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非常不悅

連錫和陸晴兩人相互的扶持著,慢慢從林子裏出來,這時候的太陽已經升起來了不少,山間的霧氣散去,能見度已經清晰了不少,可是看著遠處,還是有霧所遮罩。

陸晴輕輕歎了口氣,幸好天氣還算不錯,否則在這樣大的晨霧裏,根本就不能分辨方向。

連錫看著有些刺眼的陽光,腦袋越來越是模糊,他打起精神來,看到剛才那蛇真是有毒的。

他看了看四周,指起旁邊的山頭,“晴晴,我們走到那邊去,然後想辦法弄點煙出來,相信搜救的人一定會很快發現我們,走吧。”

他不想擔誤時間,得趕緊把一切交待好,否則她會非常的危險,以她的性格,肯定不會獨自一個離開,可是如果搜救的人不能及時找到她,在這冰天雪地,又沒有食物的情況下,她也堅持不了多久。

陸晴點了點頭,兩人加快了腳步,半小時後,兩人總算爬到一個高點的山坡,連錫搖了搖頭,費力讓自己清醒,“晴晴,不要再走了,就在這裏,我們想辦法生點火出來。”

“連錫,你覺得怎麽樣?有沒有覺得那裏不舒服?”陸晴還是有點擔心,他的臉色有點蒼白,不知道剛才那蛇是不是毒蛇。

“沒事,晴晴,我們趕緊吧,已經經過一夜了,搜救的人應該離我們不遠。”

兩人一起動手,這次連錫並沒有阻止陸晴一起幫忙,兩人合力,終於把火點了起來,為了把煙弄出來,連錫把一邊生的樹枝都給扔了下去。

這煙慢慢升了起來,雖然不是明顯,但是如果搜救的人來到出事點,必定能夠發現。

連錫看著越升越多的煙,一直繃緊的神經鬆了下來,他整個人軟在地上,“晴晴,如果今天中午以前,搜救的人還沒有出現,那麽你必須離開這裏,想辦法出去,知道嗎?”

陸晴正在火堆裏弄著煙,轉過頭來看到連錫的額頭都是密密細細的汗珠,她扔下手中的柴跑了過去,摸了一下他的額頭,冰冷冰冷的。

“連錫,你怎麽啦?你不要嚇我,好不好?”他的樣子,肯定是剛才的蛇有毒,他給她吸毒,可是自己卻被毒發了。

“別怕,晴晴,你一定不會有事的,你要保護好自己,答應我。”連錫有氣無力地說著,剛才上山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自己堅持不了多久,為了讓陸晴安心,他一直強撐著,直到把煙升了起來,他才放心讓自己倒下,此刻,他實在是支撐不住了。

“我不要,你答應過我,會一直陪著我,保護我的,你怎麽可以說話不算,連錫,我不許你有事,聽到沒有?”陸晴眼淚一下子像是決堤了的洪水一樣,她後悔,她自責,恨自己為什麽這麽不小心?恨自己為什麽沒有早點發現他的不適。

“晴晴,照顧好自己……”連錫費力想要看清陸晴的樣子,可是她的樣子越來越模糊,連聲音也越來越遠,終於,他昏迷了過去。

“連錫,連錫……你快點給我醒過來,不要睡,連錫……”陸晴扯著他的衣領,拚命地搖他,可是連錫就是聽不到她的聲音,給不了她任何回應。

陸晴心慌,從來沒有過的心慌,他怎麽可以這麽過分?怎麽可以在答應照顧她的時候,就要這樣的離開她嗎?不,連錫,一輩子很長的,你不能這樣言而無信。

“連錫,你給我起來啊,你快點給我起來啊,我不許你有事,你若是有事,你讓我怎麽辦?混蛋,你快點醒來啊。”陸晴的眼淚像是掉淚的珠子,不停的滴到連錫的身上,可是在她懷裏的男人卻沒有任何的反應。

如果她早點答應他,是不是他們就不用像此刻那樣的遺憾,他們還沒有好好地相愛,怎麽可以就這樣分開?上天,你又在跟我開玩笑嗎?

在我決定接受一個人的時候,再次將他帶離我的身邊嗎?怎麽可以如此殘忍?

“連錫……連錫……”陸晴不停的呼喚,看著一直在她身邊如同大樹般給她保護的男人,如今一動不動的躺在她的懷裏。在這冰天雪地裏,她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救命啊,老天爺,你不要這麽殘忍對我好不好?”

而正在前往的靳言一行人,寧浩突然發現了不遠的山頭似乎升起了一陣煙,他停下了腳步,“靳言,你看看那邊是不是有煙霧?那並不像是普通的霧。”

靳言仔細打量了一下,現在雖然太陽升了起來,早間的霧氣已經散了不少,但是遠處那霧像是生火升起來的,這代表是有人發出了求救信號。

“走,那裏肯定有人,我們加快腳步。”靳言一聲令下,盡管折騰了一夜,但大家還是提起了精神,向煙霧處前進,畢竟,不論是救陸晴還是救別人,他們曾經作為軍人,對於生命,不論是誰,都是彌足珍貴。

他們快一分鍾,說不定獲救的機會就會大些。

陸晴哭了一會,連錫仍然是沒有反應,她從悲痛之中漸漸清醒過來,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哭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她必須想辦法離開這裏,否則時間再這樣拖下去,連錫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

她知道,不論事情壞到什麽地步,她絕對不會離開連錫,自己一個人離開。

她看了一下天上的煙霧,早上的霧氣重,如果在太遠的地方,別人也根本不會發現她的求救信號。

她把連錫拉到一邊,自己在旁邊再找到了一些生的樹枝下來,山風一吹,煙霧往陸晴方向吹來,嗆得她眼淚直流,她一邊捂著鼻子,一邊弄起點火來,隻求這煙能再大些,這樣搜救的人就可以早點發現他們。

看著煙霧衝天,陸晴回到了連錫的身上,他的嘴唇已經有點變紫,手心冰涼一片,她握起他的手,讓他靠在自己的懷裏,希望能給他些許溫暖。

“連錫,你堅持住,你看看這煙,我是不是很利害,一定會有人發現的,你醒來看一眼好不好?連錫,謝謝你當初把我從賭場救走,謝謝你對我的如此寵愛,甚至不顧自己的生命。你怎麽可以就這樣離開我啊?我不許,我們以後都要在一起,相親相愛的,一輩子,好不好?”陸晴一邊自言自語,最後緊緊抱著他的頭泣不成聲。

她害怕,比起當初從飛機上跳下來更加害怕,他的臉色不好,體溫也越來越低,天氣又是那樣的寒冷,她真的她害怕他會堅持不住。

“連錫……連錫……你是那樣勇敢的人,你不要扔下我,好不好?你一定要堅持住……”

靳言一行人,已經離煙霧升起的地方越來越接受,看著那濃煙,剛才的判斷沒有錯,必須是被困的人發出的求救信號,會是陸晴嗎?

靳言心裏湧起了一絲希望,他走在最前麵,可是這森林裏,幾乎是斷絕人煙,根本就沒有路,他們每走一步,都是自己踏出來的。

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勾破了不少地方,在前來的時候,靳言已經摔了無數次,臉上一些露出來的地方都刮傷,可是那身上的傷,跟陸晴的安危比起來,那是不值一提。

陸晴摟著連錫,突然間發現山下似乎正有白影在湧動,她擦了一下眼淚,重新看了一下,那漸漸逼近的白影的確的人,一定是他們放的煙霧被他們發現了,所以他們是來救自己的。

她站了起來,拚命地揮手,“救命啊……救命啊……我們在這裏,救命啊……”

清清脆脆的聲音傳入靳言的耳朵裏,像是冰山雪裏的一股暖陽,那是陸晴的聲音,他絕對不會聽錯。

陸晴,她還活著,她還活著。

得知這消息,靳言心裏激動,直接扔掉了背包,向陸晴衝去,“是陸晴的聲音,寧浩,是陸晴的聲音,你聽到沒?我就知道她一定會沒事的。”

寧浩看著激動得像個傻子似的靳言,點了點頭,“是的,你看上的女人,肯定也不是不同凡響,怎麽會有事呢?”

辛苦了一夜終於找到了人,大家都鬆了口氣,寧浩拿起被靳言扔下的背包,揮了一下手,“兄弟們,大家再辛苦一下,可算是把人給找著了,不枉老子在這雪地折磨了一夜。靠,老子追女人都沒試過這麽辛苦,這兄弟做得……”

聽著寧浩的話,大家笑了一下,看著前麵已經在狂奔的靳言,也加緊了腳步,大家心裏都有一個想法:就是看看讓靳言如此在意的女人,究竟是什麽樣的?

“救命啊……”陸晴生怕下麵的人沒有發現自己,一直扯著嗓子在大聲喊,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出現在這裏的人竟然是靳言。

她還沒有來得及說話,靳言向她奔來,直接將她緊緊摟懷裏,摟得陸晴幾乎是透不過氣來,“晴晴,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會有事的,還好,我總算是找到你了,你覺得怎麽樣?有沒有那裏不舒服?”

陸晴拉著靳言走到一邊,“靳言,我求求你,你趕緊救一下連錫,他中毒了,他是為了救我才中毒的,我求你,救他。”

靳言看了一眼連錫,他的嘴唇發黑,陸晴急切的聲音在耳邊一次又一次響起,她竟然求自己?她是如此的倔強,如此的驕傲,可是為了連錫,她竟然求自己。

其實,即便她不說,他也會救連錫,但是聽到陸晴為了別的男人而求自己,他非常不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