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那名尊者知道厲害。

他們的公子雖然了得,但還沒有拜入聖地,是萬萬不能得罪諸葛青雲這種潛力無窮的聖地親傳的。

“回去告訴苟功子,這種情況別讓本親傳再碰到第二次。”諸葛青雲斥道,不怒自威。

苟功子,正是這些人老者口中公子之名。

作為守護寶藏山的一族,苟族地位超然,功德高大,那苟功子的父親苟仲文,權力是極大的,身為一名威名赫赫的天皇,在寶藏山可以說一手遮天也不未過。

作為苟仲文之子,苟功子更是無法無天,囂張跋扈。

諸葛青雲深知這父子二人不是什麽好貨色,狼狽為奸,早就看不慣了。

“是是是。”一群老者匍匐。

“帶路,本親傳也要寶藏山。”說著,諸葛青雲也扔出一塊令牌了。

“三位請!”那名尊者抹去冷汗,連忙帶路。

三人被恭恭敬敬的請入寶藏山。

一路上,諸葛青雲毫不避嫌,當著護山一族之人的麵道:“那苟功子囂張跋扈,沒少收私利,特意針對人。如果在下沒有猜錯的話,這一次一定是電族之人請苟功子出手,故意針對小至尊你。”

聞言,姬陽目光一凜。

他就知道,電族不會善罷甘休的。

今天若非諸葛青雲突然出現,他估計已經有大麻煩了。

這一口惡氣很難咽下去。

“諸葛小友,真是冤枉啊,我們公子可不認得那電族。”一旁,那名尊者喊冤,直接被諸葛青雲無視了。

姬陽一歎,道:“今天若不是諸葛兄,情況恐怕很複雜,多謝了。”

諸葛青雲淡淡一笑,道:“沒什麽,昨天離開封天峰後,在下送小妹回羅浮天宮,今天本就要來一趟寶藏山的內山。”

“正好,你們掌握的令牌是有資格內山的,我們可以同行。”

接下來,三人穿過那一層紫色虛空亂流,一切都變得不同了。

眼前峰巒起伏,雲霧縹緲,仙氣湧動,宮殿樓閣林立其中,一目無盡,仿佛是仙家聖地,讓人神往。

值得一提的是,那帶路的尊者已經離去了,沒有資格寶藏山。

“這裏就是寶藏山,但總覺得少了一些什麽,比當初在凰崖寶庫的神山差了許多。”青鸞聖姬低語。

的確,姬陽也有這種感覺。

當初在凰崖寶庫的古神山中,一切驚人,道場無數,傳承壯觀無比,寶藏山與之比起來,規模確實差了一大截。

諸葛青雲笑道:“小至尊,小聖女,你們有所不知,這臧寶山與其他地方不太遠,這裏的寶和法不是藏在山中的。”

“就比如說你們所看到的外山,此間的法不是神功石上,而是在人心中,想要得到心儀的神功大術,必須要得到那些活化石般人物的認可。”

姬陽側目:“如此?”

諸葛青雲聲音一沉:“不過,這外山沒什麽,而且,大部分的活化石人物被守苟族給拉攏了,苟族不想讓誰得到有用的東西誰就別想得到。小至尊剛剛得罪她們,想要從他們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功法,卻是難如登天。”

“所以,我們現在便去往內山吧,苟族的力量還影響不到內山,那裏一切都很公平,全靠實力說話。”

聞言,姬陽目光陡然冷了下來,這寶藏山不是平天教超凡之地,為何腐朽到如此地步了?

諸葛青雲苦笑:“身在長夢河的璿璣天女要回來了。那個女子雷厲風行,一旦歸來,很多人,很多勢力都會被清算,血流成河。誰還有心思管這些閑事,各大聖地都在忙著拉攏勢力,鞏固地位。”

“如此一來,這苟族的地位卻是變得微妙起來,各方都想要拉攏。”

“言多必失,我們走吧。”

諸葛青雲沒有多說,輕車熟路走在前麵,似乎來過很多次,對這裏相當熟悉。

姬陽也不意外,作為一個聖地親傳,而且被當做未來教主栽培,寶藏山的機會必定多若牛毛。

山中,姬陽看到了一些白發老者,各自都有自己的洞府,也有些老者聚集在一起,盤坐蒼鬆之下,老神在在的對弈,對姬陽等人別說過問,就是看一眼都沒有。

姬陽看出,這些老者都非常老了,白發蒼蒼,都生命快走到盡頭的人物,而且一個個修為深不可測,至少是尊者級別的。

“寶藏山的傳承,都藏在這些老人物的心裏?”姬陽皺眉。

與鬼天教比,姬陽覺得平天教明顯落了下乘。

人終究有死的一天,無論多麽寶貴的東西,隻要死去,一切都沒了。

反觀鬼天教,用古神山來承載傳承,也讓外族把傳承寄托在古神山中,古神山不朽,那些傳承便永恒不滅。

隨後,姬陽注意到了那些洞府。

大部分的洞府都刻著一些古老的蟲鳥文字,表明這裏是誰的洞府,以及洞主曾經的風雲和榮光。

當然還有洞主所修行的體係。

姬陽走馬觀燈,更多心思還在內山。

一個時辰後,在諸葛青雲的帶領下,一行人終於穿過峰巒疊嶂的外山,來到了外山之外。

內山,那在一片浩瀚的穀中,那條穀不凡,不是橫在大地上,而是連接上天,深入虛空深處,看不到盡頭,仿佛是一條天之裂痕。

這一條裂痕之中,有諸多道韻噴薄,混雜無比,五光十色,可以想象,內山中的造化有多驚人。

姬陽心向往之。

不過,姬陽注意到山頂不遠處,居然屹立著一座黑皮戰鼓,有百丈之巨,頂天立地,古老無比,散發著一縷縷黑氣,魔性驚人。

姬陽覺得那戰鼓不凡,但看不出用處,沒有在意。

嗖嗖嗖。

就在這時,四個天尊級別的老者從天而降,攔在三人麵前。

“來人止步,請出示令牌。”

顯然,四個老者是內山的守護者。

“我乃聖地親傳,這兩位乃是玉衡古墟試煉第一和第二名,憑借令牌,也有資格內山尋找寶與法。”諸葛青雲道明身份。

“原來是諸葛小友,請。”四個老者看到諸葛青雲,也看到三人手中的各自令牌,當即準備放行。

“慢著。”

就在這時,一個桀驁的青年聲音響徹。

話音未落,一個抱著一頭紫貂的白衣青年從天而降,是從內山出來的,麵目有些陰柔,長相有些不男不女,聲音更帶著一股女人的腔調,一身狐狸。

姬陽也注意到了這個白衣青年。

不過,該青年修為高深,乃是古神之境的存在,體質還看不出來,但絕對不凡。

“你就是少年至尊?”該青年看著姬陽,陰陽怪氣的問道。

姬陽睥睨,道:“我是少年至尊,你又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