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蒼雲子隕 九幽冥火

黑龍所過之處,虛空塌陷,仿佛一切都被吞噬一般。那麽強大的鬼火骷髏也不能幸免,被黑龍一口咬下,卻是毫無抵抗之力,骨頭被碾碎的聲音“嘎”然暴響,黑芒吞吐之間,一切都化作虛無。

半晌,一切歸於平靜,骷髏殿中的凡是被黑龍波及的地方仿佛瞬間被什麽東西給生生咬過一般,都化作了齏粉,消失的無影無蹤。

贏了!

那麽強大的鬼火骷髏居然死了!

隻剩下兩團綠油油的鬼火在空中來回盤旋,昭示著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七殺女、地獄三頭犬、蒼雲子三人都對鬼火骷髏構不成什麽威脅,居然被張浩這一個修為遠遠不足他們的人給弄死了!

死的連骨頭渣都不剩了!

眾人驚呆了!

地獄三頭犬瞪著六隻眼睛,仿佛不認識張浩一般,自己的小主人居然這麽牛逼,高興的它尾巴都翹到了天上。

七殺女美目中光彩大放,滿眼不可思議的看著張浩。

這鬼火骷髏如此厲害,感覺就是鬼王親臨,也不一定能打的過它,居然被張浩給弄死了。

蒼雲子此時滿眼的駭然之色,看著張浩,又看看空中懸浮著的昊天令,神色有需狂,毫無征兆的直衝向昊天令,欲搶奪。

旁邊的七殺女和地獄三頭犬對其早有防備,不等蒼雲子動作,一人一犬的攻擊早到,一道冰芒和一道黑芒瞬間抵達蒼雲子處。

蒼雲子之前遭受鬼火骷髏兩擊,早已身受重傷,此時哪被這一人一犬夾擊,哪還有還手之力,情急之下,手一翻,七星鏡出現在手中,擋在胸前。

“轟”的一聲大響。兩道攻擊打在蒼雲子身前的七星鏡上,七星鏡卻是毫無破損,但蒼雲子受大力所衝,直接倒飛而出。跌落在那座椅處的出口處。

生死關頭,蒼雲子哪還敢有半分停留,顧不得渾身的傷痛,跳到洞中便往外逃去。

七殺女眉頭大皺,嬌叱道:“那狗留下來保護你的主人。我去追他!”說著,身形閃動,急速掠進洞中,追蒼雲子而去。

地獄三頭犬身形一個趔趄,差點一頭栽倒在地。

什麽叫“那狗”?

好歹自己也是地獄三頭犬,幽冥地府狗類的王者,居然被人稱為“那狗”。是可忍,孰不可忍,地獄三頭犬三頭呲牙咧嘴,便也欲追去。

突然。半空中懸浮著的昊天令滴溜溜的旋轉著衝向張浩,沒入張浩的身上,不見了蹤影。張浩此時可謂是油盡燈枯,“撲通”一聲,跌倒在地上,雙眼翻白,暈了過去。

地獄三頭犬一驚,這還追個屁啊,徑直跑到張浩跟前守護起來,心中暗道:“那可惡的女人本狗王便暫且饒了你。救小主人要緊。”

……

卻說七殺女追蒼雲子而去,一路緊緊追出。因為蒼雲子身受重傷,沒過多久便被追上。

麵對冰冷的七殺女,蒼雲子不由吞了口口水。手捂胸口,道:“姑娘,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追著老道不放呢?”

蒼雲子對張浩不利,而且還有傳說中的七星鏡定位,張浩時刻都暴露在蒼雲子的眼皮子底下。蒼雲子便仿佛一個不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突然出現,對張浩造成致命的威脅。

今日一定要除去他!

這是這一刻七殺女的想法,至於其它,她也沒有多想。

蒼雲子見七殺女冷冷的看著自己,隻是不說話,不由一陣發虛,眼前這黑衣女子的狠厲他是知道的,當下心思急轉,道:“這樣吧,姑娘,如果你能放老道走,老道便送你一件寶物!”說著,合手拖出七星鏡,一副肉痛的樣子,另一隻手卻隱藏在袖中,隨時準備給七殺女致命一擊。

七殺女不為所動,冷哼一聲,道:“殺了你,它自然是我的!”

蒼雲子一窒,差點讓自己的口水給噎死。眼前的這黑衣女子簡直就是食古不化,沒有半分人情嘛。

誘惑不得七殺女,蒼雲子麵色一冷,怒道:“哼,你以為你就一定吃定老夫了嗎?”

七殺女用她的行動證明了一切,手一翻,紅色的妖豔大弓出現在她手中,滿月彎弓,對準蒼雲子就是一箭。妖豔的紅色箭矢劃破長空,拉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奪人性命,直接衝向蒼雲子。

蒼雲子驚怒,這女子毫無人情可講,毫不留情的出手,自己拿他確實毫無辦法。蒼雲子此時可謂是油盡燈枯,體內經脈阻塞,連提口靈氣都難,哪還能和七殺女爭鬥。

但蒼雲子也不是肯束手就縛的人,奮力將手中的七星鏡抵去。七星鏡七顆寶石亮起,光華流轉,七彩匯聚於鏡麵之上,然後被反射而出,徑直迎向妖豔的紅色箭矢。

“轟”的一聲大響,光華大動,餘波如潮水一般湧開。

受氣息牽引,七殺女臉色變幻,“哇”的吐出一口鮮血,但她雙眼興奮,直直的看著對麵的蒼雲子。蒼雲子此時可謂是更慘,體內僅有的靈氣用完,不甘的“撲通”一聲,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動作僵直,手還伸出,抓著七星鏡。

七殺女雙眼閃著興奮的光芒,並手成爪,一股吸力憑空產生,將七星鏡攝入手中,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麽,興奮的雙眼異彩連連。

收了七星鏡,七殺女轉身便欲走去,突然黛眉輕皺,並手成爪再一攝,黑芒暴動,湧向蒼雲子的丹田紫府。

丹田紫府可儲存一些寶物,這也是七殺女攝其紫府的緣故,這蒼雲子修為這麽高,身家必定豐厚。須臾,一個灰色的袋子被她硬生生的從蒼雲子紫府中攝了出來。

神識侵入其中,七殺女臉色一喜,隨即收了這芥子空間袋,往回而去。

七殺女回到骷髏殿中時,見張浩雙眼緊閉,跌倒在地,不由一急,上前探其氣息。這才鬆了一口氣。

七殺女也不看地獄三頭犬,一把將張浩抱起,便往外走去。

地獄三頭犬三頭三張嘴暗咧,心中暗道:“我好狗王不和你個瘋女人計較。”悻悻的緊跟在七殺女身後而去。

七殺女和地獄三頭犬帶著張浩出了骷髏殿。來到後麵的那個通天巨塔跟前。

七殺女將張浩放下,素手輕輕按在張浩的背後,將自身的靈氣渡去。

半晌,張浩悠然轉醒,渾身每一寸肌肉都仿佛被什麽東西撕裂了一般。疼痛難忍,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你醒了!”七殺女看著張浩,黛眉輕皺,欲言又止,最後隻說了這三個字。

張浩嘴角咧動,微微點了點頭,饒是如此也痛的他又是一陣呲牙咧嘴。

突然,張浩愣住了,臉色變的極度難看起來。神識內探,他發現自己全身除了心脈以為。其它經脈盡斷。不盡如此,丹田紫府靈氣枯竭,甚至都有萎縮的跡象,隻是一塊金色的令牌和一個純黑色的珠子遙相懸浮。

廢了!

自己居然廢了?

張浩不敢相信,也不願相信。

經脈受損,靈氣枯竭,這分明就是被廢的跡象嘛!

那個該死的令牌,哦,對了,叫什麽昊天令。居然將給自己廢了!

自己被一塊該死的令牌給廢了!

接受不了被廢的現實,張浩白眼一翻,又暈了過去。

七殺女黛眉大皺,看著張浩。沒來由的心口發堵,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地獄三頭犬仿佛也發現了什麽,三頭六眼直勾勾的盯著張浩,一聲也沒吭。

突然,七殺女眉頭大皺,看著前麵無聲無息出現的一個老道。

這老道頭挽道髻。身穿陰陽八卦袍,手持一根虯龍盤繞的龍頭拐杖,一步邁開,瞬間便到了張浩跟前。

七殺女和地獄三頭犬大驚,正要動手,突然覺得渾身像是被什麽禁錮了一般,接著便徹底失去了意識。

老道雙眼冷漠,看到張浩時才閃過一絲慈色,微微搖搖頭,道:“哎,真是不讓人省心,昊天令豈是能隨便用的,成了廢人沒死也算是萬幸了。”

隨即老道伸出一隻幹枯的手掌微微一招,張浩的紫府丹田處金光一閃,一塊金色的令牌出現在老道的手中,正是那擁有莫大威能的昊天令。

“老朋友,我們又見麵了!”老道幹皺的老臉竟現出罕見的笑容,看著手中的昊天令,仿佛見了多年的老眼一般,微微輕笑道。

昊天令綻著出道道黑芒,仿佛回應著老道一般,顯得頗為興奮。

“去吧!”老道輕輕一拋,昊天令便化作一道流光,又鑽入了張浩的丹田紫府處。

看著靜靜躺著的張浩,老道微微搖頭,手一指,一道紫光沒入張浩的體內,紫光在張浩的體內忽閃而動,修複著張浩斷損的經脈,隻是幾個呼吸間,張浩體內受損的心脈便被修複了起來。

老道輕輕點了點頭,身形慢慢的淡化,消失在原地。

七殺女和地獄三頭犬醒過來,微微搖了搖頭,剛才關於老道的記憶竟是一點都想不起來。

看著地上躺著的張浩,七殺女心中著急,伸手一探,不由一喜,張浩剛才受損的經脈竟是全都好了,沒有半點損傷,甚至經脈拓寬,更盛從前。

張浩眼皮顫動,微微轉醒,看著七殺女,苦笑一聲,道:“七殺姑娘,你不必為我這一個廢人擔心了,讓我自生自滅吧。”

七殺女麵色一冷,寒聲道:“哼,我奉鬼王之令保護你,豈能半途而費,更何況什麽廢人,你自己看看。”

張浩一愣,隨即神識內探,臉現狂喜之色,自己剛才還斷損的經脈居然全都修複了,不對,好像更盛從前。

莫非是之前自己受傷太重,看錯了?

張浩額頭拉下三條黑線,但斷損的經脈修複,無論如何都是好事。但令張浩無語的是自己辛辛苦苦修煉得來的靈氣居然所剩無幾,現在張浩的修為恐怕就是個一轉左右。

一轉!

自己明明是十轉,居然掉落到了一轉,硬生生的掉落了九轉!

張浩臉色難看,心中苦笑道:“這該死的令牌,破昊天令,居然將自己全身的靈氣吸了個精幹,但總算是保全了性命,看來以後不能隨便使用那昊天令了。”

如果讓張浩知道自己之前成了廢人的事是真實的,恐怕他早就破口大罵,非得生生將那昊天令咬爛了不可,前提是他有那本事。

這也在情理當中,昊天令乃是天地至寶,至尊神器,以張浩的修為胡亂使用,沒有要了他的性命也已經是萬幸大吉了。若不是他身上有至寶,有胸口的玉佩關鍵時刻護住了他的心脈,恐怕他早已經嗚呼哀哉了。

張浩眉頭微展,看向七殺女,輕聲道:“我沒事,沒死就不錯了。”

七殺女狠狠的白了張浩一眼,將其扶起,道:“如今我們去哪?”

張浩眉頭大皺,抬頭看著眼前的高不見頂的巨塔,眉頭大皺,道:“這是什麽?”

七殺女眉頭輕皺,道:“此塔恐怕是傳說中的幽冥煉獄塔,它其中……”突然,七殺女像是想到了什麽,雙眼中神光大放,但又明顯有猶豫之色。

張浩看著七殺女,雙眼神光閃動,道:“七殺姑娘,你是不是有什麽話要說?”

七殺女眉頭輕皺,道:“此塔內有九幽冥火,如果你能承受得住,對其恢複修為大有好處。”以七殺女的眼裏,一眼便看出張浩如今修為大損,不想讓其難過,所以才提出這方案。

張浩深吸一口氣,眼神中閃著堅定的目光,輕輕點了點頭,臉現狂喜之色。

九幽冥火他在一本古籍中看到過,這天地間有九大陰火和九大陽火,它們都具有毀天滅地的威能,乃是天地間的神火,這九幽冥火正是其中排名最末端的一種陰火。饒是如此,張浩如果能得到它,修為定能有所提高。

“你……”七殺女眉頭大皺,跟在張浩身後,輕聲道。

雖然得到九幽冥火可以對張浩恢複修為有一定的幫助,但那九幽冥火又豈是那般容易得到的,一不小心便會神魂俱損,被燒的連骨頭都不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