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大驚小怪

看著坐在旁邊的男人,陸晴不知道要說什麽,而且,這個男人顯現也不會聽她的。

靳言給她擦完藥,看著她一副緊張的表情,不由得笑了一下,“傻女人,在想什麽呢?安心睡覺吧,我睡沙發。”

雖然家裏裝了暖氣,但是,畢竟晚上還是比較冷的,她指了一下衣櫃,“裏麵還有一張被子,你拿去吧。”

聽到她這樣說,靳言的心情倒是不錯的,“晴晴,你還是關心我的,好吧,你趕緊睡覺吧。”

靳言拿著被子出去了,房間的門並沒有鎖掉,陸晴原本是想把房門關上,但是想了一下,還是作罷了,若是她不同意,隻怕外麵的男人一會鑽進她的**,還是得不償失。

他看起來還不至於那樣的禽獸,應該沒事的,陸晴想了一下,很快閉上了眼睛,今天在靳家折騰了一天,其實,她也累了。

靳言洗完澡出來,輕輕走進她的房間,看著她睡得那麽香,不忍心吵醒她。

回到客廳,手機響了起來,他著電話走到了陽台上接。

剛剛洗完澡的他,身上隻穿了一件睡袍,挺撥的身材絲毫沒有影響俊郎的氣度,“喂,霜兒,這麽晚了,有事嗎?”

程霜兒回來後哭了一夜,但是想想,這樣做隻會讓靳言更加討厭自己,於時,經過了一輪思想掙紮,最終覺得還是親自打個電話認錯,至少,這樣以後自己還能有機會。

“靳言哥哥,今天的事,對不起……”程霜兒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她心裏仍然非常的生氣,她居然要為了另外一個女人去跟靳言道歉。

靳言用手揚了一下頭上的短發,“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以後,我不希望再看到這種事情發生,現在也晚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程霜兒還想多說兩句,結果卻傳來嘟嘟的聲響,她氣得直接把手機摔掉了,靳言現在也不會對她那麽冷淡,都怪陸晴那個女人。

想到這裏,程霜兒的眼淚又忍不住出來了。

靳言回到客廳裏,陸晴這房子實在是小得可憐,尤其是那個小沙發,原本想給她換個大點的,但是客廳麵積實在太小了,根本就沒有位置擺個大些的。

他苦笑了一下,自己卻是喜歡在這裏,因為這裏有她的味道,靳言啊靳言,你算是敗在陸晴的手裏了。

陸晴半夜醒來,她翻開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腳,還是腫得利害,不知道明天能不能下地,她實在不想請假。

她扭動了一下腳跟,眉頭輕輕擰了起來,她嚐試性走了兩步,鑽心的痛,該死的,這破腳到底要什麽時候才能好啊?

她一拐一拐走出房間,看到靳言那巨大的身軀窩在那小沙發上的樣子,陸晴有些想笑,好好的房子不住,非要擠在這裏受罪。

靳言聽到聲響,發現她居然起來了,趕緊從沙發上起來,“怎麽起來了?不是不讓你下地的嗎?這腳是不是不想好了?我倒是不介意,可以天天讓我有機會照顧你。”

陸晴推開他的手了,有些不滿,“讓我自己來,又不是殘廢了,沒那麽誇張。”

“聽話,別鬧了。”靳言將她抱了起來,走進了浴室,陸晴看著他沒有離開的意思,“靳言,你在這裏,我怎麽方便?”

靳言想了不想,不得不走了出去,“好了,我出去,你一會好了喊我。”

陸晴簡直是氣瘋了,其實她隻是一隻腳傷了,又不是完全殘廢,而且她也沒有那嬌氣。這麽多年來,她都不一個人過得好好的嗎?受傷的時候,忍一忍,也就過去了,根本不需要像靳言那樣大驚小怪的。

天氣冷,她還是喜歡呆在被窩裏,當她一打開門的時候,就看到外麵嚴陣以待的男人。

“靳言,你站著不要動,我自己試試看。”陸晴拒絕了他,自己慢慢的走了二步,正準備走第三次的時候,人已經被靳言攔腰起來。

“晴晴,不用害羞,還是讓我來吧。”

陸晴想要吐血,她那裏害羞了?這個男人還能不能再無恥點?

陸晴又忍了,她覺得,再跟這個男人在一起的話,忍耐力一定會增強的。

“喂,你要幹嘛?滾下去……”看著這個男人翻身到**的另一邊,陸晴大驚,拿著枕頭扔了過去。

靳言單手接住她扔過來的枕頭,側著身子,用手抬著腦袋,“好了,別鬧了,睡覺。”

聽到這話,陸晴徹底怒了,“靳言,你給我聽清楚了,這裏是我家,這張是我的床,所以,你下去。”

“什麽叫你的床?晴晴,你忘記了,這床是我買的?”靳言糾正她的話,看著她氣得漲紅的臉,隻覺得很可愛。

“靳言,你去死!”陸晴快瘋了,顧不得腳上有傷,撲了過去,掐著他的脖子。

“晴晴,謀殺親夫,你得考慮清楚,要守寡的。”靳言伸手將她按在半空裏,陸晴的手不夠長,隻能在半空裏掙紮。

“靳言,你怎麽不去死啊?放開我……”陸晴急起來,忘記了自己的腳還傷著,一腳踹了過去。

頓時,陸晴的眉頭擰了起來,噝的喊了一聲,靳言也注意到了,趕緊將她放了下來。

“晴晴,你怎麽樣了?”靳言緊張的翻開被子,把她的腳抬了過來。

“滾開……”陸晴氣死了,拿起他的手狠狠地咬了下去,靳言沒有哼聲,隻是眉頭輕輕擰了一下。

他拿她的腳,輕輕轉動了一下,“這樣痛不痛?”

廢話!陸晴不想跟他說,把他的手拿開,“靳言,別鬧了行不行?你再這樣子,以後你都不可能再進我的家裏半步。”她很喜歡現在這個小窩,難道真的要她搬走,他才甘心嗎?

“好,你好好睡,我出去。”靳言雖然不舍得這張溫暖的大床,要知道,這床是他親自去挑的,自然是希望可以睡在這**,外麵那小沙發,他這身軀在那裏,想想,他隻能默默忍了,誰叫自己喜歡她呢?

靳言離開了房間後,陸晴看了看自己的腳,輕輕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怎麽就不知道注意些?這個情況下,還怎麽去上班?想到連錫那烏黑的臉,她倒抽了口氣。

蓋上被子,陸晴躺在**,看著天花板,想到正在外麵的靳言,她不由得輕輕歎了口氣,對於這個自大有些霸道的男人,或許他現在是喜歡自己,男人往往都是這樣,在沒有得到手之前,就是想辦法得到手。

然而,得到手以後,不喜歡了,就如同廁紙一樣被扔掉,尤其是像他這種名門公子。

陸晴用被子把頭蓋上,決定不讓他打亂自己的思緒,最能依靠的人,唯有自己。

第二天,陸晴剛醒來就已經聞到一陣香味了,是煎荷包蛋的香味。想到靳言這樣一個大男人係著圍巾在廚房裏的樣子,陸晴隻覺得這個世界有時候真的玄幻。

她看了一下自己的腳,在地上試走了兩步,鑽心般的痛楚,這樣子,根本就沒辦法去公司裏上班。

隻是,該怎麽跟連錫說?秘書處,她不在,自然會有人安排一切。

靳言走了進來,看到她醒來,好看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晴晴,醒了,要不要再睡一會,廚房裏的粥還沒好呢。”

他在旁邊坐了下來,看到她的手機上顯示的號碼,有些不爽,“怎麽了?是不是要請假?我幫你。”

他是恨不得她不要再出現在連錫的男人,那個男人,陸晴在他身邊就是一種危險。

“不用,我自己來。”陸晴打掉了他的手,思索了一下,果斷給連錫撥了過去,她有什麽好害怕的?她腳受傷了,這是事實,總不能讓她一拐一拐出現在公司,那個男人說不定還嫌她影響公司形象。

電話一下子就接通了,連錫正在坐在餐桌上優雅吃著李嫂準備的早餐,看著今天最新的報紙。

“總裁,很抱歉,我腳扭傷了,估計得請一天假。”

“哦?陸晴,這算是理由嗎?陸晴,沒死就過來給我上班。”連錫想到昨晚靳言抱著她從車子裏出來,這火到現在都還沒能熄滅,原本那個蠢女人是腳拐傷了嗎?

連錫的聲音吼得挺大聲,靳言就坐在她旁邊,自然聽到他說的話。

他把陸晴的手機拿了過來,輕咳了一聲,“連總裁是嗎?晴晴腳現在傷了,不能去上班,你若是想炒了她,我倒是非常歡迎。”

連錫聽到是靳言的聲音,狠狠掐住了手上的報紙,靳言這如意算盤打得不錯,他炒掉了陸晴,那麽就他就可以順理成章的霸占那個蠢女人,休想!

陸晴那個女人,雖然平時看起來不起眼,但是那股倔強的勁,他太清楚不過了。

若是她真的跟靳言在一起,靳言又何需這麽緊張用這種激張法?

那女人現在是誰說的,還說不定呢。

“這樣子啊,跟陸晴說一聲,腳傷了好好養著,連氏的大門隨時為她打開,而且,養傷這期間,算帶薪病假。”說完,連錫掛掉了電話。

陸晴原本以為連錫會發怒了,他現在居然說讓她好好養著?還給她保留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