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子殺父案 賭場風雲

張浩眉頭一挑,道:“哦,有誰看見了?”

“這個很多人都看見了,當時藥鋪的小歡和小廝都看見了!”小哥疑惑道,隨即看向張浩,來回瞅了瞅道:“你是什麽人,怎麽問這麽多?”

張浩尷尬一笑,道:“無它無它,我隻是隨便問問?”

這小哥打量著張浩,見張浩模樣清秀,天生有一股說不出的親和力,以為張浩是哪家的公子,微微搖了搖頭。

張浩轉頭看向藥鋪,不由又問道:“這些進進出出的綠衣女子是什麽人?”

小哥看著張浩的神情仿佛看怪物一般,驚道:“你是從哪裏來的,怎麽連小石峰的仙姑們都不知道,這藥鋪的老板胡兼跟小石峰有關係,所以小石峰的莫師太派人來徹查此事!”

張浩輕輕點點頭,道:“小石峰?”說著,回頭看了看身後的郝通。

郝通老臉一紅,撇了撇嘴道:“大……公子,你看我坐什麽?”

朱九嗤笑一聲,道:“哈哈,郝通道長,你那老相……”

朱九的話還沒有說完,郝通便如踩了尾巴的貓一般跳了起來,黑著一張老臉,惡狠狠怪叫道:“朱……公……子!”

朱九瞥了瞥郝通,也不懼他,道:“本來就是老相好嘛,這有什麽不好意思的。”

他二人這般說話,早驚動了小石峰的弟子們。一名三十餘歲的女弟子看見了郝通,急走幾步,來到郝通跟前,拱手道:“原來是郝師兄,郝師兄來我們小石峰地界,怎麽也不通知一聲,我們也好迎接。”

郝通見這女弟子向自己走來,本想躲開,沒想到這胖子朱九使壞,故意擋住路,此時他隻得硬著頭皮道:“莫丹啊,這個……這我也是路過此地,對,就是路過此地。”為了使自己相信,郝通還特意重重的點了點頭。

“這幾位是?”莫丹看向張浩等人,疑惑的問道。她見朱九敢這般和郝通說話,而郝通又沒脾氣,便猜出張浩等人身份不低。

不等郝通介紹,張浩便自報家門道:“我們是郝通道長的朋友,雲遊散人而已。”說著,給郝通使了個眼色。

郝通會意,幹笑一聲,道:“對對對,是我的朋友,這位時張公子,這位是朱公子,這位是……”說著,看了看七殺女,他發現相處多日,幾乎不見眼前這黑衣女子說話,此時還不知道她的名字。

七殺女冷哼一聲,不言不語,一副拒人於千裏之外的感覺。

莫丹臉色一變,皺著眉頭道:“這位姑娘,莫非是看不起我小石峰?”

張浩暗暗咧嘴,如果再讓這莫丹多說幾句話,惹怒了眼前的這位姑奶奶,恐怕小石峰頃刻之間便化為飛灰,不複存在了。著急的不僅張浩一個,更著急的還有郝通,郝通雖然可見識過這黑衣女子的手段,隻是一走一過之間,逼得自己走投無路的四具無頭屍便倒了下去,恐怕放眼五指界也沒有一個能跟眼前這黑衣女子走一招的人了。

“七殺!”

“莫丹!”

張浩和郝通幾乎是同時叫出口。

七殺女看了一眼張浩,沒有再說什麽。

莫丹也是心思玲瓏之人,看著郝通這般反應,也知道自己恐怕得罪了自己得罪不起的人,一時之間,神情緊張,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郝通看了看張浩,又轉身對七殺女拱了拱手,尷尬的道:“姑娘,是莫丹不知好歹,惹怒了姑娘,還請姑娘勿怪。”

七殺女冷哼一聲,看都沒看郝通。在她眼裏,五指界不過是浩瀚萬億小世界之中的一個,而且是屬於下三界,說白了就是不入流,五指界的人們即使再修煉也難達到仙人的境界,以她的修為,完全不把他們看在眼裏,在她眼裏五指界的人和螻蟻無異。

三千大世界和萬億小世界,也有區分。且不說三千大世界,現在根本不是張浩等人能奢望企及的,就連這萬億小世界也有上三界、下三界之分,上三界俗稱神仙界,下三界便是凡人界,以張浩等人現在的修為,恐怕也隻能在下三界跑跑,去了上三界隨時都有致命的危險。

小石峰得罪了七殺女這樣的人物,恐怕隨時都有可能遭受滅頂之災。最後還是得張浩出來打圓場,隻見張浩輕笑一聲,道:“莫丹師太,一切都是誤會,這裏發生什麽事了?”

莫丹疑惑的看了張浩一眼,再不敢驕橫,恭聲道:“回稟張公子,我們小石峰外門的胡兼無故身亡,掌門師姐特意命我等前來調查。”

剛才和張浩談話的小哥此時嘴巴張的老大,臉皮抽搐,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張浩,滿是不敢相信。

他和小石峰有什麽關係?

怎麽好像小石峰的仙姑對張浩等人畢恭畢敬,好像還有點懼怕的樣子。

張浩當然也看見了這位小哥的神情,對其輕輕點了點頭,也不管他震驚的表情,對莫丹道:“那不知凶手抓到了沒有?”

莫丹對張浩一拱手,道:“所幸凶手已經抓到了!”

張浩眉頭一挑,道:“哦,不知凶手是誰呢?”

莫丹搖搖頭,道:“哎,這胡兼生了個不爭氣的兒子胡爭,有街坊鄰裏和小歡等人都看見,是胡爭一把將胡兼推到,導致胡兼心病犯了,才突發死了。”

張浩沒頭輕皺,道:“哦,原來如此,那胡爭抓到了嗎?”

莫丹搖搖頭,道:“沒有,我已經派下弟子搜尋,也不知道他躲哪裏去了。”

張浩輕輕點點頭,道:“哦,打擾了,胖子,我們去幹點事!”

朱九一聽,不滿的道:“浩哥,我們去哪啊,你管這些閑事幹什麽?”

張浩一把將其拉起,不由分說,往外走去。七殺女無言緊緊的跟上。

郝通正欲隨張浩而去,卻是被小石峰一眾弟子死活留住。原來小石峰的莫青掌門曾頒下令,隻要郝通踏入小石峰地界,所有弟子不惜一切代價將其拉回小石峰。這郝通身為長輩,又不便和晚輩動手,況且他剛剛傷重痊愈,就算是動手,恐怕也討不得什麽便宜,隻得苦著一張臉被拉去。

綠縈左右瞅瞅,最後還是隨郝通往小石峰而去。

張浩三人轉過巷子,卻聽見小聲的哭泣聲。

眾人不由往哭聲處望去。

“咦,是小歡姑娘?”朱九圓溜溜的眼睛一亮,叫道。

張浩上次聽朱九和綠縈兩人說起這個小歡姑娘心地善良,早就想見一麵,今日一見,隻見小歡年歲不過十八,模樣清秀,身著一身淡黃色的長衫,顯得小家碧玉,溫馨可人。

小歡顯然也是發現了三人,抬頭一看是朱九,不由俏臉一紅,低聲道:“公子,原來是你!”

小歡的聲音很甜,甜的讓人有一種想嗬護的感覺。

朱九嘿嘿一笑,道:“小歡姑娘,俺叫朱九,上次還得多謝你的藥!”

小歡忙擺手道:“公子不必多謝。”

張浩此時也走到小歡跟前,道:“小歡姑娘,你怎麽在此一個人哭泣?”

小歡看了看張浩俊秀的麵龐,俏臉沒來由的一紅,轉頭看了看朱九。

朱九一鄂,接著一拍腦門,道:“哎呀,俺倒是忘了介紹了,這位是浩哥,張浩;這位嘛……”朱九不知道該怎麽介紹七殺女。

七殺女美目盯著小歡,眼中精光閃動,卻是出奇的開口道:“我叫七殺!”

小歡低著頭,輕聲叫道:“張公子,七殺姑娘!”

隨即小歡才想起張浩問的話,又對張浩點點頭,道:“回張公子,掌櫃的從小收留小歡,現在他死了,小歡心裏難過,所以才在此哭泣,不想遇到了三位貴人。”

張浩輕輕點點頭,看著小歡,眉頭輕微皺了一下。

朱九嘿嘿一笑,道:“小歡啊,俺看那掌櫃的也不是什麽好東西,死就死了,你以後有什麽打算?”

小歡輕聲道:“那藥鋪是掌櫃的心血,小歡想尋回我家公子,讓公子繼承繼承藥鋪,小歡繼續再藥鋪中做事。”

張浩眉頭一挑,道:“小歡姑娘可知道你家公子現在何處?”

小歡回頭看了看四周,道:“我家公子他不是凶手,隻是……隻是老爺……”

張浩見小歡神情越來越激動,當下揮手,安慰道:“小歡姑娘不必擔心,如果你家公子不是凶手,便由我來幫他洗刷冤屈,你看可好?”

小歡眼睛一亮,驚喜道:“張公子,真的?”

朱九嘿嘿一笑,道:“這個自然是真的,浩哥辦案那可是一把好手,隻是小歡姑娘你得先告訴我們那胡爭在哪裏才行啊?”

小歡似乎有些猶豫,但還是開口道:“我家公子好賭,恐怕此時還在萬寶坊!”

張浩雙眼一眯,綻出兩道精光,道:“走,我們快去萬寶坊!”

三人不敢耽誤,隨張浩一路小跑,來到萬寶坊。卻見萬寶坊此時也是亂作一團,有幾名身著淺綠色服飾的女弟子將一個滿臉痞氣的人揪了出來,不由分說,便拉向一個方向。

七殺女美目中寒光閃動,正欲行動。

張浩輕輕抬起手,開口道:“不要輕舉妄動!”

“你們做什麽?”那邊傳來胡爭的叫喊聲。

“哼,做什麽?你殺死自己的父親,跟我們走一趟!”一名小石峰的女弟子一把將胡爭推開,厲聲道。

“你們說什麽呢,那可是我父親,我怎麽可能殺害他呢?”胡爭一聽,瞪大了眼睛,驚叫道。

“哼,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有人親眼見你一把推到你父親。”那名女弟子爭鋒相對道。

“當時情急,我確實是推了他一把,可我並沒有殺他啊?”胡爭一聽,快急的哭出來了,大聲道。

“哼,反正胡兼被你一推,就再也沒起來,你今天走也得跟我們走,不走也得跟我們走。”說著,那女弟子仿佛也是失去了耐心,一劍柄打在胡爭的腹部。

“嗷……”胡爭不防,痛嚎一聲,捂著肚子縮成了一團。

那女弟子不由分說,一把將胡爭提了,如提小孩一般,向遠處走去,隻留下胡爭一路的慘叫聲。

“啊……”

“痛死我了,你們快放了我,我沒有殺人……”

“我真的沒有殺人,我怎麽可能殺害我父親呢!”

……

聲音漸漸聽不清了,想來是已經走遠,或者那女弟子又對胡爭采取了什麽措施。

張浩微微搖了搖頭,自顧自的嘀咕道:“這小石峰的女弟子怎麽這般凶惡?”

朱九耳尖,早已聽見,“嘿嘿”一笑,道:“浩哥,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俺老朱可是聽說了一些東西。”

張浩輕輕一笑,道:“胖子,你聽說了什麽,快說說。”

朱九嘿嘿一笑,道:“這小石峰說來也奇怪,女尊男卑,內門隻收女弟子,而且多是受過……嘿嘿……”說著,朱九回頭看了看七殺女,訕訕而笑。

張浩無語,沒好氣的道:“說!”

朱九吞了口口水,道:“受過情傷的女人,也就是說被男人傷害過。”

張浩一愣,微微搖頭,道:“哎,也是一群可憐的女子。走吧,我們去萬寶坊看看,說不定還能找到什麽線索!”說著,當先向前走去。

朱九圓溜溜的眼睛一亮,歡笑著跟上。

七殺女仿佛張浩的保鏢一般,如影隨形,張浩去哪,她也不說話,隻是默默的跟上。在她心中卻是頑固的認為她是奉了鬼王之令來保護張浩的,可能連她都不知道,一切都在慢慢的改變著……

胡爭被抓,萬寶坊季虎沒有受到影響,人們又盡情的賭了起來,整個賭場中吆喝的聲音此起彼伏。

“大……大,哎呀,真是的,怎麽是小呢?”

“哈哈,這下我可賺發了!”

……

正是有人歡喜有人悲,一賭揮金如土,它朝家徒四壁……

“哎呀,這胡爭也真是背啊,贏了一晚上,估計都不下千兩銀子了,沒想到會被小石峰的人抓走。”

“也是,這家夥外號‘逢賭必輸’,連贏一晚上也真是怪了!”

“哈哈,贏一晚上又如何,還不是完蛋了,被小石峰那群瘋婆子帶走,哪還有活路。”

“噓,小聲點,小心禍從口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