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障礙

陸晴也就是一瞬間怔住了,很快就恢複過來了,嘴角隻是冷冷笑了一下,一個剛剛還在她麵前跟別的女人卿卿我我的男人,現在告訴她,他想她?簡直是笑話。

靳言討厭她這副滿不在乎的樣子,這個女人,究竟要將他的心置於何地?敢情他靳言在她眼裏沒有絲毫的吸引力?

“靳言,我們倆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也請你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謝謝。”說完,陸晴也不想再看到她了,她不想再讓自己再次成為笑話,她不能指望著有誰能保護她,她隻希望自己可以將自己保護得好些,別總是受傷。

“什麽不是同一個世界?難道你是外星人嗎?告訴你,陸晴,就算你是外星人,我也要會強行進入你的世界。”他語氣冷咧裏透著堅定,這讓陸晴莫明有些害怕,豪門人的遊戲,她玩不起,也不想玩。

“算了,跟你簡直無法溝通,請別打擾我的工作。”再說下去,陸晴真的覺得自己是不是才是外星人?跟這個男人簡直就是無法溝通。

靳言也察覺自己逼得她太緊了,任由她離開,沒有再阻擋她,若是阻擋她,隻怕這個女人離他離得更遠。

他靠在剛才她坐過椅子上,輕輕揉了一下眉頭,攻下這個女人,比起攻下一個項目還要困難。

但是,靳家的男人,向來是迎難而上的,陸晴,注定是他的女人。

陸晴向來自我控製能力就強,雖然剛才靳言的話讓她思緒有些亂了,但是絲毫不影響她的專業水準,對待自己的工作,她向來是一絲不苟,這點,讓傅婉對她非常的滿意。

深感這次自己給靳恒找到了一個好的老師,這孩子樣樣都好,就是英文學不好,看著他能如此專心跟著陸晴的指導學習,這下子安心了。

不禁傅婉在外麵看,連靳言也忍不住出來了,思念戰勝了理智,最終還是敗給了這個女人,他是男人,自然該主動出擊了。

傅婉想到中午吃飯的時候,再看了看靳言,“靳言,你是不是跟陸晴認識啊?我從來都沒看你對那個女孩子這麽關心的。”

靳言隻是笑了一下,看著陸晴的眼睛都發亮了,“二嬸,你覺得陸晴這個人怎麽樣啊?”

聽他這樣一問,傅婉反而有些愣住了,“你喜歡她?你真的喜歡她?那霜兒怎麽辦?”

許是傅婉的聲音太大了,書房裏的兩人不約而同抬起頭來看著站在門外的二人,傅婉有些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你們繼續,我們先出去了。”

傅婉拉著靳言走到一邊,看著他,壓低聲音的問,“你老實說,你是不是真的喜歡陸晴?這個陸晴雖然不錯,但是,一個大學教授的女人,怎麽能跟霜兒比?霜兒可是姚書記的外孫女,而且你爺爺也很喜歡霜兒。”

靳言挑了挑眉頭,隻是說了一句,“二嬸,這都什麽年代了,你的思想覺悟要提高了。”

聽他這樣說,傅婉心裏已經了然,“臭小子,難怪你今天這麽早就回來了,隻是你爺爺未必會喜歡陸晴。”

“二嬸,你也別把我看得這麽受歡迎,人家未必看得上我啊。”聽著他一臉的幽怨,傅婉忍不住笑了。

“算了,不管你們,今晚你二叔回來,我得給他準備點好吃的。”

傅婉離開了,靳言站在門口,思索著要不要進去,這女人,總有辦法讓他如此搖擺不定,在商場上,他手段向來果斷,他忍不住輕輕歎了口氣。

靳恒看著陸晴布置的作業,不禁咬著筆頭,“老師,全部都要記嗎?”

陸晴點了點頭,“這些音標,等你都熟了,記單記這些就容易多了,今天也教得差不多了,其實英文也沒有你想像中那麽難。”

“好的,我知道了。”靳恒繼續皺著眉頭,看著那些對於他來說如同天書般的單詞。

“靳恒,那明天老師再來了,再見!”

“好的,老師再見。”

從靳恒的書房出來,看到那位大少爺正站在門口,她低下頭,連招呼沒有打直接下樓。

正巧遇到傅婉從廚房裏出來,“晴晴,要走了嗎?留下來吃晚飯吧。”

“謝謝婉姨,不用了,我還有事要處理,先走了。”

傅婉見她這樣說,也隻能讓她離開了,隻見她前腳出門,靳言後腳走進了車房,她不由得笑了一下。

看樣子,這位大少爺是真的對陸晴上心了。

靳司令剛好下樓,看到靳言離開,有些不悅,“這臭小子怎麽走了?”

“爸,你的寶貝孫子怕是看上了人家姑娘了。”

聽傅婉一說,靳司令扶了扶鼻梁上的老花眼鏡,“你是說恒恒的家教老師嗎?”

傅婉點了點頭,又看了看靳司令的表情,隻見他一臉嚴肅,心想,老爺子隻怕不樂意了。

“下次那姑娘來,我得好好考察一下。”

傅婉有些意外,原本還以為他會不同意,畢竟家勢門弟這些,那裏比得上霜兒啊?

然而她怎麽能懂他一個老人家的心情,這孫子之前介紹了多少女孩子給他認識,結果一個沒看上,害得他這張老臉真的沒地方擺了。如今,他有看中的姑娘,隻要是清清白白的好孩子,門弟怎麽樣,他都已經不在意了,在他有生之年,就是希望看到他能結婚生子。

陸晴迎著寒風走出軍區大院,院內很清靜,隻有她一個人的身影行走在路上。

一會兒,一輛黑色寶馬車停在她的前麵,擺住她的去路,靳言看著她穿得那樣單薄,表情有些不爽,“上車,我送你回家,不許拒絕,否則我下車把你抱上來,你自己選擇。”

陸晴看了看他,這男人的話不用質疑,他變態起來絕對做得出來這種事情來,在這樣嚴肅的地方下拉拉扯扯,實在有傷風化,她不得不上了靳言的車。

隻是,她選擇了後座。

兩人沒有再說話,車廂裏氣氛有些尷尬,靳言想找點話題跟她聊,結果這個女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看著她今天也累了,靳言也不舍得。

車子沒有直接駛回去,而是在她家附近一家餐廳停了下來,他解開安全帶,然後下車給她打開車門,能讓靳言如此紳士風度的女人,唯有她陸晴一個人。

“晴晴,為了表達上次你帶我回家的謝意,給個機會我請你吃飯好嗎?”靳言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語氣裏不容質疑,陸晴討厭死這個男人的大男人主義,又奈他不何,無恥無下限。

這是一家法國餐廳,想到她今天下午看的書是法文的書,預想她應該會對西餐感興趣。

隻是,站在格調高雅的西餐廳門口,陸晴有些猶豫了,法國西餐講求禮儀,她今天穿得比較隨便,並沒有穿正裝,這樣進去,好嗎?

靳言似乎看出了她的遲疑,不容她多想,拉起她的手走了進去,“傻瓜,有我在,不需要你擔心。”

餐廳門口的人似乎是認識靳言,特別的彬彬有禮,讓陸晴有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

他沒有告訴陸晴,這家餐廳是他朋友開的,他也有股份,餐廳裏的人自然認識他。

陸晴的手一直想抽出來,可是這個男人卻一直緊緊握著不肯放,若是被人拍到,他靳氏的大總裁會拉一個女人的手走進餐廳,怕是要登明天娛樂版的頭條了。

她小聲說,“靳言,你鬆開的手,我自己能走,若是讓人看到就不好了。”

靳言隻是笑了笑,沒有理會她的話,“我都不怕,你怕什麽?”

真夠無恥,他臉皮厚不用擔心,可是,她不想被那些愛慕她的女人整死。不說別的,就今天那程霜兒,如果讓她知道他的靳言哥哥現在跟她吃飯,殺了她的心恐怕都有了。

幸好餐廳裏人不多,靳言帶著她找了一個視野極佳的位置,“看你中午都沒有好好吃,快看一下你愛吃什麽?這家餐廳的菲力牛排不錯。”

陸晴看了一下菜單上的價格,再看了看靳言,沒說什麽,也是,對於她這樣的平民來說,來這樣的餐廳的用餐是奢侈的事情,但是對於眼前這位大少爺來說,根本不算什麽。

靳氏的資產市值估計過百億,他又怎麽會在乎這些小錢,隻是,她終究不明白,這個男人如此待她是為了那般?

“靳言,如果你隻是為了感謝我那天救了你回來,那麽今天這飯算是你報恩了,以後,不必這樣子了,行嗎?”

靳言看她的樣子也挑不出的菜式,揮了一下手,用流利的法語直接點餐了,陸晴一怔,沒想到這男人的法語也這麽好。

點完餐,靳言也不想回答她剛才的問題,這女人就是想撇清跟他的關係。

陸晴不懂靳言這般待她為何?

靳言更加不懂,他究竟那裏招她討厭了?

優揚的小提琴聲響起,燭光裏明媚如花的女子,窗外,萬家燈火,此刻,靳言的心裏隻覺得很溫馨。

他舉起紅酒杯,“晴晴,為我們今年能夠相遇,幹杯!”

陸晴拿起酒杯,輕輕碰了一下,隻是他的祝願有些怪異,陸晴托起了下巴,看著對麵的男人,有些疑惑,“靳言,至今你對外都沒有承認過你有正牌女友,難道你真的如同報道上說的,有某些功能障礙?”

原本,聽到前麵那句,得知這個女人至少是有留意她的新聞,他為之感到高興,結果,聽到後麵那句,原本切著牛排的手停了下來,抬頭看著她,眼神微微透著一絲怒火,“晴晴,我很高興你能關心我的事情,但是,我是不是不舉,你不是知道嗎?”

想到那天她不小心將他壓在**的情景,陸晴的臉此刻燒了起來。

看著她害羞的樣子,靳言嘴角微微上揚,這女人居然敢懷疑他不舉,他倒是很期待讓她深切體會一下他究竟是不是不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