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熹妃有請

“好了,死胖子,你又沒事,叫這麽大聲做什麽?”張浩一臉無奈的看著朱九,沒好氣的道。

朱九放下擋在頭上的胳膊,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發現沒有任何傷這才放下心來,隨即一臉傻笑,困擾他許久的共生魂終於解了。

“哼!”胡十三看不下去了,冷哼一聲,也不管姬懷便轉向了後宮。

姬懷伸起的手又放了下來,轉向張浩道:“張公子,沒事的話就先請退下吧!”

張浩輕輕點了點頭,招呼一聲,便與眾人往客棧而去,隻是長平公主看了看姬懷,滿眼的複雜之意。姬懷明明看見了她,居然對她問也不問,可謂是傷透了她的心,這讓她從此以後對維陀國再無半點留戀。

張浩等人回到客棧,最歡喜的就屬朱九,這貨說是為了慶祝,又海吃了一通。晚上眾人聚在一處,有事無事的瞎聊了起來。

“嗝……浩哥,既然俺老朱的共生魂也解了,那我們還待在這個鬼地方做什麽?”朱九打了個飽嗝,道。

“對啊,我們去遊曆三界,仗劍除魔,那該多痛快!”赤可欣也是附和道。

張浩卻是眉頭輕皺,一句話也不說,在地上不停的來回走動。

“喂,臭流氓,事情都解決了,你怎麽還皺著個眉頭啊?”赤可欣見張浩皺眉不語,不由疑惑道。

“就是啊浩哥,事情都解決了,莫非……”朱九見張浩一直皺眉,他的直覺告訴他事情沒有表麵上的那麽簡單。

果不其然張浩頓住腳步,轉頭看向眾人,道:“當日秦廣王讓我調查維陀國皇族死因,事情還沒有結果!”

“呃,就因為這事啊,這浩哥你不是都調查清楚了嗎,韓王不是被嚇死的嗎?”朱九一聽。撇了撇嘴,滿臉不以為意的道。

張浩深吸一口氣,眉頭緊皺,雙眼中精光閃爍看著眾人道:“韓王的死因是調查清楚了。但近日來晉王、吳王、寧王都陸續離奇的死亡,你們不覺的事情有些詭異嗎?”

朱九一聽,頓時臉皮狠狠抖了抖,道:“這……這皇帝老兒一家子死光了,這肯定是皇帝老兒他得罪什麽人了?”

“屁話。死胖子你這什麽話,當皇帝的哪能不得罪幾個人?”赤可欣瞪了朱九一眼,道。

“那……那就是皇帝他老子,或者他祖宗得罪什麽人,他們全家都被詛咒了!”朱九信口胡謅道。

“你個死胖子,怎麽就能胡說八道!”朱九越說越離譜,赤可欣不由上前想要教訓一下他,讓他長點記心。

“慢著,胖子你剛才說什麽?”突然張浩疾步上前,攔住赤可欣。一把抓住朱九道。

朱九肥嘟嘟的臉皮抖動,狠狠的吞了口口水,他很慶幸張浩將赤可欣攔住,否則他就要慘了。朱九重重的鬆了口氣,看著張浩道:“俺老朱說那皇帝老兒他老子得罪了人啊?”

“不是這一句,下一句!”張浩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朱九,眼中似乎有某種狂熱之意,像是想到了什麽關鍵事情。

“皇帝他祖宗得罪了人啊!”朱九試探性的道。

“就是這句,他祖宗得罪了什麽人,他祖宗得罪了什麽人……”不明白張浩的人還以為他著魔。他不停的嘀咕著這一句,來來回回又在房中走了起來,看著都瘮人。

“走吧,我們還是先出去吧。讓他仔細想想!”白慕雪見張浩這幅模樣,輕聲道,說著自己便輕輕往外走去。

朱九等人也慢慢的退去,房間中隻留下張浩一人,他就那麽不停的轉悠著,嘴裏嘀咕著什麽。

一夜無話。第二日一大早便有侍衛傳話,說是熹妃娘娘邀張浩進宮一敘。

“臭流氓,你不能去,那個狐狸精肯定沒安什麽好心!”赤可欣正好撞見,不由提醒道。

張浩眉頭輕皺,微微搖了搖頭,道:“胡十三心中有鬱結,我必須幫他解開,讓他遠離皇帝,否則再這麽下去,天下百姓必遭戰火侵害。”

“這關你什麽事啊,三界的事情那麽多,你能管的過來嗎?”赤可欣見張浩不聽勸,急道。

“三界事我管不了那麽多,但這件事情既然讓我遇上了,我就不能不管!”張浩斬釘截鐵的道。

“好,既然你非要去,那麽我陪你一起去!”赤可欣拗不過張浩,薄怒道。

“不行,娘娘隻請張公子一人!”旁邊有一侍衛大聲道。

“什麽不行,你算什麽東西,小心老娘宰了你!”赤可欣一聽,頓時勃然大怒,怒火燒到了這侍衛身上。

侍衛被赤可欣突如其來的這麽一吼給嚇得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正要發怒,但見赤可欣雙眼變成了赤紅色,正自狠狠的瞪著自己。

“啊……”侍衛激靈靈的嚇了一跳,差點跌倒在地上,直到此時他才知道這看似嬌美的女子居然也不是普通的凡人。

張浩急忙攔住赤可欣,對其搖了搖頭。赤可欣這才作罷,她知道張浩決定的事情很難改變,隻得無奈的點了點頭,道:“那你完事都小心!”

張浩輕輕一笑,手一引,鬼泣劍直飛而出,懸浮在他跟前。張浩徑直跳了上去,然後手又一引,直飛衝天而起,在空中呼嘯一圈,返了回來,笑眯眯的看著赤可欣道:“可欣,怎麽樣?這下你放心了吧?”

張浩修為又有提高,而且他還有那麽多的神通法術,確實一般人想要留下他很難,更別說那個半吊子修為的狐狸精胡十三了。

赤可欣這才放下心來,對張浩展顏一笑,頓時百花失色。

那侍衛看的瞪大了眼睛,隨即激靈靈的反應過來,他剛才可見識了赤可欣的本事,知道赤可欣絕對是一朵帶刺的野玫瑰。

張浩收了鬼泣劍,降下身來,抬頭看了看上麵的一道白色身影,對其微微一笑,然後再不猶豫,轉身和侍衛一起入宮而去。

赤可欣見張浩往上看,也不由抬頭一看,卻見白慕雪正站在樓上深情的望著張浩的身影,頓時氣不打一出來,跺了跺腳回客棧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