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負全責

回到房間,陸晴隻覺得頭還是有些暈暈的,她走進浴室,看著自己緋紅的臉,忍不住用手捏了一下,這冬日裏的寒風還真是夠刺骨的。

她打開水閥,準備好好泡一個澡,想到明天就要回去,她還是挺開心的。

畢竟,那裏都比不上自己的小窩好。

手機鈴聲響起,她走出浴室,這個時候來電話的人,恐怕隻有一個。看了一下來電顯示,這第六感實在太準了,如果不接,保證一分鍾以後手機還會繼續想,她不是拖拖拉拉的人,果斷地按下了接聽鍵。

“喂……”

此刻,靳言的時候正好是早上,他剛進辦公室沒多久,盡管今天的工作很忙碌,但還是不放心她,同時,思念她。

“晴晴,睡覺沒?什麽時候回來?”靳言的聲音其實挺好聽的,從電話那端傳來,渾厚中帶著磁性,聽起來非常的性感。

“還沒,打算去洗澡,電話費很貴,沒事我掛了。”他有錢他不在乎,但是陸晴想著那國際長途的電話費,還是有些心痛的。

“我一會給你充值,晴晴,確定什麽時間回來了嗎?”靳言對於這個問題還是比較堅持的,他甚至想,是不是連錫那個混蛋故意不讓她回來的?

“明天回來,就這樣,我掛了。”陸晴想了想,幹脆就說了吧,省得他老扯著這個問題不放。

“好,趕緊洗個澡,然後早點休息,到時我來機場接你,晴晴,我想你了,晚安!”

“晚安!”

陸晴掛掉了電話,不由得笑了一下,靳言這個時間應該是白天才對,來接她機?她挑了一下眉頭,可以拒絕嗎?

她腦海裏不由得出現了這樣一副畫麵,在人潮湧動的機場裏,連錫和靳言一左一右的扯著她,像是要撥河似的。想到這裏,她下意識打了個冷顫,太恐怖了,到時她得想想辦法,堅決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國內的狗仔隊太強大了,若是真的機場裏上演這樣的一幕,估計她不用再出去了。

她輕輕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這想象力也太豐富了,陸晴啊陸晴,你還太瞧得起自己了吧?

看著鏡子中自己,忍不住搖了搖頭,然後躺進了浴缸。

半個小時後,她從浴室裏出來,泡完澡的感覺真的非常棒,她從櫃子裏拿出吹風機,剛吹了一會房間裏的電話響了起來,這個時候會是誰給她打電話的?

“喂,你好……”

“晴晴,是我,還沒睡嗎?”

陸晴不由得皺了一下眉頭,連錫什麽時候這麽好興致找她聊天?更何況晚上的時候還一起吃的。

“準備睡了,有事嗎?”

“沒有,那你早些睡,晚安。”

電話那邊的連錫,拿著電話輕歎了一聲,他能告訴她,其實他打電話過來,無非就是想聽聽她的聲音,可是這樣的話他說不出口,這個女人的反應永遠都會在他的意料之外。

那天在飛機上,他鼓起勇氣向她表白,結果這個女人懷疑他是不是有病,那一刻,連錫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而且,這個女人太敏感了,稍稍有點不對勁,都會很好保護起來,那冷冰冰的態度,仿佛拒人千裏之外。還是不能太著急,省得嚇跑了她,到時,他去那裏再找一個這樣能幹的秘書,更加不想便宜了靳言那個男人,他是巴不得陸晴趕緊從他這裏離開。

陸晴沒想太多,吹幹了頭發,她給自己倒了杯紅酒,這紅酒反正已經付過錢了,不喝白不喝,這樣冷的天氣,喝點酒更容易入睡。

她站在落地窗前,俯瞰著這個城市的夜景,入夜了,街上依然車水馬龍的,處處張顯著這座城市的繁華。

想到自己未來的路,她順手把杯中的紅酒一喝而光,未來的路,她隻有堅強,給自己撐起一片天空。

看著時間也不早了,她拉上窗簾,將窗外的繁華隔絕,隻留了一盞小台燈。

寒冷的夜裏,躺在舒適的被窩裏,陸晴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清晨,陽光透過窗簾,隱隱約約撒下一些光圈,陸晴從**起來,拉開了窗簾,大片的陽光盡情的撒滿,天空很藍,像一塊非常幹淨畫布,陽光把冬日裏的寒冷掃去。

看到這樣的好天氣,陸晴的心情也不自覺好了起來,時間還很早,她走浴室梳洗了一翻,想到這個奢華的總統套房,花了那麽多錢住在這裏,自然是該用的都用,浪費對於陸晴來說,是一件非常可恥的事情。

梳洗完畢,她把自己為數不多的行李收進了箱子,這些衣服幾乎都是連錫提供的,那天直接把她送到機場,連讓她回家多拿兩套衣服的時間都不給。

這個時候,也不知道連錫起床了沒有,陸晴忍不住打了個電話過去,電話那端傳來的聲音有些沙啞,讓陸晴忍不住有些擔心起來,“喂,聲音怎麽這樣?是感冒了嗎?”

“應該沒有,不用擔心,你起來了嗎?我讓人送早餐上來。”連錫說著,忍不住咳了一聲,這下子,陸晴那裏還能鎮定下來,趕緊掛掉電話,過去敲門。

連錫身上隻穿了一件睡袍,上麵那條裂縫能清晰看到裏麵的胸肌,看到陸晴心急的樣子,他的心情大好,“晴晴,我沒事。”

陸晴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額頭,再摸了一下自己,“好像有一點點發燒,肯定是昨天去滑雪,太冷了,我給你拿藥。”

連錫也沒有阻止她,就坐在一邊看著她為自己忙碌,這種感覺很不錯。

這總統套房裏,連感冒藥都是一應俱全的,設想得非常周到,陸晴想了一下,覺得不對。

“你應該先喝點早餐,再吃藥,然後睡一覺,反正飛機時間還來得及。”

“好。”

連錫點頭,他在想,是不是應該病得更嚴重些,這個女人才會表現出對自己的關心?

陸晴拿起電話,直接讓酒店餐廳的人送餐上來,她從醫料箱裏拿出體溫計,這體溫計是電子的,她看了一下說明,然後走到**,“把這個夾住。”

“夾那裏?”連錫看著她遞過來的東西,抬頭看著她,無辦法,這連大總裁平日裏都有私人醫生,而且像這種感冒發燒的,一般很少發生,就算有,他也不會在意,他抗拒力強,好得快。

陸晴這下子怔了一下,算是服了他,她情急之下,幹脆直接拉起他的手,把體溫計放到液下。

隻是沒想到,這一拉,那件浴袍一下子被她扯開了,連錫上半身近乎露了出來,而且陸晴就這樣半趴在他身上。

連錫隻覺得某一個地方,漸漸起了反應,一股熱流似乎都衝向一個地方。

今天的她,沒有帶眼鏡,長長的黑發束起一個馬尾,顯得非常的青春而活力。

連錫覺得自己就像是一隻餓了十幾年的狼,如今美食在眼前,怎麽能忍得了?

陸晴看著他的眼睛,一團火在熊熊燃燒,仿佛要將自己也要滅掉一樣。再這樣下去,可怎麽辦?

明明這男人病著的,怎麽力氣還這麽大?

男人,任何時候都不要質疑他的力量,更何況是像連錫這樣的男人?大手一伸,就將陸晴摟在懷裏,動作幹脆利落。

“連錫,放開我,你別亂來。”陸晴緊張地用雙手推著他,眼睛都不敢看著他了。

“晴晴,我不管……”連錫無賴地摟著她的腰,想要去吻她。

這時候,門鈴響了起來,像是催魂似的,一聲又一聲,卻將陸晴成功地挽救,陸晴趕緊從**起來,一邊整理衣服,一邊跑了過去,“肯定是送餐的人來了,我去開門。”

連錫氣極了,這該死的門鈴,破壞了他的好事,差點就將那個女人占為已有,她是他的。

陸晴深呼吸了口氣,又重新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確定沒問題,才讓送餐的人把早點擺放到桌上。

一齊準備妥當,想到剛才的那一幕,她還是心有餘悸,如果不是門鈴響得及時,那會發生什麽情況?

她小心翼翼走到房間,卻發現連錫已經不在**了,倒是聽到嘩啦啦流水的聲音,她輕輕地舒了口氣,跟在連錫的身邊,太危險了,她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十分鍾後,連錫從浴室出來,看著這個點火又不滅火的女人,十分的無奈,“晴晴,如果我真的不舉,你得負全責。”

“關我什麽事?”陸晴脫而出口地反駁,但是說完又覺得自己白癡,有必要跟連錫討厭這種沒有意義的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