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中的那個女人不是別人。︽頂點說,..

而是環古。

環古在精靈族裏,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跟葉行發展壯大起來的經曆有些類似,在最初的時候,她也是憑借一兩個非常奇特的隱藏任務,一躍成為強者,並且一路走到今天。

跟npc稱兄道妹,強大的公會在背後支撐,擁有精靈族玩家們的愛戴與尊敬。

環古就像是盜神夜行在新月森林的翻版。

不過,真的,比起葉行從前做過的那些,她還是差得遠了。

至少,光是拿寵物來吧,葉行有著四隻龍族的寵物,甚至其中還有一頭號稱最強的龍族王者,這一就是環古比不上的了。

更何況,她不是以強大的攻擊力著稱,倒是跟淩悅有幾分相似,她最為人稱道的一是,她是一個十分強大的牧師。

並且,環古拿到了一個唯一的稱號——精靈牧師。

強大的稱號常有,但是強大而唯一的稱號卻不常有。

葉行也有一些很不錯的稱號,但是要起有什麽能有什麽讓他自豪到一直掛在名字前麵的稱號,卻沒有。

葉行如今的稱號都直接隱藏掉了,因為他覺得那些稱號最大的作用就是為了給他增加屬性值而已,沒有什麽其他的用處。

可是類似於這種“精靈牧師”的稱號就不同了,它非常的稀有且珍貴,它證明了這個稱號的持有者,是精靈一族之中最強大的牧師。

葉行雖然目前已經被玩家們公認為最強的盜賊,甚至可以是阿蘭德大陸上最有威望的男人,但是他卻沒有任何相匹配的稱號。

眼下這不是重。

重是,現在環古居然帶著一幹人衝向了那隻加強版的怪物了!!

她一個牧師居然也敢衝在最前麵!

“真該介紹她給悅悅認識認識,居然還有比悅悅更敢衝的牧師。”

就葉行的了解,淩悅雖也是個牧師,但好歹是個攻擊力同樣非常強大的牧師,爆發能力非常的強,而且反應力比起葉行自己來同樣不弱,所以葉行久而久之也就習慣她跟自己一起衝在最前麵。

但是在葉行的腦子裏,一直覺得普通的聖職者就應該站在最後麵才對……

環古這沒有多少攻擊力的奶媽跑在最前麵是要鬧哪樣?

葉行心中的吃驚了一下,繼續往下看。

不定她還有什麽殺手鐧沒拿出來呢?

之前有葉行和流光三兄弟在,她也不需要拿出什麽真本事來,有可能現在她真就拿出實力來。不定那實力跟淩悅有的一拚呢?、

於是葉行按兵不動,繼續往下看。

拍攝視頻的那個玩家顯然也是環古的崇拜者,自從環古進入了畫麵,他就一直跟著她在拍攝。

畫麵裏,葉行看到環古張開了一對翅膀,躍上了高空。

“雷係白色大翅膀,等級a的。”葉行咕噥了一句。

雖兩片大陸上的很多情報、數據都不同,但是一些細節上卻是異曲同工,比如這翅膀,葉行一眼就看出來了。是80級a的翅膀。

應該還算不錯。

隻不過,她究竟打算做什麽?

葉行一邊看著,一邊猜測著她下一步的行動。

很快,答案就揭曉了。

隻見那環古衝到了怪物的眼前,然後……她給自己套上了三個buff。不同屬性和效果的buff,一般顯示出來的顏色是不同的。

葉行看著那聖潔的白光和略帶碧綠色的光華,頓時怔了一下。

白色的是恢複血量、法力值,或者是提升血量值上限之類的buff,而綠色是增加防禦力、增加魔抗和其他抗性的buff,這兩種顏色……

是不是不太對?

雖然這兩種buff的確有作用,可是葉行看平時淩悅往前衝的時候,基本都會記得給自己套幾個攻擊力加成的buff啊!

為什麽到了環古這裏,她就不用加了?

不是啊!

再怎麽,奶媽的攻擊力不高,在大戰之中如果不開buff,簡直就可以忽略不計了啊!

那環古是怎麽回事?

……不要以為他不玩牧師就什麽都不知道了啊!這不對吧!!

就在葉行吃驚的視線之中,環古整個人像是化出金身,整個人的血量在猛然之間提升到了極厚的地步。

然後——

然後——

葉行眼睜睜地看著環古整個人就像是離弦的箭一樣,撞到了那隻怪物的身上!!!

臥槽!!!

一瞬間,葉行覺得自己和自己的夥伴都驚呆了!!

什麽!!??

他沒看錯吧!?剛才那個環古幹了什麽??

一個牧師,居然主動撞到怪物的身上去了?

這種連盾甲戰士都不敢輕易去做的事情,這妹子……居然眼也不眨地去做了!?

這妹子真是條漢子啊!!葉行心中默默地感歎了一句。

這麽勇猛的打法,葉行不是沒有見過,但那都是盾甲們在使用的辦法。他還真沒見過敢用這種方法衝在最前麵的牧師。

環古是第一個。

很好,她刷新了他的三觀,也讓葉行重新認識了她一次。

這妹子……夠猛!

環古在視頻中大聲喊道:“我來住它的仇恨!你們其他人都努力輸出!快!!”

其他的精靈族玩家聽到她的召喚,頓時一擁而上,所有的技能能砸的全部都朝著那怪物砸了過去。

一時間,五顏六色的技能顏色晃的人眼花繚亂。

那被狠狠地悶砸了一通的怪物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看到了釘在自己麵前的女精靈,它低吼一聲,抬起左右雙拳,就向環古砸了過去。

環古畢竟是牧師,還是個聖職者那一係的職業,這種職業除了強大的治愈能力和輔助能力之外,其他能占的缺幾乎都占全了。

脆皮、沒攻擊力、腿短,三重劣勢之下,環古根本沒有反手攻擊的能力,隻能在它的攻勢之下,硬撐著自己的血量,不掉到警戒線之下去!

幸好她還有一項在那怪物麵前能夠威脅到它的能力——強大到幾近極限的治愈能力!

每當那怪物猛地砸下去,削去了她大半管血量的時候,她都能將血量秒回到安全的數值上!

她能堅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