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恨自己不爭氣

連錫掛掉了電話,點起了根煙,順手走過去從酒櫃裏拿出一支紅酒,給自己倒了一杯。

想他這輩子,從來沒有像現在那樣的糾結過,他不舍得陸晴,卻又不能傷害如雪。

人生,麵臨著一場非常困難的選擇題,不論傷害了誰,都不是他希望看到的。這時候,跟陸晴在一起發生的事情一件件像是放電腦般在腦海裏回放,她笑的樣子,她生氣的樣子,她精明幹練的樣子,他都忘不了。

他現在在這裏坐立難安,都隻是因為太在意那個女人了,甚至超過了對溫如雪的感情。

隻是,如雪也是他曾經深愛的女人,他亦不能傷害。

一根煙過後,他的眉頭輕輕擰起,一切隻有等如雪康複,恢複正常的日子,這樣他才不會那樣的內疚。

至於陸晴那個女人,她真是好狠的心,可恨自己最放不下人是她。

莫東敲了一下門,隻是進來沒料到是這種場景,向來不會在辦公室裏,連錫都是一副精力充沛、精明能幹的樣子,怎麽能像現在這樣,煙霧四處繚繞,桌子上的紅酒已經沒了一半,空氣裏都飄著酒的味道。

“總裁,下午去醫院,還是舉行會議?”

“下午二點正常召開新品預發會議,四點去醫院吧。”

莫東點頭,表示知道,“總裁,還有什麽需要吩咐的嗎?陸晴小姐那邊,還需要特別照顧嗎?”

莫東是硬著頭皮問的,其實問完他就有些後悔了,這簡直就是往槍口裏撞啊。

果然,一提到陸晴,他的臉色立即變得更黑了。

“不需要了,出去吧。”連錫揮手,明顯是不太想說這事,莫東也廢話了,趕緊離開了他的辦公室。

實在是太過好奇了,而且了解一下事情發展方向,對自己是大大有好處的。

他思量最三,回到辦公室裏直接撥通了陸晴的號碼,他也想知道陸晴到底做了什麽事情才讓總裁這麽生氣的,電話響了一下,便接通了。

陸晴原本以為會是連錫的號碼,隻是她又再次失望了,其實她都不知道到底在期待些什麽,可是心裏仍然無法控製想著他。

“喂……莫東,找我有事嗎?”

莫東聽著她有氣無力的聲音,分明這兩人是吵架了,“陸晴啊,我們共事也這麽久了,能不能告訴我,你跟總裁之間發生什麽事情了?今天總裁從你那裏出來,那張臉就是一直黑著,像是欠了他幾個億似的。”

陸晴聽著,心裏冷笑了一下,“莫東,你能告訴我那天晚上連錫到底出了什麽急事嗎?”

莫東聽著陸晴這樣問,心裏瞪的一聲,難道陸晴已經知道了那晚連錫是因為溫如雪,所以才拋下她的嗎?

遲遲沒有聽到莫東的回答,陸晴心裏了然,“莫東,我累了,先不跟你說了,再見。”

莫東正想著怎麽解釋這件事情,陸晴已經掛掉了電話,看樣子,陸晴是已經知道了,隻是她又怎麽會知道的?

莫東不明白的是,世事有時候往往就是這麽巧合,連錫將她拋在路上,結果陸晴冷得感冒,卻在醫院看到了溫如雪。

他該把這件事情告訴連錫嗎?這件事情遲早會讓陸晴知道,隻是他也沒有料到,陸晴居然這麽快就知道了。

下午,連錫開會完會議便直接離開了公司,最近所有行程除非是非出席不可,都被莫東推掉了。

莫東跟在連錫的後麵,那表情看似來非常的沉重,甚至撞到柱子上去,這下子,連錫想要視而不見都不可能了。

他停下腳步,看著莫東正捂著鼻子,“有什麽廢話趕緊說!”他不耐煩的說。

莫東心想,還是總裁太了解自己了,畢竟跟在他身邊六年了,“總裁,我想陸晴小姐已經告訴了如雪回來的事情。”

連錫一聽,那道眉頭皺得更緊了,“她怎麽會知道?”連錫反問,他不由得想到了靳言,靳言是什麽人物?假如他有心想要知道,這也不是什麽秘密,他知道能調查得到。

他簡直太小人了,難道是他去告訴陸晴的嗎?故意挑起他們之間的矛盾?所以在那種情況之下,陸晴才會跟靳言在一起的嗎?

莫東說完,就一臉緊張站在一邊,他也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對還是不對,可是他就是忍不住。

“先去醫院!”連錫坐在車子上,腦海裏都是今天早上靳言抱著陸晴的畫麵,陸晴不是那樣隨便的人,一定是靳言那個小人去挑撥他們之間的關係。

車子很快就到達了醫院,連錫拿著一束新鮮的香水百合來到了溫如雪的病房,這些日子裏吃的苦頭,比溫如雪這輩子吃的苦頭還要多,所以整個人看起來都非常單薄,這樣的她,連錫又怎麽能說出一些狠心的話來?

“連錫,你來了……”

溫如雪發現連錫來了,趕緊翻開被子想從**下來,連錫按住了她,“如雪,不要亂動,乖乖躺好。”

說完,他把花放到一邊,溫如雪看著這百合,味道很香,隻是,“你為什麽隻送百合啊?我也很喜歡玫瑰花,玫瑰代表愛情……”

“你不喜歡這百合花嗎?”連錫反問,在她旁邊坐了下來。

“喜歡,你送的我都喜歡,是不是很忙啊,怎麽到現在才來看我,我很想你。”溫如雪一邊說,一邊挪到他身邊,抱了過去,他的胸膛是這世界上最溫暖的地方了,真想這樣一輩子靠著。

連錫笑了一下,輕輕拍了一下的肩膀,以前在一起的時候,她也總喜歡像現在這樣撒嬌,而他,向來隻會寵著她。

“你乖乖聽醫生的話,好好休養身體,我不能來看你的時候,你也不許發脾氣。”對著她,連錫沒辦法狠心起來,她能回來,其實他很開心。

“好,我聽你的話!”溫如雪就像隻小貓一樣,鑽進他的懷裏。

連錫看著懷裏的她,她是那樣的脆弱,仿佛比誰都更需要照顧。

溫如雪,天生就是應該被人保護的吧。她不像陸晴,那個女人倔強起來的時候,跟頭牛似的,仿佛沒了誰對她來說,也沒有所謂。

溫如雪抬頭,看著連錫失神的樣子,微微有些不悅,“錫,你在想什麽啊?是不是我回來了,你不開心啊?”

連錫回過神來,搖了搖頭,“沒有,怎麽會不開心?知道你的消息,我不是第一時間趕來了嗎?”

那個時候,他正準備帶陸晴回來,接到電話,他甚至讓陸晴下車,那時陸晴應該會很傷心吧?

這腦海裏,總是能不斷出現陸晴的影子,是不是自己真的誤會她了?

“所以,我都不會再離開你了。”溫如雪聽到他的話,又忍不住將他抱得更緊些,有他在,她就覺得一切都不害怕了。

“好了,晚上想吃點什麽?”連錫將她從懷裏拉開,隻是溫如雪像是隻貓一樣,就喜歡抱著他。

“不想吃,讓我抱著你就好了。”

連錫有些無奈,如雪的性子還是跟從前一樣,一點都沒有改變。隻是,在這段時間裏,他卻愛上了陸晴,這事情,他都不知道該如何對溫如雪說出口來了。

是他變心了,是他對不起如雪,不論她提出什麽要求,他都會答應。

“錫,我感覺你有心事,能不能告訴我出什麽事了?”溫如雪從他懷裏出來,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看著他,她總感覺連錫跟從前不同了,好像他們之間隔了一層膜。

從前,他寵她,不論她做什麽事情,他都隻會支持。那種感覺很溫暖,可是現在,她仿佛感覺不到了,是她太敏感了嗎?

“沒事,你這小腦袋別想太多了,先想想今天吃些什麽?你不是想早些出院嗎?想早點出院就乖乖地養好身體。”

溫如雪點了點頭,拉著他的手臂晃了一下,“你讓我吃什麽,我就吃什麽,這樣算聽話了吧?不過錫,你答應今晚在醫院裏陪我好不好?”

連錫的眉頭輕輕擰了一下,握著她的肩膀,“你乖點,我還有事情要處理,我等你睡著了再回去這樣好不好?”

“真的不可以嗎?錫,你以前在我生病的時候都會陪著我的。”溫如雪聽到他不會在醫院裏陪著自己,心情一下子低落了許多,那雙大眼睛仿佛都能擠出淚水來,讓人心痛。

“我會盡量抽時間來陪你的,公司的事情也很多,你以前不是也知道的嗎?”連錫一邊哄著她,一邊思索著什麽食物適合她吃,現在,他最希望的就是溫如雪早日康複。

“那好吧,你一定要等我睡著了才能走。”溫如雪心裏打著小算盤,那如果她一定不肯睡覺,他是不是就不會離開了,想到這裏,她臉上的笑意終於都回來了。

而陸晴在家裏躺了一天,這感冒也算是好得差不多了,她不得不感謝靳言那一夜徹底不眠的守著她,否則,隻怕也不會好得這麽快。

她躺在**,看著窗外那蕭條的景色,寒風呼呼而過,樹枝上除了積雪,光禿禿的,就像此刻的她一樣,仿佛什麽希望都看不到。

她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輕輕拍一下自己的臉,“陸晴啊陸晴,你又何必如此悲觀,這都不像你了,這麽嬌情做什麽?嚴冬過來,總會迎來春天的,即使全世界的人都拋棄了你,你還是必須繼續生活。”

她自言自語安慰了一下自己,總算從這**起來了,冬日裏,起床也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她從梳妝台上看著自己的臉色,這兩天病了,整個人看起來好像都瘦了。

再怎麽難過,也不能再拿自己的身體來開玩笑了,她梳洗了一下,穿上衣服,正準備去冰箱裏看看還有什麽食材,門鈴聲響了起來。

她又不禁有些期待了,會是連錫嗎?她到現在都不相信連錫會那樣狠心,他說過,會疼她一輩子,她不相信那隻是騙人的假話。

她不由得整理了一下衣服,也罷,這副樣子整不整理都是一樣的。

她又有些恨自己不爭氣,明明就是連錫對不起自己,她現在這麽緊張在做什麽?

在她有些掙紮與糾結中,門鈴聲又再次響起了,陸晴走了過去,隻是,當她打開門的時候,眉眼間明顯的失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