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顯然,鍾秋秋認為的“全部”,與葉行所理解的“全部”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聽完鍾秋秋說的話,葉行挑了挑眉:“就這樣?”

鍾秋秋“嗯”了一聲:“是的,後天到上線時間,他就會下令發動攻擊了。”她重複一遍自己剛才說的。

葉行淡淡地冷哼了一聲,說:“如果隻是這樣,我或許早已經知道了。你們該不會到現在都沒有走出過白骨地宮吧?連宮門外的白骨大軍被全部消滅了都不知道?”

“哈?”鍾秋秋一愣。

這倒是沒錯,他們從來沒有離開過地宮內部。畢竟如果想要製造出白骨大軍,需要謝鵬不間斷地使用神魔之鈴來召喚。而謝鵬都沒走,其他人更不敢走。

“後天8點,也就是說,到時候你們將會有一百萬白骨大軍……嗬……果然是謝鵬,如果真的是這個數量的白骨大軍,加上他們那種裝備和等級,阿蘭德大陸上的人類玩家絕對擋不住。”

葉行居然連數字都精確地知道!

鍾秋秋露出苦笑:“看來我似乎提供不了多少對你有用的情報。我沒想到,你已經掌握了那麽多。”

“還有一件事我是不知道的。”葉行平靜地說,“你為什麽要這麽做。跟我合作,就等於背叛了謝鵬。不是嗎?而據我所知,就算夢之隊中所有人都背叛了他,你也絕對是會陪他到最後的那一個。”

“正是因為如此。我想要長長遠遠地陪他走下去,而他如果繼續這樣下去,他隻會毀掉他自己的未來。”

“他已經毀掉了!”葉行冰冷地提醒鍾秋秋的用詞,“你以為,身上背著這麽多的命案,他還能完好無損地離開嗎?你太天真了。”

語音之中,鍾秋秋呼吸一窒:“……天真一些,不好嗎?至少,我從來沒有放棄過將他從這場漩渦中拉出來。”

“太遲了。”葉行無情地說,並非他刻意如此,而是謝鵬早已經走上了不歸路!

“如果是在半年多之前,他還沒有離開帝國大學的時候,你就來尋求我的幫助,或許他也不至於走到如今這個地步。而他現在已經切切實實地走上了自我毀滅的道路,誰也阻止不了他了!”

“可是……”鍾秋秋咬著下唇,努力思考。

如今她也在白骨地宮之中,不過正一個人坐在地宮的最角落,看著高台上的謝鵬不斷地召喚更多的白骨大軍出來。

“我知道,你跟謝鵬不一樣。你還有良知,你還有冷靜的思路。謝鵬那自我毀滅的想法和行為,已經給自己戴上了一個有著倒計時的炸彈,而根本沒有人有能力解開。你現在能做的,就是幫助我阻止謝鵬再繼續下去——”

“我不需要你來教我怎麽做!”鍾秋秋忽然冰冷地說。

葉行知道,自己剛才的話,似乎觸動了鍾秋秋心底裏的傷口。

可是,他卻沒有打算就此退縮,而是大聲暴喝道:“鍾秋秋!你還打算繼續這樣看著謝鵬墮落下去嗎?!不用我說你也知道,你如果什麽都不做的話,謝鵬肯定會自我毀滅,區別就在於他是第一個人墮落,還是帶上一個國家、一個城市的人!你就在他的身後一路看他走來,你還能不知道嗎?”

鍾秋秋貼著石壁坐下來,雙臂抱住了自己曲起的雙腿,將臉整個埋在膝蓋裏。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該怎麽做……”她低聲自言自語道。

聽到她這樣無助的語氣,葉行的態度陡然就軟了下來。

說實話,他很少這樣用類似於訓斥的語氣跟女人說話,而在鍾秋秋示弱的同時,他也不好意思繼續那麽強硬了。

可是,在原則問題上,他不會這麽退縮的。

“鍾秋秋。你今天來找我,不就是為了得到我的答案嗎?不就是想要讓我教你該怎麽做嗎?怎麽,我現在要給你答案,你卻不敢聽了?”

“我不想聽,我……對,我不敢聽!!”鍾秋秋低喊。

葉行頓了一下。

現在這個時機很關鍵,他必須要再接再厲!

他的語氣慢慢地低沉下來,語速有點慢,說:“我知道你現在很迷茫,可是就算是迷茫,你也不能忘記自己為什麽會在今天來找我。你不是覺得再這麽下去,一切就真的難以挽回了嗎?《創世》隻是一個遊戲,但是在現實裏,那些處於謝鵬的視野裏、陰影下的人,可就是活生生的人啊!鍾秋秋,別等到一切真的都來不及了才想到做什麽。現在,就決定的話,還不算太晚。”

長久的沉默。

葉行知道,鍾秋秋在思考。

在權衡這之中,她究竟應該傾向於哪一邊。

是無條件支持謝鵬,那個她深愛的男人?還是拯救那些即將在他的手中死去的無辜的人們?

然而事實上,她似乎早就已經做出了選擇了,不是嗎?

在葉行出現在她視野裏的時候,她沒有任何對這個男人的憎恨與厭惡,就像是謝鵬對葉行那樣。那時候,她的心中隻有一個想法——

真好,能夠真正阻止謝鵬的人終於出現了。

所以,這也就是為什麽在她發現謝鵬準備對葉行的兄弟和女人下手的時候,她會下意識地悄悄出手幫助他。

或許她的內心,一直希望葉行能夠阻止謝鵬,也希望能夠救贖自己。

這麽想著,鍾秋秋終於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平靜地說:“好,我答應你。我會將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你。一切。”

像是在對自己自我催眠一樣,她在最後又語氣堅定地說了一遍。

“我會告訴你謝鵬的目的,關於魔神,關於《創世》,關於蝴蝶夫人,關於一切,我所知道的一切。而相對的,我希望你能幫助我阻止他。我無法阻止他,我沒有能力去阻止也不能去。可是我會幫助你。你知道你真正關心的是現實裏他下一個目標是什麽。我會告訴你……他的目標,是毀掉你。”

說著,鍾秋秋露出苦笑:“雖然這麽說很奇怪,但是我不得不說的一點是,謝鵬他將你當做他的對手,所以,我猜他可能會想要毀掉你周圍所有的一切,然後再跟你同歸於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