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如意算盤

陸晴重新做了一份出來,隻見靳言還是盯著她,她不由得護著自己眼前這份,防賊似的看著他:“先跟你聲明,這碗絕對不會再讓給你,吃也吃飽了,不送。”

“我長得很嚇人嗎?還是我有傳染病?讓你這麽討厭我?”靳言一臉無辜的表情看著陸晴,百思不其解。

陸晴聽了他的話,正準備吃下去的荷包蛋掉到碗裏,譏問“那你覺得你是人民幣麽?能讓全世界的人都喜歡你?還是你覺得你是太陽?整個宇宙都得圍著你公轉?”

一時間,靳言也被她的話嗆到了,打從他出生,從來沒有人不喜歡他的,也沒有人敢這樣跟他說話。

“晴晴,難道我們不能成為朋友嗎?我想做你的朋友。”

他一臉的真誠,眼睛裏純得就好像他隻是想做她的朋友一樣,隻是,晴晴?聽到這個詞眼,陸晴差點要吐了,跟他很熟嗎?

“靳言,難道你平時都用這招泡妞的嗎?真沒水準,請叫我陸晴,或者陸小姐。”她安靜的吃著麵條,沒有再去看他那雙如同深淵般的眼睛,仿佛有著可以將人吸進去的魔力。

“你又誤會我了,我從來沒有泡過妞。”這句話不假,通常都是妞泡他。

“不管你有沒有?你現在也醒了,早餐也吃過了,我這小廟容不落你這大佛。”她這裏對於他這個大總裁來說,就如同的窮民窟似的。

“我不管,既然你將我帶回來,就要負責到底,我現在頭痛,要去睡覺。”

話畢,這個男人已經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她的房間,仿佛他就是男主人般似的。

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麽無恥的!簡直都成了無恥的祖宗了。

眼看著他就要上她的床,這下子,陸晴不淡定了,在他躺下去那瞬間拉住他的手,誰知用力過猛,直接撲到他的懷裏,兩人同時掉到**,而且,還是男下女上的姿勢。

靳言半摟著完全掛在自己身上女人,她的嘴唇如同櫻桃般誘人,眼睛閃亮如同星星般,頭發帶著清新的味道,頓時,下半身向她舉旗投降,強烈有了反應,靳言自己也怔住了。

陸晴整個人傻了,直到感覺腿上有硬綁綁的東西,她的意識終於回來了,立即從他身上起來,紅著臉說,“無恥、下流、禽獸。”

“我不是故意的。”靳言向來自以為傲的定力,沒想到在陸晴麵前一下子失效了,曾經有多少女人挑撥他,可是他隻覺得很庸俗,甚至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對女人不感興趣,原來,不是這樣子的。

他嘴角輕輕上揚,仿佛得到了天大的寶物似的,“晴晴,我很開心。”

聽著他莫明奇妙的說,陸晴覺得自己跟他簡直是無法溝通,氣得她逃了出房間,可是出來以後,她又覺得自己真的被氣瘋了,這是她的房間,憑什麽走的人是她?

對著靳言,她覺得自己最好的修養都會氣瘋的,“靳言,求你了,趕緊滾出我家行不?”

靳言幹脆躺在她的**,有屬於她的香味,淡淡的,純天然的。

“晴晴,我頭痛得利害,你就讓我睡一下,一下就好。”

“無恥,你身上髒死了,不要睡髒我的床。”陸晴自問自己向來能忍,可是,這個男人一再挑戰她的極限。

靳言皺了一下眉頭,的確,她的**很幹淨,於時,不得不從她的**起來,然後拿出電話,走了出客廳。

陸晴以為他這次是走了,結果,這個男人仍然大爺似的一直在外麵,手裏不知道什麽時候多了一個袋子,然後走進浴室。

聽著浴室裏嘩啦啦的流水聲,陸晴心裏那個怒啊,靳言他到底是要鬧那樣?她實在看不出來自己這個小房子到底有什麽吸引力?像他這種身份,怎麽可能會住得慣這種小房子?

十分鍾以後,靳言一臉清爽的從浴室裏麵出來,寬鬆的棉質睡衣,高挑碩長的身體,額角的頭發還滴著水珠,陸晴腦海中不由得出現一個詞語:性感。

直到發現靳言看著自己,嘴角露出一絲有些詭異的笑意,陸晴回過神來,她是在做什麽?

她卷起雙手,看著他,“靳言,你到底想要幹嘛?”

靳言拿著毛巾,擦著頭發,走到她麵前,整整比她高出大半個頭,輕輕摸了一下她的頭,“我能在這裏住一晚嗎?晴晴?”

“不行。”陸晴想也沒有想立即反對,憑什麽?他以為她這裏是收容所啊?把他帶回來,陸晴已經後悔到腸子都綠了。

“你知道我為什麽會在墓園嗎?”

陸晴心想,你在墓園關我屁事?誰知道你會不會有這種變態的愛好?

靳言也不等陸晴回應,自言自語,深眼是憂傷,“昨天是我爸媽的忌日,我十歲那年,爸媽飛機失事,永遠地離開了我。”

陸晴一怔,她不知道靳言為什麽要跟我自己說,她抬頭看了他一眼,“你也別難過了,你爸媽在天國上,肯定非常希望你快樂。”

“嗯,所以晴晴,不要趕我走,讓我在這裏多住一會。”

無恥!陸晴心裏暗暗的道,剛才看著他似乎很傷心,心裏有些同情,結果,這個男人卻借機提出這個無恥要求。

“靳言,你看看我這裏,就隻有一個房間,你睡了,讓我睡那裏?而且我有潔癖,不喜歡讓別人睡我的床。”

“一晚,就一晚好不好?晴晴,不要拒絕我,我從來都沒有求過人。”

“你有病。”陸晴氣呼呼走進房間,也不想再理這個男人了,跟他簡直是有語言障礙。

看著她臉都氣紅的樣子,靳言心情大好,這個女人心地還是很善良的,嘴硬心軟。

職場上那麽聰明,甚至能打改他的企劃案,可是現實生活裏,卻是那樣的有趣,將來的生活如果有她在身邊,一定很快樂。

於時,他心裏的吹起了口哨,這才認真打量起她的屋子。

跟豪華完全沾不上邊,可是一些綠色的小植物,充滿著暖意的小掛飾,看得出來,她精心布置過,整個房子裏卻湧起一陣溫馨的感覺。

她不施粉黛的樣子,清純可人,她不知道,其實她很美。

他卻要感謝她的大黑框眼鏡,擋住了她的光華,這樣也好,不讓別的男人發現她的美好。

陸晴,你將會是我靳言的女人!

靳言看著在房間裏玩著電腦的女人,在心裏已經有了重要的決定。

陸晴正在電腦前,與中介中心聯係好,下個星期周未的時候就去做家教,對方對她的條件非常的滿意,而且出的價錢也讓陸晴滿意。

在沒有找到她的殼之前,她都必須要努力,那個殼就是她的家,盡管隻是一個帶著孤寂的家,可是,對她來說,就是一個安全的堡壘,擁有了,她的心從此不再擔驚害怕,天下之大,能有她的容身之處。

靳言進來,發現她正在十分認真的盯著電腦,甚至連他進來都沒有注意到。

當他看到上麵的信息,輕輕挑了一下眉頭,“晴晴,你要去做家教嗎?”

“難道老師沒有教過你,進別人的房間之前要先敲門嗎?我的事情不勞你大總裁費心。”

看著她一臉的戒備,靳言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真的有這麽猙獰嗎?

“晴晴,是你看得太專注了,你缺錢用嗎?”

“關你什麽事啊?你是娛樂報狗仔隊的嗎?你趕緊回去你的豪宅吧,真的沒必要耗在我這裏。”陸晴幾乎要捉狂了。

“好,不關我事,你怎麽一個人住在這裏?你的家人呢?”靳言有些好奇,據他所知,陸晴是哈佛畢業的高材生,而且是臨江市人,沒理由她一個人住在這裏。

被他一提起,陸晴狠狠瞪了他一眼,接著連看都不想再看他一眼了,臉上寫著生人勿近的疏離。

靳言發現,自己對她的了解真的很少,不過,沒有關係,以後有的是時間慢慢了解。

兩個人倒也相安無事,一直到中午,陸晴以為像他這種男人,不可能在這裏呆得住那麽久,誰知中午都還在。

一陣門鈴聲響起,陸晴有些奇怪,沒有多少人知道她住在這裏,而且,剛剛回來,她也沒有什麽要好的朋友。

隻見靳言去打開門,然後看到二個男人推著幾個大盒子進來,大包小包的,不知道要做什麽?

陸晴再次歎了口氣,這廝到底要做什麽?

“晴晴,出來吃飯了。”靳言喊了一聲,過了一會還沒有見人出來,他走了進去。

“晴晴,快出來看看,我點了醉香居的菜。”話畢,也不管陸晴願意與否,強勢的拉著她的手走出了房間,將她按在餐桌前。

“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麽東西,所以讓人多送了幾個菜過來,趁熱快吃,你管住,我管吃,你別太想多了,快試試看。”

“無聊。”陸晴不悅的說了一聲,但還是拿起了筷子,這道酸梅鴨做得非常地道,果然是有錢人,醉香居這種招牌大酒樓,也可以親自送貨上門。

“你喜歡吃就好了。”靳言看著她吃,笑得比她還開心,看在陸晴眼裏,簡直像是傻子,完全沒辦法把那個在商場上雷厲風行的大總裁相比。

“你不要再盯著我看,否則我擔心自己會消化不良。”陸晴一口咬著貴妃雞,很不爽看著靳言,有他這樣盯著別人吃飯的嗎?

“好,我不看,你吃,你太瘦了,多長點肉好。”這樣,抱起來更有手感,當然,這隻是靳言的心裏打著的如意小算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