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不是故意的

欲擒故縱?聽到這個詞,連錫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陸晴那個女人如果還懂得用這樣的招數來對他就好了。隻怕這次他是真的傷害了她的心,如今,看著母親和如雪這樣子,他想,事情肯定不會像她們說的那樣的簡單。

溫如雪看著連錫,似乎並沒有找陸晴算賬的意思,她的心不由得涼了一節,都是陸晴那個女人害的。

“錫,難道我臉下的紅印你都不在意一下嗎?縱然你不想跟我在一起,難道你就任人來欺負我嗎?”溫如雪捂著臉,痛哭了起來,連錫,你是否真的那樣狠心?

“如雪,你別哭,我也不讓人欺負你,可是,你臉上的這掌印真的是晴晴打的嗎?”他看著溫如雪,雖雖然是淡淡看著她,但是溫如雪感覺到他的眼神裏,就像x光機一樣將她全身上下掃射。

連錫不相信她,他居然相信那個陸晴?在他心裏,自己是不是完全不值得信任了?

“兒子,你是不是連媽都不相信了?難道媽和小雪還會騙你嗎?你看看小雪這臉紅腫得,像假的嗎?”莊玉嫻怒了,原本是想讓兒子好好看清一下陸晴那個女人有多惡毒,可是現在看著連錫似乎連自己都不相信了。

連錫的眉頭皺了皺,“媽,我知道了,這件事情我會給小雪一個交待的,你們先回去好不好?我等下還有會議要開,莫東,送夫人和小雪回去。”

莫東趕緊走上來,親自打開門,護送她們出去。

莊玉嫻和溫如雪離開以後,連錫點了根煙,誰敢動溫如雪動手?難道是陸晴嗎?他直覺告訴自己不是,陸晴怎麽可能會動手打人?他怎麽也不相信,難道是溫如雪自己打的嗎?

可是想想又覺得不像,如雪的性格他多少也會了解,她是那樣的愛美,怎麽會拿自己的臉蛋來開玩笑?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隻怕要看到陸晴才知道,他看著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遲遲沒有拿起來,想到她決絕跟自己說分手,他的心依然在痛。

她怎麽可以這麽輕易說出分手呢?她就沒有看到他一直在努力嗎?她就沒有看到他對她的心是真的嗎?可恨的女人,連錫輕吐了口煙,覺得自己更加可恨,恨自己壓根就放不下這個女人。

靳言吩咐人送來了食材,想著今天原本是帶她出去散散心,不過能在家裏給她做吃的,也算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他的目標就是想將陸晴養胖點。

把她養胖點,以後對生小孩子是有好處的,所以,對在養肥陸晴這件事情上,靳言是樂此不疲。

他站在陸晴的床邊,看著她,不由得歎了口氣,什麽時候他才能將她眉頭的抹平,她不開心,隻是她默默忍著,不哭不鬧,可是,他寧可她將所有的情緒都發泄在自己的身上。

隻有在最信任的人身邊,才不會隱藏自己,可是,這個女人還是防備著自己的。

“不要……連錫……不要走……”陸晴的手緊緊捉著被單,腦袋不甘心地搖著,嘴裏喊著是連錫的名字。

靳言看著,一把怒火立即熊熊燃燒了起來,“晴晴,醒醒……晴晴……”

靳言討厭她連睡著都喊著連錫的名字,從這裏可以想象得出來,這個傻女人把自己的感情都給了連錫,可是卻讓她那樣的傷害。

愛一個人,就是想盡一切辦法讓她快樂,而不是像這樣,連睡著了都覺得不安。

“陸晴,醒醒……”靳言怒了,忍不住翻開被子將她搖醒。

陸晴迷迷糊糊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人,一把將他抱著,“連錫……”她下意識的喊出了連錫的名字。

這下子,把靳言氣得更死了,可是聽見她的哭聲,靳言強烈把怒火給忍了下來,輕輕拍著她的肩膀,“晴晴,是我,別哭了好不好?沒事了,別怕。”

陸晴清醒過來,發現自己抱著的人是靳言,她更恨自己,剛才睡得迷糊了居然以為是連錫,都已經分手了,她還想著他做什麽?這不是成心給自己找不痛快嗎?

陸晴鬆開靳言,一臉歉意看著他,“靳言,對不起……”

靳言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這個女人就是喜歡刺激他,這個時候來跟他道歉?

“傻瓜,我是真拿你沒辦法,臉上還痛嗎?”看起來,還是有些觸目驚紅的,靳言心痛。

“不痛了……”陸晴說完,忍不住在床頭櫃上拿起鏡子照了一下,那些紅印比起之前已經淡了許多,“不知道明天還會不會看得見?”

這個是她比較擔心的,她不想讓人看見,也不想擔誤了自己去工作的時間。

秦素給她的工資不低,而且,秦素待她也很好。她想等到年後,去秦素公司發展也不失為一個好去處。

現在,她隻想努力的賺錢,拚命的賺錢,這樣子,自己也許就不會感覺到那樣的孤獨和無助了,也不會讓自己處於絕望的時刻,所以,錢是必須的。

“沒事的,我讓人送了一點消腫的藥膏過來,很有效的,要不現在起來塗一下?”

“好啊。”既然都送來了,她便不想浪費,不得不為靳言的貼心而感動。

“靳言,真的很謝謝你,總是在我的身邊照顧我。”

“好了,別說傻說了,跟我出來。”靳言很自然拉起她的手,將她按到沙發上,然後從茶幾的袋子裏翻出了汪秘書送來的藥膏。

眼看著靳言就要動手抹上來了,陸晴捉住他的手,“這個我自己來就行了。”

“你給我坐好!”靳言拿掉她的手,將按在沙發上,拿出藥膏,輕輕塗在她的臉上,“這藥膏對去腫很有效果的,痛嗎?”

“不痛……”塗上去感覺涼涼上的,臉上舒服了不小,隻是這樣麵對著靳言,彼此麵對麵,相隔得那麽近,仿佛連彼此的呼吸都能感覺得到,陸晴的心跳忍不住慢慢地加速了起來。

她的頭不自覺地低了下來,靳言專心給她抹著藥膏,看著她把頭低了下來,用手輕輕挑起她的下巴。

陸晴能看到他眼神裏自己的影子,而靳言看著她那明亮的大眼睛,透著一抹無辜,顯得楚楚動人,那紅潤的雙唇就像是成熟的櫻桃般透人,他的喉結忍不住滑動了一下。

他的大掌不知不覺摟著她的腰,輕輕地吻上她的唇。

對於靳言來說,陸晴的唇有著最致命的毒藥,而他,就算是毒死,也絲毫不畏懼。

靳言吻得很溫柔,像是對待著珍寶一樣,明明知道應該這樣可能會嚇走陸晴的,可是他還是忍不住,她的唇好甜。

陸晴完全是呆住了,腦袋裏一片空白,完全沒能及時反應過來,呆呆任由著靳言吻。

待她清醒過來,趕緊推開了靳言,一時間緊張得說不出話來,她怎麽可以就這樣讓他吻著自己?

靳言以為她生氣了,趕緊從沙發上起來,比陸晴還要緊張,“晴晴,你別生氣,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該死的,他這算是什麽解釋?什麽不是故意的?他分明就是想吻人家。

“晴晴,你打我吧,你給消消氣……”靳言伸出手,準備讓陸晴出氣,心想著她出氣了,應該不就會再生自己的氣,一會把他趕出去,這是靳言最不想看到的結果。

陸晴聽著他的話,白了他一眼,“靳言,以後不許再這樣……”

靳言聽著,心想,這樣就放過他了嗎?他心裏樂得開花,剛才那一吻,他忍不住想要回味了一下。

“好,晴晴,以後沒你同意,我不會親你。”靳言趕緊保證。

這話聽在陸晴耳裏,不知道為什麽總覺得刺耳?他這意思是以後還想吻她?

說完,兩個人之間沒有再說話了,陸晴是覺得有些尷尬,不知道說什麽才好,而靳言則是擔心自己會不會又說錯話,惹得她不開心,剛才自己可是親了她。

“你……”

“你……”

“你先說……”

“你先說……”

陸晴鬱悶了,心裏覺得更加尷尬,正想著幹脆讓靳言離開好了,省得在這裏煩心。

“晴晴,你想吃什麽?我給你做……”靳言也知道這個女人現在看著他是渾身的不自在,說不定下一句就是讓他離開,把靳言把握先機,提起了桌上的食材走進了廚房。

陸晴看著那個離去的背影,忍不住想問,剛才他不是問自己想吃什麽的嗎?

她不由得笑了一下,如果之前沒有遇見連錫,靳言應該也是一個很好的結婚對象吧?

曾經,她一度渴望著婚姻,她想要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家庭,一個真正能容納自己的地方。可是現在,心境已經不同了,她覺得結不結婚也無所謂了,一個人過,其實也不錯的。

再說,像靳言這樣的男人,更應該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好女孩在一起才是,她更加不想擔誤了他。

她走到廚房門口,看著靳言,卻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該說的話她都已經說過了,看了一下,陸晴回到房間裏,抱著枕頭,她現在這算是在做什麽?

靳言原本想跟她說話,結果這個女人站了一下就離開,也罷,他專心準備著午飯。

腦海裏還不時湧現剛才那一吻,他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滿滿都是幸福。

這不算愛,又算是什麽呢?他隻想給陸晴這個世界最好的一切,讓她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