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有些人,也許隻適合懷念

陸晴都忘記了自己什麽時候像此刻那樣放鬆的玩著了,她毫不客氣拿起大塊大塊的雪塊砸向靳言,原本一片漂亮的雪地被他們踏滿了腳印。

陸晴一個不小心摔倒地雪地上,靳言擔心她會滾下去,於時飛身過去抱著了她,原本兩人好好的,結果被靳言這樣一撲過來,兩人反而滾了下去。

隻是被靳言緊緊抱著,陸晴覺得也沒有摔到那裏。

可是,他的雙手正緊緊摟在自己的腰上,帽沿著染滿了雪花,那雙眼睛正盯著她,陸晴的心跳不由得加速了起來,不得不承認這個混蛋真的很有魅力,稍稍不慎隻怕會深陷其中。

陸晴雙手推開,“靳言,你想壓死我啊,走啊。”她假裝生氣一吼,靳言立即從她身上離開,拉著她從雪地上起來。

她拍了一下身上的雪花,今天玩得這麽開心,她已經覺得是恩賜了,她以為自己不會再有快樂。

轉過身,陸晴向山下走去,當歡樂已經結束,也是時候回到現實裏。

這裏的一切,陸晴想,她會永遠印在心裏。

靳言看著她走下山,趕緊追了過去,拉住了她,“晴晴,生氣啦?”

“沒有,靳言,謝謝你。”

看著她客氣而疏遠的態度,靳言感覺自己再次被打敗了,她的心就算是堅冰,也該融化了吧?

“說什麽傻話?想回去了吧?”靳言輕輕地問,此刻,他不想再給她添加任何壓力了。

陸晴點了點頭,她是真的要回去了,手機一直沒有開過,她已經不敢對連錫有任何的期待。隻是不知道爸會不會很擔心,她想,她至少應該回去看一眠了。

快樂於她也來說,就像是大雨過的彩虹,有那麽一瞬間的美麗,也知足,其實,她很容易就滿意的,不是嗎?隻是單純的快樂,在這個社會裏,似乎也變得那樣的困難。

靳言沒有再說什麽,隻是拉著她的手默默下山。期間,陸晴嚐試了好幾次想要把手抽回來,無奈靳言就是堅決不放,他也沒有說話,兩人就這樣安靜的下山。

陸晴不由得回頭看了一眼,那雪地上都是他們兩個的足跡,這一路,她對靳言隻有深深的感謝。

靳言真的把她送了回去,回到家裏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車子到了樓下,氣氛有些沉默。

“晴晴,要不陪我吃頓飯吧,也到了晚餐的時間了,我餓了。”他側頭看著她,眼裏都是期待。

“好吧,靳言……”陸晴還想說點什麽,卻被靳言打斷了。

“晴晴,不要再跟我說謝謝了。”仿佛害怕陸晴會反悔似的,靳言又立即發動車子駛向餐廳。

玩了一天,陸晴又累又餓,有靳言在,很多不開心的事情被自動屏蔽,這一點,陸晴非常感謝靳言,否則,她也許還會一個人呆在房間裏哭泣,她也不知道她要怎麽撐過來。

吃完晚飯,靳言沒有開車,兩人走路回來。

其實,靳言隻是想自己陪著她的時間能多些,他擔心留這個傻女人一個人,她又會胡思亂想。

“靳言,好了,送到這裏吧,我自己上樓。”

靳言握住她的雙肩,將她轉了過來,“晴晴,一個人在家裏別胡思亂想的,明天我再來帶你出去玩好嗎?”

陸晴不敢答應他,已經麻煩他太多了,她心裏一直覺得過意不去。

“靳言,明天我要回爸爸那裏,你工作也忙,有時間再說吧。”

見她這樣說,靳言也不再勉強,“好了,那上去吧,不要難過,知道嗎?否則我半夜都會闖入你的房間。”靳言半開玩笑半威脅地說。

“好,再見……”作為朋友,陸晴想這樣的一個朋友,總在她困難的時候出現,這已經超出了朋友的範圍,這樣子會不會太自私了?對靳言來說,真的太不公平了。

回到家裏,看著一室的冰冷,陸晴趕緊把燈打開了,這樣看起來才稍稍有些暖意。

不想讓自己想得太多,她拿了套衣服走進了浴室。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她揚起了一絲微笑:陸晴,加油。

陸晴剛剛洗了一會沒多久,門鈴就響了起來,那門鈴響了一下又一下,仿佛就像催魂似的。

陸晴不由得趕緊擦幹身子去開門,看到門外的人是連錫,陸晴的心情沒有由來的平靜,大概是傷得太深了,這顆麻木了心髒已經沒有任何感應了。

她打開門,看了看他,“連錫,這麽晚來找我,有事嗎?”

客氣到不能再害氣,仿佛就是詢問一個陌生人來敲門般,陸晴覺得,這應該是自己最該做的事情,難道還要他大哭大鬧嗎?讓他以後不再跟溫如雪在一起嗎?

她不會了,已經哭過了,她的眼淚也不會如此的廉價。

再說,他跟溫如雪在一起已經是事實,作為男人,他是有必要對另外一個女人負責的。

而她,在這段感情裏,終究隻是一個配角,一個笑話罷了。

“晴晴,原諒我好嗎?那晚我喝醉了,不是我讓如雪來的,我跟她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連錫握著她的雙肩,生怕她不相信,又再解釋了一下。

“晴晴,你到底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快要瘋掉了。”說完,連錫又把陸晴摟在懷裏。

這個懷抱,陸晴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的溫暖,她隻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她的心也隻是普通的肉做的,並沒有練到刀槍不入那種固若金湯地步。

“連錫,我們這樣子有意思嗎?這難道是你想要的生活嗎?抱歉,這樣的生活我不想再繼續了,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行嗎?”陸晴說得很平靜,也許就是大悲過後,反而一切都變得自然了,這個世界,還沒有到了缺了誰就活不成的地步。

連錫鬆開她,“晴晴,你這是什麽意思?”

陸晴深呼吸了口氣,看著他那雙眼睛有些不忍,她相信連錫曾經是愛她的,然而這份愛,在溫如雪出現以後,就變得一擊即碎。

“連錫,我不愛你了。”陸晴覺得自己的心髒已經夠堅硬了,然而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還是狠狠地一揪,痛得想要去死。

“陸晴,你說什麽?你不再愛我了?就是因為那該死的誤會嗎?”連錫在她失蹤後,發了瘋地找她,也派了人在她家門口守著,擔心她回來了,他卻不能第一時間知道。

他是知道的,陸晴是跟著靳言一起回來的,他也知道自己讓她傷心了,可是沒想到她卻說不愛自己的了。

陸晴沒有再回答他的話,再說一遍心就痛多一遍,然而她的沉默在連錫眼裏就是默認,於時,連錫狠狠地往牆上打了一拳,牆上還印有他的血跡,接著就像一頭受傷了的獅子絕望地離去。

陸晴默默鎖上門,這一切都已經結束了吧,她摸摸自己的心髒,若不是還能感覺到有心跳,她都懷疑自己是否還活著。

另一處,靳言點了根煙,剛剛看了汪秘書發過來的電子郵件,盡管陸晴沒說,但他知道讓她這麽傷心,一定是發生了事情,沒料到連錫居然背著陸晴跟溫如雪在一起。

隻是可憐了那個傻女人,聽著她說一個人在這麽冷的天氣下坐了一天,他就心痛。

思來想去,最後不自覺拿起電話,撥通了那個早已經印在腦海裏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都沒有接,靳言以為陸晴不會接了,沒料到電話在準備掛斷的時候卻接通了,這倒讓他有些意外,其實,就是想聽聽她的聲音,更擔心她一個人會難過。

“晴晴,睡了嗎?”他輕聲地問。

“沒呢,在**。”陸晴的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的,靳言不放心。

“是不是不舒服?別難過,好不好?”其實他想現在就在她身邊,有他在,他是不會允許她還有時間去為別的男人難過的。

陸晴拿著電話,聽著靳言的聲音,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麽才好,電話就這樣靜靜的響著。

遲遲聽不到陸晴的聲音,靳言有些急了,“晴晴,你在聽嗎?”

“在聽,隻是不知道說什麽。”陸晴覺得自己傻掉了,這樣拿著電話不是在浪費電話費嗎?

“要不我給你講個笑話,你聽著啊……”靳言開始發揮著自己演講的功力,在職場上雷厲風行的靳總裁,在說起笑話時,也是有聲有色的。

陸晴最後實在憋不住,忍不住打斷了他,“靳言,你快別說了,現在這個時候說笑話,不合時宜啊。”

想著她此刻正在為這段感情傷心,結果靳言在那邊一個勁給她說笑話,有人這樣子的嗎?

靳言仿佛也感覺到她的笑意,便沒有再說下去,隻是輕輕問了一聲,“心情有沒有好點?”

“靳言,好多了,謝謝你,我困了,想睡了。”被他這樣一鬧騰,心情倒是輕鬆了些。

“好,晚安,乖乖睡覺。”靳言忍不住對著電話向她親了一下,嚇得陸晴立即把電話給掛斷了。

躺在**,陸晴不想再去想那些事情了,今天在雪地裏玩得有些瘋,她也實在累了,沒過多久,便睡著了。

有些人,在生命裏注定了隻是一個過客。

有些情,也許隻適合用來懷念。

第二天清晨,陸晴早早醒來,原本是約了爸爸今天一起去喝茶的,昨天回來的時候打開手機,發現爸也打了好幾通電話過來,她趕緊給他回了一個。

結果,門外再次來了一個不速之客:溫如雪。

陸晴不知道她這次來是否是為了炫耀的,但是她沒有那個心情去招待她,她也覺得沒有那個必要。

“找我有什麽事?現在也沒人,有話直說,不用裝了。”陸晴也開門見山,她實在是受不了溫如雪那兩麵三刀的模樣。

溫如雪摘下眼鏡,仿佛哭過了,眼睛還有點紅,這讓陸晴有些意外。

“陸晴,求你把連錫還給我好嗎?”

陸晴沒有料到向來高高在下的溫如雪,也有這麽低聲下氣的時候。

“抱歉,連錫的任何事情都不關我的事,我跟他已經沒有關係了,這些事情以後請你不必再來煩我,這不正合你心意嗎?我還有事,先走了。”陸晴也不管溫如雪如何,關上門下樓了,再也不想看到她了。

溫如雪嘴角微微上揚,看樣子,這次她跟連錫是真的分手了,如果她得不到,她也不會讓陸晴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