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誤入惡水

岐山最南部,雲水境。

這是一片位於岐山與鹿山交界的大澤地域,頗為混亂,大澤無邊無際,天水一線,人跡死盡,高等的先天妖獸出沒險山惡水之間,一不小心,便會誤入死地,遭到此間妖獸襲殺,淪為血食。

一路南下,共計三萬裏之遙,姬陽穿過列國境,以及三個境界,共計消耗足足一個月,終於來到雲水境邊界,見到這裏億萬大澤,比他預料的還要晚半個月。

此間沒有大陸,隻有大澤,浩瀚洪流席卷這片境界,怒浪滔天,偶爾能見到幾座大嶽屹立在大澤中,露出尖端。

傳說,上古在這裏有過驚天大戰,戰火連天,連燒數十年,這片大地即將灰燼,有人族王者降臨,移山開路,從十萬裏之外將三海之水引入這片厄土,覆滅戰火,大亂得以平定,也讓這裏永遠變成無盡大澤。

“不知千裏眼和順風耳抵達雲水城了沒有?”盤坐在大鵬之上,姬陽極目遠眺,發出輕語。

要去岐山,有十萬裏之遙,若是一路騎乘坐騎飛行,也最少要兩個月,這是沒有遇到危險的情況下。

但大荒之中險境無數,惡水縱橫,大妖出沒,禁地隱藏,需要趨避,半年也未必抵達,就是大能,也不敢輕易橫跨。

區區先天生靈,若敢橫跨,無異於找死,姬陽不敢冒險。

故此,姬陽與千裏眼順風耳謀定,前往岐山最南部的雲水境,乘坐龍脈去岐山祖城,三日日之內,便可抵達。

而姬陽離開宗門時,千裏眼和順風耳已先行一步。

值得一提的是,雲水境也是雲紅玉的第一故鄉,雲族代姬氏王族坐鎮南疆,防止鹿山王族作亂,越過邊境,侵吞岐山疆土。

“再往東三千裏,應該便是雲水城了。”收起獸皮地圖,姬陽深吸一口氣,強大的神識之力也迅速釋放而出,向東飛行的同時,格外警惕下方浪水滔天的大澤。

事實上,他來到雲水境,便知道這是一片不可測的惡水,渦流無數,仿佛是某個恐怖族群的巢穴。

“轟!”

忽然間,一頭如山嶽巨大的黑色大魚自大澤中傳出,騰空而起,一躍數百丈,高等先天生靈氣息澎湃,直撲姬陽所在的天域而來。

“這是大典上提及的巨鯨?”姬陽心中一沉,他已經盡量飛的很高了,沒想到這頭巨鯨居然還能竄上來,把他們當做獵殺的目標。

“危險!”一聲爆喝,姬陽手中有缺的上古重器飛起,擊星寶術顯化,沉星落月,光芒數千道,齊刷刷轟向這頭巨鯨。

然而,巨鯨皮肉粗厚,姬陽強勢一擊,居然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巨鯨的血盆大口帶著滾滾的腥風駭浪已吞來。

山鵬和玄冥鳥幼崽紛紛發出怪叫,迅速扶搖而上。

姬陽也不例外,淩空一躍,禽鳥符文顯化,背後出現雙翼,也迅速扶搖數百丈。

噗呲!

山鵬躲閃不及,被巨鯨一口吞了下來,血肉爆濺,染紅大片天穹,立時淪為巨鯨口中血食。

“嘎嘎嘎!”

玄冥鳥大叫,它居然不會飛,正在飛速跌落,徹底慌亂了陣腳。

轟!

第一頭巨鯨沉浮,帶走了山鵬,第二頭巨鯨出沒,再次騰空而起,鎖定玄冥鳥。

玄冥鳥幼崽在怪叫,雙翼撲騰,努力讓自己不往下掉。

姬陽一陣無言,心道你可是堂堂荒古生靈中的王者,能掙脫九幽玄冥的桎梏,一飛衝天,能與大鵬比翼,居然不會飛?

眼見著玄冥鳥差點被吞下去了,一聲穿金裂石般的驚鳴陡然響徹天穹直下,它身上黑色火種陡然熊熊燃燒而起,荒古生靈的氣息爆發,威壓浩蕩,力氣衝天。

一雙沐浴在黑色火焰中的羽翼展開至最大,迅速向下方大澤掠去,速度之快,肉眼難以捕捉。

玄冥鳥幼崽還是不會飛?

姬陽瞪大眼睛,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嘎嘎嘎!

玄冥鳥幼崽又是一陣怪叫,下一刻,它貼著大澤飛掠,被幾頭巨鯨圍獵,峰回路轉,它突然騰空而起,一去數十裏,徹底擺脫三頭巨鯨的獵殺。

一扭頭,它又回來了,貼著大澤飛掠,強勢挑釁一頭大澤巨鯨,噴出滾滾黑色焰火,翻天覆地,邪惡衝天。

一頭巨鯨中招,全身被黑色的火種點繞,正在大澤中翻滾,居然無法撲滅。

但玄冥鳥鬥誌高昂,極為善戰,一雙利爪嵌入巨鯨肉中,像是捕獲食物,如鷹鳥般,要將獵物提到高出,而後活活摔死。

正如姬陽所料,玄冥鳥又在帶著巨鯨飛向一座大嶽上方,直至高達三百丈高,迅速雙開巨鯨。

至此,離酆在玄冥鳥幼崽身上下的封印終於被破了,這頭荒古生靈凶性畢露,不知他還能否駕馭?

轟!

巨鯨猛的墜落而下,黑影在迅速放大,空氣在爆裂,狠狠砸向那座大嶽,石破驚天,大嶽被震碎,巨鯨也因此被活活摔死,血染數百裏大澤。

“小黑,過來!”姬陽大喝,他雖有背生雙翼,但隻有滯空之力,並無飛行之能,若沒有援助,他必定落入大澤中,淪為巨鯨的血食。

“嘎嘎嘎!”

聽到呼喚,玄冥鳥幼崽化作一團滾滾黑火,邪氣衝天,猛的衝向姬陽。

然而,讓姬陽膽寒的卻是,玄冥鳥翻臉不認主,對著他這個主人噴出一口黑火,滾滾浩蕩,對他進行焚殺。

“畜生!”

姬陽勃然大怒,如離酆所說,這頭畜生果然原形畢露了。

那黑色火焰尤為恐怖,姬陽明白,那是玄冥火種,一旦入骨,不死不休,無法澆滅,最後難逃灰燼的下場。

一聲爆喝,姬陽身上九條龍飛起,極盡升華,一掌全力拍出,蘊含十象神力的一擊,排山倒海般,轟向那滾滾貨色火焰。

大片黑色火種被震飛,玄冥鳥幼崽無懼,又是一口玄冥火種噴出,更甚從前。

不再留情,手上的圈子飛出,隨著姬陽神識之力注入,迅速放大,金光如日,橫在天穹之下。

玄冥鳥仿佛見到了噩夢,淒厲慘叫,知道這個圈子威力逆天,旋即暴退數裏,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天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