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幻城的精英隊到達的時候,聖焰天下的隊伍前腳已經進了副本。。:。

進入副本之後就會無法與外界聯絡,隻有在副本之中退出,或者勝利之後出了副本才能恢複。

“他們已經進去2分鍾了。”幻城帝國的一個成員提醒道。平凡點點頭表示知道,但是一丁點也沒有要動身的意思。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周圍的玩家們眼神不住地在幻城帝國的九人團隊身上掃視著

。”

議論紛紛。

“怎麽回事,幻城帝國這回怎麽才九個人?”

“不知道,說不定是在等人呢!”

“不過他們不會真的以為能跟聖焰天下搶得了首殺嗎?我剛才可看到了,聖焰的精英隊,一個個都是全副武裝,一身的15a裝,還是至少+5的強化呢!”

“哎,難道這回幻城又要炮灰了嗎?我還以為他們最近發展得不錯,還打算加入幻城呢!”

“還別說,之前幻城發展得是不錯,據說跟那個傳說中的盜賊夜行也有點關係。就因為這個啊,我還真有考慮過加入幻城呢!不過聖焰一直發展得不錯,最近還有好幾個小公會依附加入,恐怕接下來也會更加壯大起來!哎,就是不知道這兩家選哪個比較好。”

“所以你就來看看,到底誰能搶下首殺?然後選那個公會?”

“是啊是啊……”

“好巧我也是……”

……

葉行站在距離入口不遠處的角落,沉靜的目光掃過幻城的所有玩家。

身後的烈飛一臉疑惑:“他們都在等你嗎?你怎麽還不過去?不準備去嗎?”

“去啊,為什麽不去。”葉行應道,又說,“你先進入潛行狀態,進入副本之前不要讓人看到你。”

烈飛已經36級了,除了在同一個隊伍中的隊員,否則基本不會有人看穿他的潛行。因為才十幾級的玩家,他們的感知屬性完全不及烈飛的隱匿屬性。

葉行有他的考量,等到烈飛進入潛行狀態之後,葉行才從角落走出來。

幻城的眾人正在焦急等待,終於見到葉行之後,一個個都圍了上來。

“烈風

!你可總算來了!”

“烈風。”平凡隨著眾人走過來,向葉行使了一個眼色,然後遞了一個語音過來。

“什麽事?”葉行問道。

平凡說:“聖焰那邊不對勁。墨痕之前還說對於專家模式沒有什麽把握,剛才進去的時候,卻是一臉成竹在胸的表情。我猜他們可能也請到什麽人”

或許聖焰那邊的確是請到什麽高手,但是這對於葉行來說,都不是問題。

因為一個沒有攻略的十人全是高手的隊伍,也不一定比得過幻城這一支擁有葉行這個完善攻略的隊伍。

葉行眼也不眨,淡淡地回答道:“不,是聖焰那邊也得到了副本攻略。”

“……什麽?”

平凡吃驚地瞪大了眼睛,從來穩重的波瀾不驚的臉上,似乎在遇上葉行之後,經常出現這種狀況外的表情。

一句問話脫口而出:“你將副本攻略也給了聖焰?”

聞言葉行默默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反問:“說了要幫你們拿首殺,卻把攻略給他們,你覺得我有這麽吃飽了撐的?”

平凡:“……”也對,那這攻略……

“是你們幻城帝國出了奸細。”葉行淡淡說道。

拿首殺是他還給幻城的人情,幫他們抓一隻蟲子,算是買一送一,順水人情。

平凡倏地抿起了嘴,皺著眉掃了一眼周圍的幻城成員。

現場幻城的會員來了不少,有精英隊的,也有平凡他們的老部下,也有一些新加入的玩家。大多數的人,是來圍觀今天幻城帝國和聖焰的這一場比試,比誰能搶先一步拿下首殺。

此時聖焰天下的人已經進去了,而幻城帝國的隊伍,如今仍徘徊在入口處。

“不會是普通玩家,隻可能是精英隊中的人

。昨天我們討論攻略的時候,在場所有的人都有嫌疑,但是我能夠憑個人判斷,幫你圈定一個人。”葉行一邊說著,一邊不動聲色地用眼神掃過精英隊的每一個人。

平凡表情凝重地問道:“……是誰?”

“淺色。”

“……為什麽?”

葉行頓了頓,勾勾唇角,說:“相信刑警的直覺和判斷吧。既然你問為什麽,我仔細給你分析一下也無妨。首先,排除法。除了你我之外,不會是kris,蟈蟈和烏鴉飛,他們沒有立場這麽做,也沒有必要這麽做。加上我對他們的性格了解,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就算有,也一定會告訴我。不會是鶴樓,他對幻城帝國的忠誠你也很清楚。寒刃同樣是你的親信,但是他的立場沒有像鶴樓這麽強,所以他依舊有嫌疑。精英隊當時在場的幾個人中,有嫌疑的剩下寒刃、叉燒包、磊子、午夜鍾響、淺色、飄逸、深藍。”

“其次,邏輯悖論。昨天討論作戰計劃的時候,從每一個人的反應和表現來看,已經能體現出一點端倪。現場有五個人十分積極,令我印象非常深刻。一個是kris,一個是鶴樓,一個是寒刃,一個是烏鴉飛,一個是淺色。他們五個人對攻略比較在意。當然,那個深藍本來就沒有多少得失心,見沒有被編入到精英隊中,也就有點神遊天外,在一旁收拾背包,而午夜鍾響雖然站在我們附近,但是他的注意力一直在我身上,而不是我麵前的羊皮紙,所以也不是他。”

平凡默默地看著葉行侃侃而談,將範圍圈不斷不斷地縮小。

“五個人中,三個人已經被排除,那麽就剩下兩個人。寒刃和淺色。”

“寒刃不可能。”平凡迅速地說道。

“……為什麽?”

平凡頓了一下,想了半天沒找到合適的詞匯,隻好吐出兩個字:“……直覺。”

葉行笑了笑:“算是吧,你根據直覺排除,而我的結論更科學一點。根據心理學的行為畫像分析,寒刃的嫌疑的確要比淺色小很多。對於寒刃來說,對攻略感興趣的目的,更多的是想著怎麽配合隊伍,發揮出更大的效果來。而沒有參加的淺色這麽關注攻略,顯然就有點奇怪了。好奇嗎?的確有可能,但是好奇與別有目的的表現,是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