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行思索了一下,然後說:“我們現在做的這些,我猜測謝鵬多少已經猜測到警方已經關注到這一點了,因為他的直覺非常的敏銳,對警方的一些動向也很了解,再加上遊戲中我跟他的一些接觸,我想,他們最近應該會有一些動作。。更新好快。↑哈,”

“這也是我想要告訴你的。”5號特工章竟走過來,說,“我一直負責聯絡6號特工,三分鍾之前我收到了他寄過來的帶密碼的信息,這是破解之後的信息,你們看一下。”

說著,他利用通訊儀遞過來一條短信。

“8點,有行動。”

短信上的話非常的簡練,幾乎沒有任何多餘的話,卻莫名地讓葉行警惕起來。

下一秒,葉行自己的電話也響了起來。

“喂?什麽事?”

是淩悅打過來的。

“……白‘色’信封又出現了,寄到了特偵組。”語音那一頭,淩悅遲疑地說道。

葉行猛地坐直了身體,目光從特工組眾人臉上掃過,他飛快地答道:“ok,我馬上到。你們先不要動信封。”

掛掉電話,葉行甩下一句“謝鵬可能又有動作”之後,抓起放在一旁椅背上的外套,飛也似的直接離開了現場

留下幾人麵麵相覷,最後忍不住將目光都集中在了他們的組長葉司朗的身上:“老大,我們怎麽做?”

葉司朗沉默一會兒,說:“密切監視,不要打草驚蛇。沒我命令不要‘露’出任何破綻。”

“是!”

所有人都是做了十幾年二十年的專業特工,這點小事還不在話下,領命之後,眾人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

這一回,葉行以為會是像之前那樣的幾句留言。

沒想到卻是一串電話號碼。

很顯然,這一次,謝鵬想要跟他直接對話。

小梁這時候湊過來,說:“查過這個電話號碼了,是街邊可以臨時購買的電話號碼,預充值,即用即扔。從號碼上追蹤是沒有什麽可能了,如果你打過去之後,我立即開始搜索和定位的話,大概會有六七成的把握能夠定位到他們的位置。”

葉行點點頭,雖然心中的想法是,謝鵬既然敢光明正大地將號碼寫在信上,起碼證明他並不畏懼被警方順著這個思路查。

很可能查不出什麽來,但是查總比不查好。

準備完畢之後,坐在設備麵前的小梁朝葉行點點頭,表示葉行可以撥過去了。

葉行按下撥號鍵,大約等了三四秒,電話就被接了起來。

看來,對方也在等待他的來電。

電話一接通,一時間,雙方都沒有立即開口說話。

葉行隨即打破沉默:“謝鵬?”

電話另一頭微微一笑,說:“你覺得呢?”

聽聲音,的確是謝鵬沒有錯,但是聲音聽起來又似乎有點不對勁

。葉行點點頭,不動聲‘色’地朝小梁比了一個手勢。

小梁會意之後,立刻回頭在設備上快速地定位起來。

葉行這一頭,繼續跟謝鵬對話:“這一次,你又打算搞什麽‘花’樣?”

“嗬嗬嗬……”電話那一頭,謝鵬發出低低的笑聲,反問道:“你覺得前幾次遊戲好玩嗎?這一次,我們再來玩一個遊戲怎麽樣?”

葉行緊緊地皺起眉頭。

謝鵬又說:“前幾次的遊戲算你贏了,可是我卻不是一個喜歡輸的人。今晚八點,再來一個賭局如何?你贏了,烈風戰隊所有人的‘性’命安然無恙,你如果輸了,他們的人生就從此戛然而止。你說,這個遊戲好不好玩?”

這一次,是拿烈風戰隊其他人的‘性’命來玩?

是了,之前在元素神殿,他們夢之隊在烈風戰隊手下吃了那麽大一個虧,等級掉了是小事,失去了元素法則,他們損失重大。這麽一個大仇,謝鵬不可能忍得下去。

葉行皺眉,不悅地說道:“何必拿別人的‘性’命做賭注?”

謝鵬低沉一笑,說:“如果我不殺人,你又怎麽會答應這場賭局?你難道不覺得,這一場互相追逐的遊戲,非常好玩嗎?”

果然是心理病態!

該吃‘藥’了吧你!!

在葉行的電話連接到設備,而特偵組其他成員都能夠聽到對話內容的時候,他們每一個人心裏都忍不住罵道!

真沒見過這樣的!

可是葉行仍在冷靜地與謝鵬對話著,他一字一頓地問道:“你的目的究竟是什麽?”

“我的目的……?誰知道呢?或許,是為了得到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或許,是為了得到一個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玩具

。你們所有人的‘性’命,都不過是被我握在手裏,隨時能夠打碎的東西而已。”

聽到這麽一番話,任是誰都忍不了了啊!

一旁的阿‘波’羅和星夜握緊了拳頭,要不是現在是緊要關頭,他們絕對不能發出聲音擾‘亂’對話,他們簡直要破口大罵了。

臭小子!

就這麽喜歡把我們警方耍得團團轉?

葉行咬牙:“好,我答應你的遊戲。不過遊戲的方法有很多,我們將戰場轉移到創世,如何?”

語音那一頭沉默了幾秒,終於說:“好呀……那就,今晚,第九個龍副本見。帶著你的那頭還沒長大的小蛇,到這裏來吧!”

說完這句話,通話中斷。

第九個龍副本?葉行默默地咬了咬牙。沒想到夢之隊的人已經闖到那一關了!

前世玩家刷龍副本的最高紀錄,也僅僅是在第八關而已,可是眼下夢之隊已經通關第九關了!?

該死!

葉行咬了咬牙。如果是之前的任何一關,葉行都還有幾分信心,畢竟就算他沒有進去過,至少知道那邊的情報,能夠提前做出防範。

眼下他什麽情報都不知道,就這麽貿貿然過去的話,很容易吃大虧啊!

看來謝鵬就是算準了這一點,想要報之前在元素神殿的一箭之仇了!!

而最麻煩的是,明知道這是一個陷阱,葉行也不得不點頭!!

放下手中的通訊儀,葉行轉頭看向小梁:“查到他們的位置了嗎?”

小梁苦笑著回過頭:“完全無計可施,他們那邊有非常強的幹擾信號。根本查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