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技模式下。

“你想要提升,就隻有一個辦法

。”

月光眨眨眼,挑眉盯著葉行:“什麽辦法?”

“抱著殺掉我的打算來跟我打,否則你很難進步。”葉行淡淡說道。

競技場因為是公平競技,所以並不會有任何的損失。當然,也可以開啟其他的賭注模式,就像葉行之前那兩場一樣,可以規定賭注是錢幣、物品、甚至是聲望值。

當然也有純切磋,不收任何賭注的。

就是眼下這樣。

“殺掉你?”月光愣了愣,雖然說眼下是競技場,失敗被殺了也不會有任何損失,但是再怎麽說……

月光頓時反應過來。

眨眼間,她似乎就明白了夜行的用意。

用力地點點頭,月光鄭重說道:“好,我會全力以赴的!”

隻有當作是真正戰場上一般的較量,才有可能激發出她的潛能,才有可能進步。過家家一般的過招比試,可是說實話,基礎練習的意義大於提升。眼下月光需要的可不僅僅是基礎練習。

葉行也知道眼下基本功對於月光來說同樣重要,但是,一個綜合型的牧師,她需要的練習就是戰鬥,戰鬥!高端的戰鬥!

同時,月光的學習能力和反應能力也令葉行十分驚喜。相信很快,月光的實力就會有長足的進步。

“那好,開了!”葉行一直側著的身體終於緩緩站直,插~在口袋中的雙手緩緩伸了出來。右手在身側無聲垂落,“鏘”的一聲極其微弱的輕響,一道泛著血光的寒芒從他的指尖閃過。

若非必要,葉行從來都是一個對話能少則少的人,換言之,就是低調寡言。撇開第一次遇到葉行的時候,他不厭其煩地跟月光講解了那麽多綜合型牧師的思路,後來遇到他,還真很少看到他多說什麽。

月光平時話多話少也是看情況,眼下的氣氛陡然劍拔弩張起來,她抿了抿紅唇,謹慎地盯著十步開外的男人

這個男人很強,非常強,強到她自從進入這個房間之後,已經不止一次地懷疑自己找這麽一個對手,是不是明智的決定。但她從小便是天之驕女,並非沒有嚐過失敗的味道,但是她通常都是在失敗之後立刻翻盤,因為她知道,這世上真的沒有什麽事情是努力所達不到的,隻是時間問題。

可是站在葉行麵前,隻是看著他那麽輕輕鬆鬆,慵慵懶懶地站著,就令她生出一種難以匹敵、不可能征服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奇怪,是第一次出現在月光的心頭,令她有些恍惚。

然而下一秒,她的恍惚精神立刻被驚醒了過來。

因為——

夜行消失了!

正確來說,葉行是進入了潛行狀態。

北風呼嘯,帶著凜冽的雪風撲麵而來,吹得月光的長袍鼓鼓地飄起來。發絲飛散,穿著聖潔白袍的女子美眸流轉,定定地望著前方,一呼一吸之間,無一不是在感受著空氣中的變化。

……

競技場外,之前那個小甜心的姑娘早已經離開,但是來玩競技場的人卻越來越多。

越靠近遊戲開始的時間,來競技場等待遊戲開始的玩家就越多。

但是因為房間數量是有限的,大部分玩家都隻能被攔在競技場的房門之外,隻能在觀眾席上百無聊賴地看著競技場中幾百個場地中的情況。

除了一些上鎖的房間,其餘房間內的場景就會像幻燈片一樣自動地從觀眾席前的大屏幕上滾過去,如果玩家們對某一個房間有興趣,就可以加入到那個房間的觀眾席上去,固定隻看那一個房間的戰況。

此時不少高端玩家也已經來到了競技場,因為遊戲還沒有開始,又找不到合適的房間,便三三兩兩地在觀眾席上坐下來。

百無聊賴的玩家們從一排排的畫麵前掃過,一個個翻閱著如今競技場房間中的對戰畫麵

秦岩和顧如流明哲三人也來了,不知道是因為今天白天在學校遇到的那個人的緣故,還是因為三個人突然萌發了pk的念頭,所以早早就到了競技場。沒想到這麽早來,還是遲了。房間剛剛開滿。

顧如流一雙長腿在前排座位上一疊,側頭問身邊的秦岩:“怎麽樣?想到我們一會推石頭人的方法了嗎?”

石頭人就是世界地圖中石頭城地圖區域中的一個副本,12級副本,石頭城被稱作是古代遺跡,裏麵有很多存活了很多年頭的小怪,boss更是據說是個年齡超過三百歲的怪物。

目前簡單模式已經被人刷過了,普通模式也在昨天被人通關,親眼帶領的旋律戰隊今天正是打算第三次衝擊困難模式的石頭城副本。

昨天在那個副本中團滅了兩次,秦岩今天一天都在思考怎麽攻略這個副本。

隻可惜困難模式和簡單模式的地圖一樣,小怪的實力和數量卻是大大不同。原本能夠簡單刷過的第二關,愣是讓他們就那麽折戟沉沙,連boss的背影都沒見到就被踹出了副本。

但是令人遺憾的是,秦岩作為整個旋律戰隊的隊長兼戰術分析師,此時卻沒有半點辦法。

心思煩躁之餘,便提前進入遊戲,帶著顧如流和明哲來這個競技場看看,希望能找到一絲靈感,雖然這個希望很渺茫。但是總歸比什麽都不嚐試,直接就去再和第二關的石頭們大戰三百回合的好。

秦岩幹脆地搖搖頭:“還沒有,暫時還沒有想到什麽可以智取的法子。”

一旁的明哲開口問道:“說不定這個副本就隻能這麽硬拚呢?或許第二關本來應該這樣,我們或許是思路不對?”

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性。

秦岩心中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我猜測創世是一個很考驗技術和新型思維的遊戲,傳統的遊戲方式肯定不適用於這個遊戲。我至今仍記得創世當初在第一次宣傳的時候的那句廣告語:這是一次改革!”

正是因為這句話,早已經厭倦了傳統遊戲模式的秦岩,這才下決心轉戰創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