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共進午餐

整整五分鍾過去,連錫都沒有說話,有一種怪異的眼神一直看著陸晴,被他這樣盯著,陸晴不知道為什麽感覺有些心虛,但是,她覺得自己並沒有那裏做錯了。

“沒別的廢話,就給我出去。”連錫的聲音冷冷從牙縫裏透出來,仿佛如同寒冰一樣。

陸晴沒有再說話,默默退出了他的辦公室,聽著他這種語氣態度,她才感覺熟悉些。

連錫看著她一拐一拐的走出辦公室的樣子,眉頭輕輕皺了起來,這個蠢女人。

陸晴一整天幾乎都在埋頭苦幹,公司最近新開發了兩個項目,她作為秘書,自然得好好了解情況,由於她的腳還不是很方便,午飯便讓杜若帶了一個回來。

當她打開飯盒,看到香噴噴的叉燒的時候,連錫突然走了進來,她有些吃驚地看著他,“總裁,有事吩咐嗎?”

連錫首先看了一下擺在她前麵的飯盒,走了過去,伸手拿起她的飯盒,動作流利而準確無比的扔到垃圾筒裏,陸晴眼傻了,那盒叉燒花了15塊,她都還沒來得及吃上一口。

“連錫,你這是在做什麽?”顧不上在公司裏,她直接呼他的大名了,極為心度看了一眼正在垃圾筒裏的飯盒,心裏那個痛啊。

“走,跟我出去。”連錫沒打算跟她解釋,無視她那白癡到極點的表情,總之,她在心痛那個垃圾快餐的表情,在他眼裏,就是白癡樣。

“去那裏?就算給你賣命,也得給頓飽飯吃吧?”見過地主的,沒見過這麽地主的,黃世仁怕是要比他好上幾百倍了,至少人家還能有口飯吃。

“少廢話,讓你跟來著就跟著來。”連錫冷酷的走了出去,也沒有再看陸晴一眼。

陸晴隻能氣憤,卻不得不跟著他出去。

他高大挺撥走在前麵,樣子十分的優雅。

她一拐一拐跟在後麵,樣子十分的滑稽。

陸晴跟在後麵,心裏早已經把連錫祖宗都罵了上好幾遍。連錫走到電梯,發現那個女人還沒有跟上來,他不得不把電梯按停,過了一會兒,才看到那個女人那副蠢樣子,是的,那蠢女人的腳還沒有好。

陸晴走進電梯,連錫依然是那副冰山臉,對誰都是冷冰冰的樣子,她想,是不是除了那個叫溫如雪的女孩才能讓他這副冰山臉融化?

就算是現在站在他身邊,陸晴都能感到一陣莫明的冷意,這個冬天,真是分外的冷啊。

電梯直接到了地下停車場,陸晴不知道這位陰晴不定的大總裁到底想要做什麽?隻得艱難跟在他的後麵。

連錫突然回過頭來,看了她一眼,“站在這裏不要動!”說完,頭也不回走向他那副銀灰色拉風的蘭博基尼。

不讓她走,陸晴求之不得,她就站在原地,看著他把車子開了過來。

“像根木頭似的愣在那裏做什麽?上車!”連錫不悅的說,陸晴心裏怒啊,可是隻能壓抑著不能發作,連飯都不讓吃,嘴巴還那麽的可惡。

陸晴坐上副駕座,臉色也不太好看,她別過頭,看著外麵,跟連錫也沒有話要說的。

跟這個男人,有時候真的無法溝通,是不是像他們這種高高在上的男人,都是這樣蠻不講理的?

車子緩緩駛出了停車場,車廂裏,連錫專心開車,陸晴轉頭看外麵的風景,兩人仿佛就是不認識似的,誰也沒有說話。

車子開了十分鍾以後,在一家餐廳停了下來,陸晴這下子完全是怔住了,他這是在做什麽?難道是帶她來吃飯的嗎?

看著傻在原位的女人,連錫不悅的說,“陸晴,還不下車,難道等著我抱你下來?晚上你再做夢。”

聽到這話,陸晴不樂了,她解開安全帶,“我不需要勞煩你大架,想抱我?下輩子吧!”

一個比一個狠,兩人的目光隔著車子,在空中火熱打架,最終,連錫苦笑了一下,“好了,進來吧,別一會說我是黑心黃世仁。”

他知道就好,隻是,陸晴沒有想到,他居然猜到她在心裏是怎麽罵他的。

餐廳很有格調,裏麵用餐的人很多,但是老板直接把他們領到了包間,這個混蛋,就算帶她出來吃飯,就不能好好說一句嗎?仿佛她就是欠了他似的。

好吧,她承認當初他從賭場帶走她,當是她欠的。

“想吃什麽?”連錫把菜牌遞給她。

“我剛才在外麵看到有人吃火鍋,現在生氣那麽冷,吃火鍋一定很棒。”陸晴老實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誰叫他那麽可惡扔掉了她的飯盒,而且態度十分的惡劣,吃一頓好的,那是補償她,是他應該做的事情。

“那行,上火鍋吧。”連錫一句話說完,老板立即點頭退出去。

五分鍾後,由兩個服務員推著餐車走了進來,各種適合火鍋的食材一一擺上桌麵。

陸晴看著,肚子都覺得餓得快要貼肚皮了。看著陸晴那副看著食物閃亮的眼睛,連錫覺得好笑,又有些可愛。

食物擺好,陸晴拿起筷子,放了一些肉丸進去,又夾了一些牛肉片,牛肉切得很薄,不用一分鍾就熟了,她沾上醬料,吃完以後,她豎起了拇指,“連錫,快試一下這牛肉,味道很棒。”

聽到她喊自己的名字,沒有喊總裁,連錫的心情還是不錯的,於時順著她的話,也夾起了一塊牛肉放到鍋裏。

她就坐在自己的對麵,此刻的她撿摘掉了那副討厭的黑框眼鏡,火鍋的白霧在四周繚繞,一時間,連錫看得有些失神了。

陸晴忙著涮東西吃,可能是連錫的目光太過熾烈了,陸晴一邊往嘴裏塞著牛肉片,一邊不解看著他,順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臉,“我臉上是不是沾到東西了?”

“沒有,趕緊吃,吃完給我滾回去工作。”一句話,對連錫那點小小的好印象,又沒了,典型的黃世仁。

不過,在美食麵前,她的心情還是很好的。

一個小時後,陸晴撐著肚子從餐廳裏出來,“好飽,完蛋了,在長膘的季節裏還吃那麽多,要胖死了。”

連錫一邊發動車子,一邊說,“胖一點有什麽關係?反正也長得那麽難看了。”

“連錫,少損一句會缺塊肉啊?”不就吃了他一頓午飯嗎?他有必要時刻看她不順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