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東西絕對不簡單。”

邱冷沒有半點遲疑,越發的肯定。

“血脈之力?鼠類靈力?”

“不知道用混沌靈力來模擬,會有什麽結果。混沌靈力乃是融合了孕育萬物的五大本源屬性,世間萬物,皆有五大本源屬性在其內,扮演著不同的或輕或重的角色,”

邱冷出神了一下,搖了搖頭,好像很心疼的樣子,隨即手指輕舞,一道五彩之光從指尖溢出,登時化作無數殘影合一,轟在了晶體之上。

刹那間,一抹青煙騰起。初始之時,無色無嗅,仿佛最淡薄的靈氣一般,隨即驟然濃烈,一股狂暴的氣息湧現。

“果然有效!”

在頭頂上方十幾丈處的地方,一個虛幻的影子化形而出,前尖而腹圓,長長的尾巴如鞭子一般橫掃,門牙暴起的巨口大張,前有密集波紋,好似無窮的吸力,恐怖的呼嘯在醞釀。

上古妖獸,吞天鼠!

仿佛是穿越了亙古洪荒一般的蠻橫氣息在這一刻倏爾騰起,無形的壓力肆虐散布在整個空間。

邱冷竟然也受到影響,被逼迫的連連後退,顯然這吞天鼠虛像端的是無比強大虛幻的影子,展露的不知是幾千幾萬前的崢嶸,刹那間那種直透入靈魂深處的狂暴、肆意,竟似更勝無牙老祖仗之施展神通時所幻化。

真實、強大,讓人喘不過氣來,卻不得長久,不過片刻功夫,仿佛一陣微風憑空浮現,將它一吹而散一般。一切煙消雲散,無絲毫曾經存在過的痕跡。

“氣息,吞天鼠的氣息!”

良久,邱冷長長地吐了一口氣,神色凝重,說不出是激動還是驚訝。

強大的靈識驟然收攏,纏繞在懸浮在半空中的能夠召喚出吞天鼠虛影的晶體寶物之上。

此時的晶體法寶,與先前又是不同。

先前的晶體之中,一直縈繞的那股暴虐與暗無天日不見,隻有淡淡的晶瑩,如有生命一般流轉著。

單單憑借一抹氣息,淡到幾乎可以忽視,甚至在人世間連片刻功夫都不能存在的氣息,竟能真實地顯化出吞天鼠的強大,還有其吞天噬地的本體神通,這簡直……

“不可思議!”

邱冷做了結語,這件晶體寶物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直線上升。甚至淩駕於那一套極品靈器之上。

“不過,好像挺雞肋的,隻能單一顯化,召喚上古妖獸吞天鼠的虛影,威能取決於自身實力。”

“不完整,應該是什麽寶物的殘片!”

感受到那抹觸感無功而返,晶體中空空如也,晶體外緣一處好像是被什麽利器切割下來一塊似的,邱冷皺起了眉頭。不過。在邱冷的印象當中,還從沒有聽說過另一件寶物,有這樣詭異的神通。

一聲歎息,疑惑之中,帶著遺憾!

“還是下手太快啊!”

若是沒有將無牙老祖迅速的滅殺,若是擒下來好生逼問,或許還能得到一些有關於神秘晶體的線索。

以無牙老祖的本事。怎麽可能得到這件寶物的?難道真是靠他的“小寶貝”從某個洞裏麵拖出來的嗎?

而現在卻是不得而知了。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當時誰會想到無牙老祖手中會有這樣的寶物。

“罷了!”

邱冷歎息一聲,轉而望向無牙老祖的其他遺物,微微抖動了一下,一堆臭氣熏天的雜物從鼎中飛出,堆積到了地麵上。

眉頭一皺,鼻子一陣陣**,滿臉皆是難以忍耐的表情。

這無牙老祖,還真是極品了啊!

一個字窮。

除卻幾十枚中品能石等稍稍有點用處之物,稍稍能讓邱冷注意的,也隻有手上的一件物品了。

那是一塊巴掌大小。銀光閃閃的令牌,正麵麵遍布密密麻麻的圖案,乍看之下複雜混亂,似兒童塗鴉,仔細一看,卻是一隻隻上古妖獸,縱橫來去的刻畫。

而在令牌的背麵中心處,一個個扭扭曲曲的字跡占了大半的空間,卻是一隻靈動的老鼠覓食環繞在字體周圍的景象,活靈活現。栩栩如生。

“嗯?”

“鼠王座下妖修無牙。”

“這無牙死鬼,貌似跟十萬大山裏的化形大妖鼠王有些聯係,否則不會帶有這樣的令牌。”

化形大妖,就是妖獸在晉升人王境之時,有一道化形天劫,度過則可以化成人身,度之不過,輕則境界大降,身受重傷;重則灰飛煙滅,身死道消。

而且從令牌上來看,還不止這麽簡單,這個明顯是身份驗證一類的東西,怕是隸屬這個組織的還不乏能人啊!

隨便殺了伏擊的,竟然能得到一件罕見的寶物,又跟化形大妖扯上了關係,某種程度上還算是結下了仇怨,這人生的際遇,還真是不好說。

暗自將此事記到了心中,隨即將令牌收起,不再關注了。

無論是否與化形大妖有關,反正人已經殺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了,想太多也是無益。

“人王境化形大妖?哼!不招惹小爺則已。”

“若是看輕了小爺,認為可以隨意欺侮的話,身死道消,還指不定會是誰呢。”

邱冷冷冷笑了一聲,不以為然。

不再多慮,收起晶體寶物於玲瓏扳指內,長身而起,身化長虹,再度行進在十萬大山之中。

******

“總算是來了……”

邱冷伸了伸懶腰。緩緩站了起來,目視向一個方向。

那裏,無邊無際的茂密森林的阻隔如同虛設,目光透過無盡的虛空,凝在了電射而來的八個身影上。

自滅殺無牙老祖的那日起,邱冷在接下來的三天之內,接連遇到三次伏擊。

悉數是妖修,洞玄境後期境界的馬臉老者,羊臉中年以及猴臉青年。

悉數成了邱冷鼎下之魂,三人很是屈辱,若是來時能夠知曉自己的下場,打死他們也要多招呼幾人來。不僅沒有斬殺掉敵人,反而是送了邱冷一份大禮,三名妖修一身元氣統統被煉化成九枚“元氣丹”,這也使得邱冷百尺竿頭,再進一步,境界突破到洞玄境後期。

這還不是最關鍵之處,最關鍵的卻是三人在對戰邱冷的過程中,悉數使用了召喚上古妖獸的虛影降臨神通,獨角神馬、裂地魔羊、洪荒巨猴,三種赫赫有名且強大到沒邊的上古妖獸,卻被這三人給損了顏麵,被邱冷一介人類之身,滅殺了上古妖獸虛影。

不得不說是一種恥辱。

邱冷的臉色很是凝重,戰鬥時看到三人的召喚上古妖獸的虛影神通之時,邱冷就在心中有了一個想法。戰鬥過後,在照例搜集戰利品之時,果不其然,邱冷從他們的遺物中接連搜出三枚與無牙老祖相似的晶狀體寶物,正是他們賴以召喚神通的寶物。令牌也有三麵,與無牙老祖那麵很是相似,隻不過是將圖案換成各自召喚的虛像而已,篆刻的字體也不外乎“馬王座下妖修、羊王座下妖修、猴王座下妖修”等等。

“鼠王座下妖修、馬王座下妖修、羊王座下妖修、猴王座下妖修......十二妖王......”

邱冷忽然想到了什麽,想到了天魂轉世的華夏,就有類似的十二生肖,對照一番,發現與現在的情況何其相似:“難不成是十二生肖?”

“豈不是還要與剩下的八名交戰?”

想到這裏,邱冷不禁有些凝重,臉色也變得不自然起來:“接連四名妖修死在我手,他們不可能不知曉我的一些底細,說不得,下一次,就是八名妖修同時來襲。”

想通了這些,邱冷反而是平靜了許多,該來的總是要來的,將自己的精氣神穩固在最巔峰時期,以應對接下來的局麵。

狂風呼嘯,八道身影前後,掠過海麵起波濤,猶如狂瀾一般,湧向邱冷之所在。

他們的肆無忌憚,以及強大的氣勢,在這一瞬間顯露無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