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一絲溫暖

豐富的午飯過後,陸晴看著自己微微挺起的肚子,在冬日裏長膘的季節,她這是在養豬麽?

“謝謝你的午餐,靳言,你打算什麽時候走?我這裏真的不適合你,而且我不喜歡陌生人在我這裏。”她說得很坦白,這個男人,對他硬來壓根沒用,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隻會把自己氣死。

所以,她決定采用懷柔政策,希望可以跟這個男人能溝通下去,她真的不喜歡有別的男人進她的屋子裏。

靳言沒有理會她的話,隨手將餐桌上的吃剩的菜扔到垃圾桶裏去,“晴晴,別急著趕我走,我保證我在這裏會規規舉舉的,不會讓你吃虧,當然,有我這麽帥的男人陪你,你該感到榮幸。”

陸晴再次吐血,這個男人是要逼死她麽?

陸晴覺得自己,自己再跟他呆在這裏,遲早會瘋的,拿上外套,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愛在這裏就在這裏,我不想陪你耗著。”

靳言看著她生氣地離開,摸了一下下巴,這女人,有時候真是倔,實在拿她沒辦法。

他在沙發上坐了一下來,拿出電話,“送台暖氣機過來。”

已經進入冬天了,這天氣遲點會下雪了,隻怕會更冷,若是沒有暖氣,平日可是很冷的。

屋子是小了點,讓她搬到別處,這女人必定不肯,說不定還會狠生生的說一句:我住那裏關你屁事?

不過,屋子小也有小的好處,會顯得特別的溫馨,若大豪宅又何如?卻是那樣的冰冷。

陸晴想著,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回去看過爸爸了,便買了些水果回去,就算她再不喜歡陸雨和小媽,但是爸爸永遠都是她的爸爸。

每一次回來這裏,她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陌生感,那種陌生感,她不知道該用什麽樣的詞語來形容。

仿佛每一次回來這裏,都在提醒她隱藏在內心深處的孤獨感,告訴她,她並不屬於這個家裏的,對於這個家來說,她隻是一個局外人而已。

輕輕按了一下門鈴,沒想到來開門的卻是陸明初,看到她回來,陸明初有些嚴肅的臉微微柔和了些,“晴晴,怎麽回來了?快進來,外頭冷。”

“爸,我想回來看看你,你身體還好嗎?”陸晴把水果放到桌子上,看了看四周,並沒有發現小媽和陸雨的身影,不禁暗暗鬆了口氣。

陸明初似乎看到了她的擔憂,輕輕摸了一下她的頭,“我都好,你小媽和小雨出去逛街了,說是要買點厚衣服,你呢?冬天的衣服夠穿嗎?”

“夠的,爸你不用操心我,我一個人在國外也不是好好的嗎?爸,你也要多注意身體。”沒有小媽和小雨在的時候,她才感覺到一絲絲的輕鬆。

“晴晴,難得你回來一趟,爸帶你出去吃好的。”陸明初一邊說,一邊準備去拿外套,自從她國外回來,都沒有好好帶她出去吃過一頓,陸明初心裏也內疚,關於沈書謙的事情,他多少也知道,手心手背都是肉。

“我剛吃了午飯才出來,爸,外頭冷,你也別出去了,我在家裏陪你下下棋好不好?好久沒和爸爸下過棋了。”陸晴笑了一下。

“好,那陪爸爸下棋,看看這些年你的棋藝有沒有進步?”說起陸晴,他心裏是挺驕傲的,她自幼便很聰明,說什麽都一點就通。

徐敏自小明裏暗裏給了她多少嘲諷,他也知道,而她卻是非常的善良,甚至小的時候還舍身救下年幼的小雨,隻願上天能一直保佑她。

跟爸爸下棋,陸晴原本很煩燥的心情漸漸平靜了下來,其實,她一直很渴望陪在爸爸的身邊,有爸爸在身邊的日子,多少讓她感覺到一絲溫暖。

而然,她心裏同時也很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有她在,這個家隻怕會天天爭吵不斷,她更不願意爸爸夾在中間為難。

難得如此安逸的周未,還能和爸爸一起休閑下棋,陸晴特別的珍惜。

“晴晴,你的棋藝是越來越好了,都能贏爸爸了。”陸明初很是自豪。

這時候,門突然打開了,遠遠就已經聽到徐敏的聲音,陸晴把棋子放回棋盒裏,“爸爸,小媽回來了,那我就先下去了,等我下次休息,再回來陪你下棋。”

站在徐敏身後的陸雨看到她,眼裏透著都是不悅,她討厭她出現在她的家裏,看著爸爸一臉自豪的樣子看著她,她就更加生氣了,從小到大,什麽風頭都給陸晴占光了。

“你不是已經搬出去了嗎?又想回來這裏蹭飯吃嗎?從小就知道,你就是一個賠本貨。”徐敏說話向來不會客氣,大好的心情,看到這個小賤人就給她毀了。

“老婆,你這是什麽話?晴晴又不是外人,她是我的女兒。”陸明初聽著就頭痛,徐敏的性子向來是這樣子,他都不知道為什麽她就這麽容不下陸晴。

“爸爸,我先走了,你多保重身體。”陸晴也懶得聽徐敏罵了,她要罵起來,沒有一會是停不下的,幹脆就早點離開,大家樂得個耳根清靜。

“你看看她,這是什麽態度?有本事以後都別踏進這個家半門,有多遠滾多遠。”徐敏是越來越氣,這小賤人是白荷留下了的種,有她在,時刻提醒陸明初心裏有多愛白荷。

更何況,沈書謙這種好女婿,陸雨的婚姻,容不得她來搞破壞。

“你……唉。”陸明初看了她一眼,實在看不下去了,幹脆直接進了書房,留下徐敏一個人在客廳裏生氣,“小雨,我跟你說,你得好好看著書謙,別讓那賤人有機可乘。”

“媽,我知道了,你也別氣了,今天買了那麽多衣服,好好的心情別讓她破壞了。”沈書謙是她的,從第一眼看到他她就喜歡上了,後來沒想到他居然是陸晴在美國的男朋友,所以,她當時更是發了誓,一定要將他搶過來。

陸晴離開陸家,外麵寒風呼呼,她看了看時間,也不知道靳言那個混蛋走了沒有?明明就是她的地盤,現在卻讓她無家可歸似的。

她走進菜市場,幹脆吃餃子算了,這種天氣也懶得做飯了。

當她回到家裏打開門的時候,頓時眼傻了,小小的客廳,原來那台老式的電視機已經不見了,換成了液晶屏的,而且暖暖的,她看了一眼,客廳裏不知道什麽時候多了一台暖氣機。

甚至連她的床也換了,原本她的床是1.2米的單人床,換成了1.8米八的雙人大床,顯得她的房間更加窄小了。

廚房裏傳來一陣香味,她憤怒的走了進去,“靳言,你有病啊?這是我家,不是你家,你憑什麽把我的床也給換了?”

靳言關掉煤氣爐,淡淡的魚湯的鮮美飄出來,“晴晴,餓了吧?可以吃飯了。”

“靳言,你到底想要做什麽啊?”她幾乎要哭出來了。

“傻丫頭,想那麽多做什麽?就當我報答你的救命之恩,看你,臉都凍紅了,出去也不知道穿厚點。”他忍不住捏了一下她的臉,然後無視她幾乎要噴火的眼神,端著菜走出客廳,“你回來得真及時,若你晚點回來,這菜味道可能就沒有這麽好了,快過來,嚐嚐我的手藝,我可是第一次做飯給女人吃,知足吧你。”

陸晴歎了口氣,這太陽是從西邊出來了嗎?

“靳言,不管你出於什麽目的,我求你了,快點離開我家好不好?至於那些家具,遲點我會折現還給你的。”她坐在餐桌前,真的敗給這個男人了。

說完,這個男人完全沒有反應,看著餐桌上的三菜一湯,賣相很不錯,她不禁帶著一絲懷疑的眼神看著他,“這都是你做的?像你這種男人還會做飯?”

“嗯,我爺爺以前把我扔到部隊裏苦練兩年,我也是那個時候才學會的,但是,這還是我頭一次做飯給女人吃,你快吃吃看。”靳言一臉的期待。

還真沒看出來,這男人居然還當過兵。

剛才在陸家的時候,被徐敏冷言趕了出來,沒想到回到這個家裏,卻有人做好飯等她回來,一時間,陸晴心裏百感交集,不由得說了聲,“謝謝你。”

在這寒冷的冬日裏,讓她感到別樣的暖意。

靳言習慣了她的疏離與反抗,沒想到她會說謝謝,心情頓時大手,輕輕摸了一下她的頭,“傻丫頭,你救了我,這是應該的,快點吃吃看。”

她憋了一下嘴,拿起了筷子,“靳言,以後能不能別摸我的頭?”

“好,不摸,你吃飯。”她說以後,那就是代表她心裏已經接受了以後也會有他的存在,他不著急,像她這種傻女人,得慢慢一步一步來,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最好了。

逼得她太緊,怕是連朋友都做不了。

“好吃嗎?再喝口湯。”靳言從前覺得,做飯這種事情不該是男人來做的,男人就應該做大事,此刻,他覺得,能給自己喜歡的女人做飯,看著她吃飯時的滿足,是件讓他開心的事情。

沒想到,隻是看著她吃著自己做的飯,就已經讓他覺得那樣的開心。

快樂,在他在生命裏,他一度以為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現在,快樂,能變成一件簡直的事情。

“味道不錯,真沒想到你居然會做飯。”

他笑了一下,“如果你喜歡,以後天天做給你吃。”

說完,陸晴一怔,低下頭不敢再看他了,“你也吃吧,白忙活了半天自己倒沒吃。”

他傻傻的拿起筷子扒了口白飯,笑得特別燦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