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閻羅篇 第三百八十七章 招來個秦廣王

城隍一戰,七殺女身受重傷而逃,結果她誤闖入了一個充滿殺戮的世界,在那裏她為了活命,或者說每次她想放棄的時候眼前便會浮現出一道身影,一道讓她舍不得離開這個世界的身影。

七殺女就那般奇跡般的硬挺了過來,從那個世界不停殺戮,她也不知道自己殺了多少生靈,殺的那一界的生靈都怕了她,無人或者說是沒有生靈敢再碰觸她的時候,她毅然離開了那個殺戮的世界,利用七星鏡找到了張浩。

當然她所發生的一切會永遠的藏在她的心裏,她從來都不是一個善於表達的人,或許她也知道自己不可能與張浩在一起了,隻想默默的在他身後守著他,望著他……

看著張浩,七殺女依舊沒有說話,身形慢慢的變淡,最後消失在空中。

赤無情的瞳孔劇縮,驚道:“她比上一次又強了!”

此時就連赤無情都沒有把握將七殺女留下來了,她那衝天的殺氣讓赤無情都有些驚駭。

“七殺姑娘!”眼見七殺女又要不聲不響的走掉,張浩一急,背後黑白陰陽二翅一展,追七殺女而去。

一道。m妖豔的紅色流光急速的向張浩射來。張浩一驚,順勢一把抓住,妖豔的紅色箭矢慢慢的消散,留下一個紅色的木哨。

緊緊握了握木哨,張浩知道七殺女的用意,是讓張浩好聯係她。看著七殺女走了,張浩微微歎息一聲,隨即背後黑白陰陽二翅來回扇動,帶著他往回飛去。

“她給了你什麽東西?老娘看看!”張浩剛返回來,赤可欣便湊了上來,蠻不講理的要搶奪。

張浩臉皮抽搐。手一翻,將木哨收了起來,道:“沒什麽!”

“哼,老娘明明看見就有嘛!”赤可欣瞪大了美目,怒道。

張浩打個馬虎眼,抱起林素兒。身形閃爍,急速的往潦河鎮裏走去。眾人紛紛跟上,隻留下一片的狼藉。

他們這邊這樣打鬥,早已驚動了潦河鎮的人們,人們躲在暗處看的清楚,以為張浩等人是神人,對張浩等人一再朝拜。

張浩將林素兒調養幾日,確保她無礙以後,才將林素兒送回了林府。

林素兒無礙。朱九自然也就無礙,沒過幾日朱九終於醒了過來。

“浩哥啊,俺老朱做了個奇怪的夢!”朱九醒來皺著眉頭,對張浩道。

“哦?胖子你做什麽夢了?”張浩輕輕一笑,道。

“俺老朱夢見了素兒姑娘,素兒姑娘她好像……好像跟俺老朱有什麽聯係!”朱九圓溜溜的眼睛中滿是疑惑,虛弱道。

張浩輕輕一笑,道:“胖子。你還記得當日玄天界西州府的姬素素姑娘嗎?”

“姬素素?浩哥,你是說……”突然朱九像是意識到了什麽。驚問道。

張浩點了點頭,道:“沒錯,林素兒姑娘就是姬素素姑娘的轉世,或許正是因為你們兩個共生魂的原因,你們之間才存在好感吧,但是胖子你卻錯將這種好感當成了愛!”

朱九眉頭大皺。深吸一口氣,搖頭道:“哎,原來是這樣,可是這……”

張浩伸手止住胖子朱九,道:“胖子。這林素兒姑娘畢竟是個凡人,她若有什麽不測,你必定受到牽連,所以你們之間共生魂的關係必須斬斷,以絕後患!”

讚同的點了點頭,朱九圓溜溜的眼中複雜的神色一閃而過,隨即看向張浩,道:“浩哥,可是這共生魂之間的聯係要什麽才能斬斷啊?”

張浩微微搖頭,看向赤可欣三人。三人微微搖頭,顯然他們也沒經曆過這麽玄奇的事情。

朱九一看,耷拉下腦袋,撇了撇嘴道:“哎呀,無妨,斬不斷就斬不斷吧,不如咱們將素兒姑娘帶在一起?”

這病剛好,朱九的老毛病就又犯了。

張浩頭頂上拉下三條黑線,沒好氣的道:“死胖子,你是要命,還是要美人?”

“呃,這個……這個俺老朱還是要命吧,畢竟小命沒了說什麽都是白搭!”朱九嘿嘿一笑,摸著腦袋訕笑道。

張浩微微搖頭,隨即看向眾人,道:“那三頭惡鬼雖然死了,但事情恐怕沒有那麽簡單,他的身後肯定還有別的人在操控著一切。”

“那你的意思是?”赤可欣眉頭一挑,驚問道。

張浩深吸一口氣,雙眼中精光閃爍,指了指下麵,道:“恐怕跟地府有關係,那三頭惡鬼明顯是地府的陰物,陽間不可有這般厲害的鬼物!”

“既然是地府的鬼物作怪,那還不好辦啊,你將勾魂小鬼招來,問問地府最近發生了什麽事,不就結了嗎?”赤可欣撇了撇嘴,提議道。

張浩點點頭,道:“也好!”

說做就做,張浩手一翻,獬豸印出現在他手中,滾滾的黑氣從獬豸印上散出,那匍匐著的神獸獬豸也慢慢的爬了起來,仰天嘶吼,聲音滾滾的傳出,凡人聽之不見,但神鬼卻是如雷貫耳,小鬼更是怕的瑟瑟發抖,不敢出來。

不一會兒,陰風大作,一個身穿黑色王服,頭戴王冠,長相凶惡的大漢出現在張浩等人的房間。

“哈哈,帝君,好久不見!”爽朗的聲音響起。

“秦廣王?”張浩眉頭一挑,臉皮抽搐,他怎麽也沒想到這次居然將秦廣王給招來了。秦廣王不在地府坐鎮,反而來到了閻摩羅界,恐怕事情不簡單了,張浩心中不由一突。

“臣秦廣王參見天齊仁聖大帝!”秦廣王躬身對張浩施禮,大聲道。

張浩撇了撇嘴,擺手道:“好了,秦廣兄,這裏沒有外人,不必整這一套虛的,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了,居然要你親自前來?”

秦廣王眉頭輕皺,雙眼中精光一閃而逝,隨手布了個結界,顯得非常的小心。

“哎呀,秦廣王啊,你搞什麽?這麽神秘?”朱九下了床,疑惑道。

秦廣王深吸一口氣,看著眾人,最後目光定格在張浩身上,正聲道:“帝君,這次的事恐怕必須帝君您親自出麵才能擺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