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老道郝通 張浩講道

張浩輕輕一笑,道:“胖子,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這無根水有龍氣,乃是至陽之物,遇到這無頭屍身上的陰氣,自然會產生反應,就是你看到的這般效果了。”

朱九滿臉的不可思議,嘖嘖稱奇,道:“浩哥,俺老朱算是服了你了。”

七殺女和綠縈看著張浩,也是覺得不可思議。隻是七殺女眼中還閃著一絲莫名的光彩,似乎是笑了一下。

“走吧!”張浩當前引路,不停的撒出無根水,神奇的一個個黑色的腳印出現在前麵。

眾人一路跟著黑色的腳印前行,大約三四個時辰左右,隱隱聽見有嘶吼聲傳來。

眾人一驚,綠縈更是急的大叫道:“郝師叔,一定是郝師叔,我們快去救他!”

張浩眉頭一挑,縱身一躍,跳到一顆樹上,定睛向聲音處望去。果然見前方不遠處,有四個無頭屍正自嘶吼著對著洞內亂攻。

張浩眼中神光閃動,縱身一躍,跳到另一顆樹上,再一躍,又跳到另一個樹上,來回這般跳躍,急速往前方掠去。

七殺女冷哼一聲,玉足下騰起一片雲霧,帶著她從張浩的頭頂處掠過。

張浩不由停下身來,滿臉的無奈,暗道:“還是修為不夠啊!”

卻說七殺女騰雲掠至無頭屍處,身形閃動,隻是幾個呼吸間,四名無頭屍便倒下,渾身冒出縷縷黑氣,消散在天地間。

洞中的人一看,大驚,不知來人是敵是友,而且這人似乎強大的有些離譜,舉手投足之間便消滅了四名無頭屍。

隻是這人似乎對自己有些不屑於顧,冷冷的站在那裏,似乎在等人……

不一會兒,張浩等人到了洞口。

綠縈一看洞口處的結界,大喜,驚叫道:“郝師叔!”

“縈兒,是你,真的是你?”洞中人也驚喜道。

洞口的青色結界慢慢的消散,走出一位仙風道骨的老道,隻是這老道渾身的道袍破爛,似乎經曆了一場生死大戰。

這位郝師叔一看身著綠衣的綠縈,大喜,幾步上前,上下打量起綠縈來,驚喜道:“綠縈,你……你沒事吧?”

綠縈喜極而泣,道:“師叔,我沒事!”

老道突然眉頭一皺,道:“綠縈,其它的師兄弟呢?”

綠縈一聽,眼中悲意湧現,哭泣道:“其它……其它的師兄弟都死了,都變成了無頭屍,我……嗚嗚……”

老道一聽,渾身一震,身形搖晃起來,差點站立不穩。

綠縈一看,趕忙上期扶住,哭泣道:“郝師叔,我……我是被大將軍他們所救!”

老道稍微定了下身形,對張浩等人拱手一拜,道:“多謝幾位救得師侄!”

張浩輕輕一笑,道:“無妨,道長不必多禮!”

綠縈突然在後麵對老道一個勁的使起眼色來。

老道愕然,疑惑道:“綠縈,你眼睛是不是出什麽毛病了?”

綠縈一下子鬧了個大紅臉,急道:“郝師叔,這位是大將軍!”說著,以手指了指張浩。

老道一聽,疑惑道:“大將軍?什麽大將軍?”

綠縈氣極,美目一亮,指了指地下。

“下麵?下麵怎麽了?”老道疑惑道。

突然,老道眼中露出狂熱之色,艱難的轉頭看向張浩,驚道:“神鬼大將軍?”

綠縈輕輕的點了點頭,確定了老道的想法。

張浩見老道神情狂熱,看著自己的眼神那分明就是比見了稀世珍寶一般,不由眉頭大皺,一雙明目也是盯著老道,滿臉的不解之意。

朱九圓溜溜的眼睛轉動,湊到張浩跟前,小聲道:“浩哥,你小心點,這老道估計有那……那龍陽之癖,就喜歡你這樣的小白臉。”

張浩老臉一黑,惡狠狠的瞪了朱九一眼。

“神鬼大將軍在上,請受老道郝通一拜。”那老道突然倒頭便拜倒,大聲道。

張浩被他這沒來由的一聲嚇的差點跳起來,驚道:“郝道長,你這是……”

綠縈俏臉羞紅,上前解釋道:“大將軍您有所不知,我們五指界有五大修真門派,首陽峰、二當峰,上中峰、無名峰和小石峰,其中供奉的神靈各不同。而我首陽峰供奉的正是鬼王神像,近些年大將軍名聲雀起,以成為年輕一輩的楷模,我首陽峰更是將大將軍神像放於側麵,所以郝師叔見了大將軍才會如此激動。”

原來是這樣,張浩微微側目,看著這個比自己不知道大了多少歲的老道拜倒在自己麵前,不覺有些尷尬。

“郝道長快快請起!”張浩以手虛扶道。

郝通慢慢的起身,道:“大將軍稱呼老道為郝通便可!”

張浩咧咧嘴,知道拗不過這倔強的老道,便開口道:“那好吧,郝通,我來問你,當日在破廟中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你追出去可是發現了什麽?”

郝通看了看綠縈,恭敬的拱手道:“回稟大將軍,當日郝通領門中弟子在破廟中休息,突然聽到有什麽動靜,老道衝出去一看,卻見一個無頭屍抱著……”

說到這裏,老道竟是有些哽咽起來,道:“老道發現有一個無頭屍竟然抱著我師侄吳易的頭顱,事情緊急,老道也不便通知其他弟子,便追了出去。”

“大師兄的頭顱?”綠縈一聽,嬌軀一陣搖晃,險些一頭栽倒。

張浩眼疾手快,將其虛扶住,渡起靈氣來,半晌綠縈悠悠轉醒,看得出來這綠縈對他那位大師兄吳易真是情深意重啊。

半晌,眾人才安撫住綠縈,綠縈傷心欲絕,坐在了一塊大石上休息起來。

張浩微微搖頭,暗道:“又是一對癡男怨女!”

隨即張浩又問道:“郝通,那接下來發生了什麽事呢?吳易的頭顱呢?”

老道神色一暗,輕輕搖頭,道:“這也都怪老道修為太淺,當日老道一路追那無頭屍,與無頭屍大戰一場,慌亂中……慌亂中那無頭屍將吳師侄的頭顱扔到了急流中。”

“什麽?急流中,那……那大師兄的頭豈不是找不到了嗎?”綠縈一聽,頓時急道,嬌軀不禁微微顫抖起來。

張浩撇了撇嘴,道:“郝通,後來呢?”

郝通此時也是情緒激動,穩了穩情緒,道:“之後我又與那無頭屍大戰一場,追它到雲貝鄉,終於將無頭屍製服,隻是那無頭屍中閃出一個青麵惡鬼,附在了一個村民的體內。青麵惡鬼控製那人砍殺了另一個鄉民,老道我怒急,拚著身受重傷,施展秘術將青麵惡鬼封印於那村民體內。沒想到那惡鬼在被封印的一刻曆嘯一聲,又招來四具無頭屍,老道不敵,才一路逃到此處,以結界擋住無頭屍,在洞內療傷,再做計較。”

張浩聽的暗暗點頭,這老道倒是一副俠義心腸,輕聲道:“郝通道長俠義心腸,令張浩佩服。”

郝通得到張浩的讚賞,頓時喜笑顏開,突然臉色一變,道:“不好,那青麵惡鬼還沒有消滅,等它衝破封印,雲貝鄉的村民就危險了。”說著,風風火火便要下山去除鬼。

綠縈起身攔住郝通,道:“師叔不必著急,那平麵惡鬼已經被大將軍消滅了。”

郝通眉頭一挑,總算放下心來,接著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麽,老眼一亮,拉著綠縈到了一旁。

郝通如此行徑,眾人都是一頭霧水。

綠縈秀眉輕皺,道:“郝師叔,怎麽了?”

郝通連忙做了個“噓”的動作,回頭尷尬的看了一眼張浩,小聲的道:“師侄啊,那個……那個大將軍是用的什麽神通消滅惡鬼的?”

綠縈苦笑一聲,原來他這個郝師叔是個道術迷,專門收集一些奇怪的神通法術神通,尤其精於封印一道。

綠縈想了想,輕聲道:“當時大將軍命人取來黑狗血,筆和黃紙,然後以筆蘸著黑狗血在黃紙上一通……一通亂畫!”

“亂畫?”郝通雙眼大亮,驚喜道:“那後來呢?大將軍可有念什麽……呃,咒語之類的?”

綠縈又皺眉想了想,小聲道:“咒語之類的倒是不曾聽到,隻是聽大將軍大聲喝道什麽‘驅鬼除魔令’和‘鎮鬼降魔令’,可能是那神通的名字吧!”

郝通此時已經激動的雙手顫抖,默念道:“符紙?驅鬼除魔令?鎮鬼降魔令?”

綠縈見自己這位郝師叔這副呆呆的模樣,不由輕聲叫道:“郝師叔,你……”

“呃!”郝通回過身來,也不理綠縈,三步並作兩步,急走到張浩跟前,“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大叫道:“大將軍,求您收老道為徒,老道定當終生侍奉師傅左右。”

張浩一看,慌忙側身避過,苦笑道:“郝通道長快快請起!”

郝通卻是個急性子,見張浩不許,跪地連連叩頭,大叫道:“大將軍如若不收郝通為徒,郝通便一直跪在這裏,不起來了”

張浩愕然,這郝通好歹也一大把年紀了,居然當眾耍起無賴來了,不由一個頭兩個大,以眼視朱九,讓他快想辦法解決。

朱九這貨卻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見張浩看自己,忙仰頭看天,大叫道:“啊,你們看這天似乎有些不對,東方烏雲滾滾,像是有什麽事情發生了。”

七殺女抬頭一看,不由黛眉輕皺。

張浩還以為這胖子是在故意瞎扯,頓時氣不打一出來,無奈的搖了搖頭,雙手虛扶,一股大力產生,強行將郝通扶起。

郝通一看大急,便又要跪回去。

張浩眉頭一皺,大聲道:“郝通,你聽我說,我是個不祥之人,居無定所,上不能盡孝道,下不能救自己最愛的人。如今的我猶如行屍走肉,每日倍受煎熬,唯一讓我活下去的信念便是盼望有朝一日能再見昭容一麵,卻是真無心收徒,況且我明天去哪,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又如何跟著我?”

郝通眉頭大皺,早就聽說神鬼大將軍為尋妻子闖酆都,下地府,曆經千辛萬苦,今日一見果然如此,當下無奈的搖了搖頭,一雙老眼之中滿是失望之意。

張浩見老道如此模樣,心有不忍,雙目中精光閃動,強笑一聲,道:“郝通道長不必如此,我這有一項神通,叫符篆,道長可想學?”

郝通雙眼大亮,渾身顫抖,激動道:“可是驅鬼除魔令和鎮鬼降魔令?”

張浩一鄂,回頭看了看低下頭的綠縈,輕輕搖了搖頭,道:“郝通道長要學這驅鬼除魔令和鎮鬼降魔令?”

這驅鬼除魔令和鎮鬼降魔令本是三級符篆,也就是三階黃符,隻不過張浩沒有製符需要的材料,這才以黑狗血代替,雖然也是符篆,但是效果卻是大打折扣,充其量隻能算得是上一階黃符,郝通要學,倒也無可厚非。

郝通一聽,大點其頭,驚喜道:“就學驅鬼除魔令和鎮鬼降魔令!”

此時的郝通對這兩道符篆的渴望程度恐怕是八匹馬都拉不回來了。郝通仿佛已經看到了自己以這兩道符篆斬妖除魔,威震天下的場景,此時的他一副豬哥模樣,滿眼都是星星。

張浩也不是藏私之人,就地而坐,便講了起來。

“這符篆之道,在於一個‘神’字,神到則一切順……”

張浩滔滔不絕的將自己的體會盡數說了出來,講的是津津有味,別人聽的卻是各有不同。

七殺女一開始滿不在意,可是越聽越覺的覺的玄妙,一雙美目漸漸的亮了起來,看著張浩滿是不可思議。

朱九也是聽的昏昏欲睡,最後竟是直接倒地“呼呼”大睡了起來,呼嚕聲與張浩的講解聲交相映錯,形成鮮明的對此。

老道郝通則是瞪大了眼睛,雖然有的地方聽不懂,但他那股狂熱感越來越盛,竟是一股腦的將張浩所講盡數記了下來,準備日後再好好琢磨。

綠縈修為不深,聽得那是一頭霧水,時不時的點起瞌睡來,但她似乎性子強,在努力的克製自己。

大約過了兩三個時辰,張浩停下來,看著眾人的反應,不由輕輕搖了搖頭。這修道一途最講究一個“悟”字,各人盡不相同,不能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