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鬼種

王猛也是被張浩這一手給嚇的呆住了,他雖然也能做到雙指碎劍,但卻不能像張浩這般輕鬆,斷口這麽齊。

“好,好,好,精彩!”那昏昏欲睡的皇帝也是被張浩這一手功夫給震的驚醒過來,拍手連連叫好。

“我可以不跪了嗎?”張浩嘴角翹起,直視著皇帝姬懷,正聲道。

開玩笑,讓他一個堂堂神鬼帝君,地府天齊仁聖大帝下跪一個凡人,這事要是傳出去,張浩的老臉還往哪裏擱。

姬懷看著張浩,雙眼大亮,喜道:“閣下有大能,自可免去行禮,來人呢,賜座!”

他的話落,便有兩名士卒搬著兩張椅子來到張浩和朱九跟前。張浩也不嬌作,在眾人羨慕的眼神中直接坐了上去。朱九剛開始還有些畏縮,但見張浩都坐下了,他也跟著坐了下去。

“熹貴妃娘娘駕到!”正在這時門外響起一道嘹亮的喊聲。

張浩等人不由轉頭看去,隻見從門外走進一雍容華貴,但骨子裏卻透著一股妖媚的女子,這女子拖著長長的裙擺,左右又侍女相扶,慢慢的走到大殿中央,輕輕一施禮道:“熹妃參見陛下,願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聲音柔媚動聽,聽得人仿佛骨頭都酥了幾分,金鑾大殿上一時之間響起了一陣猛吞口水的“咕隆”聲。

朱九瞪大了圓溜溜的雙眼,嘴巴張的老大,驚道:“十三……,她怎麽……”

張浩眉頭輕皺,對朱九微微搖了搖頭。朱九渾身一個激靈,這才想起他們是在金鑾大殿之上,硬生生的將到嘴的話都咽了下去。

這熹妃娘娘赫然便是那狐狸精胡十三。隻是不知道她怎麽跑到皇宮裏,而且還當了貴妃。看那姬懷的眼神便知道他已經被這狐狸精給迷的神魂顛倒了,若是這個時候他公然宣布胡十三的真是身份。相信這姬懷會立馬翻臉,到時候事情可就有些難辦了。

姬懷看了看胡十三。笑嗬嗬的道:“熹妃請起!”

熹妃慢慢的起身,有意無意的看了張浩一眼,眼底深處的寒芒一閃而逝,但還是被張浩給捕捉到了。

姬懷看了看張浩,又看了看熹妃,皺著眉頭道:“怎麽?熹妃與張公子認識?”

不等張浩開口,那胡十三便接口道:“不瞞陛下,張公子與我是同鄉。我們早就認識了。”

姬懷一聽,頓時釋然,哈哈大笑一聲,道:“來,原來張公子跟朕的美人還是同鄉,真是可喜可賀啊。”

張浩臉皮抖了抖,但還是對姬懷點了點頭,相當於默認了此事。

“來,熹妃到朕這裏來!”姬懷顯然心情大好,伸出手道。

胡十三扭動著水蛇腰走到姬懷跟前。坐在了龍椅之上,隨即看向姬懷,爹聲爹氣的道:“陛下。臣妾聽聞有能人異士可以治陛下的病,不知道是真是假,快將這位異士請將上來,讓臣妾看一看。”

姬懷在胡十三的背上上下其手,哈哈大笑道:“那位能人異士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胡十三故作驚訝的瞪大了雙眼,看向張浩道:“莫非陛下所說的能人異士便是臣妾的同鄉張公子?”

姬懷哈哈大笑,道:“當然!”

胡十三驚的張大了誘人的小嘴,滿眼的不可思議,若是放在現在。說不定她能拿影帝獎。

張浩暗暗咧嘴,他知道這個狐狸精因為她姐姐的事對自己懷恨在心。不知道要怎麽整自己呢。

“陛下,能否讓張公子就在大殿上施診。也好讓我等長長見識。”胡十三顧盼秋波,撒嬌道。

在她這般攻勢下,姬懷恐怕早就迷失了自己,當下大聲道:“那好,張公子你便在金鑾大殿上為朕施診。”

張浩輕輕一笑,點頭道:“好,沒問題!”說著,站起身來看向姬懷,想要看看他到底是什麽毛病。

可是半晌張浩一動也沒動,隻是眉頭皺的更緊了幾分,讓一旁看的朱九暗暗揪心,生怕張浩也找不到病原所在,那他揭皇榜可就麻煩了。

“張公子,怎麽樣?”姬懷見張浩既不把脈,也不問詢,隻是一味的盯著自己猛看,不由心下一突,沉聲問道。

“陛下請放心,你隻管坐著不動便可!”說話的同時,張浩右手中指和食指並攏,慢慢的從額頭上劃過,頓時金光大作,額頭上顯現一道神秘的符文,那符文從兩邊張開,露出一隻豎眼。

這豎眼自是張浩的天眼,天眼撒著金光照向姬懷,從上到下慢慢的檢查了起來。金光撒在姬懷的丹田處時停了下來,張浩的嘴角慢慢的翹了起來。

朱九一看張浩這笑容,頓時放下心來,每當張浩露出這樣的自信笑容時,那就表明事情已經十拿九穩,已經在張浩的掌控中了。

果不其然,張浩收了天眼神通,笑著看向姬懷道:“陛下的病我已經有眉目了。”

姬懷一聽,頓時雙眼大亮,喜道:“哦,果真如此?”

此病困擾他很長時間,讓他生不如此,他詢問百醫也不能治,如果張浩真能給他除了這病,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張浩嘴角噙著自信的笑容,雙眼閃著神光道:“嗯,我既然已經知道了病因,那便好辦了。”

“哦,那困擾朕的病到底是什麽?”姬懷看著張浩,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急忙問道。

“陛下的丹田被人種上了鬼種,那小鬼每日要吸噬陛下的精氣神以供自身的需求,所以陛下才會覺得頭暈腦脹,昏昏欲睡!”張浩直視著姬懷,大聲道。

姬懷眉頭大皺,隨即疑惑道:“可是……可是本朝也不缺乏修為高深的人,就連破軍、巨門二位也看不出究竟,張公子你是如何得知的?”

張浩微微搖頭,摸下下巴道:“破軍和巨門兩位將軍確實修為深厚,但是給陛下下鬼種的人手法非常的巧妙,他用某種秘術將那鬼種裹了起來,一般人去檢查根本發現不了什麽。”

姬懷聽得雙眼瞳孔劇縮,精芒吞吐不定,這事情再明顯不過了,是有人要害他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