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九章 基地冷暖

對於廠房中的景象,炎辰有些無奈。不用林凡介紹,他也能夠猜測得出這個基地的現狀。

世界墮入黑暗,這個基地已經形成了一個縮小了的世界。

因為強壯有力,男人的地位得到上升;力量潺弱,無法外出尋找食物的女人,卻淪落成了眾人的玩物;還有一個華老大……

炎辰感覺自己似乎站在一堆現代文明的廢墟中,世界又變成了那個飲毛茹血,尚未開化的時代。

對於這種現象,炎辰也隻能夠在心底歎息幾聲。這種改變,他知道自己無法阻擋。

飽暖思**,所謂文明,也隻有在生存不受到威脅的時候,才會存在。

當自己的生命隨時都麵臨威脅,誰還有閑情雅致,說男女平等,眾生共榮?

看著眼前陌生的世界,炎辰不禁想起了李衛送給他的那一袋食物,悵然的心,這才溫暖了幾分。

“不管怎樣,文明之火都不可能熄滅,因為我們不是毫無感覺的喪屍,我們是體內流淌著溫熱血液的人。”

“老大!”正當炎辰百無聊賴地坐在流水線上,任思緒天馬行空的時候,廠房中原本沒精打采的眾人,突然都站直了身體,向廠房門口大聲招呼道。連旁邊的林凡兄弟,也是一臉緊張,將身體繃得如同長弓一般。

炎辰轉過頭去,正好看見一個身高八尺的大漢從廠房門外進來。

大漢一臉橫肉,嘴角有一道顯然的刀疤。下身穿著一條牛仔褲,上身赤膊,胳膊上紋著一條五爪蛟龍,褲腰帶上別著兩把手槍。不是林凡兄弟那種警用左輪手槍,看那漆黑的槍柄和流線型的槍身,炎辰猜測應該是威力更大的柯爾特手槍。

“老大,我們今天沒有弄到食物……”進來的人正是華為虎,林凡兄弟現在都顯得有些緊張。華為虎在整個基地中,可是凶名遠播。

“哈哈……人沒事就好,食物還可以以後去弄嘛!”華為虎裂開大嘴笑了笑,一雙虎眼卻斜睨著炎辰,當他看見炎辰背後的黑色巨刃,神情怔了怔,再注意到蹲在炎辰腳下的黑虎的時候,瞳孔中的鋒芒卻是一閃而逝,取而代之的是藏掖不住的笑意,看著炎辰道:“林凡,來了客人,你也不給我介紹一下?”

“老大,這是炎辰,我們尋找食物,不小心被喪屍群圍困住,就是他救我們出來的!”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林飛,聽見介紹炎辰,立刻興奮地站了過來,圓睜著雙眼,表情誇張地道:“老大,炎辰可是非常厲害的!當時我們被上百隻喪屍圍困住,他就用一把刀便將所有喪屍解決了!”

“哦?”華為虎聽見林飛的介紹,嘴角稍稍向上揚,向炎辰走了一步,一雙大眼一直凝視著炎辰波瀾不驚的臉。

“嗚……”炎辰還沒有開口說話,蹲在地上的黑虎,看著走近的華為虎,突然一陣呲牙,全身剛毛倒豎,四肢蹲伏,目光中滿是敵意。似乎隻要炎辰一個命令,它就會向華為虎撲過去。

就算華為虎膽子再大,在一頭高過兩米的巨獸麵前,此刻也忍不住膽顫。幾乎是在黑虎站起來的瞬間,他已經後退了兩步,雙手靈活地抓住了褲腰帶上的柯爾特槍柄。

“黑虎!”炎辰直到這時才出聲製止了黑虎的進一步行動,他看了一眼額頭冷汗潺潺的華為虎,笑道:“華老大,不好意思。這是我養的藏獒,它不太喜歡陌生人靠近我。”

從華為虎進廠房門的一刻起,炎辰全身就有些不自在,這種感覺隻有他第一次麵對黑虎的時候有過。而這種感覺的源頭,就是華為虎。

“這是個危險的家夥!”炎辰心中瞬間便對華為虎做出了定論。

“咳咳,沒事。”華為虎臉上沒有了剛才從容的神色,他謹慎地盯了依舊虎視眈眈的黑虎一眼,站在離炎辰三步之外的地方道:“炎兄弟,這次謝謝你救了林凡他們,今天晚上你一定要留在這裏,讓我好一盡地主之誼。”

“老大,辰哥打算明天去大學城,今天晚上會在這裏留宿一晚。”站在旁邊的林凡站出來道。

“這樣再好不過了!”聽見林凡稱炎辰為辰哥,華為虎的眉毛輕輕挑了挑,不過被他很好地掩飾了過去。用力拍了拍手,華為虎對站在廠房角落中,兩個穿著廚師衣服的人大聲道:“你們現在去殺兩隻雞,準備酒菜,我要好好和炎辰兄弟喝一杯。”

“咕隆……”華為虎剛說到殺雞二字,炎辰明顯聽到廠房中響起一陣響鈴的吞咽聲,再看四周的人群,無不是雙眼放光,就連站在一旁的林凡兄弟都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老大,那個,我們現在除了麵包和罐頭,隻剩下三隻雞了。你上次說,留著下蛋的。”兩個廚師聽見華為虎的話,麵色作難,在猶豫片刻後,稍微年長的廚師站出來小聲道。

“狗屁!那就把三隻全殺了!炎辰兄弟是貴賓,怠慢了,我把你們丟出去喂喪屍!”華為虎有些尷尬地看了炎辰一眼,有些惱怒地咆哮道。

兩個廚師此時再也不敢說什麽,小雞啄食般地點了點頭,小跑出了廠房。

“華老大,用不著這麽興師動眾的,我住一晚就走。”炎辰看著廠房中戰戰兢兢的一群人,有些歉然道,心中不免對自己過分緊張有些好笑。也明白了林凡所說基地食物告罄,並不是謊言。

“那哪裏成,不說你救了林凡他們。老哥我對炎辰兄弟也是一見如故,就當是交個朋友,你就不要再推辭了!”華為虎大手一揮,本來想拍拍炎辰的肩膀,不過看到蹲在炎辰身邊的黑虎,他隻好收回手,有些瑟瑟地笑道。

“那,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炎辰也再找不到拒絕的理由,笑道。

“這樣才對嘛!徐娜!!”見炎辰答應下來,華為虎雙眼都笑成了一條縫,呼喚一聲,見沒人應,立刻眉頭倒豎地對廠房門外吼道:“徐娜,你個臭娘們到哪裏去了?”

“虎哥,我在這裏。”華為虎的聲音剛落下,一個倩麗的身影便疾走如飛地從廠房旁邊的小房間中衝了進來,小跑到華為虎身前,跪在華為虎身前,頭顱低垂,戰戰兢兢地道。

看著飛奔進來的身影,炎辰也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進來的女子二十歲左右,炎辰會注意到她,是因為她身上整齊的穿戴。整個廠房中的女子身上大都隻穿了一點遮羞的碎布,而這個跪在華為虎身前的年輕女子,卻穿著一身合體的青色長裙,想讓炎辰不注意到都不行。

從炎辰的方向,隻能夠看到徐娜的側臉,不施脂粉,五官卻依舊清新麗人,尤其是青色長裙中若隱若現的玲瓏身姿,更是引人遐想。

如果不是對方此刻跪在華為虎身前,無論從姿色,或者氣質來講,都是一個美女。

“好好去伺候炎辰兄弟,如果他不滿意,你知道後果!”華為虎丟下一句狠話,抬頭對炎辰道:“炎兄弟,我現在還有點事,先失陪一下,林凡知道臥室在哪裏……”說著,華為虎還向炎辰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華老大,這……”炎辰本來想拒絕,可是剛起話頭,華老大已經出了廠房。

“林凡,我看我還是在外麵去湊合一夜得了。華老大這麽熱情,我還真吃不消。”見華為虎走遠,炎辰吐了口氣,對旁邊的林凡道。

如果華老大隻是跟他客套幾句,在這裏住一晚倒也沒什麽。現在對方將剩下的三隻雞都拿出來招待自己,炎辰就有些呆不住了。

這華老大,似乎熱情過頭了些。

“辰哥,你可別看華老大對你這麽熱情,他可是出了名的鐵公雞,當初為了一頓飯是不是要AA製,可是將朋友捅進了醫院的。他這麽招待你,我想是因為害怕吧。”林凡瞥了一眼重新蹲回地上的黑虎,湊到炎辰身邊,壓低聲音笑道:“今晚你哪兒也不要去,就在這裏,讓他好好放放血。”

“嗯?你好像對自己老大很不滿哦?”炎辰眉頭一挑,淡笑道。

“哼,如果不是他有武器,外麵又到處是喪屍的話,誰願意呆在這裏?什麽危險的事情都是我們做,他自己卻在基地裏左摟右抱。一點兒小錯,都會將人丟到喪屍群裏,活活咬死!”林凡回想起這些日子來,華為虎的種種行徑,寒聲道。

“將活人丟進喪屍群裏?”聽見林凡的話,炎辰的不禁怔了怔,眼前隱約浮現出了那道殘忍的畫麵,他沒想到竟然會有人這麽殘忍。

“算了,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情了。”林凡謹慎地看了看左右,這才歎道:“隻要能活下去,這又算得了什麽呢……”

炎辰正要答話,突然感覺下身一涼,感覺自己男人的那活兒,被一隻溫香潤玉的手抓住,麵色急變,急忙伸手攔住準備進一步動作的徐娜,蹭著流水線的台麵後退了一尺距離,訝然道:“你幹什麽!?”