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虎嘯原出手了?

眾人紛紛倒吸一口冷氣,估計虎嘯原是輸得急眼了,要親自上去擊敗姬陽。

而那些之前重注姬陽敗的門人,此刻一個個咬牙切齒,姬陽也太能抗了,一副苟延殘喘的模樣,就是沒人能擊敗,讓他們輸的很慘。

此刻這些人尋覓到機會,再次重注,博上一切,因為虎嘯原是內門三大高手之一,再加上姬陽山窮水盡,若是再不能擊敗,姬陽真的就逆天了。

胖子同樣也不含糊,繼續坐莊,對姬陽依然開出極低的獲勝賠率,但眾人的血還石,毫不猶豫的壓在虎嘯原身上。

“虎嘯原,殺了姬陽!”一群人咆哮。

“我們不能在輸了,不然真的得喝西北方去了!”

“……”

一群公子爺們一個個瞪著鬥雞眼,振臂怒吼。

在這漫天呼聲之中,虎嘯原第一拳燃燒而來,肉身之上,一股九丈血火熊熊燃燒而起,如有一頭嘯天虎在其中馳騁,氣勢震天地。

“天火虎嘯掌!”

這是虎嘯原的武學,準確的說是一門先天下乘寶術!

這一掌如同翻江倒海的怒火,蘊含焚滅一切的意誌,刹那將姬陽吞沒!

呼呼呼!

這是風火的聲音,漫天天地間,姬陽聽不到漫天的人潮,隻有這風火燃燒聲,還有劇痛。

他竟然被這奇怪的血火給焚傷了,皮肉陣陣灼痛,有一股驚人的腐朽力。

劈裏啪啦!

這是皮開肉綻的聲音。

姬陽的肉身何其之堅固,身懷四品血脈,曆經千年寒玉之水洗禮,緊接著又得雷池的雷電灌溉,早已堅不可摧。

如今卻被虎嘯原體內散發出的血火焚傷!

匪夷所思。

姬陽深吸一口氣,旋即飛身暴退,直覺告訴他,虎嘯原的血火肯定不是普通的血氣化火那麽簡單。

當眾人發現姬陽一身傷勢後,無不目瞪口呆,姬陽要玩蛋了?

一時間,無人再看好姬陽。

尤其是那些重注虎嘯原之人,此刻一個個興奮得手舞足蹈,歡呼尖叫,似乎贏取血還石就在眼前!

與此同時,姬陽從懷中掏出筋腸弦,這是他在雷獄之中意外得到,此物由上古能人的筋腸編織而成,韌性堪比蛟龍筋,上麵銘刻的上古神紋更有莫測的威能。

“虎嘯龍拳!——”

虎嘯原悍然出手,發出虎嘯般的巨吼,雙拳攜卷滔天怒火轟向姬陽。

姬陽行雲棍硬衝而上。

鏗鏘!

姬陽當場被擁有超過三千匹馬力的虎嘯原震飛而出,胸口一沉,一口死血無法抑製的噴出,身軀凶猛砸在上古擂台之上,引發地震。

姬陽要敗了?

全場沸騰。

“王八蛋,你有四品血脈又如何,在我們搬山族獨特的深淵血脈麵前,什麽都不是!”虎嘯原揚天長嘯,萬分得意。

深淵血脈?

姬陽不懂,但這裏有很多長老知曉,當聽到虎嘯原繼承深淵血脈之後,無不驚歎。

“跪下來求老子!不然踩碎你四肢!”虎嘯原又惡狠狠道!

“可以,但前提是,你得有那個能耐才行。”抹掉嘴角血跡,姬陽緩緩爬起,此刻筋腸弦的兩端已結結實實綁在行雲棍上。

行雲棍彎曲如弦月,變成一張大弓,能弓能棍,深得姬陽喜愛。

眾人紛紛投來詫異的目光。

姬陽要做什麽?

對了,那根醜陋的弦有什麽來頭?

“一棍破棍子,再加上一根臭繩子,就想殺我虎嘯原?哈哈哈!”虎嘯原鄙夷大笑,這是他本人見過最好笑最無知的事情。

“可以一試!”姬陽輕語,不動聲色。

“我虎嘯原對天發誓,今天定會讓你成為三災門最大的笑話!我虎嘯原,一定會成為你一生的噩夢!”虎嘯原咆哮,殺氣滔天,化作一股滔天怒火衝向姬陽所在的區域。

與此同時,虎嘯原身上火種越發幽暗,陰冷滲人,形成一股荒老的威壓。

姬陽瞳孔一沉,這種威壓似曾相識,他在化龍池附近感受過,不過虎嘯原身上的威壓弱得不值一提。

有一種可能,虎嘯原吞噬荒古生靈的精血煉體,故而造就這一身逆天的血火。

姬陽不敢大意,雙臂撐開,沉重的筋腸弦被拉開三成。

下一刻,萬道雷電自肉身中傳出,電芒炸裂,雷鳴陣陣,迅速匯聚成一道金光燦燦的雷電之箭。

虎嘯原攻到了姬陽身前數米,雙拳如遊龍轟擊而來。

“神火遊龍拳!”

又是一門先天下乘寶術,不愧是孽海第一強族,搬山族底蘊盡顯無疑,讓無數人大開眼界。

這一拳攻出,雙臂如兩條火龍騰飛而起,虎嘯原勇力激增,達至三千五百匹馬力,百丈匯聚拳上,雙龍衝天,所向披靡!

與此同時,姬陽的雷電之箭同時破空,絕快無比,威力堪比天雷,悍然衝向前方兩條火龍。

轟隆隆!

龍吟與雷鳴接踵響徹,火龍與閃電之箭在這一刻劇烈碰撞,擦出火花,如同一座火雷大海在咆哮,上古擂台頃刻陷入可怕的混亂之中。

虎嘯原大叫,他被逼無奈,硬接一道雷電之箭,頓時全身發麻,頭腦轟鳴,七竅冒出青煙,三品極限的深淵血脈壞死三成!

天雷之怒不可匹敵!

再看姬陽,他此刻已飛身暴退,轉移陣地,再次拉弓!

滋啦啦!

體內再次噴湧出萬道雷電,這一次,姬陽一口氣匯聚成三條金色的雷電之箭,天雷之威散發而出,毀滅氣息覆蓋整座上古擂台,讓無數人感到震撼與絕望!

“那根弦是什麽?”虎嘯原又驚又恐,呼吸到絕望的氣息,不斷在飛身暴退!

本能告訴他,那根之前被他嘲笑的醜陋弓弦,此刻顯露神威,絕對沒那麽簡單,應該是宗了不起的古寶!

咻咻咻!

三道堪比天雷的雷電之箭同時破空而出,如雷蛇刁鑽,在神紋之力的加持下,化作三道流光,從三個不同方位齊齊射向虎嘯原。

這是圍殺!

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虎嘯原一臉見鬼的表情,咬牙應對,但結果當場被天雷轟得全身發麻,皮開肉綻,體內的深淵血脈大麵積壞死,身上的深淵血脈火種也被打散了五成,威力驟減!

這這是一個開始!

姬陽再次拉弓,連續三次,共計發出九道雷電之箭!

“不可能,你小子已經觸碰禁區,為什麽還這麽凶?”麵對九道雷電之箭同時的攻擊,哪怕虎嘯原心堅如鐵,此刻肉身不可抑製的哆嗦,被逼到上古擂台邊緣,再次被三道雷電之箭射中。

肉身被麻痹,虎嘯原眼前一黑,帶著濃重焦味的肉身狠狠摔下上古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