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葉行從射擊會所出來的時候,表情是有些恍惚的。

姬嫦?

這個人名第一次出現在他的記憶中。這張臉也第一次出現在葉行的視線裏。

當然,既然是老爹的朋友,而且應該是可以信任的朋友,那麽葉行就可以卸下一半心防了。

隻不過,那一雙看透一切的眼睛一直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她……究竟看穿了什麽?

……

和風的房間內青竹氣息彌漫。

房間裏隻剩下兩個人。

葉司鳴隨意地側坐在矮桌邊,若有所思地垂著眼,手中把玩著一隻做工考究的瓷杯。而他麵前不遠處,是仍舊半靠在落地窗邊,一身白衣從容的姑娘。

“我明天就回去北京了,你呢?小嫦?”葉司鳴終於問道。

半晌沒有聲音,過了很久才看到姬嫦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緩緩抬起頭看向窗外。一雙淡淡的琥珀色凝望著窗外的某一點,然後終於緩緩地,一字一頓地說:“我也要回去了。”

“你也回去?你不是說你這一趟是來找人的?整天待在這裏你能找到什麽……”葉司鳴的聲音一頓,倏地眉峰一挑,“你要找的人是葉行?”

這一次,姬嫦沉默了更久。()

“但願是吧

。”

低低的一聲悶響,瓷杯被放到了桌上。

“有沒有興趣跟我解釋一下,你們剛才的對話是什麽意思?”

這次姬嫦沒有沉默,淡淡的說:“我不知道。”

“不知道?”

“對,我不知道。”

“你……”葉司鳴靜靜地打量著姬嫦的表情。雖然他眼前的這個女人時不時露出令人捉摸不透的表情,可是眼下的這個表情,倒讓葉司鳴看明白了。

她自己,的確也很迷茫。

眼神沒有什麽焦距,隻是靜靜凝望一點。

光芒從她身後的落地窗外折射進來,照耀得她的身體近乎透明。

“你知道姬家代代相傳的一種秘術……”

“事實上,作為一個認為科學能夠解釋一切的無神論者,我隻能對你們姬家的這種秘術能力持保留態度。”和每次姬嫦談到這個話題的反應一樣。

姬嫦淡淡笑起來,“相信我,這會是最後一次。應該說,隻要解決了姬家的危機,我會將這個能力徹底塵封!”

……

姬家流傳了近千年的秘術,用常人可以理解的話來解釋,那就是預知能力。

這種預知能力可以體現在夢境裏,也可以體現在幻覺中。更像是某時某刻的靈光一現,察覺到了不久之後會發生的事情

通常來說,姬家的人不能主動探知未來會發生。隻能等待那些夢境和幻覺主動找上門。當然,從前也有不少姬家人主動去探尋一些事情的未來發展,並非不可以,隻是一旦成功,窺得了天機的他們,必然需要付出一些難以彌補的代價。比如時間壽命。

以及——

和世上所有知道姬家存在的少數人一樣,葉司鳴知道一點。那就是姬家之中,並非所有人都有這種能力。

在姬嫦出現之前,姬家的預知能力從來都是傳男不傳女。預知能力會在孩子年滿六歲之後自動出現在他們的身上。

而且,隻會是男孩。

到了姬嫦這一代,不知道為什麽,姬家幾乎所有的男人們,似乎都不再受到預知之神的眷顧,他們似乎在一夜之間失去了預知的能力。不久之後,姬嫦出生了。

作為一個女孩,姬嫦本不該擁有這種能力。但是從那之後,姬家再也沒有擁有預知能力的孩子出生了。

年滿六歲之後,第一個預知夢降臨到了姬嫦的身上。

她父親問她夢到了什麽?她說,滅亡,姬家覆滅了。

於是,宛若詛咒降臨,姬家徹底陷入了恐慌。

姬嫦從小被其他姬家人帶著有色眼光地批判為妖女,一個將災難帶到姬家的妖女。久而久之,甚至連姬嫦自己都這麽認為了。

……

葉司鳴深深地望著姬嫦。

從來足不出戶的姬嫦,為什麽會來a城,他一直想不通。

而且,為什麽會是葉行?

空氣有些幹燥的微涼。

背對著陽光,姬嫦迎著葉司鳴的目光,緩緩苦笑起來,說:“同一個夢境糾纏著我整整二十年了,每一個月的1號,準時出現

。簡直比我的大姨媽還準時。”

葉司鳴沒說話,但是心中卻稍稍鬆了一口氣。

至少,她還有心情自嘲。看來事情還沒有那麽糟糕,或許,還有轉機?可是葉司鳴知道,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

因為姬家的預知夢從來不會出錯。

但是……

葉司鳴望著姬嫦。這個他從小看到大的小姑娘,正笑得像是放下了很大很大的包袱一樣。

她朝葉司鳴招了招手。

葉司鳴:“?”

雖然疑惑,他還是靠近了幾步:“怎麽了?”

“你再過來一些。”姬嫦又招招手。

姬嫦腿腳不便,因此隻能由葉司鳴走近她。

滿頭霧水的葉司鳴又靠近一些,他們的距離近得隻要一伸手就能碰到對方了。

這時,姬嫦果然伸出了雙臂,猛然握住他的領帶,將葉司鳴拉近了自己。然後緩緩地緩緩地擁住了他的脖子。

頓時兩個人的姿勢就像兩隻交頸的天鵝。陽光照射下來,時間像是靜止了。

葉司鳴聽到姬嫦在他的耳邊,用帶著微微愉悅的語氣說:“葉司鳴,雖然你是我爸爸的老朋友,但是我從來沒有叫過你葉叔叔。我們的未來從前一直沒有出現在我的預知夢裏,但是1月1號那一天,我夢到了。原來不是我太倔強,不是我從小不喜歡你,是我從小就有詭異的直覺。直覺我們的未來是不一樣的。司鳴,我夢到了我們的未來。”

在姬嫦看不到的另一頭,葉司鳴緩緩皺起了眉頭。他緩緩地輕輕地掙開了姬嫦的手,拉開了距離,說道:“對我來說,你永遠是我的侄女,從前是,現在是,未來也是。然後,現在告訴我,你到a城來的真正目的是什麽,葉行跟你的目的有什麽關係。”

“我說我是為了找你而來,你不相信嗎?”姬嫦問得執著而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