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家人團聚

陸晴腦海裏久久無法運轉過來,就好像在你餓極了的時候,一下子掉下很多美食似的。盼望已久的事情,如果有人來跟她說,那些事情可以實現了,而且情況比想象中的還要美好。

眼淚不受控製的滑下,陸晴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要哭?喜極而泣嗎?好像不是,那是難過嗎?似乎也不是。當她成為一個母親的時候,從前那些似乎無法理解的事情,她可以放下了,因為她始終相信,沒有一個父母會無緣無故拋棄自己的孩子。

靳言將她摟入懷裏,輕輕拍著她的肩膀,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是好?他是知道的,她心裏一直希望找回親人,可是此刻,情緒失控的她,他也就隻能這樣抱著她了,根本不知道要說些什麽才好?

“老婆,不哭了好不好?”再哭下去,他的心都要給她哭碎了。

好一會兒,陸晴才停住了眼淚,看著靳言的西裝似乎都給哭濕了,她有些不好意思,“老公,弄髒你的衣服了。”

靳言失笑,輕輕給她抹了抹眼淚,“沒事,老婆,現在好點了嗎?你若是不想見他們先,也沒事的,你什麽時候想見他們了,我再安排。”

陸晴不由得想到初次見到傑爾的時候,總是有種說不出來的熟悉感,原本,他就是她血濃於水的親人。

“老公,我想見他們。”陸晴深呼吸了一下,看著靳言說。

“好的,老婆,沒事了,不哭了,你一哭老公的心都痛碎了啊。”靳言對於她的眼淚,總是沒辦法,從此以後,真的被她吃得死死的了。

哄好了陸晴,靳言讓她去休息,自己則在書房裏給傑爾打了個電話,回報了一下情況,接到靳言的電話,傑爾心裏無比激動,“好,我知道了,保持聯係,我去接爸媽。”

“他們也是我嶽夫嶽母,告訴他們,請放心,明天我安排好給你們電話,先讓他們今晚好好休息。”雖然是領證了,他不擔心陸晴還會飛走,然而怎麽說也是她的父母,怎麽樣也要給他們留下一個好印象。

掛完電話,靳言為了擠出時間,繼續在書房裏工作,基本的事情都已經安排妥當,隻需要他們按著計劃進行便好,這婚結得是那麽不容易,他欠這個傻女人的實在太多了,他希望自己能給她一個沒有遺憾的婚禮,讓她開開心心做他的太太。

晚上,陸晴吃完晚飯便回房間了,她的心情亦是久久無法平靜,傑爾長得這麽帥,可見他的父母也不會差,還有沁兒,眼睛也是那麽漂亮。

爸爸媽媽是怎麽樣的人?會很慈愛,還是會很凶?陸晴心裏緊張而又期待。想到靳言說他們在知道她的消息以後,便立即趕來,可見他們也是非常想見到她的,這樣想想,陸晴緊張的心情又稍稍平靜了下來。

靳言還在書房裏忙碌著,陸晴見著靳言這麽久都不進來,便出去看到他。這位大總裁可謂是日理萬機,這也是為了他們的婚禮和蜜月,她是知道的,他想她開心。

“老公,還在忙嗎?想喝點什麽?”陸晴走過去,雙手按著他的腦袋上,輕輕給他按了一下。

“不喝,老婆,這就忙完了,其餘的事情交給他們去處理就好了。”靳言伸手捉住她的雙手,將她攔到自己的腿上。

雖然是在家裏,可是現在又不是隻有他們兩個人住,一會讓別人看見了可不好,陸晴想要從他腿上起來,卻是沒用,人還是在他身上。

“老婆,你記住,以後一切事情都會有我在的,你別怕。”靳言輕輕摟著她,陸晴心裏一怔,是的,有這個男人在,她什麽都不怕。

她伸手捧住他的臉,此刻感覺到無比安全,陸晴閉上眼睛,親了過去。

向來在這種事情上,都是靳言主動的,這下子靳言居然有點反應不過來,就像突然中了大樂透似的。

陸晴吻了一下想要離開,可是這怎麽由得了她?靳言直接將她抱了回房間,幸好他們住在二樓一邊,否則在樓下不是讓所有人都看見了嗎?陸晴心裏慶幸著,又有些懊惱自己為什麽要招惹這個狼啊?

這下子可好了?

“靳言,還早呢,還沒洗澡。”陸晴看著他一副想要將她生吞的表情,小聲抗議著。

“老婆沒事,一會一起洗。”靳言覺得男人做事,向來是不拘小節的,於時,陸晴再次被“欺負”得慘慘的。

良久過後,房間裏一片狼藉,衣服被七零八落扔到地上,陸晴已經不想再說話了,有氣無力看著這個男人,樣子楚楚可憐,讓人心生不忍。

靳言將她從**抱了起來,“老婆,我們洗澡去。”

“靳言,我恨死你了。”剛才喊到聲音都要啞了,這個男人還是不肯放過她,整一個資本家,非要榨幹最後一滴血才甘心嗎?

靳言笑了一下,一副狐狸得逞的表情,輕輕在她額頭上親了下,“老婆,別生氣,難道你不喜歡嗎?你明明剛才說喜歡的。”

說到這裏,陸晴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這個混蛋,折磨她也就算了,居然還逼她,逼著她非要說出來。

“你還說,你還說,不要抱著我。”陸晴快要氣死了。

靳言看著她羞紅的臉,想笑,但最終忍著了,他怕他笑出來,晴晴今晚要趕他出房間了。

“好,老婆,是我錯了。”靳言趕緊哄好老婆。

洗完澡過後,陸晴累得實在是沒勁了,倒頭便呼呼大睡,靳言輕輕替她蓋上被子,省讓她緊張,希望明天一切順利,能讓她開開心心便好。

艾茉和喬列到達臨海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雖然經曆了長途飛行,但是由於心急,下半夜也沒有怎麽睡著。

想要就可以見女兒了,艾茉心裏那個緊張,在房子裏不停走來走去,“老公,你說女兒會不會不認我們?會不會恨我們這些年來沒有照顧她?假如她不想認我們怎麽辦?不過沒關係,她不認也行,隻要我能知道她好好就行,我們就在一邊默默照顧她了,隻要她開心就好。”

看著老婆在那裏自言自語了半天,喬列雖然也心急,但還是穩了下來。

“老婆,你別那麽緊張,時間還早,再來休息一會好不好?”自從知道女兒的消息以後,她幾乎就是處於興奮和激動、緊張之中。

“沒關係,我不困,老公你說把我們祖傳的海洋之心送給女兒,她會不會喜歡?你猜她會喜歡什麽?”對於這個女兒,什麽都一所無知,她是恨不得將天上的星星都想摘下來給她。

“老婆,你別緊張了好不好?女兒會好好的。”喬列忍不住將她拉了過來,緊緊抱著她。內疚、思念的心情,這麽多年來,一直纏繞在他們心裏。

艾茉沒有說話,任由喬列抱著,外麵的天空開始泛著魚肚白了,很快就可以見到女兒了,她到底要怎麽樣才不會嚇倒了她?她還願意喊自己一聲媽嗎?

艾茉和喬列早早就讓傑爾帶著他們來到了約定的地方,這是靳言安排一家休閑會所,吃飯、娛樂一條龍服務,環境清幽,自然是好地方。

知道靳言要帶她去那裏,陸晴坐在副駕座上也是坐立難安,她不知道要用怎麽樣的心態去麵對他們,這些她的血濃於水的親人。

靳言似乎能感應她的緊張,車子停好,給她解開安全帶,“老婆,別緊張,你記住你的身邊永遠有我,別怕。”

曾經一無所有到絕望,那個時候上天給了她沁兒,如今,她有女兒,有老公,她不再是一個人的,她不害怕,那些更是她的親人。

靳言緊緊握著她的手走了進去,遠遠便看到傑爾向她走來,曾經那股熟悉感,到如今這個人是她的哥哥。

“晴晴……爸媽一直在等你。”傑爾此刻真的很想給她一個擁抱,然而,他又不敢輕舉妄動。

似乎是聽到了聲音,在院子裏一個打扮素雅的婦人,身邊還有一個一臉威嚴的男子向她走來。

艾茉原本積滿了很多話在想著要如何說,可是當她看到陸晴的時候,卻是什麽都說不出來,眼淚有些模糊了她的樣子,可是,眼前這個漂亮的人兒是她思念多年的女兒。

“女兒,我的乖女兒,真的是你嗎?”艾茉伸手,甚至有些不敢去觸摸她,生怕這隻是自己多年來的幻想罷了。

“女兒,我是你爸爸,你知道嗎?我們找你找好苦,終於找到你了。”縱然是喬列這種鐵血男人,此刻看著自己思念了那麽多年的女兒,終究還是忍不住激動。

陸晴想了很多種相見的情景,可是眼前這一幕卻是她沒有料到,她看著眼前這位婦人,那眼睛裏的淚水,同樣作為母親,這種心情,她能懂。

“你不要哭了好不好?”陸晴讓別人不哭,可是自己卻也是忍不住想哭,其實她真的很想問問,她做錯了什麽?他們會不要她?

可是此刻,她覺得這些問題沒有必要問出口,因為她看到他們眼裏那種無法隱藏的愛意。

她不相信這些眼神會是騙人的。

“晴晴,你可以原諒爸爸媽媽當年沒有保護好你,才會讓壞人把你搶走嗎?媽媽這些年來,從來都沒有忘記過你,是爸爸媽媽對不起你,女兒,對不起……”艾茉一邊哭,一邊將陸晴抱著,直到此刻,她都仍然有些不敢相信女兒真的回來了。

“是爸爸不好,當初沒有照顧好你。”三個人越說越激動,而旁邊站著的兩個男人,看著他們,心裏也是一陣又一陣的痛。

“爸媽,妹妹,你們別哭了,現在我們一家人團聚了,不是值得高興嗎?”傑爾也不知道說什麽,其實他心裏也是那樣的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