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擺渡老人 湖中浮棺

張浩走到門前,開了門,見朱九一臉的急色,道:“胖子,怎麽了?”

朱九上下打量著張浩,奇道:“浩哥,你……你沒事吧?”

張浩眉頭一挑,道:“我能有什麽事?”

朱九看著張浩,嘖嘖稱奇,道:“浩哥啊,你在這房中一待就是三天三夜,俺老朱都擔心死了。這可這蛇……呃……七殺姑娘就是不讓我進去!”

“三天三夜?自己待了這麽久嗎?七殺不讓胖子進去,定是知道自己正在修煉,防止自己受打擾而走火入魔。”張浩心中暗想到,咧了咧嘴道:“我沒事,多謝啦!”說著又對七殺女輕輕一笑,點了點頭。

七殺女卻是理都不理,當先走了。

眾人苦笑一聲,搖頭跟上。

張浩四人依照綠縈的夢境來到一處港口,早有擺渡人上前來招呼。

“四位要坐船去哪裏?”擺渡人上下打量著四人,問道。

擺渡人的眼神在經過七殺女和綠縈身上停留了好許,尤其是七殺女身上。

美!

美的驚心動魄,隻是一雙眸子冷的有些駭人,拒人於千裏之外。

張浩眼見七殺女眼中寒芒暴動,心中一驚,急忙閃身擋在擺渡人前麵,道:“老伯,我要去……呃……”說到這裏,回頭看了看綠縈。

綠縈秀眉輕皺,仔細的回憶道:“那裏有個石碣碑,碑上寫著‘飛魚’二字。”

“飛魚島?你們要去飛魚島?”擺渡人驚道,像是想到了什麽可怕的事,臉色兀然大變。

“老伯,怎麽了?”張浩見擺渡人臉色突變,心中“咯噔”一下,不由問道。

擺渡人心有餘悸的吞了吞口水,道:“這一趟老漢我去不了,你們還是找別家吧!”說著,擺手便欲往回走去。

朱九撇了撇嘴,閃身攔住擺渡人,道:“老人家您說笑了,這裏方圓幾裏就您一個擺渡人,俺們上哪再找別家?”

擺渡人被朱九攔住,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年輕人,不是老漢我不送你們去,隻是……隻是那地方真去不得啊,難道老漢我有錢不賺嗎?”

張浩眼中精光閃動,心中想到:“看著擺渡人的神情不像是說假話,難道那飛魚島真有問題?”

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張浩自然不會退縮,上前道:“老伯,聽您這麽說,莫非那飛魚島上有什麽可怕的東西?”

擺渡人見拗不過張浩等人,不由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哎,小夥子,不瞞你們說,那飛魚島上還真有可怕的怪物。”

張浩眉頭一挑,來了興趣,追問道:“哦?老伯,能說的具體一點嘛?”說著,手一翻,一錠足足十兩的銀子出現在他手中,遞於擺渡人手中。

這可是足足十兩銀子啊,他一個月也不見得能掙這麽多。

老頭子不由顫顫巍巍的接過銀子,吞了口口水,急忙塞入懷中。正所謂拿人手短,吃人嘴短。

擺渡人拿了張浩的銀子,嘿嘿一笑,道:“公子,這以前啊飛魚島在我們這裏可是大大的有名啊。每年年底漲潮之際,便有無數魚兒躍出水麵,擱淺在島上,省去了漁民許多事,這也是飛魚島名字的由來。慢慢的島上聚集了一些漁民,常住在島上,隻是後來……後來……”說到這裏,擺渡人似乎有些懼怕,身形甚至顫抖了起來。

張浩眉頭一皺,上前安慰道:“老伯,你別怕,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擺渡人穩了穩情緒,後怕道:“當時島上的人很多,都在等著一年一度的飛魚奇觀。突然之間,烏雲密布,電閃雷鳴,自天際落下一個渾身纏繞著黑氣的惡魔,太可怕了,那惡魔見人就殺,當時血染紅了海水,到處都是血,血……我當時跳入海中,勉強才活的一命……”

“惡魔?”張浩雙眼微眯,湛出兩道神芒,疑聲道。

“對,就是惡魔,它太可怕了……”擺渡人說著,臉色不自覺的白了幾分。

突然,張浩嘴角翹起,露出招牌勢的和煦笑容,道:“老伯無須擔心,我們非凡人,這次去飛魚島,就是為了除去此惡魔,為民除害!”

擺渡人一臉的錯愕,開始重新打量起眾人來,臉上浮現著濃濃的不信之意。

張浩臉現笑容,看向朱九,道:“胖子,看你的了。”

朱九圓溜溜的眼睛一亮,這種出風頭的事他哪能錯過。隻見他手一翻,黑色的大鐵錘出現在手中,大喝一聲:“去!”

大鐵錘被他祭起,呼嘯著衝向旁邊的一塊巨石。

“轟”的一聲大響,巨石頓時轟然破碎,碎石散落了一地。

朱九手一翻,那大鐵錘便不見了蹤影,得意的看向擺渡人,一臉臭屁的樣子。

那擺渡老人一看,頓時大驚,以為神人,拜倒在地,大哭道:“老漢肉眼凡胎,不識仙人,還請仙人恕罪。既然仙人是為降魔而來,老漢豈有不渡之理,隻是這錢……這錢老漢是斷斷不能要的了。”說著,從腰間摸出那十兩的銀錠子,雙手托起,恭敬的遞向張浩。

張浩微微搖頭,推道:“老伯,這錠銀子是你該得的,還請老伯帶我們去飛魚島!”

擺渡老人忙恭聲道:“老漢曉得,老漢曉得!”說完,起身慢慢的走到小船跟前,做了個請的動作。

張浩淡淡一笑,剛走出幾步,像是想到了什麽,回頭對七殺女和綠縈道:“女士優先,二位姑娘請。”

七殺女嘴角咧了咧,也不管其他人,徑直上了小船。其實對於她來說,坐不坐船已經不重要了,到了她這個修為,完全可以騰雲駕霧,淩風飛到飛魚島。但她沒有這麽做,卻是和眾人待在了一起。

眾人上了船,小船悠悠的開始劃動起來。

船到水中央,自有一股接連天地之意,讓人心情一陣愉悅。就連一向淡漠的七殺女也是坐到了船頭,看著眼前如墨畫的美景怔怔出神。

張浩看著這如畫的風景,隻是覺得有人在瞥自己,回頭看去,不由輕笑道:“老伯,你……你怎麽了?”

擺渡老人一慌,道:“仙人,那惡魔厲害的緊,你們可要小心啊。”

張浩嘴角咧起,露出和煦的笑容,道:“老伯請放心,我們自有計較!”

擺渡老人連連點頭,但任誰都看得出來,他很緊張,身體在不自覺的顫抖。

張浩眉頭一挑,雙眼一亮,計上心來,轉移話題道:“老伯,你平日裏除了渡人之外,還有沒有別的經濟來源?”

擺渡老人明顯不明白張浩為何會有此一問,但張浩既然已經問出來了,他又不好不回答,老實道:“老漢除了渡人外,還種些農作。”

張浩笑嗬嗬的道:“哦,今年的收成可好?”

做哪行提哪行,擺渡老人一提到農作,頓時打開了話枷子,開始滔滔不絕的談論起來。

什麽天公作美,便是大豐收;拜請龍神等亂七八糟的事說的是頭頭是道,停也停不下來,漸漸的也忘記了害怕。

七殺女從張浩和擺渡老人說話起便注意到了張浩,見張浩三言兩語便將一個人從恐懼中拉出來,不由看的有些癡了……

“張浩,你到底是個怎麽樣的人呢?”當一個女人這樣注意起一個男人的時候,說明她已經深深不可自拔,七殺女現在就處於這種狀態。

突然,朱九從船上跳了起來,指著前方,怪叫道:“啊,那是什麽?”

張浩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嘀咕道:“鬼叫什麽,一驚一乍的嚇死人,咦,那到底是什麽?”說著,張浩也抬頭看去,這一看,也被吸引住了。

七殺女雙眼之中妖豔的紅芒閃動,道:“是棺材!”

“棺材?”朱九一聽,立時炸毛,肥胖的身形跳動,幾下便躲到張浩跟前,尷尬道:“浩哥,你說那棺材中是什麽?”

張浩雙目神光暴動,隨口道:“棺材中裝的自然是死屍!”

“死屍?”朱九圓溜溜的雙眼瞪大,仿若牛眼,吞了口口水,艱難的道:“浩哥,這不會是詐屍吧?”

張浩狂翻白眼,回頭一把將朱九扯了過來,怒道:“死胖子,給我出來,光天化日之下,詐屍?詐你個頭啊!”

近了!

更近了,棺材從上遊慢慢的漂浮下來。

張浩雙眼中精光暴動,暗想道:“這棺材來的蹊蹺,此去上遊,除了飛魚島,並沒有其它的島嶼,恐怕這棺材與飛魚島有關!”

想到這裏,張浩大聲道:“七殺姑娘,可有辦法弄一個棺材過來!”

七殺女輕輕點了點頭,素手一招,黑芒暴動,一團黑氣翻滾纏繞著纏向其中一個棺材,但見七殺女手往後一拉,黑氣滾動,“噌”的一聲,似有金鐵交鳴聲響起,再看那黑氣此時狀如黑色的粗鐵鏈,緊緊的拴在棺材上。

“浩哥,咱能不能不要沒事找事啊,這……這萬一棺材中跳出一個什麽東西來,我們可怎麽辦呀!”朱九不知何時又躲到張浩身後,一臉哭喪樣道。

張浩氣不打一處來,但此時正是關鍵時刻,也顧不上和他較真,雙眼死死的盯著棺材。

七殺女將棺材拉進,收了神通,看向張浩。

張浩輕輕點了點頭,道:“開棺!”

七殺女轉過頭來,素手一揚,黑芒暴動,滾滾的黑氣卷向棺材蓋,如一個巨手一般,將棺材蓋向上掀開。

絲絲的黑氣散發著,場麵一時靜了下來,隻留下涓涓的流水聲和人們急促的心跳聲。

半晌,也沒有動靜,眾人懸著的心不由放了下來。

朱九從張浩身後鑽出,撇了撇嘴,道:“讓俺老朱來看看到底是什麽鬼東西,害俺老朱白擔心了半天。”說著,朱九自顧自的走到船跟前,向棺材看去。

“胖子小心!”張浩雙眼暴睜,突然大喝道,與此同時,身形急速閃動,掠向前方。

“什麽?”朱九回頭看向張浩。

突然,朱九感覺似乎有什麽東西掐到了自己的脖子上,猶如鉗子夾一般,讓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

朱九回頭一看,頓時駭的三魂皆冒,七魄離體,卻原來躺在棺材裏的是一具無頭的屍體。屍體上黑氣纏繞,鬼氣陰森,掐住朱九脖子的正是無頭屍體的雙臂。

隻是瞬間,朱九便雙眼翻白,口吐白沫,眼看便是要命喪這無頭屍手中。千鈞一發之刻,黑芒一閃而過,那無頭屍的胳膊齊齊而斷,正是張浩及時趕到,以鬼泣劍斬斷了無頭屍體的雙臂。

“浩……浩哥,救……救命,咳咳……”雖然無頭屍體的胳膊被斬斷,但一雙嚇人的手卻是掐著朱九的脖子不肯鬆手,朱九駭然到極點,有氣無力的道。

張浩一驚,棄了鬼泣劍,從懷中摸出一張空白的黃符,隻見其口中念念有詞,咬破手指,在符紙上急速的畫了一個血色的太極圖,八個方位都畫有古樸難認的文字,倒似是一個八卦圖。

“著!”

張浩雙眼大睜,奮力一掌推出,符紙懸空而起,血色的太極圖旋轉而出,滴溜溜的迎風漸長,八個方位分布著神秘的符咒,閃著紅芒。

“去!”張浩再次暴喝一聲,催動太極圖打向無頭屍的斷手。

“呲呲……”的聲音響起,無頭屍的斷手遇到血色的太極圖,發出難聽的尖鳴聲,手上冒起縷縷的黑氣,讓人看得毛骨悚然。

轉瞬之間,張浩以神通手段破了無頭屍的斷手鬼氣,失了鬼氣的支撐,無頭屍的斷手軟了下來,自動從朱九的脖子上脫落了下來。

朱九翻著白眼躺在夾板上一動不動,口吐白沫,模樣淒慘之極。

“胖子,你沒事吧?”張浩見朱九這幅半死不活的模樣,頓時大急,欲上前查看。

“小心!”突然一道嬌叱聲響起,聲音中天然帶著一股冰冷的感覺,張浩斷定是七殺女說喊的。

突然,張浩隻覺背後惡風傳來,頓時頭皮發麻,回頭一看,隻見那無頭屍體不知何時從棺材中直起身來,雙臂斷處鮮血不斷的湧出,徑直向張浩這邊衝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