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夜探義莊 無頭屍湧

張浩訕訕而笑,道:“七殺姑娘,那個……那個我們還沒見過胡兼的屍體呢,今日不如我們去看看如何?”

七殺女黛眉輕皺,沒好氣的道:“要去你自己去,找我何甘?”

張浩翻了翻白眼,早就習慣了如此,也不氣餒,討好道:“這……七殺姑娘在這行可比我懂的多了,所以這次務必還請七殺姑娘再次幫小的一次。”說著,張浩裝模做樣的鞠了一躬。

七殺女嘴角咧起,眼中的笑意一閃而過,見張浩抬起頭來,略顯慌亂的坐回椅子上,故意冷聲道:“看你這麽有誠意,我便再幫你一回,不過你別忘了,你還欠我一個條件!”

張浩一愣,苦笑一聲,道:“這個……這個張浩記得。”

想起此事,張浩便恨得牙癢癢,那個死肥豬,自己每天忙的要死,他倒好,每日在客棧中不是吃就是睡,過著優哉遊哉的生活,真是讓人無語。

七殺女見張浩吃旮,心中暢快了不少,道:“義莊在石關鎮的西麵,明日我和你去便是。”

張浩大喜,一拜到底,起身道:“七殺姑娘,事不宜遲,那我們走吧!”

七殺女起身,點點頭,跟在張浩身後。二人身形閃動,往鎮西方向的義莊而去。

石關鎮義莊,收集著石關鎮無辜慘死的人的屍體。義莊因為聚集屍體,陰氣極重,尤其是此時四更天時分,在黑色的夜色下,更顯得恐怖陰森。

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現在義莊的門外,手臂慢慢的升起,輕輕的扣起了義莊的大門。

“咚咚咚……”

寂靜的夜色下突然出現了聲音,顯得格外的響亮,但出現在義莊這種地方,又平添了幾分陰森可怖。

夜半鬼敲門,不理會即可。

但是看守義莊的是一個後生,名叫大柱。本來是一個老人看守的,但老人有急事,回鄉下去了。大柱初來乍到,一開始住在這裏還有些害怕,但幾天下來,膽子也漸漸大了起來。

“咚咚咚……”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大柱的美夢被吵醒,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睛,睡眼朦朧的大叫道:“什麽人,大晚上的做什麽,有什麽事明天再說吧!”說完,便又躺了下來。

“咚咚咚……”的敲門聲再次響起。

大柱一聽,頓時大怒,起身罵道:“你家死了人嘛,這麽著急!”說著,搖了搖脖子,往大門處走去。

“咚咚咚……”

“來了,催什麽催!”

“吱呀!”開門的聲音響起。

“幹什麽啊,大晚上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大柱睡眼朦朧,埋怨道。

大柱睜眼一看,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個披頭散發的白色影子,一頭濃黑的頭發散落下來,將整個臉都蓋住了。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大柱大驚,再無睡意,驚駭的叫道。

“桀桀……”怪聲從白色影子的喉間發出。

白色的影子慢慢的抬起頭來,濃黑的頭發自中間慢慢的分開。

大柱的眼珠子瞪了出來,瞳孔中映著一張模糊的臉,鼻眼不清,口耳不分。

“啊……”大柱哪裏見過如此詭異的事,頓時駭的三魂皆冒,七魄離體,駭然的跌倒在地。

白色的影子慢慢的向大柱飄了過去……

……

“咦,前麵好像有聲音?”張浩眉頭一皺,輕聲道。

“是義莊的方向!”七殺女美目中精光閃動,冷聲道。

“義莊?”

張浩心中“咯噔”一下,大叫道:“不好,快走!”

話畢,七殺女和張浩的身形化作兩道影子,急速的往義莊方向掠去。

“怎麽回事?”張浩和七殺女來到義莊門前,張浩疑聲道。

“此地陰氣極重,小心點!”七殺女黛眉輕皺,往義莊內走去。

張浩暗暗咧嘴,隨即跟上,嘀咕道:“這裏是義莊,陰氣不重就怪了!”話雖如此,但張浩沒來由的一個激靈,手一翻,還是將鬼泣劍握在了手中。

“好像發生了什麽事?”張浩眉頭輕皺,疑聲道。

“你看,那是什麽?”七殺女突然指著前麵的大堂,冷然道。

張浩眉頭一挑,定睛看去,不由鬆了一口氣,道:“是看守義莊的人嘛!”

“不對,好像有什麽不對經!”七殺女黛眉輕蹙,道。

張浩眉頭一挑,將鬼泣劍橫於胸前,慢慢的和七殺女往前走去。

“小哥?”張浩輕聲叫道。

“小哥,小哥……”

一連幾聲,大柱都沒有回應,隻是彎身坐於桌子跟前,一動也不動。

七殺女冷哼一聲,怒道:“故弄玄虛!”說著,素手一揮,一道黑色的匹練打出。

大柱的身形被打的一偏,跌倒在地上,卻是軟軟的,似乎沒有了生氣。

張浩眉頭一挑,驚叫道:“不好,他可能死了!”說著,身形一閃,跳到大柱跟前,俯身便欲探大柱的鼻息。

“小心!”突然響起七殺女的驚叫聲。

張浩雙眼神光大放,回頭一看,直駭的心差點從嘴中跳了出來。

原來大柱披散著的頭發豁然從中間分開,鼻眼不清,口耳不分,一張臉上混沌一片,卻是沒有五官。

大柱的手豁然伸直,一把向張浩的脖子間抓來。張浩哪見過如此怪異的鬼怪,身體上如灌了鉛一般,動也不能動。

一道紅芒閃過,紅色的剪枝貼著張浩的耳朵,“嗖”然從大柱的身上一穿而過。

大柱的雙手在離張浩不足一寸的地方停了下來,緩緩的跌落下去,“撲通”一聲,再沒了動靜,絲絲的黑氣從他的身上冒出,消散在空中。

張浩嘴巴張的老大,癱坐在地上,重重的出了口氣,嘀咕道:“好險!”

七殺女慢慢的走到張浩的跟前,冷眼看著這一切。

“這是什麽鬼怪?”張浩心有餘悸的看著地上糊塗無臉的大柱,顫聲道。

自出道以來,張浩見過的鬼怪也是不少了,可是像這般有臉卻沒有五官的鬼怪,卻是第一次見,委實讓人駭然。

七殺女黛眉輕皺,道:“這恐怕是傳說中的無臉惡鬼!”

“無臉惡鬼?”張浩咧了咧嘴,驚道。

七殺女看著張浩,繼續道:“傳說這第一個無臉惡鬼乃是被上古惡獸混沌獸吸了臉所致,卻不知為何會出現在這裏?”

張浩眉頭深皺,臉皮抽搐,慢慢的起身,小心翼翼的向義莊的後院走去。

七殺女眉頭輕皺,唯恐張浩再遇到危險,緊緊的跟在他身後。

後院放置的都是棺材,平時收斂死屍用的。

張浩來到後院,定睛看去,卻是大驚,道:“這……這是怎麽回事?”

七殺女黛眉輕皺,微微搖了搖頭。

原來後院的棺材倒是還在,隻不過棺材蓋都被打開了,棺材中的死屍卻是不翼而飛,不見了蹤影。

“會不會是……”張浩眼中精光一閃,回頭看向七殺女。

七殺女美目中綻出兩道神芒,對著張浩輕輕點了點頭。

“沒錯,肯定是無頭屍,也隻有無頭屍才需要這麽多的屍體,可是這麽多的屍體都去哪裏了呢?”張浩摸著下巴,自顧自的嘀咕道。

“石關鎮?”七殺女突然嘀咕道。

“石關鎮,你是說無頭屍有可能攻擊石關鎮?”張浩雙眼大睜,綻出兩道神芒,大驚道。

想到此處,張浩再也按耐不住了,身形閃動,急速的往外掠去。

七殺女眉頭深皺,素手一挽,掐了一個印訣,腳下無故升起一團烏雲,載著她飛身直起,飛到了半空中。

七殺女在半空中觀望半晌,也沒有發現什麽,眼見張浩急速往石關鎮掠去,心中一動,身形閃動之間,急速跟了上去。

此時的石關鎮中卻是亂作了一團,一群無頭屍闖入,直往藥鋪和萬寶坊衝去,可謂是見人就殺,逢人就撕。

最慘的要數萬寶坊的的賭徒們,此時賭徒們正連夜賭博,正在興頭上,突然一群無頭屍闖入,見人就殺,頓時賭坊亂作了一團,慘叫聲不斷的響起。

“轟轟……”的撞門聲響起,藥鋪的門被撞開。

今夜輪到常貴守夜,常貴正要破口大罵,突然見幾個身影,似乎沒有頭顱,徑直向自己這邊衝來。

“啊!”常貴大驚,頓時睡意全無,怪叫一聲,便往後院跑去。

“阿貴啊,大半夜的你不睡覺,鬼叫什麽?”後院的燈亮起,傳來常勝的聲音。

“哥,救命啊,有鬼,有鬼啊!”常貴拚命的嘶吼起來,聲音淒慘,似乎受到什麽東西攻擊。

常勝一聽,也知道不對了,大驚,慌忙跑去一看,卻見常貴捂著一隻手臂,血淋淋的跑了過來。

常勝大驚,驚道:“阿貴,你怎麽了?”

常貴見了自己的大哥,一放鬆,白眼一翻,暈了過去。

常勝一把將常貴抱住,大叫道:“阿貴,你怎麽了,到底怎麽回事啊?”

“嘭!”

劈裏啪啦的怪聲傳來,常勝定睛一看,頓時眼珠子也瞪了出來,卻見幾個無頭屍撞破後門,張牙舞爪的向自己這邊衝來。

常勝此時還抱著自己的兄弟,更何況他身材瘦小,如何抱著一個人跑,要他不管自己的親生兄弟,他又做不到。無頭屍衝到常勝跟前,也不猶豫,伸手便是一爪向常勝的腦袋拍來,眼看常勝便要慘死於無頭屍的爪下。

常勝哪見過如此恐怖的事,白眼一翻,便暈了過去。

突然,一股黑氣卷來,無頭屍的手被被黑氣卷住,拍不下來。

無頭屍大怒,回頭望去,卻見一個妙齡少女,手湧黑氣,將自己套住。

“咕咕咕……”的怪聲從無頭屍的身上傳出。

不一會兒,便又有五個無頭屍衝到了後院,張牙舞爪的向衝向小歡。

小歡眼冒綠光,臉現狠色,用力一甩,將無頭屍甩向衝來的五個無頭屍。

“咚!”

三名無頭屍被扔的撞到,跌倒在地。但剩餘的無頭屍卻是像發了狂一般,徑直向小歡衝來。

小歡眉頭一皺,雙手一翻,又是兩團黑氣湧現,再一推,黑氣滾滾卷向無頭屍。

黑氣仿佛憤怒的惡獸一般,一頭撞向無頭屍。無頭屍卻是不管不顧,張牙舞爪的繼續向前衝來。

“轟”的兩聲,黑氣卷上無頭屍,發出一聲大響,卻是沒能將無頭屍甩出去。

兩名無頭屍被黑氣卷住,但卻是不停的掙紮起來,無頭,身體卻是來回扭動,像是很憤怒一般。

小歡的臉一白,雙眼冒著綠光,死死的盯著兩名無頭屍的身後。

果然更壞的事情發生了,被撞倒的四名無頭屍慢慢的起身,身形搖晃,像是在緩神,一會,身上發出淡淡的黑氣,張牙舞爪的便又向小歡衝來。

小歡眉頭大皺,身形閃動,如鬼魅般向後飄去,上了一麵牆,避了開來。

六名無頭屍在地上手舞足蹈,張牙舞爪半天,卻是無功而返,奈何不得小歡。

突然,六名無頭屍中有三名豁然回頭,看向後麵的常勝,慢慢的往常勝處逼去。

此時常勝早已昏死過去,哪還能逃命,就是他醒過來,也得被嚇得再次暈過去。

小歡一看,頓時大驚,縱身一員,身形閃動之前,趕在無頭屍之前掠到常勝跟前,手中黑氣滾動,奮力向前推去。

“呲呲……”的怪聲響起,黑氣打在無頭屍身上,發出怪聲,讓人聽的牙疼。

另外三名無頭屍轉過身來,渾身黑氣騰騰,又向小歡衝來。

小歡眉頭大皺,雙眼之中綠芒大盛,看了看了身後的常勝,綠色的眼中似乎又多了幾分堅定。

“呼”的一下,小歡渾身黑氣大盛,不停的湧出,抵向無頭屍。

“哇哇……”的低吼聲似乎從六具無頭屍的身體中發出,似乎在呐喊嘶吼。

突然,“嗖嗖……”的聲音破空而來,六道紅色的箭矢從六具無頭屍身上穿過。

無頭屍渾身急劇的抽搐了起來,“嘶嘶……”的黑氣從無頭屍身上冒起,六具無頭屍緩緩的軟了下去,最後竟是“轟”然爆裂開來。

小歡鬆了口氣,抬頭看向天上,驚道:“是你?”

七殺女看著小歡,滿是讚賞之意,道:“你似乎很在乎他?”說著,以手指了指地上的暈睡的常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