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揭皇榜

堂堂一國公主,自己最熟悉的人突然說她自己根本就不是公主,確實讓人難以置信,難怪王熙會有這麽大的反應。

就連張浩也是皺起了眉頭,顯然他也很想知道其中的緣由。

長平公主看著眾人,絕美的容顏上淒慘一笑,道:“當年我母妃進宮的時候便懷上了我,這是母妃臨死的時候親口告訴我的,隻是……隻是此事關係重大,我憋在心裏這麽多年也沒有說一個字。”

張浩眉頭大皺,隨即慢慢的舒展開來,像是想通了某些事情。

“我很小的時候,母妃便……便被父皇打入冷宮,孤寂而死,恐怕也是因為我的身世的緣故。”長平公主將此事憋在心裏多年,此時吐露出來,整個人顯得輕鬆了許多。

原來長平公主根本就不是當今皇帝所生,難怪長平公主會不受皇帝所喜,竟然還讓她上戰場,也難怪發生了這麽多的事情,那皇帝居然問都不問。

“這麽說來倒是能解釋得通許多事情,隻是還是有些不對,在他的腳下發生這麽大的事情,他居然不管不問,這還是說不通啊!”張浩摸著下巴先是點點頭,後來又搖了搖頭,輕聲呢喃道。

“哎呀,浩哥,哪有那麽麻煩,我們直接闖進皇宮,搶了那狗皇帝的王劍,再一刀結果了那狗皇帝的性命,取了九五之血,先將俺老朱的麻煩解決了再說啊!”朱九聽得一個頭兩個大,頓時不耐煩的擺手道。

張浩撇了撇嘴,搖頭道:“不可如此,這維陀京的實力不可小覷,先不說前番那戰神破軍和巨門二人,現在闖皇宮大門恐怕都難了。”

“哦?這是為什麽?那守衛皇宮的不過是些普通的凡夫俗子,我們要硬闖,他們怎麽能攔得住?”朱九撇了撇嘴,不以為意道。

“胖子,你有所不知。那皇帝也不知用了什麽手段,居然請得上界的妖兵妖將做守門大將,我們要硬闖,恐怕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張浩看著朱九。有些無奈的道。他也知道朱九著急的心思,但是此事既然涉及妖庭,就必須得慢慢來。

這一提到妖庭,朱九也是一愣,但隨即撇了撇嘴。滿不在乎的道:“妖庭又怎麽樣,浩哥,你去召集百萬鬼兵,俺老朱就不行還闖不進去。”

張浩聽得頭頂上拉下三條黑線,沒好氣的瞪了朱九一眼,道:“死胖子,此事得從長計議,我們沒必要和他硬碰硬。”

“就是,你個死胖子,反正那共生魂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再多幾天也無所謂了嘛!”赤可欣見朱九一副威逼張浩的樣子,不客氣的回頂道。

朱九一見赤可欣發話了,本能的想頂撞上幾句,但一看赤可欣橫眉冷對的表情,立馬慫了,不由縮了縮脖子,將到嘴的話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張浩看著二人,不由微微搖了搖頭,道:“好了,我們先就這樣安頓下來。明日再探聽消息。”

眾人沒有更好的注意,也都同意了下來。

第二日一大早,朱九就被張浩硬拽了起來,說是去大街上找消息。

“浩哥啊。這麽一大早的,哪有什麽有用的消息,以俺老朱看咱們還是……”朱九睡眼稀鬆的跟在張浩身後,無精打采的道。

“咱們還是回去繼續睡覺去吧?”張浩接上朱九的話,惡狠狠的瞪著他道。

朱九一看張浩這幅表情就知道張浩要做什麽,急忙捂住自己的耳朵。警惕的看著張浩道:“浩哥,你要做什麽?”

張浩雙眼閃著寒芒,直勾勾的盯著朱九,確切的說是朱九身後。

朱九也覺察到了什麽,渾身一個激靈,臉皮抖動道:“浩哥,怎麽了?”

隻見張浩手一翻,鬼泣劍便出現在他手中,大叫道:“胖子,趴下!”與此同時一劍照著朱九的腦袋便削去,一道靈波脫離劍鞘呈現半月狀直衝向朱九。

朱九大駭,渾身毫毛倒立,“嗖”的一下彷如烏龜一般縮回了脖子。那道劍光從朱九的腦皮頂上飛過,直直打向朱九後方,朱九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那劍氣上的寒意,如果那劍氣銷在朱九的脖子上,勢必一顆鬥大的腦袋將滾落在地上。

朱九瞪大了圓溜溜的眼睛,氣急敗壞道:“浩哥,你做什麽?這是要俺老朱的命啊。”

他的話剛落,後麵便傳來靈氣碰撞的聲音。

“轟”的一聲大響,勁風大作,朱九毫無準備,被勁風吹的身形往前一個趔趄,衝向張浩。

張浩一看,急忙將手中的鬼泣劍偏了偏。

“噗嗤”一聲,鬼泣劍好像穿過了什麽,場麵一時出奇的詭異下來。

張浩雙眼暴睜,急道:“胖子,你沒事吧?”

朱九吞了口口水,僵硬的低下脖子看了看鬼泣劍,身體往後退去,鬼泣劍從他胳膊肘間慢慢的退出。

張浩總算是鬆了口氣,隨即身形一閃,躍過朱九,一劍向朱九身後又斬去。朱九身後的那個黑袍人嗤笑一聲,背後雙翼一展,急速的飛去,避過了張浩的劍芒。

劍芒打在地上,劃出一道深深的溝壑,激起了大片的塵土。

張浩背後黑白二翅一展,急追而去,大叫道:“胖子,你先回去!”

朱九伸起的手又放了下來,嘀咕道:“大早上的就差點要了俺老朱的小命,離開你也好,俺老朱正好轉悠轉悠,買點好吃的。”說著,興匆匆的往前走去,哪還有之前死氣沉沉的樣子。

這吃貨一路通吃,手裏拿著,嘴裏嚼的,引得路邊的人一陣側目,他卻是不管不顧,準備往回走去。

前麵傳來熙熙攘攘的聲音,像是在議論什麽。朱九最愛湊熱鬧,當下便便擠到前麵去,定睛一看,卻是牆上粘貼著一張皇榜。

“當今聖上得了一種怪病,整日不得安睡,天下如果有異人能治得聖上的病,賞黃金萬兩,官封一品!”朱九看著皇榜一個字一個字的念道,一雙圓溜溜的眼睛越來越亮,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麽。

“撕拉”一聲,朱九直接將皇榜撕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