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去看看!”

此刻的泰國男孩阿萊,明顯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家中發生的情況,正要興高采烈的向自己家裏衝。Www!QUanbEn-xIAoShUo!cOM而劉威則是身形一閃,在阿萊的前麵飛速的衝進了阿萊家的小木屋。眼前的一切,讓劉威皺了一下眉。

此刻小木屋內,淩亂不堪,像是發生過一場廝打戰鬥一般。房間內簡單的家具,淩亂的躺在地上,一張小凳子碎成了兩半,上麵還沾著一絲血跡。

“嗯?這是怎麽回事,家裏的櫃子,並沒有被人弄開?”

這個時候,劉威卻也發現,阿萊家的一些櫃子、箱子之類的東西,都完好無損的放在那兒,並沒有被人撬開過。很顯然,事情並不像劉威想象的那個樣子,並不是那些泰國男子洗劫了阿萊家!

“姐姐……奶奶……”

阿萊跟著劉威走到小木屋內,看到這種場景,登時嚇得呆了,雙眼之中充滿了不可置信的神色。口中嘰裏咕嚕自言自語的說了幾句,忽然目光中閃爍,透射著慌張和驚懼,跌跌撞撞的向外麵跑去。

“怎麽回事,阿萊,你要去哪兒,先冷靜一下!”

低喝一聲,劉威腳步連動,瞬間便追上了這個泰國男孩,右手輕輕一抓,已經抓住了阿萊的肩膀。手上微微用力,強行將阿萊穩住,同時低聲喝道:“阿萊,你先冷靜一下,告訴我發生了什麽事?”

從阿萊剛才的舉動上,劉威已經看出來,小木屋中發生的事情,這個阿萊應該會知道一點兒線索。

“阿萊家裏的財物並沒有丟失,不過他姐姐和奶奶卻不見了。看來,那些歹徒是綁架了阿萊的奶奶和姐姐。不過他們為什麽要綁架這兩個女人,難道要阿萊拿著錢,去贖出她們來嗎?”

劉威雙眉緊皺,大腦急速思考,卻絲毫想不出頭緒來。

“@#¥……&……,姐姐被抓走了,被沙佛查抓走了……”

阿萊還有些慌亂,被劉威按住,先是亂七八糟的說了一串泰語,接著才反應過來,一把抓住劉威的胳膊,急促說道:“一定是沙佛查,我姐姐在他工廠裏做工,他要欺負姐姐,姐姐就辭職了……”

“沙佛查?他欺負你姐姐麽?”

劉威心思一轉,已經大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顯然,阿萊的姐姐,應該是個有些姿色的女孩,在那個沙佛查的工廠裏工作,被沙佛查看上了,想要“潛規則”她。阿萊的姐姐不願意,便辭職回到了家裏。這一次阿萊家出事,財物並沒有丟失,人反而不見了,所以阿萊立刻就想到了那個沙佛查!

“現在這個時代,還有強搶民女的事情發生嗎?”

劉威皺了皺眉頭,感覺有些不可思議。在劉威看來,這種事情,大約隻有民國以前時才會有。至少在中國,建國後已經基本沒這種事情了。早期是因為地主都被批鬥倒了,人人平等,改革開放,經濟發達之後,網絡流行起來,誰要做這種事情,捅到網上去,能被廣大網友的口水活活淹死。

而在泰國,這種事情明顯很沒有杜絕!

“在泰國,一些有錢有勢力的人,甚至買賣人口,培養泰拳手,培養人妖。發生這種強搶民女的事情,也不算什麽!”

起先劉威還覺得不可思議,不過想到泰國那些身不由已,從小就被圈養起來的泰拳手,還有那些泰國人妖。再想想現在的阿萊家發生的事情,也便覺得沒有那麽不可思議了,這種事情的發生,也在情理之中。

“那個老板,是叫‘沙佛查’?這種事情,我若是看不見,也就罷了。現在遇到了,就不得不管一管了……”

劉威的目光隱隱有些渺茫。

“阿萊,你知道那個沙佛查的家在什麽地方嗎?咱們先去村子裏其他人家問一問,看看他們有沒有見到你姐姐和你奶奶。要是再沒有消息的話,我就和你到沙佛查家走一趟,把你姐姐救出來!”

劉威沉聲說道。

阿萊家所在的這個村子,大約隻有幾十戶人家的樣子,都是一兩間小木屋,顯然生活都不算富裕。阿萊敲開幾戶人家的房門,出來的都是四十歲左右的家庭婦女,聽到阿萊的詢問之後,都快速的搖了搖頭,飛快的關上了門。

看到這種情況,劉威就知道,阿萊的姐姐和奶奶,八成都被那個沙佛查擄走了!

“阿萊,帶我去沙佛查家!”

劉威深深了吸了一口氣,沉聲向阿萊說道。

沙佛查的家,是一個大莊園,大約和李小龍電影《唐山大兄》裏,反麵主角的那個莊園差不多,完全是獨門獨院的大型別墅。劉威沒有想到,時隔二三十年,這種莊園,還能在泰國見到。

“難道我要學《唐山大兄》裏的主角,來一次英雄救美嗎?”

劉威苦笑一聲,他來泰國之前,隻是想著找泰國五大絕頂高手交手,打死他們,讓自己的氣勢和精神狀態達到一個頂峰。從沒想到,到了這兒之後,居然會卷到這種隻有在電影中出現的事件之中。

沙佛查的這座莊園,守衛還算森嚴,大門外站著兩個黑瘦的男子,精神都足得很,顯然是泰拳高手。莊園裏麵雖然沒有多少守衛,但卻有幾隻大狼口,張著血盆大口,來回走動著。

“看來,要硬闖了!”

劉威心中想著,帶著阿萊到沙佛查莊園後麵一個小樹叢中,將阿萊按住,低聲道:“你在這兒別動,我去把你姐姐救出來。”想了想,劉威覺得不太保險,幹脆在阿萊脖子上輕輕敲了一下,控製好力道,正巧將阿萊打暈。

轉到莊園側麵,劉威輕輕一翻,已經越過兩米多高的圍牆,悄無聲息的翻進了莊園內。

“嗚……”

劉威落腳點的不遠處,卻有兩隻大狼狗,這兩隻狼狗見到劉威,立刻站了起來,呲牙咧嘴盯著劉威,口中發出“嗚嗚”的嘶吼聲。

劉威並不在意,目光如電一般掃過這兩隻狼狗,當初在山野之中蘊養出來的野獸氣息立刻散發出來,將這兩頭狼狗嚇得身子一顫,也不敢再嘶吼,立刻夾著尾巴,遠遠的跑開了,還不時回頭,生怕劉威追上它們。

“幾隻畜生而已,獒龍獒虎我都能收拾,還怕你們麽?”

冷笑一聲,劉威腳踩渡象步法,兩腳之下仿佛踩了兩團氣墊一般,輕飄飄瞬間就走出了十幾米,到了那別墅旁邊。身體貼著別墅的牆壁,遠處那兩個門衛,因為視角問題,根本不可能看到劉威。

“不知道這莊園裏麵,到底有多少人,最後一個個解決掉,再救阿萊的姐姐和奶奶。”

劉威知道,自己的功夫雖然厲害,但想帶著兩個女人從莊園中逃出來,顯然還有些困難。最好的辦法,就是先不聲不響的解決掉莊園沙佛查的手下,削弱沙佛查的實力,這樣逃出去的幾率明顯大些。

“哢……”

卻在這個時候,劉威隻聽到自己身旁不遠處,別墅外麵角落的一堵小鐵門突然被打了開來,兩個泰國男子說話的聲音傳了出來。劉威心中一動,連忙悄無聲息的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移動過去。

這是一間類似地下室的房間,門就開在別墅側麵的角落裏,劉威移動過去的時候,那兩個泰國男子還沒有從這地下室中出來。劉威幹脆守株待兔,待在門口的一側等著。

就在一名泰國男子走出來的時候,劉威閃電般出手,右拳“砰”的一聲擊碎了這個泰國男子的喉骨。那泰國男子到死都沒有發出一聲聲響。同時劉威將這個泰國男子一拉,拉到了地下室出口旁邊,給後麵那個男子讓出了出來的空間。

後麵那個男子正和前麵這個男子說話,忽然對方沒了聲音,自己微微一愣,但也沒有在意,繼續向外走,這個時候,卻突然發覺一隻鐵鉗一般的手爪緊緊攥住了自己的脖子,而過中傳來“哢嚓”一聲脆響,緊接著自己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識。

“這兩個男子,都不算高手!”

劉威想著,靜下心來,耳朵仔細的聽了一下,發覺這個地下室內並沒有其他人,這才抓住這兩個泰國男子的屍體,準備將他們藏在地下室內。

就在走入地下室的那一刻,劉威忽然一驚!

這個地下室內,充滿了血腥的氣息,地下室內擺放著一條條鎖鏈、鐵鉤,牆壁之上,遍布著黑色的風幹了的血液。而在地下室的一個角落裏,則是躺著一個老年女子,這女子身上上麵血跡斑斑,早已經沒了氣息。

“這個老年女子,是阿萊的奶奶?”

這一刻,劉威忽然感覺自己胸膛有些發熱,全身的血液仿佛都要沸騰,要噴湧出來一般,兩道內勁無法控製的竄到了自己的太陽穴附近,將自己的大腦刺激的隱隱作痛。不過,劉威的精神,卻異常清醒!

“慘無人道……簡直是慘無人道……這種事情,他們也能做的出來嗎?看來我這次管閑事,是管的對了。這個莊園裏的人,沙佛查的手下,一個都不能留。就算玉佛寺的那他瓦特在這兒,我也要取他的性命!”

閉上雙眼,劉威緩緩吐出了一口氣。這一刻,劉威全身的氣血,仿佛被冰凍了一般,瞬間平靜了下來。

ps:待會兒還有一更,算是個小**吧!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