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麵上,金鑲玉去不去北流仙都與他並沒有太大的關係,二人的關係僅限於認識,甚至朋友都不算。

但劍國少帝卻告訴他,金鑲玉懷了他的子嗣,這簡直荒唐,他與金鑲玉雖然當初被定下了婚約,但從未有過肌膚之親。

劍國少帝這麽做,是想要把他和金鑲玉聯係在一起,要借金鑲玉做文章,以此來針對,亦或是要挾他?

這種猜測並不是不可能。

甚至,姬陽的直覺告訴他,事情並沒有那麽簡單,他想到了一個驚人的可能。

少帝故意把金鑲玉送去北流仙都涉險,然後再給他透露消息,然後引他去仙國異鄉,然後借仙國異鄉的仙族滅掉他。

這樣做,劍國就可以避開庇護他的昆吾天戶,強行將他鏟除,而昆吾天戶卻沒有任何把柄。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劍國少帝的用心真是太險惡了。

隻可惜,劍國少帝賭錯了一件事,他和金鑲玉這兩個名字並沒有聯係在一起,依舊形同陌路。

一念及此,隻見姬陽掌心輕輕一握,那封信函便化作齏粉灑落。

他沒有把這件事當回事,該幹什麽,還得幹什麽。

隨後,姬陽又向守門的老者請教了一些事情。

比如說昆吾天女離開之前,可否有什麽留言?

守門的老者尷尬的一笑,轉達了昆吾天女的一句話,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姬陽聽了,下意識摸了摸鼻子,那個仙子師叔當真認為他會去領取帝家煉器府的俸祿?

他或許會去,當絕對不是當下。

姬陽又問了劍國的時局。

得到的答案卻是十分的驚人。

因為青丘天女的原因,雙方本就起了巨大的爭執,再加上劍國遭遇重創,這對於同樣遭受損失帝子代價的白帝一族而言,正所謂是雷公對電母,雙方的怒火無處發泄,引得天地轟鳴。

守門的老者告訴姬陽一些詳細的內情。

比如,兩大帝族所爭奪的青丘天女,自進入永靈古礦後便不知所蹤,人間蒸發,徹底的消失了。

哪怕是昆吾天戶也找不到她的去向。

正因為如此,劍國雖然有意退白帝一族的鋒芒,也在招人,希望把青丘天女歸還回去,平息事端,以奪得寶貴的時間休養生息,畢竟劍國耗不起。

但青丘天女找不到了,劍國交不出人來,如實相告,白帝一族不信,認為劍國私藏青丘天女。

如此一扯皮,兩大帝統勢力的矛盾被急劇的激發,而白帝一族的帝子隕落,在白帝城的疆界引發巨大的波瀾,民心大跌。

故此,白帝一族希望以轉移目光的方法,壓製帝子白子陵帶來的巨大負麵效果。

轉移目光,最好的辦法就是針對劍國,甚至不惜開戰。

時至今日,兩大帝族已經開始摩擦了,雙方劍拔弩張,各方的強者不斷匯聚而來,誰也不知道兩大帝族的戰爭會在什麽時候開啟。

當然,兩大帝族的戰爭出現可能性太低了,這隻是雙方的博弈,如果白帝一族讓劍國屈服,目的自然也就達到了。

一天後。

姬陽告別守門的老者,一路西區,降臨黃金神都,然後直接去了劍國帝城。

時隔將近一年,姬陽又回到了這個熟悉的地方。

不過,這裏的一切盡皆很陌生。

唯一不同的是,如今的劍國帝城有些蕭條,來往的行人並不多,似乎兩大帝統實力的爭端讓很多無關之人趨避,以免引火燒身。

劍國帝城沒有外城牆,過去也沒有巡守,但現在有了,滿大街都是,彪悍凶猛,鎧甲流露寒芒,令路人敬畏三分,四處巡邏。

沒有遇到什麽麻煩,漫無目的的姬陽來到了洞天閣之前的大街上,與其他地方不同,這裏還算是勉強的熱鬧,但出入洞天閣的客流量依舊減少了七成不止。

想起了什麽,姬陽停下了腳步,看著洞天閣喃喃自語:“趁著有時間,一些未了之事應該辦了。”

“卻不知道,這洞天閣能否讓我達成所願?”

姬陽交出五百萬上品靈石,直接登上了洞天閣的頂層。

還是同一間殿堂。

但裏麵當值的執事卻換了,不是上一次那個,姬陽並不認得。

他推門而入的時候,當值的執事正在打盹,是一位長衫文士打扮的中年人,似乎很久沒有客人老驚擾他了,睡的正香。

姬陽進來後,中年文士這才太抬起眼簾,連忙抱歉一笑:”不知有貴客降臨,還望見諒。卻不知,小友可知道這裏的規矩?”

姬陽不動聲色的將五百萬上品靈石放在桌上,淡漠的道:“我要尋人。”

見到靈石,中年文士精神一震,旋即熱情問道:“何人?”

姬陽道:“葉仙雨。”

“身份。”

“中州大陸人士。”

“那一族的?”

“仙族。”

“模樣如何?”

“看著我的眼睛。”

“嗯,具體情況說一下。”

姬陽陳述。

“兩年前由中州大陸進入東土界,然後查無音訊,是吧?”

姬陽問道:“可否能查到下落?”

中年人自信一笑:“其實,這種級別的任務,以洞天閣的天眼之能根本不算難事,小友不用來頂層,在下麵一層就可以了。”

姬陽輕語:“無妨。不知需要多久?”

中年人道:“明天來。”

姬陽不無吃驚之色:“這麽快?”

中年人調侃道:“這裏可是洞天閣,不快能行?隻要人還活著,且在東土界內,我們都能給你小友找出來,”

姬陽長長鬆了一口氣,告別中年文士。

尋找葉仙雨,這是姬陽此行來到劍國帝城的目的,他希望借助洞天閣的力量找到葉仙雨。

畢竟,那位仙子是岐山很重要的一部分,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她霸占岐山年青一代的頭一把交易,在岐山的子民中擁有著極高的聲望。

當然,姬陽並非要把她帶回去,畢竟她選擇自己的路。

但找到她的下落,了解她的近況,這是姬陽必須要做的。

更重要的是,那位仙子在他心中占據著很重要的位置。

隕神崖別夜,曆曆在目,他至今不忘。

第二天,姬陽再上洞天閣,見到了中年文士,後者沒有讓他失望。

姬陽得償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