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西昆侖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張浩居然將長劍一寸一寸的拔了出來,而且沒有半點鮮血流出,這是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一道道驚異的目光投向張浩,若是普通的長劍刺入她們的身體,她們利用一定的法術倒是也可以做到張浩那樣,但是那女子所用的顯然不是普通的凡劍,而是仙劍。一般仙劍入體很難抵抗的,可以說是十有八九是命懸了。

張浩每**一次長劍就牽動著眾人的心一次,拔劍的過程不過短短的幾分鍾,但眾人仿佛過了很長的時間,甚至有些人太用力,脖子都有些僵硬了。

張浩將長劍雙手托住,恭敬的遞向那女子,道:“姑娘,請接劍,還剩下最後一劍!”

那女子臉皮狠狠的抖了抖,伸出去的手卻是再也拿不起長劍,仿佛這把長劍有千斤重一般。

“哈哈,不必跟他客氣!”突然一聲爽朗的大笑傳來,隱隱還伴有一聲奇異的獸吼聲。

那獸吼聲好像有些熟悉,是麒麟吼?

杜風!

“是杜風大哥!”張浩狂喜,轉頭望去。

隻見不遠處有一俊美的男子坐於藍色的水麒麟身上,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不是杜風還有何人?

“噌”的突兀的一聲劍鳴聲響起,張浩根本來不及反應,隻見一道劍光閃過,頭頂上一陣劇痛。

“砰”的一聲大響,那長劍竟是直接崩成兩段,“叮鈴當”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張浩摸著後腦勺,一臉無奈的看著杜風,撇嘴道:“杜風大哥,多日不見,你怎麽上來就以劍相向啊!”

杜風跳下水麒麟,在半空中身形一閃,等再出現時已經在張浩的身旁。用奇異的眼光上下打量著張浩,而且還時不時的點頭嘖嘖稱奇,仿佛在欣賞一件藝術品。

被人當著這麽多女子的麵如此打量,饒是對方是杜風。張浩的臉麵也有些掛不住,訕笑道:“杜風大哥啊,你在做什麽?”

杜風又轉了一圈才停下來,雙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撇嘴道:“臭小子。別瞪我,剛才那一劍我是幫她劈的,你小子可真是怪物啊,居然能成長到這種地步?”

杜風所指的她當然是剛才那女子了,雖然說他有些喧賓奪主,但張浩也拿他無可奈何。

要打,就算張浩現在的水準還不一定能打的過人家,畢竟杜風可是成名多年的老牌準聖,張浩隻不過剛剛踏入準聖的門檻,一切都在穩定中。

當然張浩也不可能和杜風動手。他相信剛才杜風那一劍可不是亂劈的,一定是他知道劈自己會沒事,所以才出的手,也算是為自己解圍了。

“這幾年你小子弄出的動靜可真不小啊,連那僵屍王將臣你都敢上去單挑,真是長本事了啊!”杜風貓著腰,怪模怪樣的看著張浩,陰陽怪氣的道。

他這話像是故意說的……

“額,我哪裏是僵屍王將臣的對手,差點掛在人家手上!”看見杜風。張浩的童心仿佛也被激發,話裏字間也多了幾分活力。

什麽?

麵前的這位年輕人居然大戰過僵屍王將臣?

僵屍王將臣那可是在那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在三界中也掀起了一片腥風血雨,最後驚動了女媧娘娘。這才收服了僵屍王將臣。

更有傳言僵屍王將臣根本連聖人也不懼,就連女媧娘娘也是使了手段才降服的將臣。

這樣的人物,那可是躲一跺腳都會讓三界顫動的人物。麵前這年輕人居然跟僵屍王將臣動過手,而且還活生生的站在她們的麵前。

張浩的身份呼之欲出,難道他是神鬼帝君?

傳聞中神鬼帝君曾經跟僵屍王將臣大戰,那場大戰直打的昏天暗地。日月無光。難道眼前的這個年輕的有些紮眼的男子就是傳說中的神鬼帝君?

眾女子猜出了張浩的身份,一時之間忘記了之前的過節,竟是紛紛向張浩投去奇異的目光。

傳聞中神鬼帝君張浩為了尋找自己的妻子不顧危險,闖酆都,鬧地府,踏遍三千紅塵界,曆經無數劫難,可謂是癡情至聖,是世間難得一見的奇男子。

更是無數女子閨閣中夢迷以求的如意郎君,隻是像張浩這樣的男人心裏實在是太小,無法容下第二個女人,她們注定隻能思量一下。

也正因為張浩的癡情才打動了許多女子,那些女子甚至根本沒有見過他,就對他傾心不已。

更有傳聞張浩所鍾情的女子正是她們瑤池的主人,西王母!

像張浩這樣癡情的男子絕對不是偷窺別人洗澡的人,這其中一定有什麽誤會,難道張浩是來西昆侖找尋西王母的?

眾人心中升起了一個大大的問號,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都看向酒聖杜風。

但其實張浩並不知道西王母就是金昭容,這一切其實都是那個該死的死胖子設的局,表麵上是讓張浩偷看女人洗澡,其實是要張浩來西昆侖見金昭容的。

從這一點上來看這個胖子倒也不是一無是處,可以算是有些小聰明。

張浩多聰明,心思一轉便知道這裏是什麽地方,一定是西昆侖無疑了,傳說中這西昆侖乃是女仙之首西王母的道場,這裏聚集了許多女仙,怪不得那個死胖子要往這裏跑,原來心思就不純。

突然張浩的目光落在杜風身上,一臉的古怪之意,道:“杜大哥啊,你怎麽會在這裏?”

這裏是西昆侖,是瑤池福地,乃是女仙聚集的地方,一般不許男仙踏入的,那為什麽酒聖杜風這個男人會在這裏呢?

酒聖撇了撇嘴,一臉不屑的看了看張浩,沒好氣的道:“收起你那些小心思,我來這裏可不是為了女人,而是為了美酒!”

“呃,美酒?”張浩心下倒也不奇怪,每個人都有自己愛好,有的人喜歡美女,像酒聖杜風這樣一個風流倜儻的美男子卻不怎麽鍾情於美女,偏偏喜歡美女、

他那一副放浪形骸,無拘無束的樣子,倒是給他酒聖的名號平添了幾分瀟灑的氣質,不知迷死了多少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