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茅山

看這毛小風的表情張浩就知道他猜出了自己的身份,張浩微微一笑,扶起毛小風,道:“不錯,你猜得不錯!”

毛小風愕然,隨即老臉一紅,明白了過來。據傳言神鬼帝君聰明絕頂,洞察一切,極其擅長查案,自己的這點小心思一定是被他猜了出來。

想想之前還對人家大呼小叫,而且還讓人家逃命,自己獨自麵對僵屍,毛小風就想找條地縫直接鑽進去,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張浩嘴角噙著一抹笑容,道:“毛小風是吧,你可是茅山之人?”

毛小風一愣,隨即恭敬的拱手道:“不錯,我正是茅山之人!”

“我此次前來就是要前往茅山,如果小風兄弟可以的話給我帶下路,如何?”張浩笑嗬嗬的看著毛小風道。

毛小風大喜,猛的點頭,道:“好好好!”

突然張浩一拍額頭,道:“哎呀,差點忘了,此時還不能走!”

毛小風莫名其妙,疑惑道:“帝君,發生什麽事了?”

張浩隨即將他如何發現有人假借僵屍之名殺害年輕女子,如何賺取死人錢,如何被那王大壯冤枉的事情說與了毛小風聽。

毛小風顯然是個暴躁性子,聽得對那王大壯可謂是破口大罵。

“帝君,你先隨師兄弟們去茅山,此事就交給我了!”毛小風拍著胸脯大聲道。

張浩撇了撇嘴,顯然不太相信毛小風在急切之間能搞定這件事情。

毛小風一看張浩,就知道張浩在乎這麽,大聲道:“帝君請放心,我絕對不會損害帝君清譽的!”

張浩無奈的搖了搖頭,在毛小風的催促下隨其他人往茅山趕去。他雖然也很想知道毛小風到底用什麽辦法讓那王大壯伏法,但時間確實有些來不及了,將臣隨時都有可能蘇醒。他要以大局為重。

隻是令張浩奇怪的是毛小風隨後就趕上了眾人,張浩問到他是怎麽處理的。毛小風隻是笑而不語,唐突過去。這這是區區小事,張浩也沒必要與他計較,匆匆忙忙與眾人往茅山而去。

原來毛小風是給王大壯施了法,當眾又幹起了偷人屍體的勾當,被百姓抓了個正著,然後他再出去將之前的事情澄清一番,與張浩撇清關係。當地的百姓本來就受茅山之人的庇護。對他們敬若神明,此時聽他這麽一說,頓時那王大壯就慘了,被驅逐出了村子。

這個年頭他一個人出了村子,不死都難了。

毛小風先派人回了茅山通知茅山人迎接張浩,茅山的掌教真人毛小成親自率領茅山眾人下山迎接張浩。

張浩無奈的看了看毛小風,就知道是他搞得鬼,但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他總不能跟人家再計較什麽吧。

眾人在茅山大堂上分主賓坐定,毛小成哈哈大笑道:“神鬼帝君能來我茅山。真是讓我茅山蓬蓽生輝啊!”

張浩輕輕搖頭,拱手道:“毛掌門客氣了,我這次來茅山。其實是有要事相商!”

毛小成擺了擺手,道:“帝君太過謙虛了,不知帝君所謂何事?”

“天羅界僵屍橫行,人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而茅山又是天羅界數一數二的對抗僵屍的勢力,我這次來就是為了讓‘南毛北馬’聯合,共同對抗僵屍王將臣!”張浩開門見山,直接挑明了這次的來意。

依照張浩的意思不論南毛北馬,都是為了對付僵屍。毛小成應該也是非常樂意接受的,可是結果卻大出張浩的意外。

隻見毛小成慢慢的站起身來。皺著眉頭道:“帝君,本來除魔伏妖抓僵屍這種事情我茅山是義不容辭。可是我們南毛北馬向來素無來往,而且我們茅山有明確規定,茅山之術不得外傳。”

毛小成雖然沒有明說拒絕張浩的提議,但也算是委婉的推脫,給張浩個台階下。但是張浩就想不明白了,這僵屍關係到天羅界的安危,他還講什麽門戶之見,這不是成心找死嗎?

將臣還不得將他們各個擊破,蠶食幹淨。

深吸一口氣,張浩雙眼中精光閃爍,直勾勾的盯著毛小成,道:“毛掌門,僵屍之禍已經威脅到整個三界,這個時候我們是不是應該摒棄門戶之見啊!”

毛小成眼底深處閃過一道綠芒,道:“帝君,你所說的我又何嚐不知,隻是眼下我茅山……哎,實在是我茅山也自身難保啊!”

“哦?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張浩雙眼一眯,迸射出兩道神芒道。

“哎,帝君有所不知,我茅山最近有許多人無緣無故就被僵屍咬,變成僵屍,而我們查來查去都找不出原因,讓我們可謂是焦頭爛額啊!”毛小風接過話來道。

“無緣無故有人變成僵屍?”張浩眉頭輕皺,雙眼中精光閃爍,他腦海中卻想到了馬家莊園公孫忌的事情。

這其中肯定是馬家的人有問題了!

雙眼的瞳孔呈現暗金色,張浩運起天心通,一圈圈無形的念波發出,將在場的眾人都掃了個遍,卻是一點發現也沒有。

毛小成雙眼一眯,寒著臉道:“帝君,請注意一下,這裏可是茅山!”

張浩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對毛小成一拱手,道:“毛掌門請諒解,我也是迫於無奈,情急之下才窺探茅山弟子!”

“是呀師兄,帝君也是一時情急嘛,你幹嘛發這麽大的火!”毛小風對張浩可是非常的敬佩,急忙上前調解道。

毛小成臉色這才舒緩下來,拱手道:“帝君,是老朽唐突了,還請帝君不要見怪!”

張浩撇了撇嘴,搖頭道:“毛掌門客氣了,是在下唐突了!”

張浩還想說什麽,毛小成急忙槍口道:“帝君遠來,想必已經累了,小風你就負責安排帝君的寢居吧!”

既然人家都這麽說了,明顯是不願意再說什麽,張浩也不好再強求,隻能暫時先住下來,然後再慢慢的琢磨了。

還好這個毛小風倒是對張浩百般的示好,對張浩可謂是言聽計從,這倒讓張浩稍微寬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