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氣機牽引的方式,幫助劉威衝擊麵部、大腦,還有下陰的重要穴竅,這種功夫,恐怕隻有天榜第三的李形陽能做到了。WwW。QUaNbEn-xIAoShUO。cOm其它的人,恐怕就算是天鷹王,也很難做到這一點。

原因隻有一個,天鷹王煉神還虛的功夫,還沒有練到家!

李形陽對人體各部位重要穴竅的分布,了然於胸,但這並不代表,他就可以幫助劉威衝擊這些穴竅。畢竟,穴竅是在劉威身上,李形陽不能直接感覺到,隻能憑著精準的氣機感應,勉強查探。

這種功夫,雖然類似於武俠小說裏的傳功,但和傳功還有本質的區別。

武俠小說裏的傳功,是武林高手將自己的內勁逼入被傳功者的體內,用自己的內勁來幫助對方衝擊穴竅,打通任督二脈,並將內力存在對方的丹田之中。傳功完畢,被傳功者往往一步登天,擁有強大的實力!

而李形陽對劉威的傳功,李形陽的內勁不可能傳入劉威體內,隻能靠氣機引導幫助劉威打通穴竅,突破化勁。即使劉威順利突破了化勁,實力也不可能增長很多,最重要的,還要看實戰發揮。

“天上掉餡餅的事情,永遠不可能出現!”

劉威知道,李形陽這樣幫助自己,也不過是想助自己一臂之力而已。等於是用他的經驗來幫助劉威,讓劉威少走一些彎路罷了。

想到這兒,劉威凝住心神,在李形陽引導下,緩緩衝擊那些穴竅。

“咦?師父竟然用這種法子幫助劉威?劉威不過是剛剛到形意門,就算是他天資卓越,又是老三的徒弟,師父也不可能直接助他打通經脈,進入化勁。難道,劉威已經悟到了煉神還虛的精髓?”

李形陽身旁,劉威的二師伯,此刻睜開了眼睛,眉頭微皺。

劉威是李瞎子的徒弟,李瞎子又是李形陽悟性最高的徒弟,但單憑這一點,李形陽還絕對不會如此幫助劉威。

畢竟,劉威剛剛進入形意門,不知根不知底,李形陽也不清楚他的悟性如何。如果貿然用這種方法幫助劉威的話,一旦劉威悟性不夠,甚至會起到反作用,穴竅沒衝破,倒會損傷經脈。但現在李形陽卻用了這種方法,顯然,李形陽是探知到了劉威的悟性。

“這麽快,就把握到了煉神還虛的精髓,老三這個徒弟,果然不簡單……”

這個劉威的二師伯,體型微胖的道士,輕輕感歎一聲,又緩緩閉上了眼睛。

“鐺……”“鐺……”

連續幾聲晚鍾,在道觀中響了起來。

這一刻,劉威猛然睜開了眼睛,麵目之上,通紅一片,仿佛要滴出血來一般,就好像是整個人全身的氣血,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臉上。而同時,劉威下體的某些部位,也充血放大,紅的發紫。

良久,這些氣血才消退,劉威的麵色也恢複如常,隻是稍稍有些紅潤。

“凝聚氣血,疏通經脈,達成化勁之後,對氣血的控製,竟然能達到如此強大的地步,想讓氣血凝聚在什麽地方,便是什麽地方。看來傳說中,神功練成,金槍不倒,倒也不是胡說八道!”

劉威的臉上,露出一個微笑。

人體對氣血控製的好了,想要哪個地方充血,哪個地方便乖乖的充血,自己不想讓它疲軟,它便永遠疲軟不下來。不過,這是化勁的功夫,修煉起來極難,一旦出了差錯,血管爆裂,就不是小事!

麵部腦部血管爆裂,便是麵癱腦癱,下體爆裂,就是斷子絕孫!

劉威這一個下午,在李形陽的引導下,對衝擊穴竅,練通化勁,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很多凶險穴竅的方位,也了然於心。雖然沒有直接練通化勁,但隻要有足夠的時間,通化勁,基本沒有什麽問題了。

通化勁,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急躁不得。

另外,劉威在李形陽身邊靜坐,雖然並沒有頌經念道,但心靈之中卻也感覺到了一種寧靜安逸的氣氛。似乎是道家的清靜無為之境,體悟到了這一種境界,劉威竟然發現,自己對拳法的領悟,竟然又增加了一個高度。

“拳法三層道理,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前兩層道理,我都已經領悟,難道,這次在師祖身邊靜坐,領悟的是煉神還虛的道理?”

劉威腦海中冒出這個念頭,立刻嚇了自己一跳。

不過轉念一想,這個煉神還虛,似乎也並不是什麽玄妙的東西,也不是想象中的那麽遙不可及,隻是以前,自己不同竅門罷了。這次有李形陽引導,領悟了這一層道理,也不是什麽值得奇怪的事情。

國術的這三層道理,悟到極致,都能達到武道巔峰。

煉精化氣到了極致,體力強盛,抱住了金丹,就是陸地神仙的層次,其破壞性,絲毫不亞於一個拿著自動步槍的特種部隊!

而練氣化神到了極致,精神感知強大到了一定的境界,甚至可以像傳說中的得道高人一般,前知五百年,後知三百年。不見不聞,覺險而避,別人剛剛生出對付你的想法,你立刻就能感知到,做出反應。

傳說中,民國孫祿堂,在家裏允許自己徒弟隨時偷襲自己。即便是睡夢之中,徒弟到他身邊,一個惡念生出來,他便能立刻感覺到,做出規避動作。

這便是練氣化神到了極致,生出的自然感應。

至於煉神還虛,到達極致之後有什麽表現,國術典籍之中都沒有記載。畢竟,要煉神還虛,首先要有強大的精神,而精神的蘊養卻極難,強如武神孫祿堂,一樣蘊養不住,反而因為擔憂國家,耗費精神,隻活到七八十歲!

“煉神還虛,大概是傳說中的神仙功法吧!”

劉威隻能這麽想著。

國術之玄奧,常人很難說清,一些內勁原理、精神層麵的功法,甚至和現在的科學理論完全相駁。不過劉威卻知道,這些東西,並非是偽科學,隻是現在的科學手段無法解釋而已。

至於傳說中的修真成仙,以前劉威雖然不相信,但完全接觸國術,了解國術之後,劉威也有所動搖了。神仙的傳說,流傳了數千年,未必就是子虛烏有之事。決不能一竿子打倒,完全否定!

不了解一件事情,就貿然否定,那樣的人,隻能顯示出他的淺陋!

“晚課已經做完,子章、劉威,隨我來。”

晚鍾敲起,便是晚課結束,李形陽緩緩站起身來,帶著劉威和劉威的二師伯,向外麵走去。三個人在形意門內三轉兩轉,來到了一座偏殿。偏殿之內,天鷹王、癲道人、劉曉凡,還有幾個中年人,都圍坐在一個大桌子前。

偏殿某個角落裏,飄散出飯菜的香味,劉威知道,這些人在這兒,是等著李形陽做完晚課,過來吃飯。

“師父。”“門主。”

見到李形陽進來,這些人紛紛站了起來,對李形陽十分恭敬。

“嗯,大家隨意就好!”

李形陽點了點頭,根本沒有一點兒形意門主的架子。坐下之後,眾人也都隨意的吃飯聊天,和平常人在家裏一樣。李形陽吃的東西不多,隻有一碗稀粥,還有一杯暗黃色的藥酒,看起來和一般的老人差不了多少。

“師祖生活樸素簡單,才是一派之主的風範。相比起來,據說少林方丈勇信大師,錦衣玉食,吃穿都有人伺候,反而更顯出他的庸俗。”劉威暗暗想道。

飯桌之上,天鷹王為劉威介紹一下那些他不認識的人,大部分都是劉威師伯師叔一輩的人物。另外,劉威也知道了自己二師伯,那個微微發胖的中年道士的姓名——賀子章。

“劉威,你跟我來!”

飯後,李形陽忽然對劉威道。

形意門,門主的居室,不過是一間不足二十平方米的小房間,一張床,一套桌椅而已,並沒有多餘的擺設。

“老三漂泊在外,沒想到卻遭了別人的毒手。劉威,我聽你大師伯傳來的消息說,打死你師父的王鍾、林道明,都已經死在了你的手上?好,好啊,總算沒有辱沒我形意門的名聲,你師父的熊形金尊,可帶來了?”

李形陽輕捋長須,緩緩問道。

“師祖,熊形金尊在這兒!”

劉威取出一個小布包打開,布包之中,臥著一尊活靈活現的金熊,正是形意門熊形金尊。形意十二形,共有十二尊金像,熊形金尊在李瞎子手上,鷹形金尊則是在天鷹王手上。天鷹王仿照鷹形金尊,做成鷹形金鏢暗器,當初偷襲勇智,用的就是這種鷹形金鏢。

“果然是熊形金尊……”

李形陽拿過熊形金尊來,緩緩撫摸,輕輕歎息了一聲,忽然又將熊形金尊交還給了劉威,道:“這是你師父的東西,你拿著,莫要辱沒了他。明天開始,你便找你二師伯,向他請教形意熊形吧。你六師叔那裏,有形意門龍形搜骨的練體絕技,你向他請教,對你也大有好處!”

ps:謝謝大家支持,本周裸奔,還能在分類周點、周推位列第三,全靠大家的支持,**在此謝謝大家。

最近的幾章,有些平淡,和少林勇智的一戰,也因為沒死人,顯得不夠熱血。不過,下次衝突,可就沒有那麽平和了……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