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簽大會顧名思義,完全拋開門戶之見,把整個門派內的弟子全部混在一起,進行兩兩的抽簽對決。

劉宇來到比武場後,看著黑壓壓的人群,心生感慨。

比武場上,十二位長老,分裂兩旁,正中是天機觀掌門玄空子。

玄空子依舊是儒衫打扮,麵容不苟言笑,他看到台下數百弟子,隨即蘊含著靈力說道:“練氣七層以上的弟子行到左邊,剩下的行到右邊!排好隊伍準備抽簽”

這話說的雖輕但都字字如針刺進了每個弟子耳中。瞬間亂作一團的弟子們,均閉口不言,循規蹈矩的開始行動起來。

劉宇默不作聲的走到擂台右側,發現後背猶如芒刺,轉頭一看,隻見雲峰正陰毒的盯著自己。

劉宇一愣,隨即衝他善意的一笑,扭轉身軀便走到了低階弟子的群體之中。這些低階弟子看到劉宇走了過來,均善意的打聲招呼,讓出一條道路,劉宇笑臉回敬之!

而雲峰哼了一聲走到人群的後方,他可不去自討其辱,雖說練氣七層以上的弟子到左邊排隊,但不包括練氣七層的弟子。

他練氣七層在右邊隊伍裏已經算是修為最高深者。但人算不如天算,自從他被練氣四層的那個劉宇擊敗以後,自覺在這個低階弟子的隊伍中已顏麵無存。所以他收斂了性子自己一人默不作聲的吊在隊伍最後麵,等待著抽簽。

雲峰心裏極為的渴望再次和劉宇對戰,爭取一擊落敗於他,但大哥的諄諄教導始終在他的耳邊回繞,這個劉宇你暫時惹不起!

而在左邊的那個隊伍裏自然是門派築基期以下的精英人士了,劉佩兒冷著臉排好隊伍,突然後麵擠過一個人影,她扭過去一看,臉色的溫度又下降了少許。隻見雲山一臉殷勤的看著她,絲毫不掩飾那股愛慕之情。

“佩兒,一會如果咱們成了對手你可要手下留情啊!”雲山沒話找話!

劉佩兒一下就把頭扭了回去,哼了一聲沒有言語。雲山也不惱怒又神秘的說道:“佩兒此次比試,你可知道最終是為的什麽?難道僅僅是為了讓勝出者進洞窟修煉?”

劉佩兒眼珠一轉,聽得出雲山話中有話,冷冷得回了一句:“那為的什麽?”

雲山嘿嘿一笑,順手就按住了她的肩膀,剛要說話,劉佩兒騰的一下跳出隊伍,臉上布滿了冰霜,狠狠的盯著雲山說道:“你放尊重點兒!”

雲山訕訕的一笑,收回了虛浮的單手,點頭哈腰的說了幾句道歉的話以後,劉佩兒才回歸隊伍。

於是雲山才言歸正傳:“佩兒,這次比試的最終目的,就是讓勝出者進後山洞窟閉關修煉,然後~~~參加五十年一度的七派論道大典!”說完這話他還左右的看了一看,生怕別人知道是的!

劉佩兒一驚低頭思索了一陣,說:“你是怎麽知道?”

雲山嘿嘿一笑說:“事情保密,說不得!”

劉佩兒這次沒有言語,咬著下唇思考半晌。

七派五十年一度的論道大典他們這些低階弟子並沒有參加過,畢竟他們都才是二十多歲的年紀。雲山的這番話著實勾起了她的興趣,隨後她更堅定了此次比鬥的決心。

雲山看著劉佩兒的背影,心裏貓爪一樣難受,心說就喜歡你這種冷調調兒!這要是騎在**承歡,那~~~該是多麽快哉一件事啊!

這時劉宇默默的排著隊伍,下意識的向左邊看了一眼,恰巧的是劉佩兒也向右看了一眼,四目相對一笑而過,畢竟有著同門之誼!

雲山見劉佩兒不再說話,剛要搭訕一句,就看到她和劉宇相視一笑,雲山的臉色一下就陰鬱了起來,背人的左手攥的咯咯作響。眼中怨毒的神色更勝了!

雲山心中何其狹隘,欲要染指的東西,那容得別人橫插一腿,即使是一個眼神都不行!這一件事後他對劉宇的恨意更深了!

此時擂台上的玄空子看著台下的兩大串隊伍,滿意的點點頭。

門派內築基期以下共二百一十四人。這兩隊的比例明顯相差很大,隨後他衝旁邊兩位築基期的弟子說道:“你們下去查詢一下每隊弟子的數量,隨後回稟!”

兩人領命而去,不大工夫就返了回來!

“稟告掌門,煉氣七層以下的弟子一百七十三人!”

“稟告掌門,練氣七層以上的弟子四十一人!”

“恩,準備抽簽吧!”玄空子頷首點頭,做到了心中有數,隨後就下了命令!

由於兩個隊伍的弟子都不是整數,這就表明每一輪比賽以後將會有一人會抽到輪空的簽子,直接晉級比賽!

不大一會擂台兩邊均出現兩個巨大的簽桶,左邊是黑簽,右邊是紅簽。

玄空子看到準備就緒,幹咳了一聲書說:“此次抽簽,以單雙數為準,抽到單數者將會和抽到雙數者比鬥輸贏!”

這種抽簽規則很簡單,比如抽到“一”的修士就要和抽到“二”的修士比鬥,抽到“十一”的修士和抽到“十二”的修士比鬥,以此類推。

當兩邊的弟子抽到“一百七十三”或者“四十一”的時候視為輪空,直接進入下一場比鬥!

台下的眾多弟子均點頭表示明了,一個接一個的開始上前抽簽,抽到簽的弟子必須當著麵前築基期修士的麵進行滴血認主,這就是為了防止會有人偷偷換簽。保證絕對的公平!

劉宇走到簽桶近前,隨便拿了一支紅簽,看清上麵的數字以後,靈力一催,一滴精血就滴到了簽上,麵前築基期的師兄衝他點點頭,放他離開!

抽簽後的弟子們依舊在一旁排好隊伍,顯的有條不紊,但安靜的局麵自然被打破了,大多都在討論簽上的號碼,劉宇看了看自己簽上數字後,淡然一笑隨即把它收入了儲物袋中!

這時候後麵擠過一人,拍了一下劉宇的肩膀張嘴問道:“小師弟你抽得多少號?我到看看誰這麽倒黴,嘿嘿!”

劉宇扭頭一看原來是四師兄周瑜,隨即他一笑,從儲物袋中拿出簽子遞了過去說道:“你自己看吧!”

周瑜接過一看,顯的有些失望,因為簽子上赫然刻著“一百七十三”的字樣,劉宇運氣好到爆,居然第一次就抽簽就輪空了!不過在周瑜心裏,這小師弟絕對是扮豬吃老虎的人物,他抽到的輪空簽,反而是自己不願看到的。

“怎麽,我抽到輪空簽,你不高興?”劉宇饒有興趣的看著周瑜說道。

“當然不高興了,別的堂口弟子根本不把咱們符堂放在眼裏,現在小師弟你這麽厲害,當然要上擂台大殺四方了,這麽輪回下去豈不便宜了他們!”周瑜有些憤恨的說著!

劉宇啞然失笑:“就這個理由?”

“這個理由難道不充分麽?”周瑜很認真的說道。

劉宇哈哈一笑,心說這四師兄真是有些意思。隨後他說:“和別人比鬥是好,但要抽到咱們門下可怎麽辦?你說我是打還是不打?”

周瑜憨憨的撓了撓後腦,點點頭說:“也是哦,這要是咱倆對上,我除了直接認輸恐怕沒有第二條路了!”

劉宇笑著搖搖頭,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沒有在說什麽!

這時抽簽儀式基本告停,每個人或興奮,或苦惱的站在一處,均不見了剛才的嚴謹,一副患失患得的摸樣!

玄空子看到簽子抽完說道:“今天抽簽儀式完畢,明天正式開始比鬥大會,持黑簽的練氣七層以上的弟子最先開始比鬥上下。前三名者每人可獲築基丹一枚,前十一名可獲上品法器一件。前二十一名者可進後山洞窟閉關。”

這話一出台下的弟子們沸騰了,這次前三名的獎勵居然是築基丹!

築基丹可提升修士的築基幾率,市麵上基本是有市無價的寶貝,有的修士窮其一生的精力都沒能築基成功,這一枚築基丹就相當於和築基的距離又進了一步,可想而知這個誘惑是多麽的大!

劉佩兒此時內心跌宕起伏,臉色也紅潤了起來,築基丹和上品法器幾乎是每個練氣期修士夢寐以求的東西,這時他的決心更堅定了!

還有大部分的修士心裏暗忖得不到築基丹和上品法器也不要緊能進後山洞窟修煉就行,傳言裏麵的靈氣濃鬱程度比外界強上數倍,大部分修士都卡在了某一層遲遲無法突破瓶頸,現在濃鬱的靈氣才是他們的首選,如果一輩子都達不到練氣十二層大圓滿的境界,要築基丹又有何用!

右邊練氣七層以下的修士們同樣是雙眼冒火,這獎勵也太豐厚了,均被饞的不行!而劉宇仍在低頭不語,似乎正在思考著什麽!

台上的玄空子環視了台下一眼,場麵立刻安靜下來,接著他又說道:“這邊練氣七層以下,包括練氣七層的弟子聽好,在左邊這些師兄比鬥的時候,你們必須在台下觀看,以增長經驗。至於你們,前三名者者獎勵上品法器一件,前十名名者獎勵中品法器一件,前二十名者獎勵五瓶黃龍丹!”

玄空子繼續說道:“另外,前二十名者將由數名長老帶領,前去一處區域,獵殺妖獸,所得材料歸你們自己所有。”

嘩~~~~又是一陣喧嘩聲起,這些低階弟子們均交頭接耳起來,都說門派果然公平,對每個修為境界的弟子都很照顧,低階弟子正是缺少實際對戰的經驗。

而隊伍中的劉宇聽到這些後,眉頭反而皺的更深了,門派舉行這次所謂的比鬥究竟意欲何為呢?

隨後玄空子飄身離去,幾位長老又說了一些注意事項後,這場抽簽儀式基本宣告結束。

數百弟子隨著長老們的離去作鳥獸散!劉宇和同門的幾個師兄碰了一下麵,談了幾句,就心事重重的離去了。

劉佩兒不甚其擾,撇開雲山,冷著臉來到同門弟子的人群中,一看大師姐來了均行了一禮,劉佩兒點點頭跟他們說了幾句激勵的話語也閃身遁入空中,幾個閃爍就蹤跡不見。

雲山看著遁走的劉佩兒,冷冷的一笑,說道:“咱們在明天的比鬥大會上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