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無法再觸摸

雖然帶著孩子,但是陸晴的工作質量並沒有低降,大概是做了母親,一切做得更加用心了,因為她知道自己必須努力才能讓孩子過得更好。

把孩子托付給保姆,又有瑪麗奶奶答應幫她看著,陸晴才放心踏過了飛機,同行的還有維娜。

現在,維娜是陸晴最得力的助手。

飛機上,陸晴翻查著資料,這次除了去了解市場,還有與當地的代理商進行洽談,她慶幸,此刻的名單中並沒有靳氏,否則,她可能不可避免去見那個男人。

她離開這麽久了,也許人家早已經不記得她了。

經曆了長途飛機十幾個小時,飛機終於在臨海國際機場停了下來,久違了這片土地,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要回去看看爸爸?

維娜看著她失神,拉著行李箱忍不住問,“凱瑞,你怎麽啦?”

陸晴從來沒有告訴過別人,其實她是地地道道的臨海人,這裏曾經是她的家鄉,然而,她也不能確定這裏是不是她的家鄉。

“沒事,走吧。”早前已經訂下了酒店,臨海裏的五星級酒店,長途飛行了這麽久,自然需要先洗個澡好好休息一下。

陸晴站在落地琉璃窗前,府瞰著這座城市,破碎的回憶一點點像是拚圖一樣,漸漸清晰起來。

這二年來,來了陸沁,陸晴的世界裏幾乎就剩下她跟工作。

她倒了杯紅酒,輕輕搖晃著,一個女人,作為一個未婚媽媽,也能很好活著。

她打開電視,沒料到映入眼簾卻是鋪天蓋地關於連錫與溫如雪的婚禮,她輕輕抿了口紅酒,這些年來,她已經學會了鎮定,隻是沒有料到連錫居然還沒跟溫如雪結婚,她一直以為他們應該在早結婚了。

她想了一下,關掉了電視,心已經不痛了,對於連錫,那個她曾經真愛過的男人,亦隻是她人生中一個過客而已。

會一輩子陪著她的人,隻有她的小沁兒,陸晴看了看時間,那邊現在大約是在晚上了,她的寶貝應該睡著了。

陸晴拿出了電話,還是撥了一個電話給陸明初。

作為女兒,已經二年沒有見過那個養育了她二十多年的父親了,她想她應該回去看看他的。

陸明初看著陌生的來電,下意識就接了下去,聽到那聲音,他還是壓抑不住激動,“晴晴,是你嗎?”

“是的,爸爸,我回來了……”陸晴聽到他的聲音有些蒼老了,一下子覺得自己真的非常不孝,這二年來,她害怕讓爸爸知道自己的情況,會讓她擔心,也不想有人再來打擾她平靜了的生活,所以一直沒有打過電話回來。

“你現在在哪裏?爸去看你?”

到現在,這個男人還稱呼著她的爸爸,陸晴心裏像是湧過一陣溫暖的陽光般,“爸爸,我剛剛從國外回來,現在在酒店裏,我明天去看你,好不好?”

“好,那你先好好休息,明天記得一定要來看爸爸。”陸明初不知道為什麽,心裏好像一塊大石放下了,當年如果不是因為那件事情讓她知道了,也不會讓她那麽傷心連夜離開了臨海。

他想起了靳言了,於時給靳言撥了個電話,正想告訴他晴晴回來了。可是電話那端顯示無法接受,陸明初不死心又打了一遍,結果還是一樣的,他不禁搖了搖頭,也罷,或許他們之間真的沒緣,說不定晴晴已經有了新的男朋友,他還是不瞎折騰了。

陸明初不知道的是,經過調查,靳言知道了可能去了巴黎,所以此刻,他正坐往飛向巴黎的飛機。

卻不知道他牽掛著人兒卻已經回來了,有時候,愛情總是一個向左走,一個向右走,可是最終仍然會走成一個圓,最終會在一點上相遇。

徐敏看著陸明初在陽台上拿著電話那副興奮的模樣,忍不住問,“誰打來的電話?讓你高興成這樣?”

陸明初深怕徐敏又會生氣了,並不打算告訴她是晴晴回來了,“沒有,就一個學生打來了,說得獎了。”說完,陸明初已經回房了,他想著明天好不容易見到晴晴,得想想帶她去哪裏吃才好?

他不想讓她再回來這裏,省得讓她遇上徐敏,自己的老婆他了解,對於陸晴,仿佛就是天生的情敵般,這也跟白荷有關。

第二天,陸晴早早便接到陸明初的電話,隻是上午了聯係了一些當地代理商,陸晴隻好告訴他,也許晚上才有空。

對於公司的中國代理,還是很多人想要接下這個代理權,畢竟她在公司在法國也是赫赫有名的品牌公司。

陸晴沒有料到,會在酒店裏再次遇上連錫,當連錫看著一臉自信的陸晴從會議室出來的時候,他幾乎就被怔住了,曾經,他以為自己真的忘記了陸晴。

可是此刻她就這樣赫然出現,那顆早已經死掉的心仿佛一下子複活了。

陸晴看著他,反而落落大方地打了個招呼,“好久不見……”

隻是那種純屬禮節性的招呼,讓連錫感覺到,此刻的陸晴完全不是當年的陸晴,她早已經離自己遠去。

“好久不見,晴晴,你還好嗎?”

陸晴輕輕地笑了笑,“我很好,謝謝關心,還有事,不聊了。”

他們之間,早已經沒有什麽好聊的,維娜從洗手間出來,看到陸晴,“凱瑞,走吧,一會還約了秦總。”

是的,陸晴回來臨海最開心的一件事情就是代理商名單中還有秦素,對於秦素,當年她突然離開,還沒有給她一個解釋,原本她那個時間是計劃要到秦素的公司。

那種禮貌而疏離的感覺,仿佛就一張無形而透明的牆,明明看得見對方,可是卻再也無法真實觸摸。

“晴晴,你什麽時候有空,我能請你吃頓飯嗎?”連錫眼看著她就要離開了,忍不住問。

陸晴轉過身,“抱歉,時間都安排得很緊,對了,提前祝你和溫如雪新婚快樂。”

說完,陸晴再也沒有停留,和維娜消失在連錫的眼前。

“當我調查一下陸晴最近的情況。”陸晴人在臨海,就沒有什麽是連錫調查不出來的。

車上,維娜忍不住問,“凱瑞,剛才那個男的挺帥的,你們從前認識嗎?”

陸晴隻是點了點頭,沒有過多的解釋,對於連錫,的確沒有什麽好解釋,過去就是過去了,有些東西隻能留在記憶裏回憶。

秦素為了拿下這個代理權,做足了準備功夫,可是她萬萬沒有料到,對方經理居然是陸晴。

她有些不敢相信,“晴晴,你就是的凱瑞小姐?”

陸晴輕輕地笑了一下,給了秦素一個擁抱,“是的,秦姐,好久不見,圓圓還好嗎?”

“圓圓挺好的,那丫頭還時常提著你呢,當年你走了,實在可惜,沒料到今天我們竟然這樣見麵。”秦素又驚又喜的,隻是短短二年,這丫頭就已經成為了公司亞洲區域經理,當初果真是沒有看走眼。

人才,到那裏都能發光。

雖然跟秦素相識,但陸晴亦是公私分明的人,在感情上,她自然希望能與秦素合作,在理智上,也必須給公司爭取最大的利潤。

秦素這兩年內,也將公司推到一個新階段,的確具備了一定的實力。

作為打開亞洲市場的第一站,自然必須找一家具備一定實力的公司合作。

這一站,陸晴與秦素交談得非常順利,期間,秦素不止一次誇張過陸晴,當年那個還青澀的姑娘已經脫變了。

是的,已經作為一個孩子的母親的陸晴,自然不可能還像當年一樣少不經事。更重要,在巴黎的時候,亦師亦友的依拉給了她很大的幫助。

“晴晴,我還是喜歡這樣喊你,晚上一起吃飯吧,而且圓圓看見你一定非常開心。”

“秦姐,今晚不行,我約了爸爸,等我空出時間了,我請你和圓圓一起吃。”對於曾經幫助過她的人,陸晴深深記在心裏。

“那好吧,希望我們合作愉快。”兩人握了一下手,道別離開。

而維娜,早已經約好了一個中國帥小夥陪她逛逛臨海的市夜,自然是沒空陪著陸晴一起吃飯。

陸晴早已經訂下了餐廳,難得回來一趟,請爸爸吃飯當然得請他吃好的,趁著還有時間,陸晴還跑商場買了些禮物,她也就隻能這樣盡盡自己孝心罷了,一切顯得那樣微不足道。

陸明初接到電話的時候,馬上趕了過來,剛進餐廳門口的時候,陸晴馬上向他揮手,拉開椅子走了過去,“爸爸……”

陸明初將她抱著,又將她打量了一翻,頭發短了,“晴晴,這二年怎麽一個電話都不打回來?你過得好不好?”

陸晴拉著陸明初坐了下來,“爸,你看我現在像是過得不好嗎?你放心,我過得真的很好,爸你呢,身體怎麽樣?”

“我一老頭子有什麽的?就是擔心,隻是你也知道你小媽,她也沒什麽惡意的,當年的事情你別怪她。”

“爸,我不會的,你想吃點什麽,盡管點。”陸晴作為了母親,知道養育一個孩子不容易,更何況不是自己親生的。

平日裏,除了對小沁兒大方,她對自己都是比較節儉的,雖然生活上已經好多了,可是這大概是多年來養成的習慣。

“晴晴,你現在在哪裏?這次回來還走嗎?”陸明初更加關心這個問題,別說是養了十幾年女兒,就算是一頭養了二年的豬,一下子不見了,也會心痛。

“我現在巴黎,這次回來也是因為公事,大概一個星期就會回去了,爸爸,請你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陸晴知道他是擔心自己。

“對了,你有見到靳言嗎?他還一直在找你。”陸明初突然提起靳言,尤其是那句他還在一直找你,心跳好像慢了一拍,但很快就恢複了。

“沒有見到,爸爸,我現在過得很好,不想再打亂現在生活了。”陸晴輕輕的說,然後點了幾個爸爸愛吃的菜。

“那好吧,隻要你過得好,爸爸就放心了。”在他心裏,陸晴就是他的親女兒,作為父親,最重要是看著孩子過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