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有他在,就一定保護陸晴

連錫趕來醫院,溫如雪正好從搶救室出來,看著她蒼白的臉色,連錫心裏隻覺得非常的內疚。

溫如雪的父親溫建看到連錫,臉上的不悅是那樣的明顯,“連錫,你跟我過來一下。”

溫建對於連錫,原本是挺滿意的,而溫建在商場上也是打滾很多年,雖然溫氏集團在臨海上比不上連氏,可是怎麽說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家。

而溫如雪是溫建掌上明珠,看著自家的女兒這麽不開心,他這個做父親的自然也不開心,他拍了一下連錫的肩膀,語重深長的問:“連錫,你老實跟我說,你是不是不想要小雪了?”

連錫沒料到溫建問得如此直接,看著連錫的遲疑,溫建眯了一下眼神,“連錫,我警告你,我隻有如雪一個女兒,我是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的,這一點,你給我記好了。”

連錫點了點頭,如果溫如雪沒有出事,就算是分手,他亦不會像現在這樣的為難,在她生病的時候還跟她說這樣的事情,那簡直是禽獸不如,可是陸晴,他也不會放棄。

連錫此刻並沒有明白到,在一段感情裏,搖擺不定,對誰都是一種傷害。

溫如雪沒多久就醒了,看到連錫,她以為自己是在做夢,“連錫,是你嗎?真的是你嗎?”

看著溫如雪,連錫內心的罪惡感更加強烈了,“我在這裏,沒事了。”

連錫將她摟入懷裏,輕輕拍著的她肩膀,她是那樣的虛弱,他不能還去傷害她。

“連錫,你在醫院裏多陪陪我好不好?不要走好不好?”溫如雪緊緊摟著他的腰,她的心越發不安,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麽,總覺得連錫跟以前有些不同了,不像從前那樣,那種寵,好像回不來了。

所以,她隻有他在自己的身邊的時候,才能安心,這麽多個日夜裏,她一度以為自己真的要死了,再也看不到他了。

“好,不走,陪著你,你也要乖乖聽話,配合醫生,早點好起來發不好?”這樣子的溫如雪,連錫又如何狠得下心,曾經的她,也是自己最疼愛的人。

聽到連錫這樣說,溫如雪立即笑了起來,那笑容就像是陽光下的向日葵,溫建站在一邊沒有說話,暗地裏卻是已經在調查連錫。

陸晴在家裏,整一個下午都在留意手機,說實話,她有點討厭現在自己的,搞得跟個怨婦似的,整天守著手機。

她覺得自己必須找點事情來做,溫如雪還在醫院,估計連錫得在醫院裏陪她。

現在大部分的學生都已經放假了,所以找份家教的工作,對陸晴的學曆,卓卓有餘。

由於跟靳言的關係,陸晴已經沒有再過去靳家了,所以陸晴重新跟家政中心聯係,而家政中心的人知道陸晴竟然沒去靳家,都表示婉惜。

很快家政中心便聯係了另一家,讓陸晴明天可以過去,這一次,陸晴了解一下這家人的情況,知道是自己完全不認識的,她才放心。

她對著電腦,不由得笑了一下,什麽時候連做個家教都變得小心翼翼了?

一整個下午,陸晴的手機都非常的安靜,為了讓自己沒有時間去胡思亂想,她又把家裏的衛生重新搞了一遍,她沒有打電話給連錫,也許是她是太驕傲了些,也許是她沒有足夠的勇氣,她真的害怕如果打過去,連錫直接掛掉她的電話,她是否承受得了?

冰箱裏還剩一些菜,份量不多,但是足夠她一個人的晚飯,這感冒發燒的好幾天,身體難受得利害,如今,她更加不會虧待自己。

想到明天要去做家教,必須要用好的一臉去,她深呼吸了一下,暗暗給自己打氣。

因為人隻有讓自己忙起來的時候,才會沒有心思去想那些讓人頭痛的事情。

晚飯剛剛煮好,門鈴響了起來,這種時間,她覺得不會是連錫,可能會是靳言。對於靳言,她實是拿他沒有辦法,該說的話她都已經說過了,而他,像是打不死的小強一樣,可是,不管他做什麽,已經感動不了她的心,因為她的心給了連錫。

果然不出陸晴所料,打開門便看到靳言站在門外。

靳言看到她,有些不悅,“為什麽中午不接我電話?”

聽著靳言問得那樣的理所當然,陸晴愣了一下,隨後打開門,讓他進來。

“靳言,你找我有事嗎?”陸晴態度禮貌而客氣,仿佛就隻是一個陌生的普通朋友罷了。

靳言白了她一眼,走了進來,看著飯桌上擺著的一個人碗筷,隻有簡單的二個菜,他坐了下來,拿起碗筷。

陸晴剛關上門,看到靳言的動作,趕緊走過去,指著那碗筷,“那是我的,沒有預你的份。”

靳言抬頭看了她一眼,“晴晴,我請你吃了那麽多頓,你請我吃一頓也不行啊?”

被他這樣說一說,陸晴也覺得是,在她感冒這幾天,靳言幾乎每天都在照顧自己,好像不讓他心裏有點過意不去。

“那你吃吧,我進去煮個麵,吃完快點走。”陸晴想想也就算了,難道還要因為一頓跟他打一架不成?再說,靳言的確也是幫過自己很多忙。

“不用,一起吃,再去拿個碗過來。”靳言看著這份量,兩個人也夠吃了,更何況,他又怎麽舍得她辛苦?隻不過平日裏很少能吃到她煮的飯菜,他自然是不想客氣的。

陸晴瞪了他一眼,敢情這個家夥把這裏當成自己家了?

陸晴給自己添了碗飯,今天晚上的菜都是剩的,也沒有什麽特別的,隻是看著靳言吃得津津有味的。這個家夥雖然占用了自己的碗筷,可是大部分的菜他都讓給了自己。

簡單的吃過晚飯,陸晴想起今天早上的事情,她不想再讓人誤會了。

靳言看著她一副苦思的樣子,欲言又止的,忍不住說,“晴晴,是有話想說嗎?”

陸晴點了點頭,“靳言,我要跟你說句心裏話好嗎?”

“你說……”

陸晴思索了一下,不知道這樣說會不會太傷人,可是她隻能這樣說,“靳言,我不想讓連錫誤會,你以後別來找我,好嗎?”

陸晴說完,靳言的表情她無法用詞語來形容,但是陸晴能強烈感覺到,她的話是傷害了他。

良久,靳言有些生硬的問,“晴晴,你還打算跟連錫在一起嗎?你可知道溫如雪回來了?你跟他在一起,會受到傷害的。”

陸晴點頭,“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我還是放不下他,靳言,我是愛他的。”

在靳言心裏,沒有什麽比這句話更有殺傷力了,他歎了口氣,“可是,我不想看到你難過,晴晴,連錫不值得你愛。”

“愛情裏,沒有值不值得,隻有愛不愛。”靳言說的,她都知道,可是人不是機器,可以隨時控製自己的感情。

“靳言,我不想就這樣放棄,你祝我幸福好不好?”

祝她幸福?他真的能做得到嗎?可是此刻的她,就像是一隻準備去撲火的蛾,他的話她又怎麽能聽得進去?他側過身子,輕輕摸了摸她的頭,眼神裏透著淡淡的憂傷,“我可以不出現在你麵前,但是,我也不允許別人欺負你,陸晴,不管你選擇誰在一起,還是跟我在一起,我都要你幸福。”

“靳言,謝謝你……”此刻除了謝謝,陸晴不知道還能用什麽詞來表達自己的心情。

從來沒有人這樣跟她說過,不管她做什麽事情,都隻為要她幸福。

靳言苦笑了一下,捏了一下她的鼻子,“好了,那我走了,你遇到任何事情,都可以來找我,記住了嗎?”

“嗯……”陸晴點頭,目送著靳言離去。

靳言走在樓梯,回頭看了一眼,想看看那個狠心的女人會不會出來送他一下,可是沒有,果真夠狠心。他可以不出現在她這裏,可是並不代表她的事情他不管,他是不會讓別人隨意的去欺負她的。

有靳言在,就一定會保護陸晴。

醫院裏,連錫正在給溫如雪削了個蘋果,這時候,溫如雪發現連錫手指上有道口子,像是被刀割傷了似的。

“錫,你的手是怎麽樣了?我不吃蘋果了……”

連錫看了這道傷口,已經結痂了,就是因為這道傷口,他跟陸晴的關係才得以緩和,如今,也不知道她怎麽樣了,隻等溫如雪睡了,可以給她打個電話。

溫如雪看著連錫失神,就是在以前,她也很少看到他這樣失神,她忍不住搖了一下他的手臂,“錫,你在想什麽?剛才喊你都沒有聽見。”

連錫把蘋果遞了過去,“吃吧,等下休息一會,早些睡覺。”

溫如雪接過蘋果,咬了一口,“這麽早怎麽睡得著?你陪我聊天嘛,我害怕我睡著了,你就走了。”

他輕輕摸了一下她的頭,有些無奈的說,“傻瓜,不會的,我會陪著你的,你要快些好起來。”

隻有溫如雪好起來了,他的罪惡感才沒有這麽強烈。

“真的哦,是你自己的說的。”聽到他這樣說,溫如雪放心吃著蘋果,隻是吃著吃著,她又忍不住問,這個問題藏在她心裏已經很久了。

“錫,有個問題我想問你……”

“什麽問題?”連錫把水果刀放好,轉過頭來看著她。

溫如雪低頭看了看被她咬了一半的蘋果,其實她也害怕問這個問題,她擔心他說出來的結果會跟她想的不一樣。

“如雪,你是怎麽啦?不是有問題要問嗎?”連錫看著她一副左右為難的表情,忍不住輕聲的問。

“錫,你還會像從前一樣愛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