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和我交手,用武力壓服我?好,好氣魄!今日我達邦若是輸在你手上,《三界秘法》的全本,你盡管拿走就是!”

達邦原本盤坐在地上的身體,猛然間站了起來。wwW。QuanBen-XiaoShuo。cOm

“拳腳不長眼,這兒是你們華人的地盤,我卻也沒有什麽顧忌,若是打死了你,也隻能算你學藝不精。劉威,你算是武學天才,死在我手上,未免可惜,你可要想好了,到底要不要和我交手!”

達邦起身之後,氣勢再度增加,拳意仿佛一條條鐵鏈一般,將劉威鎖了起來。同時,這達邦卻並不出手,而是提醒劉威道。

“如果連交手都不敢的話,我的修為,恐怕也隻能止步於此了……”

這一刻,劉威的雙眼也緩緩合了上來,不過自己全身的氣機卻提到了一個極高的地步。達邦大師的一舉一動,幾乎都原原本本的映射到了劉威的大腦之中,仿佛劉威開了一隻天眼一般!

天眼通,天耳通!

這一類的神奇功夫,並不是傳說中神仙才有的神通。練武練到一定境界,精神力強大無比,自己的感知異常靈敏,就等於是開了天眼,通了天耳一般。練氣化神到了極致,不見不聞,很多事情大腦一想,就能知道,這便是天眼、天耳的極致表現。

劉威現在,雖然還遠遠沒有達到那個地步,但閉上眼睛,封閉了耳朵,在近距離範圍隻能,大腦也能感知到周圍發生的事情。甚至這種本質上的感知,比劉威用眼睛看到、用耳朵聽到的東西,還要真實!

與此同時,劉威的身上,獸性的拳意也散發了出來。

獸性的拳意,和達邦大師的拳意碰撞到一起,劉威不由得身體輕輕顫抖了一下。這一刻,劉威這隻猛獸,仿佛一下子鑽入了達邦設定的牢籠幻世中一般!

“佛經中有‘娑婆世界’的說法,指的是這個世界,充滿了各種苦難。而佛祖則建立了一個極樂世界,信奉佛祖的人,就可以進入這個沒有任何苦難的世界,享受極樂。而達邦的拳意中,構建的這個幻境,卻是一個濃縮了的‘娑婆世界’!”

這一刻,劉威大腦中,幻象紛遝而來。

娑婆世界,指的是苦難的人間。而達邦拳意構建的這個幻境,就是一個濃縮加強版的娑婆世界。進入這個世界之後,一股股負麵幻象,猛然充斥了劉威的大腦。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這個世界,本來就充滿了苦難。猛獸要吃弱小的動物,也都是自然規律,不算不仁不義。我的拳意,就是遵循這種自然的獸性,你的娑婆世界,也想影響我麽?”

身處達邦拳意之中,劉威卻絲毫不受影響,身體猛然向前一步,簡簡單單一記直拳擊向達邦的胸口。

“嗯?獸性的拳意?”

感受到劉威的拳意,達邦微微愣了一下,手上卻是不慌不忙,橫起手肘來,阻擋住劉威的一拳。手肘和劉威拳頭交擊的一刻,一股渾厚的內勁衝到手肘上,劉威的拳頭仿佛擊打在氣墊上一般,絲毫不受力!

“這個達邦,筋膜強勁到了這個地步麽?他的內勁之強,恐怕比起大師伯、甚至師叔祖都要厲害!”

和達邦交擊一次,劉威不由得小退了半步。這一刻,劉威才算是真切的感受到了達邦的內勁之強、筋膜之壯。這個精瘦老僧,氣血或許比壯年男子要差很多,但單憑他的氣勁,就足以對付天鷹王這樣的壯年絕頂武者。

“小子,你也接我幾拳!”

達邦口中說著,猛然向前兩步,直直的一拳向劉威前胸擊來。這一拳氣勢並不宏大,甚至沒有打出音爆之聲,不過,劉威卻發現,達邦這一拳擊出,整條右臂都鼓蕩了起來,並不是肌肉的用力隆起,而是內勁衝入筋膜中,將筋膜像氣球一般的充了起來!

“轟!”

一聲悶響,劉威的身體被一下子轟飛了起來,“砰”的撞到了大鐵門之上。達邦手臂中內勁擊打出來,仿佛一顆小型炸彈在劉威的身前爆炸一般,震得劉威雙臂都有些發麻,一絲力氣都提不起來。

不過,在這一刻,達邦大師的身體,也猛然停在了那裏。

“嗯?你身上有傷?我和你交手,本來就是以大欺小,你有傷在身,我打死了你,也算不上是我的本事。今天的一戰,暫且作罷,等你傷好之後,咱們再公平交手,到時你若是能勝我,《三界秘法》我依舊雙手奉上!”

達邦口中說著,倒退了兩步,重新在密室內那張大**盤膝坐下,雙眼也閉了上來,仿佛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

“這個達邦,倒也有武者風範。”

劉威身體離開鐵門,活動了一下筋骨。

武者一般都重麵子,以大欺小,恃強淩弱本來就不是什麽光彩的事情,尤其是在對方身上有傷的情況下。達邦大師是玉佛寺第二高手,劉威師祖一輩的高人,打死一個有傷的小輩,自己一世英名就要毀掉,甚至比被劉威這個小輩打死還要丟麵子!

被劉威打死,人家隻會說劉威強,達邦做了綠葉。但把劉威打死,人家就要笑話達邦以大欺小,越活越倒退。

事實上,劉威打死的人,基本也都是輩分比自己高,或者和自己差不多的人。遇到小輩,弱者,像唐門薛真、孫薇,洪門朱少這些人,也是教訓為主,不下殺手。

“你要我養好傷再來,不過我現在就想得到《三界秘法》。況且,我現在正當壯年,拳法以後還要突飛猛進,你卻已經到了拳法的極致,今後隻能走下坡路。我和你日後交手,對你未免不公平!”

此刻,劉威並沒有離開,反而說出了這一番道理。

達邦的年紀,已經到了七八十歲,而劉威隻是二十多歲,哪怕兩人功夫都不會進步,二十年三十年後,達邦老死,劉威卻還是生龍活虎,正當壯年。那個時候,一百個達邦,都不可能是劉威的對手。

“人生苦短,武道無限……”

劉威說出這一番話,達邦的身子不禁也顫抖了一下,良久,輕輕歎息了一聲。

習武者,壽命普遍要比普通人長,但在武者的眼中,這點兒生命,卻遠遠不夠,像達邦大師、郭舒祥這些人,不斷的追求武道的極致,恨不得生命無窮無盡。而他們在幾十年後,也要黯然辭世,所追尋的武道,也戛然而止。

達邦的這一聲歎息,可以說是所有絕頂武者,甚至是所有在自己領域,出類拔萃的人都有的歎息!

“咱們習武之人,最想要的,往往是那些武功秘籍,期望結合這個武功秘笈,讓咱們的武道之路走得更遠一些。當年你到中國,現今我到泰國,無非都是想搶奪秘笈嗎,達到這個目的。甚至有人想要得到世界上所有修煉功法,公之於眾,為的就是讓武道繁榮,發展的更遠……”

這一刻,劉威和達邦,仿佛是一對老友一般,傾談了起來。

“嗯?有人想要將所有秘笈公之於眾?”

聽到劉威的話,達邦的雙眉猛地抖動了一下。

“這麽做,可不是讓武道繁榮,而是讓武道大亂啊!拔苗助長,欲速則不達,武道要繁榮、要發展,絕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這就好比你們中國,幾十年前,叫囂幾年內趕超英美,要起到相反的作用!”

達邦臉色陰沉,緩緩說道。

“如果不是因為那個組織,或許我還能等幾年,我修為大漲之後,再和你交手,拿到《三界秘法》,不過現在卻等不到幾年之後了。我現在手中有幾部中國秘法,並不是形意門的功夫,倒是可以和你交換!”

這個時候,隻能劉威說道。

“哦?你要和我交換功法?”

達邦的麵色又恢複了那幅古井不波的狀態,似乎根本不為所動一般。

“不錯,咱們雖然是敵人,不過卻都是武林中的人物,咱們的功夫練得再厲害,也不會危害普通人。但那個組織將功法公之於眾,很容易造成社會大亂,普通人都要遭殃。和你合作,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我的手中,有少林易筋洗髓經,還有煉神還虛的功法,正好可以和你交換骨膜煉體法、三界秘法。不過,那部煉神還虛功法,其中的利害,你應該知道。我希望你得到那部功法之後,誰都不要傳授!”

劉威聲音低沉,輕輕說道。

“什麽?煉神還虛的功法?”

這一刻,饒是達邦心境堅韌無比,也不由得身體一震,雙眼猛地睜大了起來。良久,才勉強重新平複了心境。

“煉神還虛的功法……若真是煉神還虛的功法,我自然知道其中利害,不會傳授別人。不過劉威,你用煉神還虛功法和我交換《三界秘法》,是你虧了。我也不占你便宜,我跟隨你十年,做你的手下,助你一臂之力。隻要你不對付泰國,我任憑你差遣。十年之後,我一樣要找你,報你殺我徒弟的仇。如何?”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