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何必辛苦說謊

陸晴來到秦素家的時候,秦素還沒有出門,看到陸晴的心情似乎不錯,忍不住問:“晴晴,是有什麽開心事嗎?”

陸晴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心想自己表現得有這麽明顯嗎?

“秦姐,沒什麽,你還沒有出門嗎?”陸晴覺得談自己的私人事情,有點不好意思,趕緊轉移話題。

“準備走了,晴晴,明天是周未,就不用過來了,我正好也抽點時間陪園園出去玩玩,唉,我這個做媽的陪她的時間也不多。”秦素這輩子,覺得最對不起的人是自己的女兒,沒能給她一個完整的家庭裏成長。

“園園是個好孩子,她能理解的。”其實陸晴看來,她是挺佩服秦素的,一個女人,自己帶著孩子,還能做工作也做得這樣出色。

園園走了出來,看著秦素,“媽咪,你安心去上班吧,我在家裏好好的。”

秦素忍不住走了過去,親了一下她的寶貝,這才安心去上班。

平日裏,在家裏有娟姨照顧她的生活,現在還有陸晴在,秦素的確是放心了很多。

臨出門前,她看了看陸晴,“對了,晴晴,明年待園園上學了,你要不要考慮一下來公司上班?”

這個消息對於陸晴來說,還真是一個好消息,說實話,現在跟連錫這樣的關係,她也不想再去連氏上班,反倒秦素這裏,的確是個好去處。

“秦姐,真的很感謝你,這件事情等園園上學了再說吧。”她也不知道自己跟連錫之間會如何,所以她也不敢隨便答應秦素。

“那好吧,我走了,再見寶貝。”

“媽咪再見……”園園送了秦素出門,拉著陸晴走進了她的房間,在園園眼裏,陸晴不止是老師,更像是一位知心的大姐姐,平日裏也沒有什麽朋友的園園,更加喜歡陸晴。

陸晴也挺喜歡在這裏,沒有那麽多複雜的心思,單純的生活著。

下午,陸晴從秦素家離開,便不時看時間,連錫說今晚會約她吃飯,也不是為著吃飯,就是想見見他。

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有時隻想見他一麵,即便是什麽都不做,就想見一見他。

她思索著自己要不要給他去個電話?又擔心他可能正在忙,自己打電話過去會不會打擾他的工作?

她忍不住歎了口氣,坐在公車上的她苦笑了一下,覺得現在自己這個樣子,就像一個傻瓜,為了愛情的傻瓜。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她的心也隨著那鈴聲激動起來,可看到來電顯示,她臉上的喜悅一下子沒有了,她還是接通了電話,“喂,靳言,找我有事嗎?”

靳言此刻坐在辦公室裏,開了一下午的會議,脖子有些痛,然而聽到陸晴的聲音,仿佛一切都變得不重要了。

“晴晴,晚上有空一起吃個飯嗎?”靳言心裏還是充滿了期待,但又些緊張,他輕歎了一聲,他這心情都係在陸晴的身上了,真是要命啊。

陸晴原本以為是連錫,誰知道竟然是靳言,心裏不禁是有些失望。生怕連錫一會會打電話過來,她也不想跟靳言聊太久,省得錯過了連錫的電話。

“靳言,不好意思,我晚上已經約人了,先不跟你說了,再見!”陸晴不廢話,不到一分鍾就靳言的電話給掛了。

靳言聽著那電話嘟嘟的聲音,這個狠心的女人,就算不吃飯,也不能多說兩句話嗎?仿佛多說兩句就要吃虧似的。約人了?約了誰?他的眉頭輕輕擰了起來,難道是約了連錫嗎?所以她才這麽急著掛掉自己的電話嗎?

可是,他們不是剛分開了嗎?怎麽會這麽快又在一起了?這個該死的連錫,明明懷裏已經有一個了,還抓著陸晴不放。

靳言還是不太放心,生怕陸晴又會吃虧,所以還是開著車子出去了。

陸晴拿著手機,忍不住看了又看,連錫說了他今晚會和她一起吃飯,她應該相信他,而不是像現在那樣擔心,還不如想想今晚應該吃些什麽?

陸晴想著今晚還不如自己動手做飯比較有意義,至少她能享受給自己深愛的人做飯的那個過程。

車子還沒有到站,陸晴已經從車上下來了,她走進了超級市場,精心挑選著菜。

其實陸晴平日裏吃飯都是比較隨意,一般在隨便買點就可以了,不過想到連錫來吃,她自然多花了點心思。

剛剛從超市裏結賬出來,手機響了起來,看到是連錫的來電,陸晴立即忍不住笑了起來,那臉上的笑意,像是春日裏陽光般燦爛。

“喂,連錫嗎?你現在在那裏,我買了很多的菜,你什麽時候過來?”

電話那端遲疑了一下,陸晴聽著電話那端遲遲沒有聲響,不知道為什麽,陸晴的心也一下子沉了下來。

“晴晴,對不起,今晚公司裏有事要緊急處理,不能過來陪你吃飯了。”連錫心裏也內疚,可是看著已經走在前麵二個女人,一個是自己的母親,一個是溫如雪,夾在中間,他隻能對陸晴說抱歉。

好不容易才跟陸晴的關係有所緩和,如果讓她知道現在他正陪著溫如雪,隻怕陸晴真的會跟分手,所以他也不敢說實話。

他也知道,是時候跟溫如雪說清楚,如今她的身體也康複了,這個口該如何開,的確是個問題。

“晴晴,你在生氣嗎?我看等下能不能趕來陪你,好不好?”這段感情,似乎風雨飄搖,對於陸晴,他覺得很是內疚,如果她真的不開心,他管不了那麽多,不管老媽怎麽說,他都不想讓陸晴不開心。

“連錫,你真的是在公司裏忙嗎?”陸晴強忍著自己的怒氣,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沒有異常。

“是的,公司裏有點緊急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麽,連錫這樣說著,自己都覺得很心虛。

“那好吧,你公司的事情重要,我沒關係的,你忙吧。”

不等連錫說話,陸晴已經掛掉了電話,他在公司處理緊急事情?什麽時候連錫也學會了睜眼說瞎話了?

如果他此刻正在公司,那麽前麵餐廳裏拿著電話的男人又是誰?她想她的眼力還沒有到了眼花的地步,為什麽要這樣子來欺騙她呢?

連錫,你可知道,此時此刻,你這樣子來欺騙我,比你說真話更讓痛?

你不是就想跟溫如雪在一起嗎?你可以大大方方跟我來說,不必辛苦編那麽多的荒言。你編得辛苦,我聽著也辛苦啊。

這時候,溫如雪似乎看到站在外麵的她,那眼神裏充滿了勝利的笑意,而且她的旁邊,還坐了一個人,莊玉嫻。

溫如雪看到連錫,走了過去,挽起他的手拉著她入座。

人家才像是一家人呢,陸晴,你站在這裏,簡直就是一個笑話。走吧,別讓自己的愛變得如此的廉價。

莊玉嫻自然也看到了外麵的陸晴,原本她還想著計劃著讓她看到連錫跟如雪之間是多麽的般配,讓她知難而退,如今,都省了,這簡直就是天意。

她這樣的灰姑娘,還妄想穿上水晶鞋嫁進豪門,有她在,作夢去。

陸晴手上提著二袋東西,她也感覺到自己的臉上似乎有東西要掉下來了,她輕輕甩了一下頭,也罷,都沒有關係了。

再站在這裏,她隻怕自己會發瘋的。

連錫,我們之間還能有將來嗎?一切都是我自己在自作多情吧,這樣的感情,還有堅持下去必要嗎?

不知不覺,陸晴已經走了回來,一輛黑色的保時捷停在她的樓下,她也沒有仔細看,其實這輛車之前就已經停在這裏了。

靳言從車上下來,看到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他走了過去,擋住她的去路,“晴晴,你怎麽啦?”

陸晴抬起頭來,發現是靳言,“靳言,是你啊,還沒吃飯吧?我請你吃飯怎麽樣?”

“你哭了?”靳言發現她臉上還有淚珠,眉頭皺得更緊了,難道這個傻女人又被連錫傷害了嗎?

陸晴搖了搖頭,努力笑了一下,“沒事,剛才風太大了,吹得眼睛痛,手上又拿著東西不方便。”

看她這樣說,靳言也沒有再說下去,他知道這是這個女人保護自己的一種方式。

“好吧,東西給我拿。”

靳言從她手上拿東西,兩人一同進門,靳言看了看她買回來的東西,還挺豐富的,這女人八成是約了連錫,結果卻被人看飛機了吧?

他苦笑了一下,自己約她吃頓飯都困難,連錫這混蛋竟然還不知道珍惜?

陸晴放下東西走進廚房,靳言一米八的身高站在那裏,陸晴平日裏不穿高跟鞋,才到他的脖子。

這廚房原本就不大,這樣兩個人站在那裏,顯得更擠了,“靳言,你出去吧,你幫了我那麽多,今晚我頓飯給你吃,不過,我的廚藝沒有你好,不許嫌棄。”

“不會,你做什麽我吃什麽,晴晴,要不我們起煮?”其實對於靳言來說,他是更加喜歡跟陸晴一起在廚房裏做飯感覺,就好像兩夫妻一樣。

“不用你,你趕緊出去吧,你在這裏看著我緊張,發揮不出來。”陸晴硬是把他推了出去,此刻的陸晴,就想找點事情來做做,省得自己有空去想那些不該想的事情。

靳言隻好離開了廚房,在客廳裏休閑等著陸晴的晚餐,他從書桌上拿了本雜誌,可是眼睛卻不明飄向廚房。

這種感覺真是幸福啊,雖然他也很討厭溫如雪,可是從另一方麵來,卻給他製造了一個機會。

陸晴看著這些食材,每一款都是她精心挑選,在買的時候,她整個心都是想著連錫,想著該怎麽樣來搭配味道更好,可是,現在看著這堆食材,仿佛連這些食材都在諷刺著陸晴有多蠢。

一個不留神,刀子原本是切著胡蘿卜的,直接切在陸晴的食指著。

她忍不住吃痛喊了一聲,看著那溢出來的血絲,覺得自己真的蠢到無藥可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