動,沒好氣的怒道:“死胖子,別胡說,大白天的哪來的……”

一個“鬼”字還沒有說完,張浩便說不下去了,因為他也清晰的聽見有人在唱歌。

其她人顯然也聽到歌聲,不由都轉頭看向張浩。

張浩臉皮抖動,訕笑道:“好像是真的,真的有人在唱歌,而且還蠻好聽的嘛!”

朱九圓溜溜的眼睛瞪大,跳了起來,道:“看,俺老朱就說有人在唱歌吧,你們硬是不聽,現在相信俺老朱的順風耳了吧。”

張浩輕輕一笑,道:“那是因為你的耳朵大!”

眾人哄堂大笑,一時之間氣氛倒是不像那般恐怖了。

隻是眾人不知不覺中眼中都迷離起來,聽著那歌聲有一種如癡如醉,不可自拔的感覺。

張浩不自覺的打出一道印訣,青皮葫蘆偏離了原來的航向,向離千目島不遠的方向駛去。

眾人不知不覺中來到了一個島上,張浩收了青皮葫蘆,抬頭望去,但見不遠處的石頭上竟然坐著一個人身魚尾的美人魚,歌聲正是她發出的。

張浩雙眼的瞳孔深處一抹暗金色閃過,接著渾身一個激靈,雙眼恢複清明之色,不覺出了一身冷汗。

張浩轉頭望去,但見朱九等人都是一臉的迷醉之意,呆呆的往前走去。

張浩一驚,手一抖,鬼泣劍出現在手中,怒道:“你是什麽妖怪,竟然迷惑我們。”

那美人魚停下了歌聲,轉頭看向張浩,雙眼中閃過一抹異色,微微搖了搖頭,接著又清唱了起來。

張浩雙眼的瞳孔深處暗金色閃爍,怒道:“妖精,你若再執迷不悟,休怪我對你不客氣。”

那美人魚卻是仿若惘聞。隻是自顧自的唱著歌,歌聲中似乎有幾分悲切之意,又似乎有幾分幽怨之意。

而且這歌聲顯然極具魅惑性,就連白慕雪如此修為也是被迷惑。仿若沉迷。

張浩見那美人魚不聽,當下大怒,手掐印訣,便要動手。

正在這時,那美人魚回過身來。手中多了一個貝殼,輕輕將貝殼打開,頓時一個個水泡飄出,湧向張浩等人。

張浩一驚,身形閃動,手中鬼泣劍連連揮出,打向那水泡。

可是那水泡隻是激起一片片的漣漪,抖動幾下,便將力道全部卸去,根本斬不破。

張浩暗驚。眼見朱九等人被一個泡泡所包裹住,頓時大驚,身形閃掠,要去救援。正在這時,一個水泡裹向張浩。張浩隻覺渾身一陣酥麻,接著便被水泡裹住,進了水泡中。

水泡慢慢的漂浮起來,緩緩向島內飄去。

張浩在水泡中來回掙紮,可是仿佛被一股無形的吸力拉扯,動作都緩慢了下來。而且那水泡根本不懼刀劍。鬼泣劍捅出的地方,水泡便跟著變形,將力道全部卸掉,根本無從下手。

此時的朱九等人早已暈了過去。在水泡中任由宰割。

張浩大急,但卻一時之間想不出什麽辦法。

美人魚看了看張浩等人,無奈的歎息一聲,柔弱無骨的小手連連擺動,水泡載著張浩等人往島中央而去。

這小島的中心乃是一個水潭,呈圓形分布。整座島看起來就像一個環形島。

在水潭的旁邊還有三條美人魚,各個妖豔動人,又楚楚可憐,放在人間那絕對是絕色。

“小丫,你回來了!”其中一條人魚搖曳著尾巴,在地上行走,對之前的那條美人魚道。

“雅麗姐姐,能不能不要……”被稱作是小丫的美人魚顯得有些猶豫,輕聲道。

那叫雅麗的美人魚微微搖頭,看了看小丫,微微搖頭道:“小丫,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我們不這麽做,恐怕……”

正在這時,雅麗瞥見張浩竟然是睜著眼睛的,一驚之下話說了一半,說不下去了。

小丫微微搖頭,道:“雅麗姐姐,我也不清楚怎麽回事,我的歌聲好像對他起不到作用。”

雅麗眉頭輕皺,遊曳的張浩跟前,上下打量著張浩,不住的點頭,道:“哎,可惜了如此翩翩公子,公子,我們也是被逼無奈,你可不要怪我們啊!”

張浩怒目圓睜,不知道這些美人魚要幹什麽,當下大急,手掐印訣,口中大叫道:“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隻是說話明顯比平時慢了好幾倍,九字真言出口,環繞著他旋轉一圈,轉入張浩的手印當中,頓時金光大作。

眾美人魚大驚,急忙遊曳著身體躲開,駭然的看向張浩。

張浩雙目大睜,,猛然大喝道:“破!”與此同時,奮力將手中的印訣緩慢推出。

頓時金光大作,張浩背後一個金剛虛影成形,急速向外擴散開去。

那水泡被金剛虛影撐得老大,最終還是不堪重負,“轟”的一聲炸裂開來。

張浩跳下身來,深吸一口氣,抬頭看向一眾美人魚。

美人魚驚怒的看向張浩。其中那條叫雅麗的美人魚手一翻,竟是出現一對雙股劍,嬌叱一聲,衝向張浩。

雖然張浩恨極了這美人魚,但還是不忍痛下殺手,鬼泣劍一劍斬向那雙股劍。

“叮”的一聲脆響,美人魚的雙股劍應聲而斷成兩截,掉落下地下。

那美人魚顯然沒想到會有這事情發生,當下愣住了。

張浩暗道一聲好機會,身形一閃,掠到美人魚的後背,一把掐住了美人魚的脖子,將她製住。

“雅麗姐姐……”其餘三條美人魚頓時大驚,不由驚呼道。

張浩雙目閃著神光,大聲道:“別過來,我無意傷害你們,但是你們要將我的朋友放了!”

雅麗一驚,頓時大叫道:“不要!”

張浩眉頭一挑,隨即一抹壞笑噙起,邪笑道:“我還從來沒有嚐過美人魚的鮮,那好,今日便有豔福了!”說著,伸出鹹豬手,嚇唬雅麗。

雅麗一看,頓時麵色慘白,閉上了眼,仿佛認命一般。

張浩眉頭一挑,臉皮抖動道:“那個……那個我真沒有惡意,你們快將我的朋友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