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拳第二卷第一百七十五章你們一起上吧![vip]

形意武館的占的大小。Www,QuanBeN-XiaoShuo,cOM足足有幾千平方米。一共四層無比。第一層是學院訓練的的方。劉威剛下車。便聽武館之內。傳來聲聲學院練拳的呼喝之聲。

“嗯?咱們的形意館。不過是剛開業一天。怎麽立刻就有學院入學?還有形意武館的教師。都是些什麽人?王師兄。咱們形意武館的教師。一定要是真正的國術武者。不能用一些武術教練替代。這一點。要切記!”

劉威聽到武館內學練拳的聲音。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口中說道。

“嗬嗬。這些事情。我自然知道。不過我們形意武館的所在的這個場館。以前就是一位形意拳老前輩創立的形意武館。隻是這位老前輩去世。這武館-況愈下。我出資買下了這座武館。裏麵的教師學員。幾乎都是這形意武館原先就有的教師學員!”

王詩嗬嗬一笑。口中解釋道。

劉威心中了然。,了點頭。也難王詩這麽短的時間內。就建立起這樣龐大的武館。顯然。次王詩是直接出資。買下了現成的武館。省下了很多事情。甚至連整個教師隊伍。是繼承上一1武館的。

形意門現在最缺的。不是錢。是人。就算是劉威這樣的高手。讓他教授那些學院。都有很大的難度。現在能雇傭到原先形意武館的教師。自然要方便不少。就算多花錢。劉威看來也是值的的。

用一句通俗的話來講:能用錢解決問題。都不是問題!

“既然咱們是繼承了那意前輩的武館。就要好好辦下去將國術發揚光大。別讓那些跆拳道館空手道館看了笑話!”

劉威沉聲說著。率向武館大走去。

此。武館大門之外。正站著兩個華人男子。這兩個男子都是一米八左右高度。身材健碩。精氣內斂。太陽穴微微鼓起。顯然是兩名國術高手。這兩人待在形意武館之外。顯然是想要到武館裏麵。

“小兄弟勞煩通報一下詠春武館佟城張付龍前來拜訪形意,館的新館主。還形意武館王館主出來一見!”

這兩名中年華人男中。一名圓臉男子。向著形意武館門口守門的年輕人說道。

“佟前輩張前輩。晚輩早已經說過了。我們館主現在並不在館內。我們館主是王氏集團的董事長平常是不在武館住的。兩位前輩有急事的話。可以先裏麵等一等。我們館主估計很快就能到!”

那守門的年輕人一苦笑。向這個圓臉中年人佟城。以及這佟城身邊。另外一個方臉的中男子張付龍說道。

“哦?這位王館主是個集團總裁?”

佟城張付龍對視了一眼。不由的皺了皺眉。那個張付龍甚至輕歎一聲道:“沒想到形意武館在程輩死後。竟然被一個商人收購了。一個集團老總。卻不是武者。真是可悲啊!哎……也怪程前輩那個兒子真是敗家……”

而就在這張付龍感歎的時候。那個守門的年輕人忽然眼前一亮。

“佟前輩張。我們館主來!”

此刻劉威帶著蘇璐王詩兩個人。已經走到了形意武館的大門之前。

“這兩個中年武者。力也都是暗勁巔峰。快要化勁的人物了。這兩個人。是其它武館來形意武館踢館的人麽?中國人在悉尼的國術,館。發展的不大。派頭倒是不小。我們剛剛接手形意武館。他們就要來踢館。倒也顯示出了國人的團結程度!”

劉威腦海之中。瞬想到了在國內。一條街上。一個飯館開張。立刻就會被同行打壓的事情。看來在異國他鄉。這種事情。也很普遍!

國術武館。在國外本來就不如那些跆拳道場館空手道場館火爆。在劉威看來。這種情況下。這些國術武館應該聯-起來。同仇敵。發展國術。對抗跆拳道空手道。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些國術武館。卻隻會內杠。根本有一絲團結的意識!

“這樣。國術如何發展?”

劉威內心輕一聲。唏噓不已。

雖然劉威心中感歎。這兩個中年武者的印象很差。但此刻還是頗有禮儀的向著兩個中年武者抱了一下拳。微笑說道:“兩位前輩光臨館。在下因為有事。有失遠迎。失失禮。兩位前輩請入內一敘!”

“客氣客氣。敢問兄弟可是形意武館新館主?”

佟城張付到劉威三人走過來。聽到劉威說話。連忙還了一個禮。

這兩人和劉威說話的同時。也打量了一下劉威和劉威身後的蘇冰璐王詩。走在最前麵的劉威

氣度不凡。但是根本沒有顯示出一絲國術武者的氣兩人立刻將劉威當成了那個開著公司。卻不懂國術的“王館主”!

而王詩這個武者。人自然當成了劉威的保鏢。至於蘇冰璐。兩人隻是看了一眼。見是個輕貌美的女。也就沒好意思多看。自然而然的當成了劉威的小蜜。

“這個形意武館的館主。果然不是個武者。看他這麽年輕。身體也比較健壯。看來是富二代。開著公司。手中有錢。索性買了個武館玩玩。不個形意武館新館主居會用一個洲的人做保鏢。實在丟國術的臉麵啊……”

佟城張付龍心中歎一聲。苦笑想道。

“在下正是形意武館館主。劉威。來者是客。兩前輩。咱們到武館裏麵再說吧!”

形意武館的法館主雖然是王詩。但劉威覺的自己做館主。也是天經的義的事情。自然而然的承認了下來。同時邀請兩個中年武者。一同向武館內部走。

“嗯?這個館主不是姓王。而是劉?”

聽劉威說出自己姓。佟城張付龍刻愣了一下。他們原本聽說形意武館新館主姓王。沒想到一轉。就姓劉了。不過兩人也沒有多想。隻當是自己先前搞錯了。一個姓名而已。不算什麽大事情。

此刻。形意武館的第一,訓練的內。大約一兩個武館弟子。正穿著雪白的練功服飾。排成整齊的隊列。跟著兩個四十歲左右。有些精瘦的男子教師練習形拳的樁法勢套路。雖然沒有什麽出奇的的方但套路樁法架子也穩固。看的出來。這兩個男教師。都是形意基礎很紮實的武者。

隻是看了這兩個人一眼。劉威刻。這兩個武者。是暗勁實力。但離著化勁還有很遠。想要進入勁。除非遇到大機遇。或者付出極大的努力。否則這一輩子都不可能了。最多。也就是到佟城張付龍這個程度!

“咦?兄張兄。你們怎麽來了?”

兩名精瘦男看到佟城張付龍。微微愣了一下。命令手下的學員先休息。向著這邊走了過來。“李博兄。李陽兄。我們來這兒。想找貴館的館主談一些事情。

兩位兄弟現在重新了飯碗。老哥先恭喜了!”

佟城張付龍看到這兩個形意武教官李博李陽過來。向兩人抱了一下拳。口中恭喜道這兩個李姓教官。本來是形意武館老館主的徒弟。後來老館主死後。老館主的兒慘淡經營。形意武館幾乎倒閉。這兩個兄弟也一度失業。好在現在王買下了形意,館。注資經營。兩人才保住了飯碗。

“都是新東家看的起。給我們兩兄弟一口飯吃罷了!”

李博兄弟看眼王詩。口中說道。這幾個人說話的時。劉威的雙眼。也在掃視著這形意武館內的一切。身處形意武館內。望著場中休息的那些學員。男女女。有些中國華人。也有一些洲土人。劉威仿佛一下子回到大學時代。在國術社團。那間的下室。和一群大'新生。習練國術……

唯一不同的是。那個時候。劉威不過是一個國術愛好者。有人踢場子。自有蕭海來應付。而現在。劉威是丹勁高手。形意武館內功夫最高的人。別人來踢館子。劉威再也無法將責任推給別了!

“能力越大。責任大啊……”劉威內心輕歎一聲。望著武館中那些國術弟子。劉威心中漸漸升起了一股豪氣。此刻劉威決定。就算是天王老子來踢館。也讓他豎著進來。橫著出去!

“”

卻在這個時候。形意武館的門口。忽然傳來一陣悶響。劉威眉頭一皺。立刻向著門口看去。隻聽門外接連傳來那些年輕人和另外一些人的呼喝之聲。緊接著“砰砰”幾聲。那幾個守門的年輕人。竟然被人丟到了形意武館內!

,館之外。走進來一個身穿武道服。身高近乎一米九。臉上生著絡腮胡子。卻在鼻子下麵。留著一小撮明顯的小胡子的男子。這男子後麵。飛快的跟著走進來幾個黃種人澳洲人男子。都是身穿武道服裝。一臉傲氣的樣子。

“嗯?日本空手道的?沒想到踢館倒也趕到一起來了。既然如此。你們幹脆一起上吧。我順便一道解決你們!”

看到這個囂張無比的日本男子。劉威雙眉瞬間皺了起來。又看了一眼旁邊的佟城張付龍這兩個人。劉威語氣輕緩。冷冷說道。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