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隻有一個陸晴

陸晴看著連錫站在門邊,也傻住了,這個讓她揪心揪費的男人舍得溫如雪了嗎?

靳言就抱著陸晴,帶著一臉挑釁的表情看著連錫,那表情看得連錫胸中的怒火了一下子燒了起來,“陸晴,你就這麽迫不及待嗎?我不就是兩天沒有見你,你居然跟靳言在一起了?”

“連錫,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說……”陸晴掙紮著想要起來,卻被靳言抱緊。

連錫看到此情此景,恨不得滅了靳言,他一拳打到門邊上,隻見那門砰的一聲,接著連錫氣憤的離開。

“連錫,你聽我解釋……”陸晴追了出去,可是連錫早已經消失在門口。

站在門口,停下了腳步,看著那個連頭都不回的男人,陸晴苦笑了一下,解釋?她還需要解釋什麽嗎?

那他為什麽不解釋一下,在晚上將她一個人扔在高速路上,他為什麽不解釋一下他在醫院裏徹夜陪著溫如雪?在她最需要他的時候,他卻果斷掛掉了自己的電話。

連錫,你為什麽不給我一個解釋呢?為什麽?

靳言拿了雙鞋子出來,看著她急切追了出來,腳上鞋子都忘記了穿。

“晴晴,鞋子穿上,你這燒才剛退,別胡鬧。”靳言把鞋子放到一邊,蹲下身給她把鞋子穿上。

陸晴愣在原地,她輕輕摸了一下胸口,那顆心正在滴血呢,可是連錫看不見,他什麽都沒有看見。

“靳言,你就是故意的是不是?故意讓連錫誤會是不是?你們男人都是混蛋,給我滾……”陸晴推開靳言,衝進了房間,把門反鎖了。

剛才這門被連錫一拳下去,門是更加不牢固了,她翻開被子鑽了進去,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氣。

靳言那個混蛋剛才就是故意的,可是連錫,想到這個男人,她隻覺得腦袋又開始痛起來了。

“晴晴,你先休息一會,我給你做早餐。”靳言敲了一下門,沒能聽到陸晴的回應,現在她應該需要好好一個人冷靜一下,想清楚誰更適合他。

連錫坐在車上,臉色黑得非常難看,莫東小心翼翼地問,“總裁,現在是去醫院,還是回公司?”

“公司!”

莫東小心開著車子,他沒想到總裁這麽快就下來,而且臉色前所未來的難看,就像是一頭被惹怒的獅子般,讓人害怕。

正想著該不該問一下,手機的鈴聲響了起來,連錫拿出手機,看到來電顯示有些失望,還是接下了,“喂,如雪怎麽啦?”

“錫,你去哪裏了?怎麽你不在醫院裏?”溫如雪醒來,發現連錫不在身邊,她立即緊張的打電話,這段日子裏,死裏逃生,她差點以為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再有機會看到連錫了,真的很害怕再次醒來的時候,自己隻是在做夢而已。

“如雪,我問過醫生了,你隻要好好休養就不會有生命危險,我回公司處理點事情,下午再過來看你好嗎?”連錫有些心煩意亂,卻還是耐著性子給如雪說電話,她是無辜的。

溫如雪拿著電話,隻能點了點頭,“錫,那你早點過來哦。”

“好,你乖乖聽醫生的話。”

連錫掛掉了電話,忍不住歎了口氣,拿著手機,輕輕揉了一下額頭。

莫東從後視鏡看著,他也沒有勇氣去問,這個問題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怎麽處理。

連錫閉上了眼睛,想到剛才陸晴與靳言抱在一起的模樣,她還穿著睡衣,可見,昨晚靳言一直都在,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再加上靳言一直就對陸晴賊心不死。

想到這裏,他的手緊緊握在一起,骨頭發出格格的聲響。

車子正在等紅綠燈,從後視鏡裏清楚看到連錫的模樣,在心裏暗暗告訴自己,今天絕對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不能招惹到這台風尾。

陸晴家,靳言煲了點皮蛋瘦肉粥,陸晴的燒剛退,適合吃點粥。

他走出去看了看那緊閉的門,也不知道她要難過到什麽時候,她對連錫的感情那樣深,想要將連錫在她心裏趕走,有一定的難度,這個女人有多死心眼、多倔強他是知道的。

這門雖然反鎖了,正想要打開,對他來說不是件難事,更何況他曾經在這裏住過,對於這屋子裏一切,可以說是了如指掌。

陸晴用被子把頭蓋上,思緒淩亂,想到連錫剛才肯定是誤會了,他連解釋都不想聽自己說一句,是不是他已經打算跟溫如雪在一起了?所以正愁找不到說分手的借口?

剛才那一幕正好給連錫看到,否則,他怎麽會連解釋都不聽?

回想到他在醫院裏,對著溫如雪濃情蜜意、溫柔體貼的模樣,是陸晴從來沒有看過。想到那時候她無家可歸被他帶回家裏,結果她不小心誤穿了溫如雪的衣服,他氣得要當場脫她的衣服,可見,溫如雪在他心裏的位置有多高。

而她,曾經以為溫如雪不在了,她跟連錫還能有將來。

隻是,溫如雪回來了,便沒有她的位置,她陸晴站在那裏,就像是一個陪襯、一個笑話。

她忍不住笑了,笑著笑著,眼淚又出來了,她伸手抹了一下眼淚。此刻的眼淚就像是廉價的自來水,別哭了好不好?

她努力安慰著自己,可是怎麽眼淚就像是自己作對似的,越是想不哭,眼淚就越流出來。

靳言把門開了,走進了發現陸晴整個人都鑽在被子裏,被子微微的顫抖,他翻開被子,看到陸晴淚流滿臉,看得他心痛。

他一把將陸晴從**拉起來,有些恨鐵不成鋼地說,“為了這樣一個男人也值得你哭成這樣?在你生病的時候,他在醫院裏陪著別的女人,陸晴,你給我清醒點。”

陸晴透過淚光,看著有些模糊的靳言,他的話聽在耳裏像是刀子般提醒她,她陸晴就像一個笑話似的。

她推開他的手,“靳言,笑話也看夠了,滿意了嗎?別在這裏假裝關心我,我不需要,誰我都不需要,你給我滾。”

陸晴指著門口,示意靳言出去,她到底得罪誰了?

“別哭了,這感冒的還沒全好,先吃點東西,身體好了才有力氣去哭是不是?”

“不用你管,別在這裏裝模作樣的,你就是想我不好,想我跟連錫分手,告訴你,就算我跟他分手,我也不會選你。”陸晴越說越是生氣,怎麽看靳言就怎麽不順眼。

隻是那話聽在靳言耳裏,格外的刺耳,他輕歎了一聲,“晴晴,我那裏比不上連錫?”

被他這樣一問,陸晴也說不出來,“像這樣的男人,那個女人看得上?你給我出去,我不想見到你。”

他這樣的男人?陸晴她是啥眼光,這麽好的鑽石黃金漢在她眼裏一文不值的,算了,看著她病了心情有不好的份上,他自然不會跟她計較,這個女人還記恨著剛才的事。

好吧,他承認自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氣走連錫的,他這也算是給她出口惡氣啊,這個女人一點不領情。

“好了,聽話,先吃點粥再生氣好不好?”靳言完全是把她當成胡鬧。

陸晴更加是氣死了,她明明就這麽生氣,這麽難過,可是靳言居然把她當成小孩子般胡鬧,她拿起枕頭,直接給扔了過去。

靳言單手就接著了,把枕頭放回**,在她旁邊坐了下來,“就算不想看到我,也吃完東西先好不好?晴晴,不能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陸晴撇了一下嘴,總算是安靜下來了,看著她不吵了,靳言把她的外套拿了過來,給她穿上。

“靳言,你不用對我這麽好的,我不會跟你在一起的。”陸晴有些心虛,他的好她不是看不見,看著眼圈裏青黑,眼睛紅紅的,他真的是徹底不眠照顧自己。

甚至,她還對他發脾氣,可是這個男人卻還給她弄早餐。

“好了,我知道,等你身體好點了,我就滾蛋,這樣好了吧?”靳言實在是拿她沒辦法,這個女人真是天生就是來折磨他的,可是,他不打算對她放手了。

陸晴走到客廳,不得不承認,靳言這混蛋廚藝真的不錯,也不知道他從那裏弄來的鹹菜,看起來好像很開胃的樣子。

“晴晴,看看味道還行嗎?你現在想吃什麽?我中午給你做。”

“不用了,謝謝,不麻煩了。”

她也不覺得自己有多好,不值得靳言做這些,剛才生氣的時候,她甚至衝著他吼,可是這個男人還是一如既往,她忍不住歎了口氣。

“這腦袋在想什麽?晴晴,什麽都不用想,先把身體養好,至於那些欺負你的,我一定會幫你出氣,別難過好不好?我不喜歡看見你哭。”

剛才看她哭得這麽傷心,他心都跟痛起來。

“不用你管,靳言,我的事你別管了好不好?”陸晴一邊咬著鹹香,一邊說。

“來,多吃點……”靳言沒回答她的問題,她的事情想讓他不管,那基本上沒可能的,他不管誰管?

一大早心情低落到了極點,她也沒想到自己居然還有胃口吃東西,靳言這個家夥,其實真的挺不錯,隻是,注定了他們是無緣的。

她更加不想擔誤他,“靳言,我吃餓了,而且燒也退了,要不你回去吧,我知道你也很忙的。”

“嗯!”他知道他忙,可是最忙的事情也沒有她重要。

或許,這就是他跟連錫之間的差別,在連錫眼裏,除了陸晴還有溫如雪。可是,在他心裏,隻有一個陸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