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對不起

汪秘書看著手中的食盒,這是她花了很大的心思,扔了實在太可惜,剛才總裁發了那麽大的火,到底是因為什麽?

不一會兒,汪秘書來到病房,總算明白為什麽靳言剛才發了那麽大的火氣。

看著**的兩個人,她臉色也不好看,想到自家總裁冒著危險進山救他們,結果他們兩人在這裏濃情蜜意,她都覺得這食盒扔掉才是最好的,不能便宜了他們。

剛才,總裁居然還念著她沒有吃過東西,如果換作是她,早給扔了,那裏還想她吃沒吃?

陸晴也發現了汪秘書進來,隻是她的臉色不好看,“汪秘書,請進來坐。”

“那就不用了,這東西是我們總裁讓我送來的,你們慢慢吃。”說完,汪秘書實在也不想在這裏看到他們了,真心替總裁心痛,一片情意,她絲毫不見。

“連錫,是靳言救了我們。”陸晴走了過去,拿過了飯盒,看著裏麵的食材,都讓人食欲大振,他們被困在山裏,粒米未進。

“改天找個機會,我們好好感謝他,這樣好嗎?”連錫沒想到,靳言居然來了,可見,他對陸晴的心意不比自己小,好在,他早一步得到了陸晴的心。

盡管這次是死裏逃生,但他還是非常感激這次事故,是這次事故,陸晴才接受了自己。

“好。”想到靳言那受傷的表情,陸晴心裏也很痛,但是,既然不能在一起,她也不想擔誤了靳言。

東西準備得很豐富,這是他們得救後第一頓飯,而且還是有對方陪著,連錫和陸晴都覺得這份幸福來之不易。

“晴晴,我爸媽下個月初回來,等他們回來了,我就把她帶回家見他們,商定我們的婚禮。”連錫一邊優雅的用餐,一邊跟陸晴說。

陸晴正在吃著鮑魚粥,隻差沒有一口噴出來,他在說什麽?他們這才多久,就商定著結婚?火箭都沒有這麽快。

“連錫,你是瘋了吧,我們這才確定關係,我不想這麽那快就結婚,還得好好考察你。”陸晴想著自己這才剛畢業,就被帶上已婚的帽子,好像不太好。

連錫挑了一下眉頭,輕輕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那麽請問陸晴小姐,你還要考慮多久?我可等不了那麽久。”

陸晴看著她一臉認真的樣子,忍不住笑了一下,好像從回國以後,她從來都沒有像今天那樣的開心過了,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她想她應該可以信任他,相信他能給自己幸福。

“連錫,若是你父母不同意怎麽辦啊?”她從來沒有見過他的父母,以前去他家的時候,都隻有李嫂在。

“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喜歡你的,他們去旅行了,下月初就會回來,別擔心。”說完,連錫將她擁入懷裏,他隻覺得幸福一下子離自己很近。

陸晴靠在他的懷裏,聽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他們平安活著回來了,此刻她離他的心髒最近,她不敢肯定是不是已經占滿他的心,但是她肯定這顆心上肯定有自己的位置,她也相信,將來這顆心一定都是完整屬於自己的。

以前這顆心屬於誰的並不是很重要,最重要的是這顆心將來屬於自己。

“連錫,我很霸道的,我要你以後一心一意的愛我,否則,有你好看的。”陸晴忍不住用手指了指他的心房,連錫聽著她霸道的宣稱自己的所有權,順手捉住了在他胸前耀武揚威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

“你要怎麽讓我看好啊?”連錫忍不住問。

“我……我……到時你就知道。”陸晴“我”了半天都想不到要對這個男人怎麽樣,她忍不住歎了口氣,“連錫,看看你現在就開始欺負人了。”

他笑得更歡了,摟著她在懷裏,“好了,隻許你欺負我,不許我欺負你,這樣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對了,讓醫生再給你檢查一下吧,看看什麽時候可以出院?”對於醫院,陸晴實在沒有好感。

“好,知道你不喜歡醫院,等會讓醫生檢查完了,明天我們就回家,反正家裏也有家庭醫生,你就不需要操心了。”不止陸晴不喜歡醫院,連錫也不喜歡,自然不想在這醫院裏多呆。

醫生檢查完,已經是晚上的時候,莫東早派人送來了晚餐,原本陸晴是想回到自己的病房,結果連錫不知道用了什麽手段,把床加大了,硬要陸晴留在這裏陪著自己。

無奈之下,陸晴也隻能同意,她從來都不知道這個男人的嘴原來是這麽能說的,說什麽她別多霸占一個床位?又說什麽住在一起可以省錢?

她就覺得好笑了,這個男人有多敗家,做了他秘書那麽久,自然是知道的。

不過,在這樣寒冷的冬天,被他摟在懷裏看電視,陸晴也覺得有很溫馨的感覺,這種感覺,仿佛已經遙遠得她都記不起來了。

躺在他溫暖的懷裏,陸晴沒一會兒睡意漸濃,靠在他懷裏就睡著了。

連錫原本還想跟她聊聊天,結果這個女人這麽快就睡著了,他關掉了電視,看著她安然躺在自己的懷裏,這兩天實在讓她累的,都沒有好好休息過。

他將她放在**,讓她靠在自己的身邊,他從來都沒有那樣強烈想要娶一個女人,即便從前如雪在的時候,他都不曾有過如此強烈的衝動。

看著漆黑的窗外,隻能看到窗台上正飄著雪花,如雪一般的季節,連錫轉頭看了一眼懷裏的女人,以後,她都是自己最疼愛的女人。

放鬆了緊張的心情,陸晴這一覺睡得非常的踏實,直到第二天護士進來查房,被人看到兩個躺在**,陸晴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直到護士離開,她才從被子裏出來。

“連錫,我們今天能出院了嗎?”在醫院裏,這個惡霸非要讓她睡在一起,臉皮還沒有他那麽厚。

“莫東已經去辦手續了,知道你心急,家裏也已經準備好了。”連錫忍不住捏了一下她的臉,每天醒來能看到她的感覺真好。

想到連錫那個豪華的別墅,陸晴的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一方麵,那裏太多溫如雪的影子,她的影子就像是一根細小的刺,被深**在陸晴的心裏,她無法撥除,隻能任由它壓在最心底處,可是一碰觸還是會隱隱作痛。

對於這些痛,她選擇了主動屏閉。

另一方麵,她已經選擇了連錫,自然是向著婚姻走去,如果她還沒有嫁給他,就要跟他住在一起,這樣的名聲也不太好。

“連錫,我不想去你那裏住,若是讓你父母以後知道了,我還沒嫁給你就搬去跟你一起住,我怕會被人說閑話,我想回去我自己的小窩裏,可以嗎?”

看著她那雙明亮的眼睛,帶著一絲可憐的眼神看著他,連錫的心都融了。

“晴晴,我尊重你的決定,不過這幾天先去我那裏住,畢竟在醫生,我會比較放心,等你好了,再讓你回去,好不好?”連錫盡管是霸道,他覺得她跟自己住在一起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可是他還是要顧及陸晴的感受。

“好。”這個男人,向來是不會跟自己商量,自己作了決定,讓別人執行。如今,他還是把自己的意見聽進去了,這點她還是比較滿意的,兩個人在一起,也需要彼此互相的尊重。

莫東辦事效率向來快,很快就辦好了出院手續,兩人從醫院裏出來,門口便停了一輛加長版勞斯萊斯,非常的氣派,她忍不住向了一眼連錫,這家夥也太囂張了吧?

出院也弄輛豪車來接送?連錫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接老婆的車,自然得用好的,走吧,我們回家吧。”

陸晴無語,說實話,她也是第一次坐這麽貴的車子,聽到他剛才那一句老婆,她心裏還是覺得挺甜蜜的。

在他們不遠處停靠的黑色保時捷裏,靳言帶了一副黑框眼鏡,看著他們甜甜蜜蜜地離開。他狠狠地敲打了一下方向盤,明明知道那個女人的心現在已經在連錫身上了,他還非得跑來醫院看他們恩愛。

該死的,他更恨自己,對於這個女人終究是不放心,如今看到她出院,他不知道是喜還是悲。

昨晚,他幾乎喝了一夜的酒,他以為自己醉了就會忘記陸晴,可是腦海裏陸晴的身影越發清楚,想到她躺在連錫的懷裏,他恨不得毀了全世界。

今天早上,他還是無法控製自己,犯賤地來到了醫院,結果就看到他們甜蜜的出院。

靳言,你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陸晴經過那輛黑色保時捷的時候,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盡管看得不清楚,那人帶著眼鏡,可是她能感覺得到那人是靳言。

他是那麽驕傲的人,甚至還來救自己,自己卻拒絕了他。她到現在都忘記不了當時他那一臉受傷的表情,靳言,對不起……她隻能在心裏默默的說。

手突然被緊緊握著,連錫將她摟在懷裏,“晴晴,你是我的。”

看到身旁的男人,她點了點頭,這輩子,她注定是要對不起靳言的,但願他能早日找到屬於他的真命天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